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莺歌雨
莺歌雨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23,346
  • 关注人气:60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打游戏(70年代的街机)

(2006-05-11 17:40:35)
分类: 我们的好看文章

 

 

同屋的朋友最近在整理硬盘的时候,从笔记本里翻出来个街机的模拟器,从此就没怎么见他的手离开过键盘。一开始是吃豆子pcman,就是那种特别老的游戏。相当无聊,但他很是上瘾,没几天键盘上的方向键就彻底报废了。过了两天迷上了格斗游戏,斗到酣处笔记本键盘上的某些键就开始移位,直到有一天几个键再也找不到了。然后他回头对我说,自己年轻的时候是个游戏迷,游戏打得很好。

同屋的年龄比我小,酷爱电脑游戏。但说起游戏打得好,我个人认为他还差了一点点。打游戏打出故事来,才是真正的好。真正的游戏迷应该在街机的时代。

现在的电脑游戏也好,网络游戏也好,ps也好,xbox也好,只要你乐意,你可以买回去天天玩。而且游戏现在也是个产业,就好像从良的黑社会,不再是不正当行业了。打游戏少了很多阻力,也少了很多故事。

游戏迷应该诞生在游戏的黑暗时代,诞生在游戏处于地下的时代。

70年代人打电子游戏的时候,是街机的黄金时代。所谓街机,就是打游戏必须上街出门,在家打不了。当时的游戏机特别大,身高在一米六左右,那气势和今日的游戏机不可同日而语。买个游戏机放在家里基本上不现实,一是当年老百姓购买力有限;二是当年游戏机的体格不亚于任何一件主流家用电器。投资多,占地面积大,且功能单一。没有哪个头脑正常的家长会同意给自己的儿子买一个放在家里。况且当年是严厉禁止学生玩游戏的。

在我们那个地方,当时学校的路上有一段是一个自然形成的露天菜市场。有个头脑精明的菜市场的临街住户把自己四五平米的房子改造成了一个游戏厅,大概有四五台机器。这个规模当年在方圆一公里内数一数二。我们这些学生自然是主要的客户。街机风行的时候也是学校最为反对的时候。当时在游戏厅被老师捉到的同学,会在周一的朝会上点名批评。打游戏的风险是很大的。因为这个游戏厅在菜市场里面,所以在这玩游戏的同学被来买菜的老师捉住的几率非常的大。

“豆芽菜”是一个铁杆的游戏迷,最爱"三国志"的游戏,当时推出了四人同时玩的街机,四个玩家从五虎将里各选一人,同时游戏,风靡一时。初中学生都是半大的小子,有的是精力,打到激动的时候拍得机器震天响,常常把游戏手柄都拽出来。最为经典的是游戏里设计了一个吃包子的场景,需要玩家连续转动手柄,并且连续按键,比谁吃得快。往往为了比别的玩家吃得快些,便会叫个帮手帮着按钮,自己全身心地转手柄。结果一到这个场景,玩家就会由四个迅速扩充为八个,围观的同学便帮忙按着机子,免得机器被掀翻。这边周围的老板都受不了这种对机器的虐待,普遍贴上了字条,“本机严禁吃包子!”但这个菜市场的游戏厅却是允许吃包子的地方之一。

为了在这打游戏而不被捉住,“豆芽菜”一般是早上6点整骑车准时到这家店来敲门,把老板叫醒。玩到645,骑车到学校上早自习。这样大半个学期都没出事。不想有天我们的班主任突然早上想买点菜,一路顺着菜市场下来。因为我们班大约半个班的男生都采用了这样的方式,所以班主任对于一个早上同一时间碰到了这么多爱打游戏的男生产生了疑虑。同时也反思了一下为何现在晚上买菜时在电子游戏厅捉到的猎物越来越少。于是把这一拨男生统统叫住,立在路边开始搜身。当时的老师权力很大,况且我们的班主任,用现在的话来说又很人品。一搜自然搜出不少罪证,当年的学生没想过什么侵犯人身自由,只想着把东西藏得越隐蔽越好。当年的班主任也没想过什么侵犯人身自由,只要搜出来就好。“豆芽菜”刚从游戏厅里出来,一抬头看见兄弟们都被班主任堵在路边搜身,马上把口袋里的五块钱掏出来准备塞到内裤里,结果看到兄弟们向他使眼色,意思是这个方法不可取。“豆芽菜”正在犹豫,班主任一回头已经看见了他。于是笑着向他招手,就好像《鹿鼎记》里海公公招手要小贵子过去。“豆芽菜”只好把攥着钱的手放在身后走过去。班主任当然要搜搜身了,千钧一发的时刻,“豆芽菜”也许是急中生智,也许是刚吃过包子手有些抖,把钱扔到地上,想等班主任走了再捡起来。班主任搜了半天没什么收获,很是不爽。突然看见地上有五块钱,如获至宝。当年的五块钱是什么概念呢,一个游戏币是二毛五分钱,五块钱就是20个币。当时在游戏厅闲逛的小混混为了一个币可以干上一仗。五块钱可以很痛快地拍在游戏厅老板的桌上说声:“老板,这场子今晚我包了!”“豆芽菜”一看班主任发现了,又不敢当面承认钱是自己的。因为当时的逻辑是男孩有钱一定是去打游戏。“豆芽菜”只好想以后再到老师办公室里去要,没想到办主任捡起钱后向这帮学生挥挥手,让他们走,既往不咎,然后一回头对卖菜的小贩说:“五块钱可以买多少斤鸡蛋?”如此巨款被班主任起获,“豆芽菜”成为本校新闻人物。“豆芽菜”为此郁闷了将近一个星期。

当年街边游戏厅的社会功能类似于现在的“吧”,是当年青少年的主要社交场所,鱼龙混杂。而个体经营的游戏厅又非常的缺乏管理,游戏厅有段时间实际上成为小混混的天堂。说起来,七八十年代成长起来的混混,想必游戏厅生涯都是其经历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因自己小学到初中转学无数,所以附近游戏厅的第一代混混都和自己或多或少的认识,自己在打游戏的时候也不会有多大的问题。但有的人就没有这么幸运了。

有次放学路过一家新开的游戏厅,看见门前围着一大群人。过去一看,原来是老学校的同学被几个小青年围在中间臭揍。一拉架发现这几个小青年都不眼熟,才想起最近一段日子,自己做游戏厅混混的那些同学劳教的劳教,从良的从良,也没人关照老同学了,不由得有些伤感。细一打听原委,原来是老同学打劫了一个小孩,没想到这个小孩也不是善类,居然悬赏两个币,折合人民币五毛钱,找了几个混混来要债。老同学打劫的那两毛五分钱只够买一个币,哪还留得到此时,自然是花光了。小青年见到手的游戏币化了水,哪有不生气的,于是臭揍到此时。为了一个游戏币,两个壮劳力辛苦挥拳近半个小时,中国的劳动力不值钱,这一事实我在当时就有了较为深刻的印象。老同学确实是条汉子,毫无惧色,虽然两个壮劳力半小时的工作量结结实实的写在脸上,但气势一点不弱。时间一长,老同学实在有些撑不住了。我一摸兜里还有一块钱,于是赶紧掏出来买了四个游戏币,给当事人一人一个,平息了这场斗殴。一块钱平息一场斗殴,也只有在那个年代。

老同学后来坐在台阶上深刻反思了自己的错误,不过现在看来这种反思有很大问题。从此老同学就在腰里别了把大号匕首,出没在各个游戏厅里,也不知是要打游戏,还是要打人。据我所知,匕首好像从来没见过红,但是老同学的裤带不慎被割断多次。老同学无奈只好用报纸包上,看上去就好像腰里挂了块腊肉。十好几年没见了,也不知这位兄台,带着腊肉横行到了哪里?

将游戏进行得最为彻底的不是上述提到的两位仁兄,而是某天傍晚放学,路过菜场时遇见的一位小孩。

当时的游戏厅虽然门口都高挂“高尚娱乐”的牌子,但绝不是gentleman出没的地方。时不时有人会在门口干上一架,甚至在最极端的时候,门口打架都有需要预约的意思。那一阵子,游戏厅门口围上一大堆人叫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那天非常奇怪的是门口围了一大堆卖菜的小贩。游戏厅老板也混在人群中苦口婆心地向屋里喊话,不敢进去。那年月,敢开游戏厅的多少是个人物,基本上都是地头蛇,他都不敢进屋,想必屋里定有古怪。我慢慢走过去一看。只有两个小孩在打《三国志》的游戏,看动作的激烈程度应该是到了吃包子的场景。其中一个小孩左手拎着裤子,边哭边摇着操纵杆;另一个,一手捂着鼻子,一手按着按钮。

游戏何以痛苦至此?

老板终于大喊一声:“你别玩了,我再给你一个游戏币好了。你先把屎拉了吧!”旁边卖菜的小贩也大声喊:“出来吧,这么大的味,还卖不卖菜了!

原来是屋内打游戏的小孩,正玩到酣处突然内急。怎奈游戏的魅力胜过自然的召唤。小孩的脸由红而黄,由黄而白,持续一段时间白后开始大哭。但是值得一提的是,手上并没有丝毫懈怠,更值得一提的是身旁的小孩也没有弃他而去,依然忠实地按着按钮,只不过另一只手掩着鼻子。但是周围的人却没有他们这般对游戏的热诚,纷纷出逃。

日头渐渐西沉,这屋里屋外的对峙不见缓和的迹象。我只好放弃看结果的想法,先回家了。

第二天的游戏厅开始大扫除,但后来生意一直没好起来。

正是当年的游戏迷演绎的这些奇闻轶事,才使得那个时候的电子游戏格外的迷人。每天进入游戏厅都能看到不同的人正酝酿着新的故事。陌生的人因为打游戏而熟悉,熟悉的人因为打游戏而陌生。街机的时代因为全面禁止打游戏而使得游戏更引人入胜。在老师和家长以及当年游戏厅里无所不在的小混混的阴影下,接受游戏启蒙的游戏先驱们,神出鬼没的老师,悄悄跟踪的家长,处处横行的小混混也已成为当年游戏的一部分固化在记忆里了。如何躲过老师的围堵,如何摆脱家长的跟踪,如何在游戏厅和小混混们斗智斗勇,到底是游戏的前奏还是游戏本身,在今天他们看起来确实难以分辨了。这些人不是游戏迷,还有谁敢说是。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