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也嫁人去

(2006-12-04 22:58:34)
分类: 叨叨

对阿璃说:“我要戒酒。”

阿璃一脸惊诧:“你会喝酒么?”大有闻所未闻之感。想到阿璃曾有十八杯五粮液不倒的丰功伟绩,自己那点些微酒量,实在称不上会喝酒。于是长叹一声,闷闷道:“不会,就是因为不会,所以才要戒酒。”

初次与酒打交道,是在大一。放肆张狂,意气风发。同乡聚餐,不知为何攀上了酒。少不更事豪气干云:“喝就喝!”两瓶啤酒下肚,竟然脸不红心不跳。本来一帮男生已喝到了七八分,被我这一吓,逞能之余,不甘之下又多喝了几杯,纷纷败下阵来。

于是,恶名不迳而走,传说思存喝倒了两张桌子的男同学,实不可小觑。故而,大学数年中,少有人挑衅。

上班后假扮斯文,表面上温良贤淑,同事被假相蒙蔽,以为是谦谦佳人。直至某一天饭局上,一桌人已个个九分醉意,自己这才逼上梁山临危受命,将最后两杯白酒吞下去,若无其事还能跟着小姐走出去买单,于是第二天传说,思存于千钧一发时力挽狂澜,竟是真人不露相。

从此后,饭局上多了麻烦,百口莫辩自己不喝酒。好容易使同袍日渐淡忘,夏日宵夜,叫来的扎啤,却仍是算思存一份。

酒吧里的酒,千奇百怪的名字与千奇百怪的味道。爱的不是酒,而是调酒师目眩神迷的手法,与酒美丽的容颜和名字。一杯便可消磨半个晚上,很少喝,只看冰块渐渐的融,酒味一丝丝的淡,杯壁上挂了晶莹的水珠。灯光下看,眼泪一般。

薄醺之后,归家好睡。

日常用来喝水的,却是一只大玻璃酒杯。高,深,宛一只巍巍盛放的郁金香。偶尔也用它来盛咖啡,浓香的液体氤氲在杯际,只是易沾了咖啡的褐,清洗不易。

第一次喝皇家咖啡,看淡蓝色的小火苗燃得好不招摇。才知道是威士忌,咖啡里的酒香,又是另一番风情。

最近一次喝酒,好友嫁人,一帮昔日死党请她喝最后的单身酒。席上不断恭喜她珍珠变鱼目,从此身价一贬再贬,再不值一钱。嘻笑怒骂里一杯杯酒不知不觉便喝了下去,思存因有虚名在外,更成了众矢之的。于是生平第一次醉酒,只觉眼沉手重,说话甚多。走路不稳,最后烦人用车送了回去。

事后她们相告:“思存,你酒品甚好,醉后不吵不闹,只絮絮叨叨,念念不忘,说出了许多真心话。”

我大吃一惊:“什么话?”

损友嘿笑:“准新娘敬你酒,你死活不喝。她恼了,说明天自己就嫁人了,你怎么连酒都不肯多喝一杯?你拍案叫道:‘嫁人有什么了不起,我也嫁人去!’”

直至如今,一帮损友仍动辄取笑:“我也嫁人去!”

酒后必失,本不会喝,更应戒酒。

我也嫁人去。醉话而已。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前一篇:似是故人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似是故人来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