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老飞鱼
老飞鱼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6,944
  • 关注人气:1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印像·云南

(2010-01-08 12:53:40)
标签:

文化

分类: 写写看看

引领马蹄的铃声,叮叮噹噹飘満了整条茶马古道。哒哒声铺展开这条冰雪化开的路,蜿蜒在工业文明的边缘,撑起一片蓝天。马儿驮起的是一身茶香,所以行走在云南并不伤感。

寻找阿诗玛     

珊瑚虫的化石,像一朵盛开的大理菊,绽放在石林。仿佛是一种提醒,提醒我们这古老的生命所拥有过的风华绝代。

 

“亿万年以前,这里曾是一片汪洋。后来,地壳运动,海底上升,深海成为高原。而死去的珊瑚虫的尸体,就这样一层层堆积起来,化为石林。”

 

石林的故事,娓娓道来,轻描淡写,如清风过耳却沉重到几亿万年,遥远到似乎只剩传说能够触及。穿梭在石林中,寻找同样活在传说里的阿诗玛,人变老了,与宇宙同龄;人变小了,伸手敲打的石壁是最初的祖先,而自己的生命仿若一粒无关痛痒的砂砾,风过了,不知吹向哪个角落。

 

触手冰凉,却宛若触碰到一个个仍有体温的生命。无法想像,是拥有怎样的一种信念,珊瑚虫世世代代将自己纤细的躯壳和巨大的生命热情沉淀在海底,承受地裂山崩的痛苦,见证沧海成为山川。时间的巨轮也许坏过无数次了,而他们生生不息,坚守住生命的承诺,在被遗忘的记忆里仍黙黙雕琢自己的梦,勇敢地轮回盛大的死亡。对于他们来说,“岁月”只是一层浮沙,“年复一年”的坚持只是儿时的游戏,而应当用“纪”来衡量生命的厚度。一次次的积攒过后,他们的生命终于永恒地绽放,耸立在离太阳最近的地方。

 

石林的背后藏着一个石破天惊的童话。寻找阿诗码,用脚丈量刀山火海的深度,就是用心努力企及珊瑚虫的厚重。寻找阿诗玛的路是段心路,我们终会发现,那个美丽的女子不只在传说中存在。我们行走在阿诗玛的故乡,人人都是坚强的阿诗玛,毅然将生命如珊瑚虫一样沉淀,寻求最美丽的永恒,聆听剑池中最深切的响动。

大理的线条

洱海的倒影里,开始不相信自己的常识。

 

头顶是一大片白色和蓝色,不混杂,蓝的湛蓝,白的纯白,而又似水乳交融一般调合,揉出了层层渲染的画面。蓝色和白色各自拥着画面的一半,恰好均匀,不太重也不太轻。不禁怀疑,天是白的,而朵朵浮云皆着蓝色吧?视线的尽头是苍山的一角,云雾缭绕处倒映着水光,笼着朦朦胧胧的蓝紫色,分不清是山,是水,还是天,浑然而为一体。

 

苍山不墨千秋画,洱海无弦万古琴。是大理的线条,细细勾勒着风花雪月的幻美,尽透出三道茶醇香咸苦的风情。

 

大理的风情是凤凰女神的韵致,悠悠地迸出女性的庄严,了悟其尊贵。

 

蝴蝶泉,足以证明清澈的存在。是金花赤足采来的露水,曾悬挂在曼陀花的蕊边;或是蝴蝶曼陀花般的悬挂,曾让她们黙然落泪,歌声和泪水成就了这份清澈,并不温柔,有着动人心魄的美丽,抵抗卑琐的坠落。泉水中有一道光线,仿若少女时代的构想。

 

女神直视的是南诏的另一位本主,有着粗犷的名字,以及对他的人们的无畏的眷恋。他是大黑天神。为了他的南诏,为了西侧泉里传来的歌谣,在浓烈焦灼的带有罂粟味的苦难中,他呑下天帝派到人间的瘟疫,选择壮美的牺牲。合上双眼的那一刻,他似乎看见蝴蝶在合欢树边飞舞,那是白族人心中留下的图腾----只有舍弃自我,才能看见真实。柔美而热烈的,是大理的线条,一如跳上车的山民和五元一筐的山果。

心中的日月

秘境香巴拉,是光明之神为世人作出的最大牺牲,天是光明便充满了整个香格里拉。

 

唐卡文化,是这个民族最强大的生命力。屋顶上金幡的祈愿,玛尼堆拉涨风马旗的灵魂,相信六道轮回的人们,心中的日月是阳光下的转经桶,奕奕发光。

 

这时我们似乎能触摸到朝圣的心情----一路上无数次地用整个身体向雪山、向江流、向草甸、向森林、向天空顶礼膜拜,臣服天这片土地。心中的日月是碧塔海边的杜鹃,芳香醉人。

 

藏家古旧的茶壶中是酥油茶的温度,普洱的清香混合牦牛奶的豪放,怀着崇敬的感恩之心,在杜鹃花中细细酝酿。只是一碗茶,却也如青稞酒一般,一线入喉暖遍全身。

 

香格里拉的精神是纯粹的,所以香格里拉的心情是快乐的。在对天地的敬仰中,香格里拉像那个得到天珠的孩子,在纯净的心灵中安然入睡,宁静而安详。

 

属都湖畔是一个有着羞涩笑容的小卓玛,抱着叫“小花”的小白羊与我们拍照,然后目光越过我们的钱包,看着我们的眼睛说:“随便给吧。”

 

格桑花边是脸颊与土地一样绯红黝黒的小扎西:“想骑马吗?”他全然没有察觉我们带着些许防备的眼神,牵过他的小马。我们涨红了脸,不敢开口提“钱”。他脚边是一只温顺的狮子狗,趴在我们身旁,安静地望着远处的牛羊,以及追  另一条狗的棕马。

 

偶尔有一家贴着“欢迎光临”的小店,在江南人眼中也带着不少憨傻可爱,揣着对坝子外的憧憬。

 

活佛的声音久久回荡在香格里拉的灵魂里,溶入藏家澎湃的血液:“……人生最大的欣慰是为所欲为施舍;人生最在有债务是受恩……”于是所有的山,所有的树,所有的草甸都是圣洁的,香格里拉的灵魂,纯净一如对“狼毒”的包容。他们的信仰简单干净,所以坚定,没有怀疑。

 

行走在香格里拉,每一步都仿佛在走近那个回不去的家园。

 

处在玻璃之间一驶而过的我们也许永远也无法理解咫尺之外信步悠闲觅食的牛群、羊群,以及随意躺下喂奶的猪,似乎千百年一直如此,似乎生命本该这样,正如他们不能想像我们拴着绳子的生活。香格里拉是一片精神的高原,而我们只是过客,只能是过客。

 

石林的等待,洱海的琴弦,崇对寺的香烟,香格里拉吹拂过的灵息,玉龙雪山顶灼人的阳光,大研古城五味的心情……于我而言,仍是一场遥不可及的梦幻,一个触摸不到的泡沫,一朵长开不败的野花,一种不存在于旅游手册的心境,一段脚踏实地却似走在云端的旅程。等我回来,请让我记得你。

 

这是我的印像,这不是云南。  

                                                                           (文/王心凯)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