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赵泽汀
赵泽汀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0,199
  • 关注人气:26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散落的文本夹

(2008-06-01 16:02:31)
标签:

诗话

分类: 理论批评

散落的文本夹

107

    任何一门艺术,如果长期被人们所钻研,那么,它内部的尊严、秘密的意藴、以及它精巧的结构,都会逐渐表露出来。诗歌更是如此。早在十几年前,我就感知到诗歌深处有一种特殊的控制力存在,在当时的诗学笔记中,我作了这样的描述:“那种称之为诗的作品,其语言深处必然隐蔽着一种富有意味的控制力,它使各个词语所呈现的形象与意义向一个有意味的中心靠拢,它使词语内部的声音发生有秩序的紧张、起伏与延宕。而在散文作品中,这种造型力是不存在的,它的句子是松弛的,意义是绵延的,散文的写作其实是词语意义的自然涌出;诗的写作也是心灵的涌出,所不同的是它在涌出的内部加上了一种形式的控制力(带着镣铐跳舞),因此,诗的句子是经过雕塑的,有重量的,在情绪上更显得冷僻与透彻。”诗歌深处这种控制力主要体现在对词语音乐性的雕塑功能上,因此,“写诗比之于写散文的快感,是在诗歌中诗人可以演奏音乐。”从这种意义上讲,我们可以称“诗歌为语言的乐器。”

    前日,偶然从诗生活网站上看到了潞潞的一篇诗论:《被控制的词》,发现他对这个问题的体察与研究早已走在了我们前面,他对这种诗歌内部控制力的描述更加精确与深入。他提出了诗歌自身的速度问题:“单个的字词是没有速度的,而失控的速度更糟,它意味着对词语的放纵和劫掠。词语的所有关系以至内涵都与速度的把握有关,速度是诗的结构。就像呼吸,沉思的频率和做爱的频率不一样。诗的速度问题来自写作经验,因此还包含着技术因素,即具体的写作中如何控制,使其恰到好处。”这是一个长期深陷写作中心的人得出的切身体会,也真正体验到了写作机制深处的艰难与快感,“只有被控制的词,你才能赋予它速度感、分寸感,实际上你控制的是时间,这最难的了。诗是线性的、流动的,在有限的时间里释放最多的能量。对词的控制是对能量的分配,分配得是否合理、是否最佳,决定诗的质量。需要提醒的是,在诗的写作中不存在纯粹的技术,否则“文字游戏”也可以成为诗。“控制”并不专指技术,它更倾向于感觉  、体验,只能从写作实践中磨砺出来。在这里,“控制”与“自由”有一个共通点,也是火焰与冰的临界点,生命的感觉最为饱满却引而不发,有克制才有张力。”

    与潞潞的“诗是一门控制的艺术”的观点相似,藏棣提出“ 诗歌是一种慢。”他说;“诗是一种对慢的发明。我的意思是,在我们这个时代,诗所能讲述的只能是一个关于慢的故事。”这同样是一种关于控制的艺术,只不过他把诗歌中的速度问题与空间问题统一起来做了描述:“诗是一种慢,包含着对快的故事的一种积极的抵制。但是,这只是一种社会学意义上的一种对抗。从诗学观念上说,诗是一种慢,它最重要的审美预设,其实是反对把诗作为一种时间艺术的观念的传统做法。”讨论至此,他引用了布鲁姆的观点:任何一首诗都不过是另一首诗的延续。诗没有结束的时间,但是诗可以完成它自己。诗完成于它所呈现的空间性。如此,他得出了“可以依据每首诗所呈现的空间感来判断它写得是否好,写得是否出色”的结论。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