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莺歌雨
莺歌雨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26,014
  • 关注人气:60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弹指一挥间(弹子王的回忆)

(2006-05-16 20:01:23)
分类: 我们的好看文章

过年回老家,在六楼旧居整理东西的时候,发现了小时候在阳台水泥地上凿的五个规则的圆洞。右手的食指和拇指突然一阵痉挛——在这一刹那间猛然理解了《赌神》里的周润发回忆起自己原来是赌坛高手的心情——本人已经下意识的摆出了一个打玻璃球的专业动作。只可惜打玻璃球未能发扬光大,想当年这游戏风靡大江南北,十个男孩九个打,剩下的一个正在挖(就地挖洞),可如今的小孩子是再也不玩了。

 

说起来这游戏的规则很简单。五个洞,用手指弹玻璃球按次序进洞,五个洞都进过一遍后,用现在的语言来说便是:该玩家升级为“老虎”。成为“老虎”就可以攻击别的玩家了。如果是带有赌博性质的话,那么打中谁的,谁的玻璃球就归自己。所以,游戏的关键在于谁最先成为“老虎”。

 

我家阳台上的五个洞,是凿出来练打玻璃球的准头用的。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打玻璃球是一项典型的户外运动,受天气的影响特别大,遇上刮风下雨就没法进行了。但是,从小自己就深知“业,精于勤,荒于嬉”的道理,所以但凡是这样的天气,就在阳台上刻苦练习。

 

玩过这个游戏的人都知道,水泥地上打玻璃球非常的不好控制,摩擦太小了,稍不注意球就会滚得很远。而且,在阳台上打过玻璃球的人更会发现(这样的人古今中外恐怕没有几个),阳台的地面是斜的,非常不适合打玻璃球。小的时候以为是盖房子的人眼睛斜了,把阳台修歪了,天天埋怨,后来大了才知道这样设计是为了方便排水。

 

练习虽然艰苦,但累的却是要忍受家里人的非议。阳台地上无缘无故多了五个洞,家里大人当然要问个明白。当时香港老版的《射雕英雄传》正在热播,不懂事的姐姐便说我在练九阴白骨爪。家里大人又是心痛又是担心:心痛的是小孩居然用手指在水泥地上抠出五个洞来,那手指还不抠坏了;担心的是小小年纪就练这么邪门的功夫,大了如何得了?爸爸对金庸的《射雕英雄传》略知一二,便找我谈心。当时,打玻璃球是遭到家里反对的。一是家里一副好好的跳子棋已被我打坏好几颗了(足见我练习之刻苦);二是打玻璃球要爬在地上,裤子也被我磨坏了几条。我当然不能说阳台上的洞是用来练打玻璃球的,只好说是在练“弹指神通”。家里一想好歹是正派功夫,居然也不管了。

 

有志者事竟成。似我这般练法,周围的小孩当然不是我的对手,不久便渐渐在附近小有名气。

 

因为热爱这项体育运动的小孩年龄段大都在义务教育阶段,学业较重,而且老师的家长作风严重,大家只好在中午放学或是晚上放学的时候在自家门前的空地上玩。学习和娱乐是无限的,但时间是有限的,如何在这有限的时间里完成学习和娱乐的统一,我们这些小学生用尽各自的方法。有胆小不敢旷课的就不吃午饭,不午睡,以一种类似修行的姿态加入到这项运动中来;有胆大的就不上课,把全部的时间都投入其中;也有结合得好的,端着饭碗来打弹子,既不耽误吃也不耽误娱乐。每次打弹子游戏开始,这类朋友就会猛扒两口饭,然后把筷子垂直插在碗里放在一旁,一边咀嚼一边打。后来这种方式渐渐流行起来,不但住得近的小孩端着饭碗来,连一些住得较远的小孩也端着饭碗走个小一里地来参加。一时间楼前的空地上一到中午或晚上,就会摆一溜插着筷子的碗,现在回想起来,应该是个比较怪异的场景,好像有人在祭神。不过这种方法虽然节约时间,但是却不利于消化。主要是时不时有些沙子混在饭里,而且当时虽然住楼房,但是某户人家放养一两只鸡也还是默许的生活习惯,所以很多小孩的肠胃都出现了问题,集中表现在上课跑肚上。现在看来勉强可以算作小学生“弹子迷”职业病。

 

当时的小学不像现在的小学,出了校门就各走各路。那时的小学势力范围很广,并且势力渗透到学生家中。消息传递得非常快,比时下的短消息快多了。有一段时间,大致是在街边电子游戏厅风行之前。学校突然禁止玩弹子,家长积极配合,那真是一段黑暗的时期。不过有次寒假,下第一场雪的时候,我和几个执迷不悟的“弹友”在雪地里过瘾。正是情到酣处,恰巧班主任路过,当年的班主任多是文学愤青,多愁善感,一看见这样雪天打弹子的情景顿时被感动了。后来学校打弹子解禁,一半是因为电子游戏风行,老师普遍认为学生玩电子游戏不如打弹子;另一半原因却是这位班主任的努力。

 

打弹子重新风行,自己作为元老级人物,不但家里的跳子棋旧的换新,有些花色还多出好些来,盒子都盖不上了。不过,家里时不时有些输不起的小孩来闹,哭着要我还赢的玻璃球,事情便闹大了,家里也知道了,但觉得打玻璃球总比玩什么电子游戏好,况且我几乎没怎么输过,也就随我。时间长了,慢慢的住在附近的自觉技术不错的小孩便慕名来挑战,我自是每战必胜,可惜打玻璃球没有武林盟主一说。作了一阵独孤求败,觉得没意思了便收手了。偶尔,爸爸觉得跳子棋里哪颗玻璃球成色不好了,我才会下楼去玩几局。

 

弹指一挥间,十几年过去了。如今城市里再难见裸露的土地。不是水泥地面就是绿化带,好容易看见一块新鲜的裸地,还是要用来盖CBD的,当然没人会同意用这几千块一平米的地来打玻璃球。没有这些裸露而且免费的地面,当然打玻璃球的游戏也就无法玩起。时常会想起过去在地上爬来爬去和一群伙伴打玻璃球的日子,也会为现在的小孩不能玩这样的游戏而惋惜。但是每个时代有每个时代不同的烙印,而每个时代的儿童也有他们自己不同的游戏。我怀念的是我弹指一挥的童年,这个童年附着在玻璃球上隐藏在我的心底。不知时下的小孩的童年打算浓缩在哪里?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