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丁风华
丁风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92,837
  • 关注人气:3,00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北京的玫瑰<B部分>

(2006-09-10 09:29:29)
标签:

丁风华

小说

分类: 风华的文章

北京的玫瑰

B

    北京真冷啊
    这是丁一走下火车想说的第一句话。不过丁一有着一炉子热烘烘的心情,冷对他来说就算不了什么了。在走出北京西站的大门时,丁一感觉自己象是被一阵风儿吹过的禾苗,高楼大厦和喧哗的人群潮水一般的向他涌过来,他的心情一下子激动起来,如果允许的话,他真想摘下肩上的吉他,即兴来一段,可周围的陌生人群和陌生的气氛压抑了他这个念头。在火车上经过山东河北一带的时候丁一就开始看到雪,但雪已经不下了,只见到车窗外白茫茫的一片,一望无际的华北平原上生长着许多光秃秃的树木,一片片的林子在眼前闪过却不见有半飘儿树叶,一星点的绿色都看不到。丁一从来都没见过这样的景象,兴奋的心情保持到了现在。丁一随着人群向外走去,就象是微不足道的一滴水随着河流流入汹涌的大海,刚才还充满幻想的思想一下子变的茫然而不知所措了。丁一的双腿随着人群机械的前进着,看着旁边的人都穿着臃肿的衣服,而他只穿了一件毛衣外加个夹克衫和一件外套。丁一不搞不明白为什么旁边的人都在看着自己,好象自己象个怪物一样。在走过一个水果店门口他看见一块歪斜地写着公用电话字样的牌子时,突然想到要给他那位北京的朋友杨林芳打个电话,他赶紧一边找到那个手机号码一边向那水果店走去。来到水果店,那里有几架破旧的电话机,丁一问也不问拿起来就拨,电话那边传来一个清纯好听的女孩的声音,丁一问:
    “请问你是杨林芳吗?”
    “对啊,您是?”
    “是你吗?我是丁一”
    “呵呵,在那里?”
    “我在火车站”
    “好!我就过来,在什么位置?我几分钟就可以到”
    “几分钟?你家就在火车站附近吗?”
    “不是啊,我在火车站接你啊,赶快告诉我你的位置啊。”
    “接我?你知道我来北京了?”
    “是啊,见了面在说,快告诉我你的位置。”
    “哦,我在大门口左边的一个水果店旁边。”
    “好的……”
    丁一刚放下电话,正准备付钱,肩上被人点了一下,就听得背后有个女孩的声音在叫他。丁一突然闻到一股浓烈的香水味,转过身来,只见一位打扮得花枝招展的时髦女孩站在他面前正在冲着他甜甜的笑着。丁一的心咯噔一下,心想好漂亮的女孩。
    丁一就只知道木木的站在那里了,说不出话来,就象是刚才女孩在他肩上一点点中了他的穴道一样。女孩笑着走过来递给他一大束鲜花,然后接过他手里的行李,迎着他问道:
    “你冷吗?怎么穿这么少啊?你来的时候怎么不给我打个电话,幸好我给你家里打了电话,才知道你今天十点钟到站,走吧!”
    “哦!不冷,我穿了好多衣服呢。”丁一穿的衣服的确比起在家已经加了厚厚一个夹克衫,多多了。丁一还懵在那里,他虽然一眼就认出了眼前的女孩就是杨林芳,但杨林芳给他的感觉是变化实在是太大了,他万万没想到,曾经默默无闻的杨林芳现在会变得这么漂亮,就象电影里的明星人物一样光彩照人。记得在高中的时候杨林芳除了高挑了一点就没有什么惹人注意的地方了,她那伙儿长得又黑又瘦,给人感觉就是风吹两边倒的纤弱,现在就不大不一样了,就象春天里的新柳,亭亭玉立,阿娜多姿。丁一刚才只觉得眼前一亮,几乎都晕了过去。
    “走啊” 杨林芳见丁一还不动,拉了一下他的手,先向前走去。
    “去那里啊?”丁一跟了上去,茫然的问。
    “去我家啊,先吃饭吗?坐火车不好受的,早饿了吧。”
    “哦,随便啦!对了,你怎么知道我现在到了北京啊?”
    “我打电话给你家里知道的。”
    “呵呵,难怪!”丁一突然醒过神来,他想起他打电话回家的时候妈妈告诉他这些天总有个女孩子打电话到家里,问名字又不说,只说是他同学。丁一接着又问道:
    “那你是怎么知道我家的电话的啊?”
    “问呗,问同学知道的啊”
    “那……”
    丁一刚想再问什么,突然后面有个人一把抓住了他的手,丁一一惊,以为是有人抢劫,上次电话里杨林芳告诉过他说北京很乱的,丁一赶紧用力甩开那人的手,护在杨林芳的前面,杨林芳也似乎吓了一跳,紧紧抓着丁一的手。丁一摆开一个防备的姿势,冷静的问那人想怎样,那人解释说刚才他打电话没给钱,丁一慌忙道歉问多少钱,一听吓一跳,那人说要三块,丁一觉得奇怪了,刚才名名只打了一分钟怎么这么贵呢?那人说他们都这个价问丁一给不给,丁一正还想和那人讲讲道理,却见杨林芳走上前去从包里拿了三块钱给了那人叫他走开了。丁一望着杨林芳不知道说什么好,杨林芳说:
    “这些人都这样的,这里都这样的,别和他们见识。”
    “可是……”丁一似乎很不服气的样子。
    “可是什么啊,就这样,见的多了,别理会他们就对了。走吧!”
    “我回头再给你钱!”
    “别这样,我们好久不见了,高兴还来不及呢,你客什么气啊,走吧!”
    “杨林芳……”丁一和人家见面这么久了才开始呼人家名字,一开口竟叫人家的全名来,叫出来才感觉挺别扭的,赶紧改口说:
    “方子啊,这里的雪下了几天啊?怎么你在北京混的不错吗,比以前漂亮多了,我都不敢相信了,你当明星了吗?怎么也不告诉哥们一声。”丁一突然觉得自己的语调应该回到以前和杨林芳他们玩在一起的时候比较好。杨林芳却似乎也突然开朗了起来,拉着丁一的手说:
    “下了好几天了,什么明星呀,还行吧,马马虎虎吧,一子啊,你好象还没什么变化啊,我一眼就看到你了,你还在弹吉他吗?”
    “是啊,你知道我喜欢它的,所以我都把它带到北京来了……这里的雪好漂亮……开始打算把它送给一个好朋友的,但还是舍不得,毕竟跟了我这么多年了。你呢?还会写小说吗?我看过你写的东西,现在还记得。”
    “呵呵,是吗?我没给你看过的啊。”
    “不是你直接给我看的。”
    “哦……”杨林芳说到这里却突然打住了,也停下了脚步,眼睛看着在那边买票的队伍,然后转过来对丁一说:“一子,你等一下,我这里有张站台票是刚才买了准备去接你的,我没有到站里面去,现在就用不到了,你帮我把它给那位排队买站台票的老大爷吧。”
    “呵呵,想不到方子还是那么善良,好吧,你在这里等我吧。”丁一接过票特意踩着路旁边的积雪嘎嘎的向售票的地方走去。他来到那位老大爷的身边,把那站台票递上去,微笑着说:
    “老大爷,这票是我刚才买的,我现在用不着了,你拿着吧。”
    谁知那老大爷却惊慌的向旁边躲开了。丁一觉得纳闷了,就又找了位大爷,结果都是一样,有一位还说他是个骗子,最后一个中年人将信将疑的接下了他的票,连谢谢也没说一个就走了。丁一回到杨林芳的身边把刚才的情况说了给她听,杨林芳说:
“现代的人啊,都被欺骗怕了,对什么事情都不信任了,丁一,看到你的样子真高兴,让我好象又回到了我们以前的时候,走吧,我请你吃饭去,是去餐厅吃还是回家我做给你吃呢?”
    “回你家吧,好想去看看啦,也好久没吃过你做的饭菜了。”丁一一脸高兴的样子。
    杨林芳向他微微一笑,领着他上了一辆TAXE向喧哗的市中心驶去。
    在车上,丁一一边和杨林芳寒暄一边看着车窗外的雪景,当他看到个感兴趣的建筑时就问杨林芳,于是两个人话就越来越多了,最后都到了那种很随和的状态。虽然很多年过去了,他们都各自发生了很多事情,但他们以前积累的那些深厚的友谊还是令人难以忘怀的,久违了情感就象干涸的土地上生长着的花朵,一场甘雨过后花朵便会如初放一般,再次呈现出曾经灿烂的面貌来。在丁一看来,杨林芳高中毕业以后就不知道去向了,也一直就没了联系,反正是记得那时候杨林芳连高考都没参加的,后来打听到是去了深圳他哥哥那里,而他哥哥说是在两年后搞传销赚了大钱,后来就没消息了,在大学的时候曾收到过她的一份信,但信里说她没有固定的地址叫他别回信,之后就到前段时间问到她电话号码时才联系上。在看到杨林芳的时候的确是让丁一大吃一惊,他真的不敢相信,一个人在这么短的时间里竟然有这么大的变化,不过看得出来杨林芳只是外表变了,在别后相逢的这段时间里,他感觉杨林芳还是以前的她,以前让丁一印象最深的是杨林芳有着一颗善良的心,那时候他们都是在学校住宿的,丁一呢家条件稍微好点,又是学校艺术班的学生,学校放的比较松,就在学校外面租房住,后来几个要好的一商量就在他那里弄饭吃,记得那时候的饭菜什么的都是杨林芳做,做完了大家就去吃现成的,杨林芳也从来都没有说过什么说法,一直都是那样默默无闻的做着事情。丁一有时候一整天都和他的朋友们在房间里弹吉他、画画,而杨林芳的嗓子比较好,她喜欢唱歌,也愿意成天的和他们呆在一起,他们的友谊就是那时候结下的。那时候丁一觉得杨林芳是个善良,朴素,很有内涵的女孩子,就是不太喜欢说话,但杨林芳变得现在这么漂亮倒是丁一连做梦也没想到的。不过丁一也感觉到了一点,他虽然还能和杨林芳象以前那样谈得来,但他之间已经有了一点点微妙的变化,是什么,丁一自己也说不清楚,从杨林芳不时的盯着自己看的眼神一当自己望向她她又霎间移开的时候他能感觉得到究竟是什么,丁一现在也没有心情去想它了,他在关注窗外的风景,毕竟这是他第一次到大城市,而且是北京,窗外的雪景时时吸引着他的视线,他觉得北京有的地方也稀稀落落的和南昌差不多,但有的地方很是雄伟壮观。这一路丁一一边和杨林芳聊天一边看风景,过了大约半个小时的样子,杨林芳说到家了。
    杨林芳的家在中关村,在车上她说她现在在一家软件开发公司做人事文员兼经理秘书,今天请了假,他哥哥在那家软件开发公司做销售主管,年薪二十几万,并且把他们公司所在的那座楼指给丁一看了,丁一觉得确实很雄伟很漂亮,杨林芳说那里的办工环境很好的。下车后杨林芳把丁一领着走进一座花园式的住宅区。
    丁一就跟着杨林芳这么走着,杨林芳开了十五楼的一个房间,进门时说这是他和哥哥在北京买的房子,说只是买了房还没装修好。丁一进去后也看到房子挺大的但非常暖和,不过没什么家具,客厅里放着冰箱和电视还有一套沙发就没了别的,显得很空荡。杨林芳给丁一倒了杯饮料,问丁一想吃什么菜,她买去。丁一说随便什么好了,杨林芳说楼下不远就有菜卖,叫丁一在沙发上坐,电视什么的随便看,哥哥下午5点才下班,她要买菜去,二十分钟后回来。说完就带上门出去了。丁一在杨林芳带上门的一瞬间,突然觉得有股亲切而熟悉的感觉涌上心头,就在那一瞬间他似乎捕捉到了四年前的某种东西某种感觉,那种感觉只在丁一的心头一闪就消失了,不过就是那丝感觉让身在离家千里之外的他没有孤独感,带给他的反而是一种塌实的心境。(待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