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莺歌雨
莺歌雨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26,014
  • 关注人气:60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永远年青的记忆

(2006-05-18 23:41:23)
分类: 我们的好看文章

                                        一切都是陌生的。

绿树簇拥中,牵手连脚的屋宇,灰黑色的墙壁,白色的窗框和圆柱,三角形的四面走水的瓦屋顶,互相串连的长廊,各自独立的难以计数的一个个小小庭院……,古典、雅致、悠静。这一片建筑真好,在如今一处处满是鸽子笼千屋一面的城市里,她自然是鹤立鸡群。只是,她复杂如中国悠长的难得记忆的历史,再多走几遍也会找不准方向。

尽管我曾一次次走入这一片建筑,潜意识里,我却总固执的觉得是倘徉在同属于这一片地基的另一种氛围中。身边的景物被推得遥远,那不复存在的过去扑来眼前。

当时还未恢复书院路称呼而改叫南长北路的起伏不平的沙石路面,汽车驶过即扬尘滚滚;跨过简陋的校门,笔直笔直,是一条通到妙高峰下的水泥大道;右边是函授部和女生宿舍,左边是教学、办公大楼;从教学、办公大楼出去,有一栋平房教室,紧接的又有一栋二层楼的教室;再过去是操坪和礼堂。从礼堂侧门边通过一座黑褐色木头过街天桥,可以到达食堂和室内体育场,好像还有菜地。妙高峰上一长列印象中有一二百米长的红砖楼房是男生宿舍和图书馆,有一条跑道围绕楼房打了一个圈。那时门前的湘江水,还有白帆点点;对面的岳麓山秋来时依旧层林染透;妙高峰后的京广线静夜里火车的震颤常晃动我们的铁床……我们就是在这样的时空里穿行,或坐,或站,或跑,或卧。三年的时光,那是我们最最青春年少时啊!我们生命的一部分和这一切有着情感的甚至血脉的联系。十五六岁,十八九岁,多好的花样年华!

当我从三湘之西一个偏僻的山寨走了一天山路,坐了三天汽车,辗转千余里程,走进这个曾从书本上,从睡梦中获得印象的地方,九月开学,我刚满十五岁不久。四个年头,我因买不起一张十五元三角五分钱的汽车票,我连寒暑假以及少年游子异乡的浓愁和眼泪都给了这一片校园。临毕业照相是七月十三日,我十八岁一个月零几天,这时我已可以说是一个小个子的青年了。

三年,那个时候共和国正经历一段饥饿的岁月。我们本该是白米清香的钵子里盘据的是一团团褐黑的干红薯丝,或者一捧蚕豆,或者是上面泥泞下面严实的玉米面……除了语文、数学、外语等等,饥饿也来给我们上课。本该是意气风发的我们却长久的面带菜色。那时,我们有饥饿,可我们也有理想,还有未来。

但是眼前的一切是陌生的,仅一井一亭尚存。我没有去凑那些热闹,我要一个人默默地走一走。我去拜访那一口水井。水井的井壁上仍长有青草,肯定不是当年那一抹绿意了;我又去拜访那一所亭子,那亭子也改修过,它不再留有我假期里倚栏西望故乡的那一丝体温和孤寂了。

当然,这一片按旧时模样复制的景观,也许有一个人最为熟悉,可是他不能再来这里重温旧梦了。但是他八年苦读留在这片土地的故事一直烙印在辈辈学子的心底。他风华正茂、指点江山的神采一直激扬着这里的后来者。他恢宏的理想一直鼓舞着扑进这一片建筑的少男少女,永远地成为他们心中的纪念、慰藉和力量。

然而,有时候由于角度的转换,我也想过,这个地方,究竟给了我什么?当我许多年后,置身在由北京大学、复旦大学、武汉大学、南开大学、中山大学等一所所名牌大学毕业的同事中的时候,因为一纸浅薄的学历,硬件不硬,我一次次迟缓了按机械程式晋级的脚步。这时,我怨恨过,这里当初为什么不是一个再高一个等级的所在呢。许多的时候 ,我不愿提起她。

可是,我还是知足的。我从那个至今还被现代文明交通工具抛得远远的山寨,直接走进省城;三年后我又被抛回另一些山寨,尔后是从大队到公社,从公社到县里,从县里到州里,从州里连家带口又再次饮马湘江。又一个轮回的跋涉是长长的,是崎岖的,它需要意志和气力。这些,实际上是得益于那三年的。与其说,我从这里汲取的是知识,不如说我从这里获得的是开阔的眼界,执著的追求和总想走出大山阴影的毅力。

当我坐在于当代中国文学有着不小影响的大型文学刊物主编的位子上,当我坐在我有着骄人学历的同事们中也能获得话语权时----尽管我后来也有过在京城一年多的时间接受中国最权威的学者、教授、作家的授课,和南方一所大学的研究生进修,然而按规矩,每每填表写到文化程度那一栏,我还是坦荡地写下这个地方给我的胎记。

行走在百年庆典的人流里,看着那些相互依偎的老者和有着生动笑脸活泼青春的后来人,我想到这个地方的特殊性。每一个曾经生活在这里的人,都有两段最熟悉的岁月:一段是自己亲身经历的,另一段是属于那个伟人的。在这里念书的时候,我其实也常常混淆时空。一忽儿走进历史,一忽儿又回到现实。就像我们现在既走在复制过的建筑里,又走在彼一时曾经有过的属于我们个人的氛围。我们既读了三年,也读了八年。生命中有了这两段日子,如同铁里掺了钢,提亮了生命的本色。我们从三湘四水的各个地方走来,又走回三湘四水的各个地方。不管以后的日程安排得如何,是舒心,是惆怅,抑或是艰难,任何的时候,那两段时日,都是我们心头的温暖。它会适时地慰藉和安抚我们。摊开厚厚的校友录,拂过那些特殊年代的一长串光辉名字,我发现后来者鲜有亮色。大多数的校友普通又普通,如白色粉笔,这一支和那一支都一个样。他们都默默地在数尺黑板前遍栽桃李,今日复明日,耕作复耕作。有一位诗人写过,把自己当作珍珠,时时有被埋没的痛苦;把自己当作泥土吧,为人们铺实前进的道路。这泥土便是指他们。这里本来就是培养教师的,最能体现这所学校本质的恰恰是这些园丁们。数十万校友算得上是灿烂银河,普通的星座也是星座,而群星就该是相互照耀的。

    同学聚会的时候,相见的是另一个,我们怀念的依旧是当年的那个他或者她——留着长长辫子的,皮肤白皙而细腻的,快嘴快舌山麻雀一样的,沉着而稳重的,瓜子脸形门牙却缺了一半的,肤色浅黑而容貌秀美的,个头最小被当作了附小学生的……团支书、班长、课代表,几十年前的不拿工资的职务,竟一点也没忘记……去看老师的时候,他们也早生华发,可他们在学生的心里还是那个刚毕业不几年的大学生……

光辉和神圣只属于报纸和电视台的文字和图像,在我们心里自有自己的记忆。

欢聚是短暂的。相聚了,又得分开。大家又得散到各自生活的城市和乡村里,散到那个半生心血垒就的小窝里。不管你在江之头,山之巅,也不管你在滨湖边还是在闹市里,我们的年轻的记忆是凝结在一起的,就如同许多的泥菩萨打烂了,又重新塑造一样,你中有我,我中也是有你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