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莺歌雨
莺歌雨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23,346
  • 关注人气:60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在巴黎红磨坊看艳舞----艳丽而不低俗

(2006-04-06 14:18:54)
分类: 我们的好看文章

在巴黎红磨坊看艳舞——艳丽而不低俗

 

    我们这个导游是个五十多岁的台湾老头,来欧洲不知道多少回了,别看是个老油条,却是个知识面比较广泛的人。他一天到晚弓着腰埋着头走在我们前面,把我们带到这里又带到那里,遇到什么都能说个子丑寅卯来。对欧洲各式各样的建筑,他一一数给我们听,这是哥特式,这是罗马式,这是拜占廷式,这是巴洛克式……

    明天就要离开巴黎了,总觉得还有点事没办。

吃晚饭的时候,导游站起来说了:晚上想去看红磨坊歌舞的举手啊。

就去不去红磨坊的问题,在我们这个团成了个难办的议题。

那是性表演,看不得。

没性表演,那有什么看的。

票太贵了,划不来。

我们这个团虽是个文化团,但却有不少党政官员。人家有权,你说他什么团不能参加?他们管理一切,一切的团都是可以参加的。从心里来说,他们是想去的,但碍于身分,不得不假惺惺做出一种姿态。另几个文化人,虽有一点职务,究竟开明一些,都有想去的意思。

红磨坊拍了个电影,不是也没有性表演吗?

到了巴黎,不看红磨坊,会是遗憾的。

台湾导游难得啰嗦,带了几个要去看的人吃完饭就出发了。

我们住在郊区,车子好像要穿过田原,然后顺着闪烁着一河灯光的塞纳河走好一会。

那个由霓虹灯组成四个叶片的红色风车远远的就撞进了我们的眼睛,我们到了。

就是一幢临街的五六层的建筑,已显得有些陈旧,一问,原来是建于一八八五年的,到一八九零年才改为歌舞厅,人家有一百多岁了啊。一百多岁的红磨坊,却不是风烛残年,在陈旧的表象内骨子里倒是越来越青春焕发。不知道一代一代的人,用什么长生不老之水浇灌了它。

每晚有两场演出,九点和十一点各一场。我们是看九点的,也还不到时间。几个人就在街上转了转。有一家性文化展览,我们进去了,看到一些图片和实物,什么贞洁工具一类。有一个安有两排锯齿相向的铁锯一样的马鞍形的东西,给人印象特别深,说是为女人定做的。过去的女人丈夫不在家时,就把它穿在身上。这个东西好像是从中国弄来的,它已经锈迹斑斑了,没记得是哪个朝代的。

红磨坊边上倒是有几家暧昧的门面,张开的大门里面显得幽深、神秘。站在门口的男人或者女人不断地招呼着行人,只差要把你拉进去了。这让我们想起在荷兰的阿姆斯特丹那条小河两岸的红灯区,站在展览着各式女人的橱窗前的男侍者,看到中国人过来,就用汉语喊的三句话:

你好。

打炮。

可以开发票报销。

带着洋腔洋调的汉语难听是一回事,那三句话的意思却更是一回事。那个侍者也许就会说这三句话,但他有这三句就足够了。这三句话它透出的悲哀、嘲讽,真让国人无地自容。

可是,法国人给了我们一点面子,没有光冲着国人喊叫。他们的诱惑是向所有路过者兜售的。

八点四十几分,我们排着长长的队踩着红地毯走进了红磨坊演出大厅。厅倒是不大,但显得十分豪华。

没演出前,这像是一个餐厅,一桌一桌的,大概是一家人,或者是几个朋友,围坐在一起品着吃着。满场子都在吃晚餐。桌与桌之间都留有空隙,可供人走动。有不少侍者嘴里衔着小电筒,手里端着食物穿来穿去。还有女摄影师穿行其间为看表演的人拍照,演出中就可以把照片洗出来给你。但是客人要拍照是不允许的。

我们的位置是最后了。是一张长条桌,前面那一端坐着一家六七口,有大人,有孩子。大的一个孩子是女孩,十四五岁;小的一个是个男孩,有十一二岁。一家人挥着刀叉正吃着西餐。我们在后一端坐下,因为不喝酒,侍者给了每人一杯果汁。

大幕拉开的时候,我们为那个盛大的排场叹服了。舞台之宽大是少见的,我见过的莫斯科大剧院也比不了。它,似有三层,除了中层的,还有从地下升上来的和从头顶上降下来的。

一百分钟的节目中有木偶,有杂技,有情节剧,还有阿拉伯舞和滑稽表演。

整个演出,服装、布景、灯光、音乐都可以说是到了美轮美奂、美不胜收的境地。

出人意料的事常有发生。

不时从空中悬挂下一个演员来,带着霓裳歌舞晃着各色灯光在我们头顶荡来荡去。

不知何时,舞台上又搁置了一个巨大的玻璃水箱,几条大蟒在里面上下窜动。忽地从上层舞台的一角走出一个只着一点式的天仙般的少女,她竟然一头扎进了水箱,与蟒蛇一起游荡,戏耍。

最豪华和艳丽的还是大型的歌舞。那些不着文胸的女演员,一排排,二十人,三十人,四十人,五十人,从哪里搜罗了这么多绝色美女啊。身材一色的苗条,大腿一色的修长,乳房一色的坚挺。据说,这些演员都是从世界各地挑来的,身高必须是一米七五左右,身材必须是一样的丰满,年龄都必须是十七八岁到二十四五的。年纪大了的,就离开了这里,可以转到美国和其他国家的娱乐界去。但是她们把最风光的年华必须留在红磨坊。

在绚丽多色的灯光下,在曼妙痴迷的歌声中,舞台上,那一片雪白,那一片奔放,那一片扭动,那一片摇摆,那一片蛇一样的,那一片柳一样的,那一片圆润、凸起和凹陷,那一片云鬓、明眸和皓齿,那一片奢迷,那一片绮丽,你是一个人,你就会觉得养眼、养心,直把你带到如诗如梦如幻如仙的境界。你身心愉悦了,你春情荡漾了,你情欲贲张了,你心痒神迷了,我想是没人会怪罪的。

据说像这样的大胆而不低俗的演出,也就在红磨坊特有。所以它吸引了一批批世界各地的游客。

演出结束,是一个华人司机把我们送回了住地。他是七二年从柬埔寨金边搬过来的,至所以说搬,因为柬埔寨过去是法属殖民地,过来不要太大的动静。

回到住地,团里那些正打牌和闲聊的同伴们兴致高涨地围过来,问长问短。

他们觉得后悔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