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小方
小方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94,858
  • 关注人气:1,18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东晋大将殷浩是如何读书的?

(2019-10-31 08:54:44)
标签:

魏晋南北朝

世说新语

庄子

殷浩

读书

分类: 【玉面书生】
东晋大将殷浩是如何读书的?
       魏晋南北朝是中国历史上一个乱世,但同时却是中国哲学史上的一个盛世。自武帝独尊儒术以来,儒家成为支配整个帝国正常运转的指导思想,但同时也出现了酸腐之气,儒学的僵化引起了士人的普遍关注,而更多地人开始寻求其他解决之道,但必须指出所谓的解决之道也只是辅助儒学而已,并非抛弃儒学思想。我们可以从这时期的竹林七贤及一大批的清谈家们的自身作为和言谈中发现这一点。
       魏晋时期的一个突出特点是,士人对老庄的重视,尤其是《庄子》,蜂拥注解老庄,其实无非是浇自己胸中块垒罢了。而另一个特点就是佛教的大面积铺开,而且在文化层中得到了上层人士的大力赞赏。这些都促使了这一时期思想的活跃。加之此时士人多爱清谈,时人称为“清言”,也刺激了士人活跃的思维。你不要觉得,这些清言家都是信口雌黄的不学无术之辈,相反,他们通常是在一领域可以做到“偏精”的人,也就是当下所说的专家,当然比今天的专家也精深得多。我们不妨从《世说新语》中关于殷浩的几则小事中来加以认识:
       殷浩在东晋永和年间,即北方后赵石勒死后国事分崩之际,拜为中军将军,并在永和八年率军北伐,攻打许昌洛阳等地。九年兵败许昌,被桓温弹劾,废为庶人,流放东阳。《世说新语》中所载的几则事便是在其兵败流放东阳前后。因他官至中军将军,所以书中称其为殷中军。
    殷中军读小品,下二百签,皆是精微,世之幽滞。尝欲与支道林辩之,竟不得。今小品犹存。
 殷中军被废东阳,始看佛经。初视维摩诘,疑般若波罗密太多,后见小品,恨此语少。
    殷中军被废,徙东阳,大读佛经,皆精解。唯至“事数”处不解。遇见一道人,问所签,便释然。
这三则都是殷浩读佛经的故事。网端时常会看到梁启超等名家大腕的读书法,却很少论及魏晋人物的读书法则。南宋的朱熹有句名言:读书之法,在循序渐进,熟读而精思。这正适合魏晋人物的读书法则,因为魏晋人物酷爱“雅集”,逢“集”就一定会有清谈家相互发端阐释一番,通常场面都是十分火爆。而且某些人为了出名,也通常以清谈出众而得到名彦们的器重,从而步入官阶,成为名流。而这种清谈免不了相互攻讦,书中每言“难”者,即是此端。这当然刺激了思维,当然也要求参会者必须在这一方面熟读而精思,做不到精深往往是插不进去嘴的。如果只是油嘴滑舌的打太极,也会被人看不起。殷浩虽然很早便以清谈出名,但初出茅庐去找名流清言,说不到点上,还“游辞不已”,结果被人鄙视一番,称其为“田舍儿,强学人作尔馨语”。但殷浩颇有知耻而后勇的气概,私下里下足功夫,终于得到名流认可,认为其偏精才性,如“崤函之固”,固若金汤。
       虽然已经成为名流,并在才性方面取得了崤函之固的地位。但当他早已人生滑铁卢的时候,他并没有灰心颓废,或者满足于自己的成就。相反,正是在这个流放东阳的日子里,他开始精修佛经。三则中的“小品”,可不是赵本山表演的那玩意儿,刘孝标注小品为:释氏《辨空经》有详者焉,有略者焉。详者为《大品》,略者为《小品》。也就是小品是佛经的一种。殷浩在这之前于佛经是甚少接触的,到其被废东阳才开始接触维摩诘经、小品等佛经,而其一旦开始便不可收拾,“大读佛经,皆精解”。从维摩诘经开始涉足,循序渐进,刚开始的时候一头雾水,看着佛经很奇怪,怎么那么多波若波罗密,这是个什么鬼玩意呢?我想很多人直到现在可能也只是知道这是和尚念经常用语,但具体啥意思可能也不甚了解。但殷浩不是这样,不求甚解的活儿他不干。他在读书的时候,逢自己不明白的地方或神领之处他都会“签”之,一部小品经,他签了二百多个。这些签,有的人认为类似书签,就像我们今天看书,如果不懂呢,就先塞张纸条在那里。但殷浩的签又不仅仅是张纸条,他上面还记录着自己的所思所想,这一点有点类似金圣叹、脂砚斋等评点,于字里行间时刻与原作者精神发生交接,时刻记录自己的所思所想,其中既有对书中精神的认可,也有对书中精神的不认同,即自己的困惑和评点。
        自己熟读是殷浩读书的第一步,对自己不能够参透的内容,标记之后,他会时刻准备着向高人请教。“唯至“事数”处不解。遇见一道人,问所签,便释然。”直到把问题解决了才能作罢。而且如果认识一个东西仅仅自己心领神会了还不算,还要进行充分的交流。今天我们铺天盖地的各种学术交流会其本初的目的也是为了充分的交流,以达到促进学术和个人知识的精深。但是现在变味儿,现在的学术会都是找几个专家在台上噼里啪啦的念稿子胡咧咧,说完了就说完了,没有人去听他说什么,那种讨论的精神已经不存在了。大家一开口都是,哇塞,你讲的真好,眼光独到,之类的恭维话,只是背后那些数不出来的话就真的不知道是什么鬼样子了。殷浩像佛教中人求问,也像佛教中名流“辩之”,支道林便是当时响当当的佛教名流,在士人中享有很高的名望。其在佛经上的钻研也是当时数一数二的。《世说新语》载有一例:三乘佛家滞义,支道林分判,使三乘炳然。道人在下坐听,皆云可通。支下坐,自共说,正当得两,入三便乱。今义弟子虽传,犹不尽得。支道林于佛经的确到了精深地步,这也是他的“崤函之固”。因此,殷浩在精解佛经之后,便想与支道林进行论辩。有人说这是当时清言家们争名的一种不良气息,但个人并不这么认为,虽然殷浩自己熟读了经书,也“皆是精微”。但这毕竟只是一个教外人士的自我解读,是一个人的参悟,只有通过交流也就是当时的论辩,才能够实现多人思想火花的碰撞,才能够更加深对某一点的认识,从而更好地完善自我。
       当下读书的人少了,读书之后分享的人更少了。有些人闷头读书,但读过了也就读过了,有多少被化到了自己的认知和行动中,就真的很难讲。现在读书会在悄然兴起,我觉得这便是一种分享,把自我认知放到一个更大的视域,在分享的同时,也完善自我。
                                                                     —— 成文于2019年10月30日   莞邑逗云轩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