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原创]关于汉语的“能指”对“所指”效率问题的论述!

(2006-03-30 20:43:20)
分类: 完美文字构想
引用非洛(真名王欧)老师《汉语的能指与所指》文中的论述:“语言是能指与所指关系构成的符号系统,这一理论是索绪尔提出来的。他认为,语言属于符号系统,它是符号系统中最微小的部分。一切符号都可以分为“能指者”与“所指者”,就是说,一切符号都毫无例外的包含着“能指”与“所指”的关系。语言也不例外。比如说,作为语音的“桌子”就是能指者,作为词的意义的桌子就是所指者。能指与所指之间的结构关系就构成一个语言符号。因此说,语言是表达概念的符号系统。能指和所指的关系模式基本上是序列性的,它同时在两个系列展开。索绪尔认为,语言体系就是一系列语音上的差别与另一列意义上的差别的平列相统一的系统。”

索绪尔提出:一切符号都可以分为“能指者”与“所指者”,就是说,一切符号都毫无例外的包含着“能指”与“所指”的关系。中国的近代文明很大程度上是建构在西方文明的基础之上的,连汉语的最基本理论方面也生搬硬套西方拼音文字理论方法。我的冒天下之大不韪言论,几乎肯定让近亲繁殖蔚然成风的中国学术界斥为大谬不然的想法,实际上语言文字的本质是语音和字音的论断即使在拼音文字上也是完全错误的。索绪尔提出来的语言是能指与所指关系构成的符号系统的理论只注重字音、语音的能指功用而忽略了更重要的最根本的事实:文字具体的形式表意的功能,如汉字的字形表意功能,这种特点在汉字这种文字形式上表现得非常明显,在我的新拼音汉字上更是将汉字字形表意功能发挥到了淋漓尽致的程度。索绪尔犯这样的错误还是情有可原的,毕竟西方的拼音文字词形表意功能很弱,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而中国的语言文字学家对汉字字形表意的极巨大优势视若无睹,长期让这种错误的拼音文字理论方法占据统治地位就很不应该了。语言文字既包括人类的有声语言,也包括其所对应的书面语言,自从诞生了文字这一视觉符号系统,语言的传承媒介就有了声音和文字符号两大渠道,语言文字的“能指者”也同样就有了“语音或字音”、“语言形式表意或字形表意”这两大媒介,人们就可以通过这两种“导体”来掌握“所指者” 即语言文字的具体的语意、字义的内涵与外延。

我不在现有汉字的字音的基础上创新汉字看似是一个最大的缺点,实际上正是最大的优点,由于新拼音汉字完全可以见形知音,所以掌握所有新汉字的字音不过是一两天的功夫,而且采用了拉丁字母最通用的发音方法,也极方便使用拉丁文字的国家、民族的民众来掌握新汉字的字音。就我个人经历而言,为了准确地掌握通用的七、八千汉字准确读音即“字音”这“能指者”,我干了一件很笨的事,把《现代汉语词典》的字头部分几乎从头背到尾,反复地和遗忘作一场旷日持久的拉锯战,特别是在掌握很容易混淆的四声、平舌音和翘舌音、前鼻音与后鼻音方面更是浪费了许多的时间,用了几年的时间,总时长应该有四、五千个小时。如汉字可以完全像世界语那样见形知音,那掌握字音不过是一两天功夫。所以就掌握现有汉字的准确读音问题,就是一个很高的门槛,每一个土生土长的中国人都很难准确地掌握普通话的语音,要跨过以“音”示“义”这“能指者”的高门槛就得数年寒暑之功。

汉字的四声、平舌音和翘舌音、前鼻音与后鼻音等迥异于拉丁文字的发音方法对外国人来说是一个很高的门槛,是他们很难掌握的语音方面的大难关。就是对国人而言,如果不是和普通话语音很相似或基本相同的地区,特别是和普通话语音系统大相径庭的南方地区的人们也是很难掌握准确的普通话语音的,大部分国人r\n\l 这三个声母都分不清楚,中国广大的南方方言区的人们对普通话的平舌音和翘舌音、前鼻音与后鼻音等发音方法也很难掌握。这也是普通话推行几十年只做到了书同文,语同音即使再有几十年、上百年光阴也很难做到的原因。不信的话,可以做个普通话语音抽样测试,用一个一两千字的文本,抽样一些各方言区的受过高等教育的人让他们用汉语拼音来注音,看看准确率有多少?肯定是错讹百出,令人难以卒读。

语言的本质就是语音这种占据世界语言文字学界统治地位的错误理论在拼音文字中似乎还有一些合理性,因为拼音文字的语音和文字形式的关系很密切,形随音迁,音从形变,几百年时间里同一种拼音文字就可能分化成几种或多种独立的新文字。英美等国的人发Shanghai(上海)、 nanjing(南京)、 chongqing(重庆)等词的汉语拼音形式还是基本用他们拉丁字母的发音习惯,而绝不会用汉字拼音的发音方法。汉语更新换代成为人类所有文字中最完美最易学易用的新文字后,其伟大的使命是成为世界通用语,采用世界上最通用的文字形式,并基本采用世界上最广大人群根深蒂固、习以为常的拉丁文字的发音方法和习惯,无疑是最正确、最明智、最科学、最恰当的选择。

古今中外的文字改革的历史已完全证明文字革新可以完全换用另外一种全新文字符号,如土耳其文字从阿拉伯字母变革成拉丁字母。土耳其拉丁字母的这种新文字形式通过推行完全可以使人们在认知方面和旧文字的语义系统形成完全对应的关系,这有一个推广普及的过程。同样,采用全新的语音,只要新文字是完全和原有文字的字词是一一对应的,要完成同样的转换过程的原理完全一样的。不要以为没有人做过的事情就一定是大谬不然的,这么简单的道理,很多文字专家就是搞不明白,我真不知道人的成见怎么会这么深。人类任何一种语言的语言形式、语音、语义的关系是确定的,这很正确,但这种确定的关系是经过一个长期的约定俗成的被所有使用此文字的人群完全认同的过程,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民族改革后使用的新文字不经过这一过程。文字形式是作用与人的视觉认知方面,语音是作用与人的听觉认知方面,二者都无本质上的区别,是相辅相成、互助互促的关系。一种语言不仅可以有多种的文字形式,也可以有多种的语音载体,如中国近一个世纪的汉字改革运动中涌现出来的数以千计的新文字方案,这些文字方案里的新汉字只要是完全或基本和现有汉字一一对应的,它们都可以算是汉语的不同文字形式,只不过这些所谓的新文字几乎都是没有任何的生命力的,使用者仅限于其创制者本人或极少数的人,中国古往今来汉语众多的方言异音就是汉语不同的语音载体。汉语的汉字这种文字形式基本上没有规范语音的功能或者说此作用很弱,英语等拉丁文字形式规范语音的功能较强,语音交流是文字的极其重要的功用,见形知音是一种完美文字必须达到的理想标准。

在保留现有汉字的字音和字形表意的功能两者的取舍上是鱼和熊掌的问题,二者只能取其一,势必难以两全。索绪尔的观点和我关于具体的文字形式和语意、字义之间关系如同是不良导体、半导体、导体、良导体甚至超导体等几种不同层次的类比是很相似的。拉丁系的文字中也有一些通用的词根,亲缘关系越近的语言之间相同或相近的词根就越多,但拼音系的文字在词形表意的功能上进化得极为弱智,构词性强的词根构成的复合词在整个词汇里的数量不过十至一二的比率。所以就语言文字的字形、词形表义这更重要的“能指者”而言,所有的拼音文字都远远不如汉字,和我创制的新拉丁汉字相比更是犹如天渊之别。按西方拼音文字基本理论方法和吕叔湘、周有光这些语言文字学专家的说法,语音不但是语言的本质,也是汉字的本质,汉字是以“音”示“义”的,特别是语言,没有语音就没有语言,因此,可以甩开汉字不管,另起炉灶创制《汉语拼音文字》的拼写系统。这个理论在周有光、吕叔湘的语言文字著作中犹如经纬穿梭一般,贯串始终,以致成了长期指导文字改革的路线方针。中国没有解决语言文字拼音化,就是因为深受这种在语言文字学界长期占据统治地位的观点之害。主张不同,是受利益攸关方利害之驱使。由此可见,理论不过是一种手段,而借以证明自己的利益有合法性,才是目的。在没有事实根据证明之前,这种错误理论是死不认帐的,有了“事实根据证明”之后,也不会轻易或根本就不认帐,因为它关系到人们的利益问题。

汉字由于是世界上所有文字中字形和字音关系最远的一种文字,各地方言、异音也是最复杂的。说到汉语两三千年来的书面语和口语,就要谈谈“文言文”的特殊作用。口语是活的、流动的、发展的,任何一种使用范围较大语言的口语不仅有许多方言语音,而且众多的方言音也是几百年一变,“后朝不知前朝事”,乃世事必然。而汉字由于文字形式的特殊性,使后人对历史的隔阂、陌生感远远小于世界上所有使用拼音文字的国家和民族,我们祖先用文言文作为书面语,言文分离,使中国人能在历代王朝兴替、世事沧桑,仍可以缘文知史,薪火相传,文脉绵延不绝,使中华文明成为惟一延续了几千年的人类伟大文明。如果语音是语言本质的根本的基石,那么几百年就变尽古音的语言就是另一种语言了,中国众多的方言音的语音差异程度甚至远超过意、西、法等语种的差别程度,这些方言似乎也应算是各自独立的另一种语言了。由于汉语语音对语意的能指功能的很大欠缺,所以在字形表意方面就远比拼音文字强得多,最终使汉语成为人类所有文字中最伟大、最科学、最进化的组义语素音节文字,就好像人类在进化过程中脱去了体毛,褪去了面目狰狞、体形粗犷的兽类的一面而在脑力、智力方面得到了长足发展,最终成为万物指灵长,世界统治者一样。

我创制的新拼音汉字和现有汉字是一一对应的,百分之百传承了伟大的汉语言文字几千年来博大精深、源远流长、千锤百炼的语意方面的伟大信息文明成果,远远比人类所有文字更适合计算机信息处理的方方面面,而且将汉字字形表意的功能大大强化并且完全做到了见形知音,使其对语言的语意、字义的两大“能指”功能达到了很完美的地步,人们只要花费学习现有汉字几分之一甚至十分之一的时间就可达到现有汉字的同等运用水平。人们是通过具体文字形式来掌握语言的,即通过“字形表义”、“语音”这两个“能指者”来掌握“所指者”语意的,这种新文字就是汉语的良导体甚至超导体,它就是百分之百的汉字、汉语。完美的易学易用的新文字自有它的蓬勃无比旺盛的生命力,在网络的时代,谁又能阻挡一种极易学、极完美、极易使用的伟大民族的新文字的扩张势头,有政府国家的强力支持不过推广得快一些,如由民间来做推行的不过慢一些,只是时间长短的问题而已。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