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检验认证之声
检验认证之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81,260
  • 关注人气:34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平狄克微观经济学案例分析(第八到十一章)

(2011-09-26 22:13:51)
标签:

教育

分类: 经济
微观经济学第八章案例分析
 
  可乐和咖啡市场上的垄断竞争
 

    软饮料和咖啡的市场展示了垄断竞争的特征。各个市场都有不少略有差异、相互替代性很强的品牌。例如,各种牌子的可乐,口味与另一种只是略有一点差异。(你能说出可口可乐和百事可乐之间的差别吗?或可口可乐和皇冠可乐之间的差别吗?)还有各种牌子的粉碎咖啡在风味、香味和咖啡因含量方面有很小的差异。大多数消费者形成了他们自己的偏好,你可能对麦氏咖啡比对其他牌子更喜欢并常常买它。不过,这种品牌的忠诚通常是很有限的。如果麦氏咖啡的价格升到比其他牌子高出一截,你和大多数一直是购买麦氏的消费者大概会转向其他牌子。
究竟广义的食品,如麦氏咖啡生产者的这个牌子,有多大的垄断势力?换句话说,麦氏咖啡的需求弹性多大?作为市场研究的一部分,大多数大公司都仔细研究对它们产品的需求。公司的估计通常是专对自己的,但对许多牌子如可乐和粉碎咖啡的需求的研究要使用一种模拟采购实验,以决定各牌子的市场份额是怎样随着特定的价格变化而变化的。

下表通过给出对不同牌子的需求弹性概括了研究的结果。

不同牌子可乐和咖啡的需求弹性
牌子
需求弹性
可乐
皇冠
-2.4
可口可乐
-5.2~5.7
粉碎咖啡
希尔兄弟
-7.1
麦氏
-8.9
蔡斯和桑逢
-5.6

    第一,注意在可乐中间,皇冠的需求要比可口可乐缺乏弹性。虽然它只有很小的市场份额,但它的口味比可口可乐、百事可乐和其他牌子更加特别,所以买它的消费者具有更强的品牌忠诚。但仅仅因为皇冠有较大的市场势力并不意味着它的盈利性更好。利润取决于固定成本、数量,以及价格,虽然平均利润较低,但可口可乐却能产生更多的利润,因为它有一个大得多的市场份额。

    第二,注意咖啡作为一类而言,比可乐的价格弹性要大。在咖啡中的品牌忠诚比可乐中的要小,因为咖啡之间的差异比可乐中间的差异要更难辨别。与不同牌子的可乐相比,更少消费者注意或关心希尔兄弟和麦氏之间的差别。

    除了皇冠以外,所有可乐和咖啡的价格弹性都很大。具说从-5~-9之间的弹性,各牌子却只有很有限的垄断势力。这是典型的垄断竞争。

R.S.平狄克 D.L.鲁宾费尔德

 
  宝洁公司的定价问题
 

    当宝洁公司(P&G)计划进入日本杀虫胶带市场时,它了解自己的生产成本和市场需求曲线,但仍然发现难以确定合适的定价,因为其他两个厂商——花牌公司(Kao Soap, Ltd.)和联合利华公司(Unilever Ltd.)也正计划进入该市场。所有三家厂商大约在相同时间选择它们的价格,而(P&G)在定自己的价格时必须考虑到这一点。
因为所有三家厂商都使用相同的技术生产杀虫胶带,它们具有相同的生产成本。各厂商有每月480 000美元的固定成本和每单位1美元的可变成本。根据市场研究,P&G肯定它的每月销售的需求曲线为:

平狄克微观经济学案例分析(第八到十一章)

    式中,Q是以千单位计的月销售量;P、PU和PK分别是P&G、联合利华和花牌的价格。

    现在,将你放在P&G的立场上,假设联合利华和花牌面临同样的需求情况,你会以什么价格进入市场,且你期望能赚到多少利润?

你可以从在关于联合利华和花牌将定的价格的不同假设下,计算你能赚到的,作为你所定价格的函数的利润开始。用上面给出的需求曲线和成本数字,我们已经作了的计算并将结果列在下表中。表中各数字表示你的对应于特定价格组合(但在各种情况下都假定联合利华和花牌定相同的价格)以每月千美元计的利润。

平狄克微观经济学案例分析(第八到十一章)

    记住联合利华和花牌的经营者也非常可能正在作你所作的同样的计算,并有它们自己版本的上表。现在假设你的竞争者定价为1.50美元或更高,如表所示,你就会定价1.40美元,因为那样你得到最高的利润。(例如,若它们定价1.50美元,则你定价1.40美元每月可赚29 000美元利润,定价1.50美元就只有20 000美元,定价1.30美元有15 000美元。)所以你不会想要定价1.50美元(或更高)。假设你的竞争者也作了同样的推理,所以你也别指望它们会定价1.50美元(或更高)。

    如果你的竞争者要价1.30美元又怎样呢?此时你会亏损,但你定价1.40美元将亏损最小的数量(每月6 000美元)。因而你的竞争者不会期望你定价1.30美元,并且基于相同的推理,你也不应期望它们会定这样低的价格。什么价格使你在给定你的竞争者的价格以后,你能做到你所能做的最好的?它就是1.40美元。这也是你的竞争者们能实现的最好结果的价格,所以它是一个纳什均衡。如上表所示,在这个均衡中,你和你的竞争者们每月可以赚到12 000美元的利润。

    如果你能与你的竞争者们串通,你就能赚到较大的利润。你们会都同意定价1.50美元,则你们各自都会赚到20 000美元。但这种串通协定可能是很难实施的——你可以通过将你的价格降到低于你的竞争者的价格,以它们的损失为代价进一步增加你的利润,而你的竞争者们也会想对你做同样的事情。

R.S.平狄克 D.L.鲁宾费尔德

 
  囚徒困境中的宝洁公司
 

    在上例中,我们讨论了当宝洁(P&G)、联合利华和花牌同时计划进入日本杀虫胶带市场时所引起的问题。它们都面临同样的成本和需求条件,而各厂商必须在考虑到它的竞争者们的情况下决定一个价格。在上例表中,我们列出了P&G的对应于它和它的竞争者可能定的不同价格的利润。我们论证了P&G应该期望它的竞争者定价1.40美元,并自己也定这个价格。

    如果P&G和它的竞争者都将价格定在1.50美元,它能得到更多的利润。这从下表中的得益矩阵中看得很清楚(这个得益矩阵是上例表中对应于价格1.40美元和1.50美元的一部分,也列出了P&G的竞争者的得益)。如果所有厂商都定价1.50美元,它们每月可赚到20 000美元利润,而不是定价1.40美元可以赚到的12 000美元。那么为什么它们不定价1.50美元呢?

定价问题的得益矩阵
平狄克微观经济学案例分析(第八到十一章)
*假设联合利华和花牌定相同的价格。矩阵中数字以每月千美元为单位。

    因为这些厂商处在一个囚徒的困境中,不管联合利华和花牌定价多少,宝洁定价1.40美元都能赚更多的钱。例如,若联合利华和花牌定价1.50美元,宝洁定价1.40美元每月可赚29 000美元,而定价1.50美元只能赚20 000美元。这对联合利华和花牌也是正确的。例如,若宝洁定价1.50美元而联合利华和花牌都定价1.40,它们 将各赚到21 000美元而不是20 000美元。如果,P&G知道如果它定价1.50美元,它的竞争者会有强烈的低价竞争,定价1.40美元的冲动,这样P&G将只有一个很小的市场份额和只能赚到每月3 000美元利润。P&G应该冒险信任竞争者并定价1.50美元吗?如果你面对这样的困境,你会怎么做呢?

R.S.平狄克 D.L.鲁宾费尔德

 
  大学体育运动的卡特尔化
 

    许多人认为大学体育运动是大学生的一种课外活动或爱好者的娱乐,他们以为各大学积极支持体育运动是因为要给业余运动员发展技巧和在观众面前踢足球或打篮球的机会,以及提供娱乐活动并提倡学校精神和争取校友支持。虽然它确实有这些作用,但大学体育运动也是一个很大的和非常有利可图的产业。

    像任何行业一样,大学体育运动也有企业和消费者。“企业”就是给运动队支持和提供资金的大学。对生产的投入就是教练、学生运动员,以及运动场馆形式的资本。消费者中的许多是学校当前和以前的学生,是买票看比赛的爱好者、运动迷,以及付钱播放比赛的电视和广播网。企业和消费者都很多,这让我们感觉该行业是竞争的,但该行业持久的高利润却与竞争不相符合——一个大的州立大学总是仅从橄榄球比赛就能赚到每年600万美元以上的利润。这种盈利能力是垄断势力卡特尔化的结果。

    卡特尔组织就是全国大学体育运动联合会(NCAA)。NCAA在许多重要活动中限制竞争。为了减少学生运动员的讨价还价能力,NCAA制定并执行关于补贴资格和补贴标准的规则。为了减少企业间的产量竞争,它限制各个赛季举办比赛的次数和各分区允许参赛的队数。并且为了限制价格竞争,直到1984年为止,NCAA一直是所有橄榄球转播合同的惟一谈判人,从而垄断着行业收益的主要来源之一。

    NCAA是一个成功的卡特尔吗?像大多数卡特尔一样,它的成员偶尔也违反规则或管制,但直到1984年,它将这个行业的垄断势力提高到比没有卡特尔要高许多。可是1984年高等法院判决NCAA对橄榄球电视转播合同的垄断是非法的,各个大学可以谈判它们自己的合同。结果是电视上播出更多的橄榄球赛,而学校的收益却下降了一些。但是虽然高等法院的判决减少了NCAA的垄断势力,但却没有完全消除它,借助这个卡特尔,大学体育运动仍然非常有利可图。

R.S.平狄克 D.L.鲁宾费尔德

微观经济学第九章案例分析 平狄克微观经济学案例分析(第八到十一章)
 
  一个和两个挣钱者家庭的劳动供给
 

  20世纪劳动市场最在的变化之一是妇女不断加入劳动大军。在1950年,妇女占劳动力的29%,而到1996年,已超过60%。在这一增长中,已婚妇女占了很在的比重。妇女在劳动市场上增长的作用还对住宅市场产生重大影响:在哪里生活和工作越来越成为丈夫和妻子的共同决定。一项研究分析了工作选择的复杂性质,它比较了94个未婚妇女的工作决定和397个家庭户主及其配偶的工作决定。

  描述各种不同家庭组别工作决定的一个方法是计算劳动供给弹性。每种弹性都把工作不时数与家庭户主得到的工资联系起来,也与两个挣钱者家庭中另一个成员的工资相联系。下表概括了其结果。


劳动供给(工作小时)的弹性
组别 未婚男子
(没有孩子)
未婚女子
(有孩子)
未婚女子
(没有孩子)
一个挣钱者家庭
(有孩子)
一个挣钱者家庭
(没有孩子)
两个挣钱者家庭
(有孩子)
两个挣钱者家庭
(没有孩子)
户主的工作小时与户主的工资相关度 0.026 0.106 0.011 -0.078 0.007 0.002 -0.107
配偶的工作小时与配偶的工资相关度           -0.086 -0.004
户主的工作小时与配偶的工资相关度           0.028 -0.059

  当较高的工资率导致较少的工作小时时,劳动供给曲线是向后弯曲的,因为鼓励更多闲暇的收入效应大于鼓励更多工作的替代效应。这时的劳动供给弹性是负的。上表显示,有孩子的一个挣钱者家庭的户主和两个挣钱者家庭(有孩子或没有孩子)都向后劳动供给曲线,其弹性在-0.002~-0.078之间。大多数单个挣钱者家庭的户主处在劳动供给曲线的向上倾斜部分,其中有孩子单个妇女的弹性最大,为0.106.已婚妇女(列为家庭户主的配偶)也处在劳动供人曲线的向后弯曲部分,其弹性在-0.028~0.086之间。这意味着,在两个挣钱者家庭中,给妇女较高的工资会抑制而不是鼓励更多的工作。家庭户主的工作决定同样对配偶的工资有反应:当户主的配偶挣到较高的工资时,他或她就会减少工作时间。

R.S.平狄克 D.L.鲁宾费尔德

 
  军队的工资
 
  许多年来,美国军队一直存在人事问题。在内战期间,大约90%的军人是进行地面战斗的不熟练工人。但是自那以来,战争的性质发生了变化,因此地面战斗部队现在只占整个军队的16%。同时,技术的变化导致技师、训练有素的飞行员、电脑分析员、机械师及其他操纵复杂军事设备所需要的人员严重短缺。为什么这样的短缺会发展?为什么军队没能留住其技术人员?最近的一项研究提供了某些答案。

  在这些年里,军队的军阶结构基本上没有改变。在军官的军阶中,工资的增加主要由服役年数决定。其结果是,具有不同技术水平和能力的军官常常得到相同的工资,并且相对于他们在私人部门可能得到的工资来说,某些技术工平狄克微观经济学案例分析(第八到十一章)人的工资偏低。结果,那些因为工资有吸引力而参军的技术工人发现,他们的边际收入产出最终高于他们的工资。虽然有些人还留在军队,但许多人离开了。

  右图显示了军队的工资政策会导致的无效率。均衡工资率w*是使劳动的需求与供给相等的工资。然而,由于工资结构缺乏灵活性,军队支付的工资为W0,它低于均衡工资。在W0,需求大于供给,出现技术劳动的短缺。与之相对照的是,竞争性劳动市场向生产率较高的工人支付的工资高于生产率没有他们高的工人。但是军队是如何吸引和维持其技术劳动力的呢?

  军队的工资结构选择影响到国家保持一支有效战斗部队的能力。作为对其人事问题的反应,军队已开始调整工资结构,扩大其再服役奖金的数目和规模。选择性再服役奖金的目标是短缺的技术岗位,它能成为有效的征募机制。直接的奖金产生了一种激励,它比许诺将来给予较高的工资更有用。随着技术军事岗位需求的增加,我们可以预期军队会更多地利用这些服役奖金和其他以市场为基础的激励措施。



R.S.平狄克 D.L.鲁宾费尔德

 
  棒球队员市场的买方垄断势力
 
  在美国,棒球联合总会不受反托拉斯法的制约,这是不把反托拉斯法应用于劳动市场的最高法院决定和国会政策的结果。这一反托拉斯法豁免使棒球队所有者(在1975年前)能操纵一个垄断买主卡特尔。像其他所有卡特尔一样,这个卡特尔也依靠所有者之间的协议。它包括队员的年度挑选以及一个保留条款,该条款有效地使队员一生限制在一个球队,从而消除了大多数球队间对球员的竞争。在这一保留条款下,一旦一个球员被一个球队挑中,他就不能为另一个球队打球,除非权利转卖给那个球队。结果,棒球所有者在与他们队员新合同时具有垄断势力——球员不签协议的惟一选择就是放弃比赛,或者到美国之外去打球。

  在60年代和70年代初期,棒球队员的工资大大低于他们边际产出的市场价值(这一价值部分地由较好的安打或投手带来的注意力增加所决定)。例如,在1969年,球员得到的工资大约是42 000美元,但是如果市场完全竞争的话,他们会得到300 000美元的工资。

  对球员来说幸运而对所有者来说不幸的是,1972年,有一位球员(圣?路易斯卡狄纳斯队的柯特?富莱德)诉讼之后发生了罢工,并有了一项仲裁的劳动管理协议。这一进程最终在1975年导致达成一项协议,它使棒球队员在为一个球队打满六年之后能够成为自由代理人。保留条款不再有效,一个高度买方垄断的劳动市场变得更有竞争性了。

  这一结果是劳动市场经济学的有趣试验。在1975-1980年之间,棒球队员市场调整到了一个新的后保留条款均衡。在1975年以前,队员合同上的支出占了所有球队大约25%的支出,到了1980年,这些支出增加到40%。而且,队员的平均实际工资增加了一倍。到1992年,棒球队员平均收入为1 014 942美元,与60年代后期买方垄断的工资相比,是令人不可置信的增长。(例如,在1969年,棒球队员的平均工资大约是42 000美元。经通货膨胀调整后,这一工资在1992年大约是160 000美元。)

R.S.平狄克 D.L.鲁宾费尔德

微观经济学第十章案例分析 平狄克微观经济学案例分析(第八到十一章)
 
  国际市场的相互依赖
 
  由于在世界大豆市场上巴西是与美国竞争的,因此巴西对其国内大豆市场的管制会显著地影响到美国的大豆市场,而这反过来又会对巴西市场产生反馈效应。当巴西采取旨在提高其短期国内供给和长期大豆出口的管制政策时,这导致预料不到的结果。

  在60年代末和70年代初,巴西政府限制大豆的出口,导致巴西的价格下降。它希望巴西大豆价格的下降会鼓励国内大豆的销售,并刺激对大豆产品的国内需求。最终出口控制将会取消,巴西的出口也会上升。

  这一预期是建立在对巴西大豆市场的局部均衡分析上的。事实上,巴西出口的减少使美国的出口增加,并使美国的大豆价格上升,生产扩大。这使得巴西即使在取消控制之后也更难以出口大豆了。

  下图显示了这一计划的后果。下面两条线显示了巴西的大豆出口,上面两条线是指美国。在每个国家的情况中,实际出口都用黑线表示,而如果在巴西政府没有实施管制的假设下,对美国和巴西出口水平所作的估计,则分别为虚线表示。(两国的线都在大约1970年以后分开,因为这是主要的出口控制实施的时候。)该图表示,如果没有管制计划,巴西的大豆出口会更多些,而美国的会更少些。例如,在1977年,巴西大豆的出口比没有政府干预情况下可能出口的要低73%。而美国在1973-1978年间的大豆出口则比巴西不管制情况下要高30%。


  平狄克微观经济学案例分析(第八到十一章)
大豆出口——巴西和美国

  大豆市场的世界性竞争使得巴西和美国的出口市场高度也相互影响。作为这些市场一般均衡性质的结果,旨在刺激巴西市场的管制长期来看是反生产性的。巴西大豆的实际出口有政府管制时比没有管制时可能出口的少(而美国的出口则较多)。

  因而,巴西的大豆政策是误导的,并从长期来看使巴西受损。决策者没有考虑这一政策对美国大豆生产和出口的影响。

R.S.平狄克 D.L.鲁宾费尔德

 
  汽车进口配额的效应
 
  政府可以用配额和关税阻碍进口,刺激国内生产。但是这些手段会限制或改变消费者的选择,从而产生大量的产出无效率。最近的一个例子就是美国对进口日本汽车实行的配额。

  在过去的30年里,美国汽车工业面临日益激烈的世界竞争。例如,在1965年,进口只占了国内销售的6.1%。然而,到1980年,这一比重提高到了28.8%,而该年汽车产业投资得到的是-9.3%的负利润率。汽车产业面临的部分困难就是日本汽车较高的质量和较低的价格。为了解决这些问题,汽车产业说服政府在1981年与日本谈判一项自愿出口限制(VER)协定。自愿出口限制将日本对美国的汽车出口限制在每年168万辆,而在1980年日本的出口为250万辆。有人提出,配额会给美国汽车制造商以时间来改进他们的机器,调整他们的工会协定,从而在世界市场上更有效地竞争。

  这些配额会如何影响世界市场呢?它们是有助于还是有害于美国的消费者和生产者?对这些问题的回答需要对日本和美国的汽车产业,以及劳动市场、物资市场和其他生产过程中使用的投入品市场进行一般均衡分析。

  证据显示配额对产业重组并没有多大帮助,美国制造商在70年代后期就已经开始把生产调整到小型省油的汽车方面了(例如,实际投资支出从1975-1976年到1979-1980年增加了88%。配额一开始迫使日本人出售的汽车减少,但是日本车的价格在1981-1982年几乎每辆提高了1 000美元,并且在随后的几年里,使收入每年增加20亿美元。而较高的日本价格导致对美国汽车需求的增加,这使美国汽车产业能够提高价格、工资和利润。增加了利润大约在9亿美元~14亿美元之间,大大低于日本得到的收入。最后,美国消费者由于该政策而受损,因为美国的汽车价格大约每辆比没有出口限制时高350美元~400美元。

  配额一开始使美国汽车工人获益。没有配额,国内销售在80年代初大约会低500 000辆,转化为工作岗位大约是26 000个。但是较高的价格使消费者付出的代价大于43亿美元,这意味着每一个保住的工作花费了大约160 000美元(43亿美元/26 000)。因此,自愿出口限制是增加国内就业的极其低效率的方法。

  近年来,自愿配额计划对汽车进口没有什么影响。例如,在1991年,尽管自愿配额是230万辆轿车,日本向美国只出口了180万辆。到1992年3月,日本自愿选择把限额降低到165万辆,而到1992年4月,该计划取消了。然而,尽管进口的汽车减少了,但日本在美国汽车市场的份额从1981年的20.5%提高到了1991年的30.3%,并且在一段时期内稳定在30%左右。对市场份额上升的解释很简单:过去10年里在美国工厂生产的日本汽车大量增加。今天,日本汽车已在好几个州生产,包括田纳西和加利弗尼亚。

R.S.平狄克 D.L.鲁宾费尔德

微观经济学第十一章案例分析 平狄克微观经济学案例分析(第八到十一章)
 
  路易斯安娜的龙虾捕捉
 
  近年来,龙虾成了餐馆的一道名菜。例如,在1950年,每年在路易斯安娜阿特卡法拉雅流域捕获的龙虾不过刚刚超过100万磅。而到1990年,它增加到将近3000万磅.由于大多数龙虾生长在渔民可以无限制进入的池塘,因此就出现了共有资源问题—捕捉的龙虾太多,使得龙虾的总数下降到大大低于有效水平。

  这一问题有多严重?更具体地说,渔民无限制进入的社会成本是多少?我们可以通过估计捕捉龙虾的私人成本、边际社会成本和对龙虾的需求来找到答案。下图显示了各有关的曲线,私人成本是向上倾斜的,因为随着捕捉的增加,得到它的努力也必须增加。需求曲线是向下倾斜而有弹性的,因为其他水生贝壳类动物是龙虾的替代品。



  
平狄克微观经济学案例分析(第八到十一章)

  由于龙虾是生长在池塘里的,而渔民们可以无限制地进入池塘,因此它们是共有资源。捕捉的有效水平在边际收益等于边际社会成本时产生。然而,实际的捕捉水平在龙虾的价格等于私人捕捉成本时产生。阴影区域代表共有资源的社会成本。

  我们可以用图表或代数方法来得出龙虾的有效捕捉量。为了做到这一点,令F代表每年数百万磅的龙虾捕捉量(以横轴表示),令C代表每磅的美元成本(以纵轴表示)。图中的三条曲线如下:


  需求:C=0.401-0.0064F
  边际社会成本:C=-5.645+0.6509F
  私人成本:C=-0.357+0.357+0.0573F


  在各条曲线相交的地方,有效的龙虾捕捉量为920磅,它由需求与边际社会成本相等,即这两条曲线的相交处显示。实际的捕捉量为1190万磅,它在需求与私人成本相等处决定,也由这两条曲线的相交处显示。图中的阴影部分衡量自由进入的社会成本。它代表有效水平(即需求与边际社会成本相等处)与实际水平,(即需求与私人成本相等处)之间捕捉的社会成本超过私人收益的总和。在这个例子中,社会成本大约是底为270万磅(1190-920)、高为1.775美元(2.10 -0.325)的三角形区域,或者说2396000美元。通过管制池塘,限制进入或限制捕捉量,这一社会成本可以避免。

R.S.平狄克 D.L.鲁宾费尔德


  对清洁空气的需求

  在前面第三章消费者行为理论的案例8“清洁空气的价值”中,我们用对清洁空气的需求曲线来计算一个较清洁环境的收益。现在让我们来考察清洁空气的公共物品性质。许多因素,包括气候、汽车排气和工业排气,决定了一个地区的空气质量。任何清洁空气的努力一般都会使整个地区的空气质量得到改善。结果,清洁的空气是非排他的——很难阻止任何一个人享用它。清洁的空气还是非竞争的——我的享用并不禁止你享用。

  由于清洁的空气是一种公共的物品,因此没有市场,也没有可观察到的价格,即没有一种人们愿意据以用清洁空气付钱的意愿——家庭为一个处于空气质量好的地方的住所愿意支付的钱,大于为一个处于空气质量差的地区、而其他方面都一样的住所所支付的钱。

  让我们来看一下一项对清洁空气需求的估计,它是从对波士顿大都会地区住宅资料的统计分析中得到的。统计分析把住宅价格与空气质量和住宅的其他特点以及相邻地区联系起来。下图显示了三条需求曲线,其对清洁空气的估价取决于氧化氮和收入。横轴衡量空气污染的水平,即空气中氧化氮的含量有亿分之几,纵轴衡量每个家庭的氧化氮水平每减少一个亿分点所愿意付的钱。
  
平狄克微观经济学案例分析(第八到十一章)

  三条曲线描述了三个不同家庭(底收入,中等收入和高收入)为得到清洁空气(减少氧化氮水平)而付钱的意愿。总的来说,收入较高的家庭对清洁空气的需求比收入较低的家庭大。而且,随着空气质量水平的提高,每个家庭为清洁空气付钱的意愿都降低。

  需求曲线向上倾斜,因为我们在横轴上衡量污染而不是衡量清洁空气。就如我们所预期的,空气越清洁,为该商品付钱的意愿就越低。这些为清洁空气付钱的意愿差别变化很大。例如,在波士顿,氧化氮水平在亿分之三至亿分之九。当氧化氮水平在亿分之三时,一个中等收入家庭会愿意支付800美元来减少一个亿分点的氧化氮,但当氧化氮水平在亿分之九时,这一数字跳到2200美元,以得到一个亿分点的减少。

  注意对于空气质量的微笑改善,收入较高的家庭比收入较低的家庭愿意付更多的钱。在低氧化氮的水平(亿分之三)时,低收入家庭与中等收入家庭之间的差额是200美元,而在高水平(亿分之九)时,这一差额扩大到大约700美元。

  有了对清洁空气的需求数量信息,以及对改善空气质量的成本的不同估计,我们可以确定环境管制的收益是否超过成本。国家科学院关于对汽车排气管制的一项研究正是这样做的。该研究发现,汽车排气控制会使诸如氧化氮之类的污染水平降低10%。这一10%的空气质量改善使所有美国居民的收益估计大约是20亿美元。该研究还估计,在汽车中安装污染控制设备来达到汽车排气标准的成本稍稍低于20亿美元。因此,该研究得出结论,管制的收益确实大于成本。

R.S.平狄克 D.L.鲁宾费尔德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