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赵泽汀
赵泽汀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0,199
  • 关注人气:26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散落的文本夹

(2008-06-08 00:18:27)
标签:

诗话

分类: 理论批评

散落的文本夹

108

大约在90年代初,我发现我所掌握的抒情技能已越来越难以满足一种表达复杂人生经验的需要,于是,我开始有意识地调整写作的姿态,也就是说,努力将诗歌的抒情性向叙事性转变。在当时的日记中我记下了这种转变的轨迹:“青春时代,我诗歌的音调是高音阶的,诗行在追求一种鸟儿滑翔的姿态,随着年令与阅历的增加,我有意将诗歌的格调降下来,诗句逐渐迷恋于一种像蛇一样爬行的缓慢蠕动;换言之,我在努力将诗歌的语速减慢下来,尽量让诗歌的轮胎与大地充分接触,以增加摩擦与阻力.从而把更多的生存细节与丰繁经验带入诗中。”在这种原则的指导下,我试探性地写出一批具有很强叙事性的东西,其中较为满意的主要有以下几首:《为我所钓到的一条大鱼所有的悼亡词》、《大地的乐器》、《灭鼠记》与《蝴蝶:1990》。一个偶而的机会,我拿这些作品给一位资深的诗歌编辑看。他看得很认真、仔细,并在诗稿下面写下了他的阅读感受。他在肯定发现性开拓的前提下,提出了他的意见。他认为这些诗歌中过程性的东西太多了,诗歌失去了它应有的纯粹与透明。他的意见一点也没出乎我的预料。因为,作为一个权威杂志的编辑来说,他们心目中标准的诗歌就是比较流行的那种轻型的抒情诗,这种诗所追求的就是传统意义上的空灵与纯粹,以及流畅与干净;而这些,恰恰正是我努力超越与反对的东西。所以,我想告诉他的是,我写诗从来就不是为了发表的,我的诗,只对自己的心灵和理想的读者负责。我是绝不会为了杂志的口味与编辑的标准而改变自己的艺术追求的。我还在一些场合告诉我的一些同行,要写一些不纯的诗;就是说,在一首诗里至少允许百分之四十的非诗因素的介入。而且,我还有一个更大的秘密愿望——像散文、小说、戏剧曾经受惠于诗歌一样,诗歌应当从其实文学样式里吸收大量的元素,从而丰富诗歌的表现方式,扩大诗歌王国的疆域。这种增加现实生活成分和陈述语调进行的“反抒情反浪漫”的诗歌实践,我认为不仅仅是一个写作的策略问题,可能最终会改变整个当代诗歌的精神格局以及未来的审美走向。

                                                                    2008/06/07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