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走吧,去看雪山吧

(2008-11-11 16:25:55)
标签:

苏青

机缘

小姨多鹤

张爱

雪山

文化

朋友整理游记,把照片一张张发给我看,西藏的天空真蓝啊,雪山非常漂亮,垭口的经幡被风吹得猎猎作响,隔着照片都听得到。

动念想去西藏似乎还是十几岁的时候,觉得拉萨一定是世界上最美的地方。后来年纪渐长,有时间的时候没有钱,有钱的时候又没时间,反正天时地利,总差了一着。

做什么事,都要讲机缘,如果机缘不到,或许这辈子也没机会去西藏了。

不过一辈子长着呢,谁知道明天怎样?

也许机缘一到,我就整理行装去藏南了。

把今年读过的畅销书理了一理,觉得今年到目前为止,我读过最好看的书应该是《小姨多鹤》。这本书看到也是机缘凑巧,当时有朋友推荐我看格非,于是去书店,正巧看到旁边一本是《小姨多鹤》,严歌苓一直是品牌保证,封面又很漂亮,随手就一块儿买了。

买回来也没急着看,随手扔书架上了,那天不知道找什么书,翻出来,断断续续看了两天。

两天,四遍。

看完后都不知道怎么说话了,逮着个朋友就说,去看《小姨多鹤》吧,真好看啊真好看。除了用真好看来形容,就找不着词。

严歌苓这种人应该给她一个女性文学大奖,真的。她的书可浅可深,文学得恰到好处,再深一点我就看不懂了,而再浅一点就浮了,她是我见过徘徊在文学与畅销之间最好的女作家。她也是今年我见过煽情煽得非常恰到好处的作家,上次我被煽动,大约还是余华的《兄弟》。不过这种书看一遍就像蜕一遍皮,很容易让人觉得生不如死。

前不久重读萧红文集,于是把《呼兰河传》又翻过来倒过去看了两遍,说实话少年时代看过就忘,还觉得不好看——那时候根本就不懂。现在看算是多懂了一点,仍旧是懵懵懂懂。就好像苏青的《结婚十年》,当初为着张爱的缘故特意去找,终于买到后又迫不及待的看,看完后只觉得失望——这样琐碎这样平常,凭什么和张爱并称啊?

后来大约是过了一两年的样子,又翻出来看,只觉得苍凉,苏青的苍凉与张爱的苍凉是截然相反,就好比青花与越窑,那是完全不一样的,但却又都是瓷器的冰凉。

因为张爱的缘故还满世界找过胡兰成,有一年他的《今生今世》大热来着。然后爱屋及乌到朱天文朱天心。说实话胡兰成非常容易影响人的行文,有时候看到人写散文或者随笔,只要几行,我就知道她近期一定读过胡兰成。他的语法非常特别,用词也是,所以稍一沾染上,就很容易让人看出来那是典型的兰成腔。

今年看的男作家的书少得可怜,格非我压根就没看懂,汗颜,真冤枉朋友大力向我推荐一番。

前几天跟家编闲扯,不知道怎么就说到看杂书,我说我一个月总得看百万字小说,除非赶稿。她大惊,说你都看什么。

去起点看架空玄幻啊,随便一个大坑就是几百万字,谋杀时间之利器。

家编一定很想踹我。

这两天什么小说都没有看,因为过敏很严重,满身尽是红疙瘩,医生说是吃蟹的原因,可是我年年吃蟹,没哪次过敏啊?

只好归咎于那天我不小心在群里提到马伯庸马亲王,祥瑞御免,泪~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