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赵泽汀
赵泽汀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0,199
  • 关注人气:26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旧日的诗论:诗的纯粹与诗人的尴尬

(2007-10-29 18:41:51)
标签:

文学/原创

超超

诗歌

诗论

分类: 理论批评
旧日的诗论:诗的纯粹与诗人的尴尬 
旧日的诗论

    诗的纯粹与诗人的尴尬

            (原载于《超超1989年第2期》)

 

 注:大约在1988年秋天,为配合<超超>的出版,我写了几篇诗论,从现在的角度看,那些观点不免有点偏激与狭隘,但考虑到当时超超诗歌的探索渴求与先锋姿态,也有一定的理论存在价值.现在重新张贴出来,只是为了整理一下,以期存入超超的档案.

   

   当北岛们以自己不幸的经历与痛苦的激情,把诗歌作为自我表现和渲泄情感的方式,对流行于中国诗坛的假浪漫主义文风作了彻底的反叛与校正之后,他们可爱的英雄主义悲歌与理想主义衷曲也已经使我们感到厌倦了;我们更加年轻的生命,以更加敏锐的嗅觉已经意识到:诗既非化桩品和华贵的外衣;也不是表述情感与传达意志的简单工具。它以一种超然的姿态独立于我们与世界、我们与灵魂之间。它纯粹的存在神秘而不易捉摸,短暂而难以把握;仿佛一缕呼吸的阳光,又似一片易碎的玻璃羽毛;它只是在我们彻底忘掉自我的状态下,才偶而能体验到它那稍纵即逝的美丽存在。但即便是如此的易碎的一瞬,我们已经感觉到了它巨大的宁静,那种亘古以来人类伟大的经验与智慧一闪的明亮,不朽与永恒,以及那至善至美的彻悟的照耀。我们欣喜于这种偶而的发现,欣喜于我们对于圣洁的努力不是徒劳。与上一代诗人们追求多大程度上能运用诗歌手段不同,我们所祈求的是在多大程度上能够进入一首诗,能够呼吸它短促而又清纯的曙光。为此,我们与自我为敌,越来越陷入一种无聊的尷尬与深渊的煎熬。——这就是诗歌艺术的痛苦核心。我们无可奈何却又不自量力,受制于诗本身的压迫。我们已不能将自己的意志强加于词汇,而是让自己听从语言的摆布。当诗人拿起笔,词语将运载着他到一个他从来没有抵达过的未知领域。到此,词汇已不受诗人的控制,诗人所能做的就是赋予诗中的词以其自身存在的意义。这样,一首诗已不再是诗人愿望的再现,它已成为一种自给自足的行为产物。写诗已不是诗人的目的,如果有目的的话,也已成为诗本身的愿望与要求。诗人的处境尴尬,地位下降,由一个创造者变成接受者。比诗人更重要的是诗。比艺术更重要的是现实。诗人不能也没有权利作任何幻想与夸张,因为诗之所以为诗就在于它的真实,在于它是剥掉虚幻外衣之后赤裸裸的存在的骨头。不能把现实道德化、艺术化,诗人的职责要求他把直到目前为止人们已经接受的一切确信(包括科学)全部悬搁起来,中止对现实对象(包括人本身)的任何观点,把一切还原成它们纯粹的自身与原初,从没有前提的零点开始,让一切现实事物发言,说出它们自己深远的根基与现时的愿望。这就是诗人的天职——“为一切的存在进行第一次命名”(海德格尔语),进入世界的纯粹与良心。为人这种符号动物,在这颗杂乱无章、平庸无聊而且危机四伏的星球上能够继续生存下去,寻找一点珍贵的理由。为此,我们将用流血的双足,继续进行这种失去名义的努力。

 

                                                 1988/08/26/于石寺老宅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