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赵泽汀
赵泽汀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0,199
  • 关注人气:26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王事诗》与《失乐园》

(2010-01-28 22:19:20)
标签:

非默

张锐锋

分类: 理论批评

《王事诗》与《失乐园》

《王事诗》与《失乐园》

 

   新年伊始,感谢非默与锐锋两位兄长的信任,将他们刚刚脱稿的大作寄来让我分享。

   这是两部让人吃惊的作品——非默的长诗《王事诗》、张锐锋的大散文《失乐园——沉默的滹沱河》。

   现在不是读者该对它们说什么的时候。

   和作者一样,作为朋友的我也沉浸在舔犊之喜中。

   摘录几节文字,向这些潜入深水域写作的朋友表示致敬。

 -----------------------------------------------------------------------------------------------

 

    火车碾过了平行的铁道线,轰隆隆的声音从高处倾泻,就像震怒的雷霆,酝酿着暴雨。此时,我刚刚走在一座大桥下,熟悉的大桥,熟悉的雷霆,一切都是熟悉的。

几十年过去了,总有些什么留下来,长久地存储在记忆里。大脑沟迴中绘制了一遍又一遍的图像,被各种不同颜料所浸染。但它的尺度仍然是精确的。家乡已经是一幅可以携带的图卷。它不是画在纸上的,也不是画在地上的,它已经渗透于我的灵魂里了。一个大大的、令我疼痛的烙印,一句驱除不掉的魔咒,一张烧不成灰烬的记事片——上面密写了我的序曲,它奠定了一部交响乐的基调。

 

    时间从不自己来说话,它就像神秘的上帝隐藏在事物的背后,用变化、对比和譬喻,说明自己的存在。古希腊的哲学家用流水来指出它的本质,中国的智者同样用流水来比喻它所支配的生活。重要的是,一座城市则用更大的噪音、更快的速度、更令人眼花缭乱的变化——甚至是魔术般的变化,来告诉我们时间的力量,它所演绎的故事,几乎就是神话。几十年,让我们感到了几千年过去了。相对论的发明者爱因斯坦,用一系列深奥的公式,试图说出时空的不可分割,现在,就在一座城市,我们就可以看到这一点。几乎是在一夜之间,马路的两侧,高楼大厦迎风崛起,就像青藏高原上群峰的抬升,坚硬的水泥、钢铁以及现代工业流水线上生产的各种化学材料,很快就遮蔽了原先城市的天际线。

 

    这就是变化的力量。你不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然而,变化的源泉仍然来自最隐秘的地方。在高高的、直插云霄的塔吊之上,一些像蚂蚁一样的黑点,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堆砌着不同的物质,成千上万吨线钢被连接成巨大的网络结构,并灌注上水泥。地面上的人们,短小的视线难以抵达接近云彩的高度。在建筑物的内部,他们同样搬运、安装着各种部件。工程师们在电脑上模拟的一切宏伟设计,一个个方程式得出的数据,正在由这些人用肉躯的力量实现。他们工作的地方,被一层又一层遮挡物,包藏于人们的目光看不到的地方,他们的汗水,成为城市发展的最大秘密。

 

                                               ——选自张锐锋《失乐园。夜晚》

 

 

     一本诗集的前言或后记,如无特别的需要,能不写时最好不写。

    做为一个诗人,出面谈论或解释自己的作品,终归是一件愚蠢的事情。无论自觉与否,里面都隐含着对读者的冒犯。诗人小于诗歌。诗歌小于存在。面对存在,诗人更是应该学会三缄其口。

    不管是在什么样的时代,对于那些总是视一己良知为真正乡愁的愁苦者,必要的沉默都是守护写作理想和内心尊严的一条窄路。但是,此次的情况则多少有些不同。囿于现实的困窘,这些诗歌为了认识自己而转向他人、为了理解今天而回顾过去,因而不得不从大量的西方的史籍中撷取宝贵的写作材料以及写作的灵感——并由此渐渐领悟如何用一种同情的眼光,从内部去打量这个荒谬、怪诞的世界。

    从方法上说,若仍取忒修斯乘坐过的那艘船只设譬的话,那么,希腊人普鲁塔克所记录、所描绘的情景同这些诗歌的成因并不十分吻合,可能更多是心境上的相似而已。在作者看来,纯粹做为一种象征,那艘古老的船只不仅保存完好,而且仍然坚实、牢固,丝毫没有腐朽的痕迹,足以继续胜任任何时间长度的航行。一个人或许是出于对历史装置的好奇,或许是出于对人类事物的深层探究,大胆将这艘船的部件仔细拆卸,并按照自己的意图进行取舍,然后重新加以构筑。在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劳作中,这个人尽可能地抱持着一个后来者应有的诚实,认真对待手中的每一块船板、每一根龙骨,甚至每一块木楔、每一枚铁钉,更不要说是珍贵的罗盘和索具了。在劳动的间隙,这个远离人群、举止笨拙的家伙,时而沉思,时而远眺,那艘曾经运载过忒修斯和他的伙伴们的船只照旧停泊在时间的深水区,从未脱离他忧虑的视线。  

    比喻做为一种修辞,好处往往是意在言外。劳作固然充满艰辛,酬报倒也令人欣慰。起初,当他试图将一些拆卸下来的桅杆通过想象还原为树木的时候,心里就清楚地知道,他头脑里的那艘船已经有了它自己的形状和尺寸。

    最后的结果就是这样了。但愿这艘船和那艘船一样坚固、耐用,不管在哪里的海上航行,都能够经得起风浪的颠簸。

    那么,我现在可以直起身来,拍打拍打这满身时日的浮尘和词语的碎屑了。

 

                                                  ——选自非默《王事诗。后记》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