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小乔伊
小乔伊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048
  • 关注人气:1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一个“85后”关于童年“双抢”的回忆

(2011-12-13 15:45:17)
标签:

杂谈

分类: 感情篇

今天中午吃饭时和同事聊起童年的经历,偶然得知整桌的同事就我一个人有过关于“双抢”的经历,这确实的让我惊讶不小。在我看来,农村长大的孩子都会接触到这些活,换句话来说”双抢”是我们这些农村人家孩子必经的经历。家乡的农活虽然有很多,但“双抢”是时间最长,最辛苦。一年之中最为忙碌的也就是这个时候,所以记忆也是特别的深刻。

   所谓双抢就是指收割早稻,耕田后再插上晚稻秧苗。而这过程可能会要持续大半个月,甚至快要1个月的时间。“双抢”都是在6月到7月之间,那时正是暑假时期,所以我们这些孩子都顶了不少用处。妈妈说我自5、6岁时就跟着大人到田里捡稻穗,玩耍。在8岁左右的作息时间跟大人差不多,早上不到5点钟,天还不怎么亮时就跟着爸妈到田里割禾,晚上也是忙到7点多才回到家,每天最幸福的时候就是吃饭、午睡,都特别香。可能是劳动过后真正的感觉享受吧!

   双抢之割禾:关于双抢的过程我就不详细写了,我只写自己在过程中感触很深的事情。割禾那段时间最漫长,那时我和妹妹放学回家放下书包戴上草帽拿上镰刀就赶到田里割禾,那时妈布置的任务总是不明确,让我们漫无目标的割,那时常想想哪怕是划大一点的范围作为我们的目标,我们也会很开心,起码我们想着会早点完成目标,早点回家休息。可至始至终都没有过。这是个不小的遗憾,那时我就想,以后我有孩子了也要干农活,我一定会给他订一个目标,完成任务就可以做自己的事情,尽心的玩耍。现在想想以后小孩怎么可能还会有这种经历?就算有那也只能算是偶尔体验生活。以前割禾我最容易伤到左手,锋利的镰刀加上开始动作的不娴熟导致受过很多的伤,现在小指头上还有几道不太明显的刀疤。我那还算是小伤,有次割禾时妹妹被镰刀割伤了手指,流了很多很多的血,我被吓坏了。急忙的送妹妹回到家,当时爸妈都不在家,我就只能骑上爷爷那男式自行车去找隔壁诊所的医生华哥哥,最后在他家田里找到正在打禾的他,然后和他一起回来给妹妹包扎伤口。现在想起当时那情况仍然眼泪涟涟,当时妹妹手指流的血染红了整脸盆的水,不过所幸的是没伤到筋骨。由于伤口需要愈合那个暑假妹妹就再也没有去过田里干活,爸妈把她留在家干家务活。为此她还很高兴呢。也就是那时妹妹就学会了做饭,而我也因此就没有做过厨房活。

   双抢之打禾、背禾:所谓背禾就是将一束束割好的稻谷背到打禾机旁,这样就会加快大人们打禾的速度。那时打禾机还不是用电动是靠脚踩的,当时觉得很好玩,看起来是件很轻松的事情,那开始还想为何父母把轻松的事情给自己,却让我们在田里来回跑动的背禾,一个上午下来两个手臂内侧全是一条条的红色伤痕,都是被禾叶割伤。即使是戴上袖套也是无济于事。父母见我们开始还有意见就让我们尝试下打禾的感觉,不试还真的不知道。现在想想那时还真的天真,抱着一把稻谷站在打禾机上来回转得打禾,脚还有不停的踩着踏板。踩的不够劲打禾机的滚筒就转得慢谷子也随着打不下来。其实这道活是最最费劲的时候,一天下来腿都快酸掉。所以父母怎么可能会把重活留给自己的孩子呢!

   双抢之拖稻草:打完稻谷的禾就是稻草了,秋收的稻草还可以到处散在田野里,晒一段时间就一把火烧掉化作了田里的肥料。早稻就不行,一收完稻谷就得赶紧拖完稻草准备耕田重新插上晚稻的稻苗。所以得赶快处理完这些稻草。大人们就把稻草扎成把把稻草束放在田野里。而我们小孩的任务就是将把把稻草拖到田野两头的小溪边,马路边。刚打完的稻草还比较湿所以有些重,田里两头的稻草我们的速度最快,可慢慢到了中间我们就跟耕田的牛一样很慢,加上都是在水田里,深一脚浅一脚的将一束束稻草把拖到岸边上。那时大人都忙着将打好的谷子一担担的挑回家赶着扫毛穗、晒谷。所以这活基本上都是由各家小孩子完成,所以拖稻草这活真的很累!

田里还有一道活差点忘记了,翻译成普通话的意思就是踩田。水田里除了插上去的禾苗还会长一些杂草,知名的与不知名的。而且杂草永远都比禾苗会更加的坚强、吸收营养也是很厉害!所以我们得去田里把那些杂草一根根给除掉。挽起裤腿,拄着一根棍子弓着背在田里一行行的仔细的抓。普通的杂草还好处理,用脚一踩就会埋在天底里就会死掉,有些顽固的杂草的生命力特别强,有种杂草长得像草根一样,一节一节的。稍微没弄干净留一节在田里,那一块必定长满此类杂草。更要命的是这种草顽固到连除草剂都拿它没办法。这活除了辛苦还会留下短短的后遗症,因为踩田的时候会边撒些化肥,关于这些我不太懂。我只知道回到家之后腿上浸在水田里的那部分都是黄黄的颜色,很难看。要持续好长一段时间才能自动的褪掉。对了,水田里还有一种小东西叫水蛭,俗称蚂蝗,现在想想就觉得很害怕。可小时候我胆子比较大,更可能的是大人们也并没有因为你害怕蚂蝗的缘故就同意不让你下田干活。所以得学会面对,有蚂蝗贴在腿上,摘下来就可以了。不必害怕!但现在我想都不敢想,绝对会怕的不行!

说了这么多关于“双抢”的辛苦活,其实也没那么夸张。因为在我们家乡,所有人家的孩子都会干这些活的,甚至挑谷子、扛打禾机、耕田样样都行。见惯不怪了。其实在田野里也有很多乐趣,躺在田野上,嘴里叼着一根稻穗,嚼一嚼很甜的,呵呵你们没尝过吧。田野中抓田鼠、田里捉泥鳅。捉上几条泥鳅晚上就可以美美的相拥泥鳅汤了。田埂上睡觉是我认为睡得最香的时候,仿佛睡着了就不用干活啦。

“双抢”我一直做到了初中毕业,直到后来去长沙求学就再也没有下过田了。现在现在想想还真的挺怀念的那打禾机的的声音,那就是丰收的象征,丰收的声音!现在农村的变化很大很大,打禾机化身为收割机。大部分的水田只用来种一季稻,还有一些被人承包来种茶树苗、杉树苗。我家到现在还有5亩左右的田,爸妈的意思是给家里有劳力的那些人家种,只要不要被荒掉就好了。可我奶奶很反对,态度很强硬。快70高龄的她仍然要把家里的田和地都要种起来,还苦口婆心地说田地是农村人的命根,现在我们都在外面工作拿薪水可以不在乎,但以后要是在外面混不下去了,回到家也不至于会被饿死。现在趁着他们老人家能动就动,干得了多少是多少。也不用增加我们的负担,让我们工作起来也无后顾之忧。面对老人家那么坚持,我们除了同意还能说什么呢,只是每当要洒农药、收割等需要人力的时候,都会寄钱回去请人帮忙。老爸也把每年田里所需的化肥、农药、收割机等花的钱跟收货的稻谷相比其实差不多,收成不好还要亏本。但每每这样的账本我奶奶从不认账,认为农村人就得种田,荒废了田地那就是败家子的行为。唉,老人家的话我们哪敢不从,唯一能做的就是力所能及的帮家里,不要让他们太操心!

 关于“双抢”的回忆就这么多了,其中很多细节就顾不上写了,以后有时间继续农家孩子的那些童年回忆!虽然老妈每每说到我小时候如何乖巧懂事,我完全不觉得。无论是农活还是家务活我都比别家孩子差远了。在我们家乡,小孩都是父母的好帮手,也称得上是家里的劳力呢~虽然这些回忆里有很多辛苦的汗水与泪水,可当时一点都不觉得累和委屈,现在回忆起来更觉得是份收货!有机会的话我以后也会送我的孩子去乡下历练历练!

  一个“85后”关于童年“双抢”的回忆

一个“85后”关于童年“双抢”的回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2011春季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2011春季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