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赵泽汀
赵泽汀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9,563
  • 关注人气:26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王国维:读诗碎记

(2009-03-15 14:05:40)
标签:

王国维

读诗笔记

杂谈

分类: 理论批评

<转>王国维:读诗碎记

 

读诗碎记【4】赵泽亭——归隐的刺客

                王国维/文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7169950100c8wq.html 

 

赵泽亭认为:文字的力量是无可比拟的。

在诗歌中,他找到了这种力量——存在的力量,传承的力量,让自己隐入历史的力量。

《圣地》所表达的,或许就是他对诗歌的膜拜。

这圣地,或许正是诗人对诗歌的虔诚,是诗歌的圣地。因为诗歌,已经成为他的宗教,而宗教必然有其宗主地。那就是心灵的纯净的声音,它将被文字书写和记录。

他对文字的敬畏体现出了他对生命的留恋、敬畏和热爱。

最珍贵的事物,必然安放在最圣洁的地方。

宗教的圣地,就是灵魂的皈依,灵魂的寄托和向往。

这首《圣地》与《耶路撒冷》互为印证,表达的是诗人的赤子之心,也是他自己对诗歌的坦白,还有自信。

 

赵泽亭向往的生活,是做个隐士。

真正的诗人必然是一个闲人,甚至是一个懒惰的人,他在孤独与寂静中入定,在蝴蝶翅膀的扇动中转头向自身掘进。这一切是个自由的过程。而隐士正是诗人最好的状态和身份。

在故里、在田园,携爱人徜徉于杏花开遍的高原或山沟,垂钓于蛙鼓交响的小潭或溪流,抚琴于林幽竹茂的亭台或草庐,饮酒于曲水流觞的暮春或中秋,吟唱于高朋诗友的欢聚或漫游……因而他愿望有一个古典的村落,在故里的净土,成为诗人们自由的乐园。这个美好的愿望来源于他天性中的自由精神。

但他又是一个刺客。(《刺客的地图》)

这源于他的英雄主义情结,同时也是他对自己诗人身份的自觉认同和维护。

一个像刺客那样的诗人。

久伏者,必飞高。有力的一击,改变的不仅是历史,还有个人的命运。

他不愿在主流社会中遭受束缚和监视,因此他归隐于乡下。

去做一个垂钓者,于是他叹惜鱼在大陆上的生活。

去做一个漫步者,在大地上漫游,于是他捕获了大地的乐器。

在自由中倾听,在自由中思考,就如那位为秦王徐徐展开地图的刺客,他能够听到自己与敌手的心跳,那匕首出现时的惊悸与犹豫,在刺向王者时一闪而过的柔弱和迷惑,在追逐中被神秘的光线击中,以牺牲作为英雄的碑铭。

风萧萧兮易水寒。

田园的闲适与自足不是诗人存在的真正的价值。

在深入自身内部之后,必须潜入更高远、更深暗的内心去掘取其魂魄。

于是,刺客,就成为诗人宿命的选择。

潜伏,深藏自己侠的使命和身份。在最高的殿堂展开自己国家的山川图卷。在匕首的光芒刺入自己眼睛的一刻,抓住锋利的兵刃,刺向柔软的虚空。在“好汉歌”中纵情舞蹈。血溅五步,割裂的是帝王的裙裾,迸射的是作为隐士与刺客的诗人生命价值的光谱。

 

《从县城还乡》

无时不刻思考着的诗人,能抓住倏忽即逝的风,能抓住风中飘忽而过的诗意。即使这诗意,是茫然无措的时光,是虚无,是消逝,甚至是灭绝。

但天地间必然有事物存在、存活。

存在与虚无对抗,生命与死亡对抗……这些对抗完成着某种轮回与新生。

这或许就是天机。

风、阳光、尘土、蚂蚁、谷子与我,有机与无机,都在路上,在程序中,在轮回的过程中,在虚无中存在。

 

《天籁》

天籁之音,袅袅希声。天似穹庐,笼盖四野。天风拂过,人或如土。

愈静愈为宏大,愈广愈觉微渺。天籁之音悦我耳、濯我心。

于尘埃中飘荡,见天地辉光中之澄明,敬畏之心能不油然而生?

 

《俄狄修斯》

对英雄的向往和崇敬,是阅读的快感之一。

安静的文字背后潜藏着内心的风暴。

这是文字的魅力和力量,也是文字的神秘属性。

它为有灵性之人开启神话的天窗,使之穿越时空的隧道,乘驾历史的荣光,看到前世与未来。

注定要离开家乡,这是英雄的宿命。

在更广阔的天地间不断地安营扎寨,不断地漂泊并开拓,这就是英雄的故乡、灵魂的故乡、永恒的故乡。

 

《梦》

梦是亦真亦幻的,存在于人的潜意识中。

偶尔可以触摸,却飘忽而逝。

它是真的,却又难以把握。

它是虚的,却又印证着真实的生活。

有时,它就像一个预先的约定,却在不知然中降临。

梦,是如影随形的幽灵。它的到来让我们对自己有所映照:为往事飘忽地记忆,为未来莫名地惊悸,为来生狂乱地写意。

 

《洛阳》

洛阳的美早已在诗人心中定格。

当真实地进入现在的洛阳时,此洛阳已根本不是诗人的洛阳。

在这座城市的穿越与逗留,只能是对已然逝去的古都的凭吊。

逃离,也将是必然的选择。

帝王与妃子的消逝,是时间对人的谋杀,就如钻入管道中的流水。

而永恒的或许只有文字了。诗人对洛阳的向往原本来自文字,而现在,只能让它重归于文字。只有文字记载的洛阳,才是记忆中的洛阳,诗人心中的洛阳。

诗人成为意外的闯入者,但诗人对现世的愤懑与心目中美好的洛阳格格不入,心灵的对抗构成了极具威胁性的冲突。是诗人对城市的,也是城市对诗人的。

“最后,我还要把你带走”,带走“你”是因为“我”原本在“你”之中。你中之我,我中之你,那是心灵的交融与沟通,是在许多年前就已经成为的事实。而现在的洛阳的喧嚣与迷失,已不再是诗人向往的美好故园。

离开,带着曾经的影子,曾经的记忆,“让我为你保存最后的那点纯洁与纯真吧。”

诗人必须果决地离开,尽快地离开,在“名冠天下的牡丹绽放之前。”因为到那时,洛阳将成为更加人潮汹涌、红尘滚滚的俗世。

而诗人,必须将属于自己的美好带走,因为那是属于诗人的——最后的天堂。

 

《昨夜有雨》

对于有性有情的人来讲,或许只有和情人在一起时,心灵才是宁静的,才觉得世界是自己的。拥有着爱人,便拥有了整个世界。即使是客居在另一个城市,那夜也是宁静的、和谐的、美好的,就如船儿泊回了港湾。

只是欢聚是那样的短暂,美好是那样的短暂。短暂得就如昨夜的大雨,错过的大雨,带走了许多东西的大雨。

重回孤独境遇的诗人,看到了世界的改变,就如站在硝烟尚未散尽的战场。感到了美好的、污浊的都被大雨裹挟而去,都无可奈何地被时光改变或带走。而对于失去的事物,诗人总是怀着惆怅的悲悯的情怀去看待,正如他在《春天》里的诗句:

但,此刻最让我忧伤的

不是奔涌而至的树叶与野草;

而是去年冬天的雪——我

珍爱的雪,撤退的速度与声响。

 

《归途》

与《昨夜有雨》应为同期所作。

这应该是诗人当时还在轩岗安家时的一幕。

外出归来时内心的苦闷与彷徨。

对大地创伤的哀痛。

渴望破解这固有的生存状态,然而路在何方?

或许只有等待一场风暴的毁灭与重塑。

那力量与声音必然是咆哮的、摧枯拉朽的冲击与改变。

不如归去,归于天地玄黄、宇宙洪荒。

 

《故里》

空山不见人,但闻人语响。

故里,是诗人心灵的安静之地。人、青蛙,诗意“是话语源头的银子”。

与亲爱的人相拥,共沐故乡淡然的夜的清辉,对爱的讴歌与赞美,如水,荡漾在诗行中。

情、景交融,人、物交融,难道不是我们所憧憬的和谐之地吗?

天地间充盈着柔情蜜意、诗情画意:

月光与水波共舞,那是“风的手指,弹起了伴奏的琴键”。

人与青蛙皆为爱而生活。爱,彻夜难眠。

蛙鼓的鸣响,都为着一个相同的主题,抑或旋律,那就是爱,永恒的天籁。

 

《山坡》

诗意的生活中,山坡也是诗意的山坡。诗人在此生活,并采撷自然的清露。

对这四节诗句的阅读,恍然回归自然的空灵。油然想起“两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窗含西岭千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的诗句。

自然与美好的山乡风景,让诗人的思绪与目光飞离山峰的阻碍,看到了遥远的头顶水瓶的锡安女子,婀娜地摇曳在故乡的神女峰。

 

《杏花》

杏花村本桃花源。

诗人结伴生活于杏花盛开的乡下,归隐的诗人过着清贫与自足的简朴生活。

与杏花为伴,天地间和谐的劳作;

与杏花沟通,思绪在树丛间飞越;

与杏花歌唱,希望在自己的田园中播撒。

这是一曲关于爱与圣洁的田园牧歌。

那徜徉与林间花丛中的,是一对在诗意的故乡自得自乐的“杏花诗侣”。

 

 附赵泽亭诗三首

 

洛阳

 

所有的帝王都死于

电梯里一位青年

按动按钮的一瞬

所有的王妃与丽人都葬送在

某个公寓第九层的卫生间

打开水龙头之时

 

因此,我们相信了文字;

相信文字吧历代的刀剑与车辇

都关闭在发霉的纸页里

不让它们出来

因此,我们学会了和平与悲哀。

 

这就是我——洛阳;

这就是我在暮色中乘电梯

闯入你的地址时所看到的内部。

水泥的内部。

地毯,钢铁,玻璃的内部。

必须承认:

一位诗人的到来

对你城市的内脏

已构成某种威胁。

 

最后,我还要把你带走:

把曾经丢失在唐诗中

你地名里的我带走

从各种广告牌和壁纸上

从这片生长小麦与帝王的土地上

把你带走;并赶在

你名冠天下的牡丹

绽放之前。

 

归途

 

广大的田野啊

秋日来临前的高粱

在你们向后撤退的速度中

请接受一位歌者的检阅

 

在破旧的客车上,在正午

强大的阳光中,我痛苦的思索

猛烈地蔓延,扩张,和一条

公路直抵深深的山谷

 

最底层的苦难啊——煤矿!

还有窗户后面将我等待的爱人

在我瘦骨嶙峋的归来中

带回的是一个民族的创伤

 

疲劳啊——让我在温柔的底槽

睡去——直到一场风暴

将我惊醒;直到雨后的大气

和山洪的咆哮冲进窗户。

 

昨夜有雨

 

昨夜,我是在另一座城市

与我的情人一起度过的

那里的夜极其平静

只有当窗外的蟋蟀鸣唱时

才感到远方有一点雨意

今晨我乘列车

回到我所居住的小镇

看见满地的淤泥与积水

才知道昨夜这里有一场大雨

这场雨我错过了

傍晚我独自去酒店经过小桥

发现河流已经改道

人们的生活一如既往

只有我知道

这场雨肯定从小镇里

带走了许多东西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垂钓者
后一篇:证词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垂钓者
    后一篇 >证词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