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丁风华
丁风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92,837
  • 关注人气:3,00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北京的玫瑰<A部分>

(2006-08-08 22:18:25)
标签:

丁风华

小说

分类: 风华的文章

北京的玫瑰

A

 

    丁一走在路上。

    北京下雪了,消息是昨天早上北京的一个同学在电话里告诉他的,丁一走在通往火车站的路上。

    这是南方的冬夜,路上的树木积满了灰尘,长长的街道,高高的星空,没有月亮。这时候所有的人群和车辆不再喧嚣,所有的楼房和树木不再喧嚣,因为夜是他们棉被,城市被装进了充满寒意的睡袋里面,此时显得特别的安静。不过丁一的心情可不安静,此时他的心境和这个寒冷的冬夜极不协调,他的心仿佛是六月的夏天——澎湃的热浪吹过金色的田野,又象浮燥的热空气在喧闹的大街上奔流,这种好心情的源泉是因为朋友兴奋的告诉他北京下雪了,当然还有一个更重要更令他激动的原因是,四年的大学生活过去了,他终于可以象一匹脱缰的野马一样踏上北去的征途。

    丁一生活的这座城市从来没有下过雪。雪是晶莹剔透的,象水孩儿店里的水晶石,雪是柔美温暖的,象女朋友珍爱的天鹅绒风衣,丁一一直这样认为。对于丁一,雪只在仙女奇缘的游戏里见到过,只在北方网友的描述里神往过,只在朴树的歌里感受过,只在女朋友的眼神里体会过。平时和别人聊天的时候丁一总是过多的埋怨这座城市,这是因为他认为这座城市太吵太乱又从不下雪,说这太没情调,平淡得象学校食堂里的饭菜,刻板得象大二时的外语老师。如今可好,他就要亲眼见到雪了,北方的雪,而且还是北京的雪。一想到这个,丁一的心就热呼呼的,莫名地充满了一种莫名的力量。

    丁一这次远行本来一星期前就计划好了,几个朋友要来送他的,但丁一临时改变了主意,比预期提前一天出发了,他没有告诉这里的任何人,就给家里说了一声。不知道什么想法使丁一突然觉得这次远行应该没人相送才比较合自己的感觉,他向来是个喜欢跟着感觉走的人,感觉对了就不问理由,他感觉以后的日子基本上是需要自己一个人孤单面对了。有几个女孩说在他走那天要送他礼物,丁一笑着说,还是留着送给你自己的男朋友吧,我只想轻松上路,带不动它们的。

    在将要走近火车站的时候,丁一首先看见了站口右边不远的长长的买票队伍,那边传来一阵阵象立春期间河水涨潮时的声音,人们争先恐后的在那里叫囔着、推挤着,本来排好的队伍被突然从人缝里撞出的几个中年人搅的团团糟,那挤来挤去的就是众所周知的票贩子,这些人在陌生的人群里翻滚比在自家被子里还要轻松。丁一发现了一个现象,票贩子里很少有年轻人,大多都是中年人。火车站里的这些都是丁一以前司空见惯了的,但现在看来却感觉特别的新鲜,丁一一下子感觉自己的生活被一把拂尘拂去了许多灰尘,思维仿佛被洗涤过了一样,对什么事情都特别的敏感,他此时觉得现实象一面被阳光照耀着的镜子,亮得刺眼,刺激着自己的每一根神经。

    现在是十二月底了,正是火车站“生意”兴隆的时候,其实火车站的“生意”什么时候也不会坏,眼下是爆炸性的红火。丁一赶紧用了最后一点激动的心情来庆幸一下自己今天走得真是时候,带着这么好的心情出外这可是第一次,而且票在两天前就买好了,他整了整衣服,握紧了行李包,随后便一头钻进了拥挤的入站队伍,并开始使出浑身解数来保持自己的位置,因为不到两分钟的时间,他回头看看后面时便不见了末尾,再回过头来,惊讶的发现排他前面的红棉袄矮个子竟然神似的飞过了五六个人的位置,他打心里叫了一声厉害,下意识地紧靠前面人的身体,不料前面轻轻呀的一声,随着一缕芳香飘入肺腑,丁一的头脑空白了一下,象触了电似的猛向后缩了一下身体,与此同时却感觉背后水平着有两个点强烈的柔软了一下。丁一的头脑在第二次空白清醒后发现自己今天的运气的确不错,于是乎就索性让自己的心变得象个漂浮上水面的瓶子,彻底地倒掉刚才还残留着的最后一点离别出走时的不安,尽情荡漾在幸福的人群里。

    在这之前,丁一始终认为自己的心很难再被什么事物感动了,他似乎明白且渐渐习惯了这是人长大后所必然的事,因为他在和同学、朋友聊天的时候发现他们也和自己有着同样的感受。好象是慢长的大学生活使丁一对很多事物失去了兴趣,至少他自己是这么认为的,在大学他更多的时间是用来怀念小的时候对什么事情都那样充满了好奇、充满了新鲜的感觉。人不长大多好啊,这是丁一近来常向别人唠叨得最频繁的一句话,也许是毕业带来的太多太重的压力所至,在学校里几度感觉前途渺茫,招聘会上用人单位的挑剔挑掉了他原本的自信和傲气,他感觉不到自己的前途在那里,自己的理想象是高速的火车突然没了轨道,不知道自己何去何从。但今天丁一的确激动了,准确的说应该是一星期前就开始激动了,这里说他激动的原因不单是因为他今天的运气,丁一在那方面一向好运,这里如果再大惊小怪的来文章它就显得有点见怪不怪,其怪自败的味道,他此时的激动来自于他从一个老朋友那里得知了有个老同学在北京干事,并问得了她的电话号码,打电话问那老同学时,那边说如果他去北京的话可以先在她那里住下,她的房子很宽大,北京下雪的事也是这个老同学告诉他的。老同学的话是此时丁一之所以在这么多强壮的人群里还能够有踏实的心态来尽情荡漾的根本原因所在。丁一现在是踏实的激动。

    丁一那位北京的朋友叫杨林芳,是他高中时候的同学,记得那时大家都叫他杨子,也有叫方子的,叫林子的也有,玩得好点的叫她方子,丁一叫他方子。从电话里丁一简单的了解到她在北京过的还可以,有了自己的房。这位热心的同学极力要求丁一来北京,说老同学好久不见,想得不得了,还滔滔不绝地说北京很好混的,过几年买个房啊车啊什么的不成问题,就这么几分钟的话就让丁一原本枯萎了希望又有了一个放飞的起点。

    说到丁一在学校里找工作时有所不顺,的确是有很多工作单位拒绝了他。他的同学私下里给他分析了一下,丁一被拒绝的主要原因是他在两个月前不知道是中了那股子邪气,把自己一头“乌黑亮丽”的头发拔了个精光。事出蹊跷,必有其因,在两个月前的一次班会上,同学们正在议论着学校下星期举行招聘会的事,教室里象一壶子屁股烧得通红的白开水,闹哄哄的,闹的也一如既往的是那些没有结果的瞎牢骚。等到班主任开始点名,教室才渐渐安静下来,在最后一个人停止讲话的时候刚刚好点到丁一的名字,班主任点第一声下来,下面没反应,她抬了抬那副感觉有几十斤重的老花镜,向下面平扫了一眼,眼不看点名册,再提高点声音叫了一遍,还是没人应,班主任放下了点名册顿了顿,眼光在人排里搜索着,下面开始有人扭着脖子四处张望,班主任提高了嗓门喊了起来,可还是没反应。班主任只好慢慢地收回了搜索的目光,正准备勾了他的名字,却听的门外传来了应到声,只见一个咬着根冰棍的光头从门缝里探进来,随后看见了红色的衣服,再整个人出现在班主任和同学门的眼前。

    “哇噻!丁一……呵呵……”有个人大喊起来。

    “哇噻!个性王子!……”

    “哇噻!你妈那个冰棒那里买的啊。”

    教室里炸开了锅,真够绝的,顿时丁一的光头和冰棒引起同学们极大的兴趣,理光头对于这个艺术设计系的班来说已经是司空见惯的事情了,但向丁一这样子粉墨登场还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特别是那根冰棒,眼下可是十一月份,真不知道他从那里弄来的。

    丁一就象是块天外飞来的陨石,给刚刚安静下来的教室来了个宇宙大爆炸,同学尽情的开着丁一的玩笑,丁一则一边摸着光光的头皮红了脸一边跌跌撞撞的找了个座位坐了下来,还没坐稳当,只听的讲台上“啪”的一声巨响,整个教室就象一只叫得正欢乐的公鸡被突然掐住了喉咙,同学们顿时明白了怎么回事——班主任发威了。一百多双眼睛一下子被一双怒气冲天的眼镇住了,那双眼睛正透过800多度的镜片逼视着丁一,三十秒钟过去了,班主任一如既往的女高音终于在硝烟弥漫的空间里响了起来:“丁一!说,为什么迟到!”丁一愣了愣,慢慢放下那只一直在摸着头皮的手,那手好象起了个带头作用,把丁一一脸难堪的笑容慢慢带了下来,嘴上叼着的冰棍也带了下来,高高抬起的头颅也耷拉了下来,耷拉了几秒针后,丁一重新抬起头清清地说:“老师!对不起,我失恋了。”

    长长的入站队伍象一条受伤的泥鳅,艰难的向火车站里滑行。在走过月台的时候,丁一看见同届的其他系的几个学生,他们都背着重重的行李。“带那么多行李,难道他们现在就要到外面去安家不成。”丁一在心里这么琢磨着。毕业班的最后两学期就已经很少上课了,没了课于是就只是开班会,其实大学本科四年的课程用三年的时间就足可以完成,但在形式上偏偏要读四年,最后一年事实上是大家各做各的事情,但学校也没事找点事来整整,目的是来填满这四年黄金光阴,偶尔以班会的形式大家集集,这样也好向学生们的家长辛辛苦苦放孩子来学校读书而有个交代。这其中也有些人耐不住了,眼光远一点的于是从大四第一学期末就开始匆匆离开学校去寻找自己的理想了。其实丁一到北京去,也是怀着满怀梦想的。丁一学的是美术专业,他的成绩一般般,在班上老是同学的笑料,因为总是做出些出格的事情来,但唯一让丁一骄傲的是,他弹得一手好吉他,而且到今天为止自我创作了60多首歌,一想起这个,丁一就觉得激动,他早就听大学时一起玩吉他的几个大哥们说了,北京是个艺术天堂,很多的成名乐队和歌手都是在北京崛起的,打从那以后,丁一心里就开始有了这么个若隐若现的梦想。吉他这玩意儿的确让他的大学生活增加不少的光耀,记得还是在大一的时候,新同学在一起大家有着新鲜的感觉,憋着一股新鲜劲儿,刚刚从高考的独木桥上走过来的少男少女们玩的特别的疯。这年的狂欢节给了丁一很多的回忆,因为那是丁一有生以来过的第一个狂欢节也是唯一的一个,更重要的是他第一次和他的吉他一起走上了舞台,虽然唱的那首歌由于落词了而没唱完,但还是赢得了同学们热烈的掌声。丁一大学时的女朋友也正是在那个狂欢节上相缘的。她和丁一不是一个班的,但那天正好也参加了他们班的狂欢舞会。她对他一见钟情是丁一的吉他起的作用,当然丁一当时并不知道,是她在狂欢节三十天后一个美丽夜晚的被窝里告诉他的,她说丁一的吉他声象月下的小溪,丁一则说她的眼睛象月下的山泉,是因为有了山泉才有小溪的。他们大概是数学学得不怎么好,又或许是爱情不需要逻辑思维,于是溪水流进了泉眼,倒其自然。(待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青菜和鸡肋
后一篇:你的双手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青菜和鸡肋
    后一篇 >你的双手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