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赵泽汀
赵泽汀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9,987
  • 关注人气:26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散落的文本夹(诗歌对话圆桌)

(2009-05-03 09:10:30)
标签:

诗学对话

石头

非默

唐晋

超超主义

分类: 理论批评

散落的文本夹

散落的文本夹(诗歌对话圆桌)

115(诗歌对话圆桌)

每一次诗歌聚会最有价值的收获,肯定是诗人与诗人之间创作理念的正面交锋与深度对答。原平诗歌节结束后,温暖的石头、非默与唐晋三位诗人之间,运用手机短信这样简捷的方式进行着卓有成效的诗学讨论,让我倍感幸喜。我是一个不愿意轻易与他人交换诗歌意图的人。我只希望用自己的作品来说话。在对待诗歌同仁的态度上我一直坚守着求同存异的原则。此次在与石头的交谈中,非默提出的“我们眼下的写作都没有太大的价值。有了不多,没了不少。”的论点,我不敢苟同。我认为非默兄太强调诗歌的作用与意义了,也把写作与文学史的关系看得太重。而从诗歌生态学上忽略了诗歌自我生成的价值。多年前,当我读完孙文波的《地图上的旅行》与肖开愚的《向杜甫致敬》后,在我对他们文本上的探索表示深深敬意的同时,又对他们作品中的缺憾而扼腕叹息,在当时的诗学笔记里我记下了这样的感受;“诗歌不能丧失其固有的咏唱品质,也不能失去其自娱自乐的率真天性。”我认为非默兄现在的状态不是“可怕的内心,激情的干涸与虚无”,而是对诗歌针对现实作用失效后深深的失望,而陷入的短暂的迷惘与怀疑。与非默圣徒般的写作不同,唐晋几乎就是一个唯美主义的自恋者。他努力建造的是一座柏拉图式的诗意的宫殿。他的诗强调的是一种佛教式的灵魂修练或自我拯救。唐晋令人敬畏的想象力对他自己来说是福祉,是取之不竭创作动力,对于他人来说可能是一个难以走进的迷宫。我建议唐晋在以后的创作中要适当地调整一下姿势,以便将自己珍贵的审美经验用一种易于接受的方式呈现给读者。至于石头兄弟提倡的“简洁、本真、客观”的诗歌写作方式我完全赞同,而且在创作中我也是这样做的。对于石头提出的写作中的“减法原则”,我将持保留意见。自于坚提出口语写作以降,到“梨花体”、“下半身”、“垃圾派”、“口水诗”,这种越来越赤裸裸的写作方式对中国当代诗坛造成的污染与损害是有目共睹的。在这一点上我和唐晋的观点是一致的,“从古典到现代,从罗衫鹑结到比基尼,'美'使用的一直都是减法。这样的减法不对大众起作用,却挑战着艺术的底线。”对于那些诗歌中陈旧的装饰我们应当毫不留情地减掉,但对于诗歌中固有的元素自然的肌理我们必需加以保护。我所推荐的诗歌语言是能吸纳当下口语活力的书面语。在写作过程中要自觉地维护汉语优美的质地与纯洁的光华。再者,我对石头兄弟老是纠缠在语言和符号的层面来考查诗学问题的方式表示不信任,如果不能放到一种更大的背景中做追根溯源的研究,我认为难以得出令人信服的有见识的结果。在这一点上我非常敬佩非默兄长期的思索。此次他谈到“语言身份最后是我们全部表达的总和。正如健康是我们全部营养的总和。不必在真正深刻的表达之外刻意寻求。”等等真知灼见,是一个长期陷入写作旋涡深处的方家之言,很有见地,必须引起我们足够的重视。山西诗坛沉静太久了,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潞潞成名之后,鲜有在中国诗坛占据一席之地的人物,不是他们不具备这样的实力,据我的观察,即使在我的身边,其创作实力达到或超过潞潞水平的诗人至少不会低于五位之下。幸好这种沉寂的局面并没有磨损了他们的意志。相反,山西诗歌最具活力的那部分一直象火山爆发前的岩浆涌动着,最核心的诗人之间保持着良好的对话态势,再加上外界有马永波先生这样的学者的关注与介入,我相信,在不远的未来,山西诗坛出现一种火山喷发式的繁荣景观不是没有可能的。

                                              

                                                     2009/05/03/9;00,原平竹林居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