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赵泽汀
赵泽汀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9,563
  • 关注人气:26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散落的文本夹:118(犀利哥)

(2010-03-12 13:43:06)
标签:

新诗话

分类: 理论批评

散落的文本夹

散落的文本夹:118(犀利哥)

118(犀利哥)

也许是按捺不住通俗的好奇心吧,我在百度图片搜索栏里输上了“犀利哥”的名字。的确,他与众不同的陌生震慑力,无疑来自于担当厄运中的那种淡定与从容。苦难是一位大师。所有伟大的艺术无不起源于此。这让我想起了画家凡高极具悲剧色彩的一生,但他始终坚持着艺术真正的人类主题就是贫苦人的生活。他在日记写道:“我们正在付出艰苦的代价,我们享受不到健康、青春、自由,我们就像驾辕的马匹拖着一车人去观赏春天(马永波译)”。艺术一旦逃避了苦难,肯定要沦为一种游戏或情调。在当代浩如烟海的诗歌作品中,杨健能得到很多人的青睐不是偶然的,这得益于他的诗歌一直保持着一颗悲怜的心,描述着日常生活中的苦难。“写作,是第二次耻辱,第一次,是人。”但仅有对苦难的担当是不够的,要想把它升腾为一种伟大的艺术,必须要有超人的勇气与疯狂的智慧。在中国新诗史上还没有人能达到海子那样的抒情高度。“我是无数代农奴的儿子”,“我要背着人类的尸体上天堂”。如果,犀利哥的现象代表着大众对艺术审美期待的话,那么,汉语诗歌中的海子算得上是一位真正的“犀利哥”。

 

2010年3月12日,匆记于竹林精舍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