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莺歌雨
莺歌雨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21,285
  • 关注人气:60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大气的苏高宇

(2013-11-11 00:20:37)
标签:

大气

北京画院

潜力

宏愿

境界

文化

    故乡那一片土地上的文化人,我大致都是认识的。画家苏高宇这个湘西同乡都举办过几次个人作品展览了,我还不知道他。文朋画友都很惊诧。这可能,一是如今信息爆炸成为生活的常态,好消息常被海量泡沫淹没;二是我已经有好一个时候不理会创作一线上的事,颇有些孤陋寡闻了。总之,我们相识得比较晚。

    客居京城,我们都在一个方向,车程不过一二十分钟。乡情,文学,美术,还有人生,好些话题都可融合。所以一认识,我们就有了较多的相聚和长谈。

一来二往,我对他便有了许多好印象。

 

1

一位熟悉苏高宇的人说他是一个“旧人”。这话形容他的某个侧面倒是有几分准确。作为一个六零后,他比常人更多地读了些旧书。当然他也读现当代,也读外国,但他阅读的淘罐更多地是浸泡在民国以前,直至先秦诸子。他的祖上是一个大户,住在湘西一个惟一可通舟楫的县城。他们把本地土特产整船地运去下游大口岸,从下游返回时,不仅有百货,还有书报、字画。在他父亲的那一辈年少时,家里还有许多名画、字帖,以及各种旧书。后来,当然这些东西不可避免地遭到了焚烧,但是家里的那种风气,那种情结,作为一种因子遗传给了他。偶尔有几册作为不多的漏网,更是成为了他童年日夜捧读的宝贝。

作为书香家风的受益者首先当然是他的父亲。他的父亲一生酷爱书画,有个时候,曾经是我们那个州惟一的剧院的职业广告宣传画的从业者。他的那些画虽免不了烙有那个时代的印痕,可是作者技艺的精湛,却是有目共睹的。成为当时十个县中数得上的人物。在苏高宇的家里至今还藏有他父亲的一些字与画。一张挂在他家墙上的钟馗像,从构图到色彩、用笔,是苏高宇时时赞不绝口的。重要的是,他的父亲还读了许多的旧书。上一世纪八十年代,家乡吉首大学教古典文学的几位老先生时常会上门去和他的父亲讨论一些有深度的话题,这也壮实了少年时代的苏高宇的文心。

在这样的一位强势父亲的影响下,苏高宇想不爱古雅的文艺都难。

他读芥子园,读黄山谷,读沈石田,读陈白阳,读徐渭,读扬州八怪里的金冬心、郑板桥,读吴昌硕,读齐白石,读黄宾虹……也读苏东坡、归有光、张宗子、沈从文……

他家书香之风最盛时,我想应该正是沈从文以司书身份跟随的湘西王陈渠珍雄居那个小城而精心治理瀟湘西部十数个县之时。而这个时候的陈拥有着二十四箱的旧书及历代字画。于是这也多少影响了民间。

这些“旧”先是陶冶了他的前辈,后是陶冶了他,浸润在画里,也在他的文章里。后来我读到他发在一家大型文学刊物上的一组精美散文,有了一个感觉,他的这些东西,全不是他这个年纪一般人所流行的做法及叙述方式。强烈的大儒气息,特别在用词与造句方面,还有引述,来自传统文化的那块多之又多。有的时候,我不免得翻翻字典才能充分理解。

 

2

从苏高宇年轻时的照片看,他那时有着几分秀气,但是,我见到苏高宇的时候,他已是中年。身体已经发福了。头一个印象,武武墩墩,强壮结实,颇有几分武人的气概。如果仅从这个外表去理解他,那就大谬也。他骨子里还是很秀气的。他即将出版的散文集《恍惚》里,充分透露了他这个方面的质地。他其实,很多愁善感,很感物伤时,很触景生情,很细腻委婉。在都市人都已入梦的深夜,他常常一个人面对孤灯,面对万籁俱寂,怀古今之茫茫,念天地之悠悠,叹人生之匆匆。画也好,文也好,他的笔下,鸟也惊心,花也溅泪。

别看他亲人也多,朋友也多,白日里熙熙攘攘,来来往往,好不热闹。但在内心里,特别在夜对孤灯的时候,他却是很孤独的。凭着此一份孤独,他的思维的野马,才得已脱缰而去,往来千载,吞吐大荒,驰骋纵横。

所以他的书、画作品,以及散文、小说与文艺评论,大多是成于此时。

 

3  

早一点的时候,有个颇有些名气的油画家在国家博物馆举办了一个画展,托我去请黄永玉来看看。但我拿了画家出版的画册给黄先生看后,先生幽幽地说了四个字:要读书啊。自然,我就再不好意思转达说请看画展的事了。

因为工作与兴趣的原因,我接触过一些大画家中画家小画家,愿意多看一点书的当然也有。在国画这一块,重单纯技巧的多,诗、文、书、画很全的少。一些人,画的技巧都有些功夫了,形体、线条、用色都不错了,等画完,一题字,全不在档次上,那就颇有些前功尽弃了。国画讲究诗情画意,画完要是还能配几句自己的诗或一段文字,那常常有锦上添花之效。而好些画画的人来不得这个。

怪就怪在刚进入中年的苏高宇,他却有着很深的书法功夫、孩童时就看了很多帖,临了好多帖。中学时,他的硬笔书法就已很有气象了。现在,就凭他的书法作品,那也是入得法眼的。

更难得的是,他还会写文章,他的小说、散文,得到大美学家王朝文赏识。他在人民美术出版社做《人民美术》副主编期间,编辑当代画家大型画册那套丛书的同时,还写了许多高明的文艺评论。

令人想不到的,他还会写旧体诗。平仄、韵律、用典,他居然全懂。

文学或者说文化,这是一切搞艺术人的基础。没有深厚扎实的立脚的土壤,宝塔是树不高的。去年,新华网与中国美协等几家单位联合对当代美术有个评奖活动,评了几个在当代已有了定评的年长画家,也评了个惟一的收藏市场最具潜力奖,这个奖就给了苏高宇。

这是艺术与市场的认可。

近几年,高宇在长沙、深圳,以及故乡等地,先后举办了自己作品展览,受到各方好评。之所以能这样,我想是有道理的。

 

                    4

我估计某些艺术门类采用旧式的拜师的方法带徒弟,自是有一定的讲究。而一般地上上专业院校不一定有很好的效果。戏曲、国画恐怕更应如此。

苏高宇从小就有了对绘画的兴趣,并在父亲的指导下开始书、画的练习。中学毕业后,他除了遍临名家外,又四处求师。在省会,他见到了当地的有名画家。同时,他还多次到上海、苏州、杭州等地寻访一些书画大家,二十岁左右曾跟随吴湖帆、贺天健弟子杨石朗等学画山水。后来,又到北京求艺于著名国画家王培东、郭石夫。最后进入北京画院成为郭石夫先生的正式弟子。

在郭石夫先生的门下,他渐渐得到了真传。他的学识、技艺有了长足的进步。书和画都达到了相当高的境界。那位对弟子一向挑剔的画家也不得不赞誉:

“苏高宇自湘西来京,从余游,数年间艺事大进,这主要由于他天资聪慧、勤于向艺、心无旁鹜,日写夜思得来。

“高宇的画强调用笔,不媚俗作态,气派纯正大方。以大写意花鸟的特殊性而言,就高宇这个年龄段,能达到这般境界,已实属不易。从他的身上我看到了未来中国大写意花鸟画的希望。”

来京北漂学艺有志于画画的游子何止千万,和苏高宇前后拜师大家的也不在少数,而能让前辈画家寄托希望,且承载在美术界“湘人再为中国贡献一位才人”(郭石夫语)的宏愿的,好像不多。

眼下高宇有了自己的大画室,生活安定。在与高宇交谈中,他常说,我们有了这么好的条件,不好好画画,不画好,怎么行。他从各个方面不断地鞭策自己,快马也要加鞭。

 

5

去年,高宇做过一次关于兰花的专题展。其实他最早画得多的是竹,画兰是后来的事。自宋以来,中国的文人雅士画兰花名家多多,佳作数不胜数。今天,要想在这块园地上再种出自己的兰,谈何容易。可是不到十年,高宇就做到了。他的兰很有学问气。题款智慧、幽默,满含深意,有自己独到的意蕴。兰叶撇得潇洒、劲道,有时形同枯柴乱棒却不失深绿与柔韧。花瓣跳荡、灵巧,点缀得十分自然、生动。

我一次次看过他写兰,别看他创作时笔头飞舞欢快,手腕运作流畅,可是到得一幅完结,他也会叫出个累来。因为这样的写,如同气功大师最后发出的一击,是多少年修炼、积攒的内功和外功在此一刻的暴发。十年,还要算上他以前的三十多年才是。

和写兰一样,整个中国大写意花鸟也是灿烂辉煌、历史悠久的,佳作可以说是浩如烟海。苏高宇有幸与不幸选择了这一行,继承这一头吃不完;发展那一头无止尽。来路漫远,前路正长。真正是一个很难有作为的美术领地。

欲渡黄河冰塞川,将登太行雪满山。我想借李白的这两句来比喻今天的大写意花鸟创作。  

有道是沧海横流,正好显英雄本色。李白接着又说到,行路难!行路难!多歧路,今安在?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好在苏高宇已经有了可喜的收成,我想他还会让人大吃一惊的。

 

 

 

201311月上旬草于北京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