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全部八本《贞烈图》

(2009-06-17 23:49:43)
标签:

邓玉娇刺官案

碾芹斋新编戏

分类: 碾芹斋今乐

八本《贞烈图》(又名《邓玉娇》。唉唉,人名做戏名,这才是“新编戏”的范儿。。。囧)

 

头本《媚上》

 

周程上。

周程(白)世上良心少,肚里明堂多;若想财源广,还须眼头活。我,周程,福成矿业公司一个大大的矿长。恼恨几个小小的农民,竟不许老子占他家的土地。是我一个电话,郑建武郑主任即刻遣来三位上差,三下五除二,就把事情给摆平了。这也是我平日里孝敬得周道,有事之时,方能如此爽利。不免将三位贵差好生款待一番,今日纳福,明日消灾,这礼数上可不能不周全。

邓贵大率黄德智、邓佳中上。

邓贵大(唱)【摇板】手中有权精神爽

黄德智(唱)【摇板】朝里有人意气豪

邓佳中(唱)【摇板】可叹小民不知趣

邓贵大(唱)【摇板】螳臂当车是草包

周程(白)三位上差,辛苦辛苦!

邓贵大(白)周老板,咱们是自家兄弟,何必客气!

周程(白)今日之事,全赖上差们做主。只是那几户农民,愚顽得很,万一日后再闹将起来……

邓贵大(白)周老板不必忧虑。想我大哥执掌纪委,这位黄兄弟的爸爸也在市委常委的位置上坐着,有我们哥们儿给你做主,量他几个小小的农民,能翻起什么大浪来?周老板,你的胆子么,也忒以地小了!

周程(白)有上差这一句话,周某这颗心就只管放在肚子里了!上差们今日办事辛苦,就请少坐片刻,晚来由周某在镇上聊备薄酒,为上差们道乏。

邓贵大(白)这过……想我等弟兄乃是国家的公务员,为人民办事,分所当为;吃你的酒,可是违反纪律的呀。

周程(白)上差们为民劬劳,清廉克己,人所共知,周某岂是糊涂之人,敢陷上差们的佳声?只因周某心中委实敬仰诸位,恳请诸位赏个脸面,俾在下略尽地主之谊。上差们若执意不肯赏光,可是瞧不起我这小小的买卖人呐?

黄德智(白)周老板说的哪里话!想周老板乃是本地有名的民营企业家,不笑我们弟兄清水衙门穷得叮当响才是,哪有我们反倒笑话你周大老板的道理?哈哈哈,今日一同办事,就是朋友,往后多有相互照应的地方,咱们就不来这虚头巴脑的客套了。周兄,你说是不是啊?

周程(白)上差说的对……

黄德智(白)周兄又见外。

周程(白)哦,是是,黄兄,二位邓兄。

邓贵大(白)嘴上倒真乖觉。

周程(白)如此就定下来,今晚有请三位兄台移步镇上饮酒畅叙。

邓贵大(白)嘿,想你们这荒村小镇,能有什么好酒吃?

周程(白)邓兄有所不知。我们镇上近来经济搞活,新开张一座“梦幻娱乐城”。

邓佳中(白)“梦幻娱乐城”?哦,怎么个梦幻,又怎么个娱乐呢?

周程(白)自然是好酒好菜,更有按摩洗浴……那里的女服务员,可是个个“梦幻”。

邓贵大(白)哈哈哈,如此甚好。

黄德智(白)记得邀上咱们郑主任。

周程(白)那过自然,已经派人去请了。今晚在镇上会齐,咱们一醉方休!

黄德智(白)郑主任么……饮酒倒在其次。

周程(白)他老人家的脾气么……周某自然明白。那娱乐城里新来了一个邓氏玉娇,长得呀,可是别提多好看了。更喜黄花少艾,包管郑主任满意。

黄德智(白)算你聪明。

周程(白)黄兄谬奖。如此,三位兄长,请!

邓贵大等(白)请!

 

二本《定计》

 

贺德江上。

贺德江(唱)【西皮流水】周程刚才来电话

要我备下女娇娃

伶俐巴结岂能差

定要领导把我夸

贺德江(白)邓玉娇!邓玉娇在不在?

唐芹上。

唐芹(白)经理,玉娇的班还没到,她晚上十点以后才过来。

贺德江(白)十点?不行,太晚了。唐芹,你快去叫她来。

唐芹(白)经理叫她有什么事啊?

贺德江(白)恁多废话!叫她来,自然是好事。

唐芹(白)好事……经理,我跟她是同乡,她的脾气我知道,她可是个……不识抬举的。

贺德江(白)什么脾气!一个小小的打工妹还敢有脾气!人家可是点了她的名的。不识抬举,哼,不识抬举,就不怕让她吃不了兜着走!

唐芹(白)经理,此事还须定个计较。

贺德江(白)说来听听。

唐芹(白)经理呀——

(唱)【西皮二六】尊一声贺经理细听我言

玉娇事还需要计议周全

她这人傻愣愣性如火焰

行事急坏了菜经理难堪

依我看咱们当如此这般

生米熟她岂能再有异言

就说我亲妹妹庆生此间

邀同乡来洗脚k歌吃饭

到时节诓她在浴室里面

领导来启门入匹配良缘

这也是为她好不算欺骗

那时节倒还要谢我成全

贺德江(白)唐芹呐,你可真是个聪明人。

唐芹(白)经理,我这也是出于姐妹之情啊。

贺德江(白)好一个“姐妹之情”,有你这样的姐妹……好了,就按你说的,快去办吧。

 

三本《诓玉》

 

邓玉娇上。

邓玉娇(唱)【西皮慢板】邓氏女生长在巴东小县

为生计苦奔忙受尽熬煎

老双亲为养家白发日添

玉娇我岂忍心游手好闲

因此上来镇里【二六】打工赚钱

做一个梦幻城服务人员

日夜见腌臜事心惊胆战

恨只恨狗官商禽兽衣冠

虽然是苦低头在人屋檐

好女子岂能够卖笑觍颜

巴东栎要树皮人要脸面

邓玉娇处泥潭不染尘纤

无廉耻纵苟活也是枉然

有志气又何惧恶焰滔天

眼见得日西斜又要上班

【摇板】默祈求老天爷佑我安全

唐芹上。

唐芹(白)玉娇妹子,亏你悠闲,快跟我来!

邓玉娇(白)唐芹姐,我今天是夜班,离上班时间还早着呢。

唐芹(白)上班吃苦受累的,谁急着邀你!今天是我妹妹生日,就在咱们娱乐城,咱们几个好姐妹热闹热闹。一起吃个饭、唱唱歌,趁着还不到上班时间,抽空好好聚聚。

邓玉娇(白)我……不想去。

唐芹(白)都是同乡,这点面子还不给啊!

邓玉娇(白)小妹生日,自当好好庆祝。只是……不如下班回来,在家中欢聚即可;那个地方么,若非上班,我是片刻也不愿待的。

唐芹(白)你可真是个穷苦命,就不懂得个享受!家里巴掌大的地方,又有什么意思?咱们都在娱乐城上班,近水楼台先得月。我已经跟经理打招呼了,钱也不要咱们的,傻子才不去!

邓玉娇(白)这过……

唐芹(白)还什么这个那个的,快走吧!

唐芹拉邓玉娇下。

杨红艳上;唐芹、邓玉娇上。

杨红艳(白)玉娇,今天来得早啊!

邓玉娇(白)红艳,你和我们一起么?

杨红艳(白)什么……

唐芹(白)哈哈,没什么……玉娇快来!

唐芹拉邓玉娇下。

杨红艳(白)呀——

(唱)【摇板】唐芹她语支吾神情怪异

使眼色倒叫我心下生疑

邓玉娇安静人因何早至

急忙忙反常态似有跷蹊

(白)待我跟去看看。

唐芹上。

唐芹(白)红艳,你去哪儿?

杨红艳(白)我去看看玉娇。

唐芹(白)玉娇在那边儿洗衣服呢。来,我们去休息室打牌。

唐芹拉杨红艳下。

 

四本《侮弱》

 

吹【傍妆台】。贺德江引众女服务员上;布席。

郑建武、周程、邓贵大、黄德智、邓佳中上。

贺德江迎。寒暄;入席;饮酒。

贺德江(白)欢迎郑主任讲话!

郑建武(白)诸位——

(唱)【西皮原板】地主厚爱情谊长

酒宴安排甚风光

些微小事何足讲

公务勤劳理应当

大家以后常来往

里里外外好帮忙

人逢喜事精神爽

诸位一同饮此觞

周程(白)郑主任说得太好了!有这样的好领导,何愁咱们野三关镇的经济不腾飞啊!

众应和、吹捧、攀谈;饮酒。

贺德江(白)郑主任,我领您去后边休息吧。

黄德智(白)郑主任,我先替您去看看?

郑建武(白)也好。

贺德江引黄德智下。拉二道幕。贺德江、黄德智过场。

贺德江(唱)【摇板】小心来至洗浴间

黄德智(唱)【摇板】提前一睹美天仙

贺德江(唱)【摇板】明白道理对她言

黄德智(唱)【摇板】好叫领导心喜欢

贺德江引黄德智下。邓玉娇上。开二道幕。

邓玉娇(白)上班时候还早,左右无事,我且浣洗衣物便了。

贺德江引黄德智上。

贺德江(白)黄兄,人,就在这间房里。

黄德智(白)你我破门而入。

邓玉娇(白)何人——原来是贺经理。

贺德江(白)这位黄副主任想和你聊聊。

贺德江下;掩门。

黄德智(白)邓玉娇,你陪我洗澡。

邓玉娇(白)现在不是上班时间,我也不是洗浴间的服务员。我要走了。

邓玉娇避走;黄德智追阻。圆场,台口前后两照面。打【紧锤】。

邓玉娇(唱)【西皮快板】我非浴室服务员

苦苦追逼为哪般

黄德智(唱)【西皮快板】愚笨丫头道理偏

特殊服务多给钱

邓玉娇(唱)【西皮快板】我本良家女青年

你莫要、胡言乱语耍疯癫

黄德智(唱)【西皮快板】良家女子多好颜

不该在此度华年

今日落在爷嘴边

春宵美景比蜜甜

邓玉娇(唱)【西皮快板】无耻狂徒真欠扁

戏侮良善吐恶言

羞愤交加急回转

【摇板】是非之地少纠缠

邓玉娇闪躲、跑下;黄德智追下。

 

五本《刺贵》

 

唐芹、杨红艳在休息室打牌。贺德江上。

唐芹(白)经理——

贺德江(白)嘿嘿,你的主意不错……

邓玉娇跑上;黄德智追上。

黄德智(白)别跑!反了你了!

杨红艳(白)玉娇,你怎么了?

邓贵大上。

黄德智(白)老邓,你来的正好!

邓贵大(白)怎么着?一个小娘们儿你都摆不平?看我的。

邓玉娇(白)你们别过来!

邓贵大逼近,拿出一叠钞票。

邓贵大(白)你当你是谁?爷们儿这些钱,够买你十回了吧?你们干这行的,还不就是供人取乐的?识相点儿……

邓玉娇(白)你休要讲这等污言秽语!

邓贵大怒,用钞票抽打邓玉娇。

邓贵大(白)挺横啊你!给脸不要!

唐芹(白)邓主任,您别生气!玉娇妹子,我们这也都是为你着想。还不快给邓主任赔礼!

(唱)【摇板】侍奉贵人是美差

见风使舵莫痴呆

邓玉娇(白)啊……我明白了……

(唱)【醉花阴】却原来都是陷阱。恼恨那唐芹,背地弄鬼情。谎称妹庆生,词振振、诓入无底绝境。猛察觉魄散魂惊,害得我被恶徒百样欺凌。到如今、薄命犹拼,纵一死不叫贼得逞。

邓玉娇向屋外冲;邓贵大推搡阻拦。

邓玉娇(唱)【喜迁莺】只见他猖狂凶狠,浑一似煞鬼阎君。惨也么凄——可怜我弱女盈盈,怎能够生双翅飞出垓心。我咬牙根,直冲向紧闭房门。呀,俺俺俺,独力难抵二人。

邓贵大将邓玉娇推倒在沙发上;邓玉娇抽出修脚刀示警。

邓玉娇(唱)【刮地风】呀,见恶徒步步紧逼脸色阴,怕只怕难逃厄困。不许他放肆乱胡行,我须得釜破舟沉。我恨、恨他们衣冠兽无人心,浑不顾朗朗天青。挥短刃盼恶徒知收敛,他那里何曾纳闷。只道我孱弱力不胜,只道我无胆无能。恁地是狭路相逢生死门!

邓贵大、黄德智继续恶毒逼迫邓玉娇;邓玉娇挥刀自卫。

邓玉娇(唱)【水仙子】恨恨恨,歹毒人——怎怎怎,怎这般丧尽天良性!他他他,他那里犹自动蠢蠢;俺俺俺,俺这里觑准空门。杀杀杀,杀得他乍惊惶、鲜血淋淋;斩斩斩,斩尽那恶念邪魂。管管管,管叫他知不可犯清洁名!

 

六本《冤逮》

 

邓贵大、黄德智扑地;邓玉娇呆立。

杨红艳(白)哎呀,死了!

邓玉娇惊觉。

邓玉娇(白)事已至此,待我报警。

邓玉娇报警。警察上,处理现场。

郑建武、周程上。

郑建武(唱)【摇板】忽闻变乱心内慌

周程(唱)【摇板】右眼直跳意着忙

郑建武(唱)【摇板】惊动警察事非小

周程(白)哎呀——

(唱)【摇板】血流满地横死伤

郑建武、周程(白)警察同志,这这这……我们都不在现场;我们都不知情啊!

警察(白)这不是郑主任、周矿长么?赶快离开,休得再惹是非。

郑建武、周程(白)是是是……

郑建武、周程下。

警察(白)死伤人等送往医院;过往闲杂一概散去。嫌犯邓玉娇押送派出所留置。

邓玉娇(白)是我报警,却为何尽释凶徒,独逮我一人?

警察(白)休得多言。速速押往拘留!

邓玉娇(白)天呐!

邓玉娇抄起玻璃杯砸向警察,被扭下。拉二道幕。

开二道幕。邓玉娇上。

邓玉娇(唱)【反二黄慢板】没来由遭刑宪受此磨难

看起来老天爷不辨愚贤

节烈的蒙冤屈监牢枉陷

轻浮的乐潇洒锦簇花团

夜沉沉雾漫漫心中悬念

不知我老双亲可受牵连

玉娇女今作了杀人嫌犯

怕的是草芥躯命难周全

恨只恨禽兽行巧被遮掩

倒叫我清贞女有口难言

惨凄凄身被逮失途孤雁

【散板】凄惨惨命薄人要入黄泉

 

七本《巷议》

 

张三、李四持油条上。

张三(白)听说最近出了个修脚女刺官案,传说得沸沸扬扬。你可曾听说有什么新鲜的?

李四(白)却有什么“新鲜”的?不过是网民每兀自热闹。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还能叫你我这样的小老百姓知道?

张三(白)话可不能这么说。想如今政务公开、司法公正……哎,那不是王五!

王五上。

王五(白)张三!你吃了么?

张三(白)废话,这不正吃着呢么。那邓玉娇案,你可曾听说一二?

王五(白)我是来打酱油的。回见!

王五下。

张三(白)这人……

李四(白)张三,你看前面来的可是赵六?

张三(白)可不是么?赵六锅最关心时事,咱们跟他聊聊去。

李四(白)走着。

赵六上。

赵六(白)张三!李四!你们早啊!

张三(白)六锅闲来无事,就给我们讲讲那个刺官案吧!

赵六(白)这刺官案么——

(唱)【一枝花】不提防世事多扰纷

逼拶得弱女挥白刃

逞威权歹官弄邪淫

倒落得自家鲜血淋

可叹那玉娇清贞

拼得个刚强性

哪管你背景深

错节盘根

守志气浑不怕一死相拼

张三(白)六锅,这些我们都知道。后来捏?

赵六(唱)【九转货郎儿】警察至尽释凶徒

好一众人民公仆

邓氏女身遭拘管独受苦

又怎怨派出所判葫芦

分明是杀人故

滔天罪百口莫辩难解除

李四(白)话虽如此,到底事出有因。

赵六(唱)【二转】巴东县公安局小心应对

张友刚与宋俊亲为

勘现场详案卷汇报县委

这桩事端的就火燃眉

稳大局控事态鉴别是非

把矿长主任慎追

拿出个方案解此围

李四(白)讲什么“鉴别”、“慎追”,不过是丢车保帅!

赵六(唱)【三转】明案情要取证岂容嘻哈

总须得按律作查

端的是依法办事无池差

怎能似娱乐圈、狗仔队传八卦

却难免舆论喧哗

扬遍了巷尾长街

更贞女之褒、侠女之叹、烈女之夸

一时间全国物议沸腾蜀巴

张三(白)到底是此案当初,未能够完全透明,也难怪众人议论闲猜。

赵六(唱)【四转】言道是玉娇女防卫过当

大不该刺人死伤

纵使那邓黄贼性乖张

十足地淫滥恶凶狂

也并非罪至命亡、泉台夜茫

惜数载作威福吃香的喝辣的一鼓儿付残阳

流连情场、占断柔乡

自个儿也捞不着风流帐

兴时沾许薄光

败时叹责任全当

更落得鬼门关一去凄惶

李四(白)哈哈哈,你倒同情起那恶人来了!

赵六(唱)【五转】倒不是怜恶人学做个迂腐东郭

却怎能将律章撇过

铁条文不得信口说

法尊严岂能破

新社会讲求的是依法治邦国

邓玉娇刺死人、也是错

“防卫过当”并非是牵强附会把罪罗

张三(白)难道说当真要治玉娇之罪,无法可想么?

赵六(唱)【六转】吓哈哈,免其罚也并非无律可依

邓玉娇自投案举动得宜

更且那妇女受逼

实可享无限防卫、奋起自保、逃脱魔爪、天经地义是无可厚非

虽则是一死一伤似可不必

算到底那时情势危急

端的遑论犹疑

闹闹吵吵、惊惊恐恐哪堪静思

一发儿玉石俱爇、凿釜沉舟难顾生死

霎时间成就一场烈烈轰轰流血五步举世奇

张三(白)如此邓玉娇可免全责了么?

赵六(唱)【七转】兹事大不可轻断

还需要仔细详参

自首难保罪全免

邓黄罪证也雾团团

因此上道玉娇神智偏

精神乱情绪变自控难

心智障碍行责限

如此这般、终得免罪愆

李四(白)免责虽好,只是忒以地侮辱人了。

赵六(唱)【九转】赞玉娇好心胸既往不论

不记恨却怀感恩

深谢众多素不相识良善人

秉至理义声援弱小的孤身

横幅网站请愿又签名

更感谢正直的法官、公道的法律判断明

感谢党好政策法治澄清

吓哈党呵!共产党从来最爱人民

张三(白)六锅讲得好啊!

赵六(唱)【尾声】刺官案尘埃落下余音犹在

人与法紧系兴衰自古从来

这等案出在盛世大不该

女刺官快哉!官枉法警哉!

歹官都伏法方能够海晏河清乐开怀!

 

末本《判决》

 

雷公上,劈死黄德智。吹【尾声】。

 

——完——

 

(后记:俺与几位同仁一直关注邓案。近日此案落幕,俺曰,编个戏吧!众笑而称是,曰,真能编个戏了哈……某公遂曰,八本《贞烈图》!盖初时即以《刺虎》类比,遂仿《铁冠图》之名欤。一时众人拊掌称是,连角儿都派好了几位。。。俺不由欢乐起来,连夜写出六本;给大伙儿一看,说你还是补齐吧,最后两本务要和谐。。。囧。于是又写了和谐的第七本,唉唉……以及天理昭彰的第八本。当然了,写的都不细,只是按老戏骨子编排了主要唱段,大概支个架子。头本是最普通的“坏蛋接头”;二本算是学《金玉奴》被救那点儿吧;三本也是普通的主角出场格式,单论唱段的话貌似学《法门寺》赵廉多些;四本“领导讲话”学《贾家楼》,打【望家乡】、快板对唱也是常用的格式;五本牌子学《扈家庄》;六本是《坐监》的场景、《法场》的唱,新编戏好歹得来段反二黄不是?。。。囧;七本全学《弹词》;八本学《天雷报》,主要是武净、武丑的火彩、扑跌,不过俺不会细细写武场子,故只描述情节——这过这过,情节也很“一目了然”的说——相较于和谐的第七本结构与内容之“温柔敦厚”,也算大快人心了。人世间判决不了的,就让“天”来判决吧!都有谁该被劈死,公道自在人心。人心是永远的“天”!哈哈~~~)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