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表功

(2006-12-03 21:07:13)
标签:

京剧

秦琼表功

李洪春

李金声

音配像

王平

分类: 醉倚歌筵
    新买张音配像《秦琼表功》。1955年录音,李洪春饰李渊(王平配像),李金声饰秦琼(周龙配像)。拢共不到一小时。挺有意思的一个戏。
 
    开场上四文堂、一中军,李渊上(银踏镫、黑三、绿蟒带苫肩),念引子“当年大战临潼山,提起叫人心胆寒”;归小座,念定场诗“征战江南十余年,庆宴贺功惹祸端。明知为官反受害,二次辅保隋江山”;报家门“孤,唐国公李渊”+“只因”,说这是一个什么事儿呢?原来是一个“解粮人”无故在中军辕门发笑,怒恼杨林千岁,便要杀头;孤一发善心替他讲了句情,杨林说那好吧不杀了,复令孤审问于他。——这什么破事儿啊。。。我想这引子和定场诗跟这事儿不搭杠呀,不过应该在后边有埋藏(后来发现果然如此,裉节儿就在这儿呢);可如果单说这件事儿也真是够荒谬的:“发笑”可能是因为精神不大正常,“发笑”就要杀头可能是因为领导人杨林那日心情不好,唐国公给这么一不认识(当时确实不认识)的小兵拉子求情可能是因为怹老人家心地慈悲,那杨林赦就赦了吧,还让审问——敢情还要做结论、记大过(—_—|||)。然后李渊说“打道辕门”(准备去审问“解粮人”),众下,头场完。
 
    二场在大边斜摆文案,李渊坐,命带“解粮人”(不用说,就是秦琼了)。秦琼闷帘西皮导“号令一声校场奔”,上(软罗帽戴黑茨菰叶、黑三、箭衣、鸾带),简略郁闷几句他获罪之事,然后唱流水“是非只为多开口,烦恼皆因强出头”云云,然后“迈步且进宝帐口”。李渊这时候的心理没准儿是好奇,瞧瞧这精神病儿到底是个何等样人物(貌似这是“成就大业者”的共同爱好:从社会的垃圾堆里“淘宝”)。先问,你笑什么呀?答曰,我笑话罗成忒二。罗成可是将门之后呀。将门之后算个嘛!——嗯,这小子有点儿意思。再问,那你从前是干什么的呀?答曰,“捕盗快手”——咳,敢情就这么个货色,浪费感情,郁闷!“捕盗快手,出身不高,叉了出去”——秦琼就这么被轰出去了。。。
 
    秦琼更郁闷。嘿,这瞧不起人是怎么着啊,好歹我也见过“大小两座战场”呐(先唱几句西皮摇板,再几句白)。心想,不成,我得和他说道说道去,这也太不爽了!就算要宰了我,我也得顺了这口气,得让他知道我有多么狂强,“也落得青史名标也”——看来真是“*改不了吃*”,刚刚还说“是非只为多开口,烦恼皆因强出头”呢,这没过两秒钟又来了。。。—_—b。。。再几句摇板“二次进帐忙跪倒,再与千岁说根苗”云云。然后就是表功了,小战场、大战场慢慢地讲来——表功是这戏的重点(从戏名儿就看出来了),秦琼大段的念白,带各种漂亮身段,每说完一节唱几句摇板;李渊时不时搭两句茬儿,有时候还搭得特哏。
 
    说正事儿之前,秦琼要求“千岁”松了“小人”的堂规,“也好言讲”;李渊一看,嘿,这小子真好玩儿,准了!“将你的大战场暂且压下,将你的小战场讲来”,于是秦琼开始连比划带说——先是念四句五言、四句七言自吹一番素质+怀抱,然后白话他那“小战场”:话说我爸当年官拜“武卫将军”(怎么样,我这出身可不算赖的说),可惜死得太早,扔下小朋友我举目无亲,没辙当了历城县的捕快。那年有个黄抚院上任经过我们县,听说前边有两座山头(枣阳山&太行山)闹土匪,不好走,就想管县太爷借几个衙役当保镖。我们县太爷真够意思,二话没说,点起三班衙役三十九名——李渊问,可有你在内?——咋能没有,加上我整好四十(敢情一开始还是没有—_—b)。。。这一路走过去,在太行山那疙瘩还真遇着土匪了。土匪打出一面旗号,上书“混天大王:打劫过路官员、买卖客商”——想起我上小学一年级的时候,有一回班主任放在教室里的钱包丢了,问小朋友们看见有什么生人进来过;坐我前边儿一哥们儿立应曰,我看见过!一个戴墨镜的男的,背一黄包,包上写着四个黑字儿:盗窃集团。。。于是我们班主任@#$%&*......话说黄抚院可是给吓着了,赶紧下得轿来,向众保镖行礼:众位好汉蝈蝈啊,你们谁能保得我平安无事,定有重谢!于是秦琼挺身而出:怕个嘛!有俺在,短不了你一根儿头发!黄某曰,那你快去打他吧!秦琼曰,俺没马,咋打(拿糖了。。。)?黄某伸手朝后一指,不就是马么?这一大坨呢,好汉蝈蝈你随便挑!秦琼拿眼一瞄,霎时相中一匹“超等”好马——此处又念n句五言,吹嘘马的素质+怀抱——不用说,就是黄骠了(“兵部堂黄大人相赠与咱”敢情是这么个旧根由)。秦琼骑上黄骠,嘁哩喀喳把“混天大王”痛扁一顿;正待将其一锏打扁,那人言道“既是天下英雄好汉,何不锏下留情?”秦琼一听,也是,想我与他“素无仇恨”,他既被我打败,我已完成保镖任务,又何必再伤他性命?说,得了,我绕了你了。不想那人闻言二话没说翻身上马一道烟儿就滑了~~~撇下个秦琼呆在原地crash了半日有余才回过神儿来,说,嘿,好小子,我好心好意高抬贵手饶你不死,你连谢都不谢我一句就跑啦,真不地道——李渊说,对,真不地道!这小子谁呀?——咳,就是那单雄信,俺俩在二贤庄还拜把子来着——诶,你是捕盗快手,他是江洋大盗,你俩拜的什么把子呀——嗯。。。那啥,他现在不当土匪啦,跟潞州天堂开马棚,也算是为朝廷效力。。。那啥,咱不说这段儿啦,我再跟您说说我那“大战场”——
 
    话说那年我们太爷让我解押一十八名江洋大盗“去到西岐美良川,天堂潞州挂号”,(唱摇板)“解押人犯临潼过,黄骠不走发吼声”云云(这马也挺有病的。。。怪不得秦琼能一眼看上伊。。。此一双主宾亦堪称绝配。。。)——李渊噌地一下蹿起来,啊?你也到过临潼?快讲讲快讲讲——俺看见一个黄袍将军和一个绿袍将军正在那儿掐架,绿袍打不过黄袍——黄袍将军是谁?——是。。。“耳目甚众”。。。——“两厢退下”(四文堂分两边下,中军从上场门下;从此台上只剩秦、李二人)——黄袍是杨广——绿袍捏?——貌似跟千岁您同名同姓——谁?——唐国公,李渊——哦。。。
 
    ——从这里开始,忽然觉得秦琼之于李渊恰似苏三之于王金龙,两头儿都觉得对方有点儿像故人,但是又都不确定,于是开始对细节,越说越对。
 
    秦琼曰,话说这唐国公征战江南立下大功,回朝之后,在麒麟阁庆宴贺功。内中有个宇文化及提起谋朝篡位之事,怒恼李千岁,“手提紫金壶隔席打将过去”。不料未曾打着宇文化及,反将杨广的两支门牙打落——这叫什么事儿啊。。。—_—bbb。。。李千岁惧祸,连夜修下一道本章,移镇辞朝;多亏老王深明事理,不予追究。那奸王杨广岂肯干休,点起十万人马,阻道临潼山,“要捉拿李千岁满门家眷”——这一大摞事儿,肯定是秦琼从《大隋参考消息》+《大隋娱乐信报》里看来的。。。李渊心说这我不比你清楚,你赶快给我说那“然后”——然后我就瞧见李千岁被杀得丢盔卸甲、命在旦夕。我就给他出头去了,与那奸王大战数合不分胜败;又复凭借黄骠“纵山之力”跃上山腰,砍倒了杨广的信号旗(我要是有这么一匹马那该多好,以后上山去调查植被,让它驮着我一纵就行了,也省得我光爬山就要爬上半日,sigh~~~)。杨广追将过来,被我回身一锏,将他的紫金冠就打落在尘埃——合着太子戴紫金冠就是为了让人打着玩儿的。。。又一则“京剧世界生活指南”。。。那奸王恼羞成怒,即命紧闭四门,就要捉拿李千岁的全家——李渊说,啊?敢情你没救了他们家人啊?——千岁呀,有道是杀人——(李)见血;(秦)救人——(李)救了(。。。这什么哑谜啊。。。)——小人我是一不做二不休,这就与那奸王大战数百回合,打开潼关,放出了李千岁的全家。不想这李千岁竟与那老单一个德性,拍屁股就颠。我这叫一个郁闷!我说,嘿,你这人真不懂事,我舍生忘死就你全家,“为何谢字不答,扬长而去?”李千岁便回转身来问我的名姓。可是我转念一想这铺天盖地的全是杨广的人,这要是让他们听了我的真名实姓去,不光我以后麻烦,就连我家太爷的前程也要跟着受累啊(唉,真不知道历城县手底下有这么一块宝贝是福还是祸。。。)!于是我把我锏上刻着的“秦琼”两个字,把“秦”字遮了去,单给他看一个“琼”字;又向他摆摆手,意思是你不要咸叫出来。结果李千岁高声咸曰,啊,原来是“琼五”将军——这理解能力。。。—_—|||。。。无奈了。。。千岁说日后定当报此大恩;可是我自那年救了千岁,便一直奔波劳碌到如今呵!
 
    话说秦琼想到此处,郁闷得直掉眼泪(接着四句摇板);李渊听他越说越对,便叫他将锏马取来验看。秦琼满腹心事地出帐取锏马——这里有不太小的一段西皮原板转流水接摇板,可谓该戏的核心唱段:
 
(秦琼唱西皮原板)
听说一声要锏马
叔宝心中乱如麻
要铍纶、要铍纶好一似双兽跃下
要黄骠、要黄骠恰犹如双足自发
无奈何只得宝帐下
背转身回眸去望他
在何方会过
(流水)千岁驾
临潼救的颇像他
是千岁该把我认下
为何苦苦盘问咱
罢罢罢只得牵上马
(牵马进帐;摇板)
这就是黄抚院相赠与咱
秦琼二次宝帐下
(持锏进帐)
这就是铍纶双锏一百八
临潼救驾就是它
(李渊白)呀——
(唱摇板[落调门])
下得位来观黄骠
再观铍纶锏二条
我只道恩公命丧了
谁知相逢在今朝
走向前去忙跪倒[以上这段属于李渊打背躬;秦琼背身立小边]
(跪,秦琼跟跪[李在大边,秦在小边];李渊白)恩公——
(唱摇板)
尊声恩公听根苗
孤为你建下琼五庙
一家大小把香烧
恩公将我忘怀了
我就是唐李渊二保隋朝
(秦琼白)噢,你就是唐国公李渊?
(李渊白)正是。
(秦琼白)李千岁!
(李渊白)不敢。
(秦琼、李渊哭)唉,千岁 / 恩公啊……
(二人起立;秦琼唱摇板)
秦琼孤苦命运蹇
千岁抬头颠倒颠
走向前来把礼见
谢千岁救我活命还
(白)啊,千岁,小人在临潼山前,那几合勇战;今番出马,可以胜得过那罗成!
(李渊白)可以胜得过罗成……这里有令箭一支,你若胜得过罗成,你的前程,在本藩身上;你若是胜不过罗成,随令逃走了吧!
(秦琼白)谢千岁!谢千岁!谢千岁![这里秦琼从小边向大边走跪搓步;劲头貌似黄天霸之“谢大人”]
(秦琼将令箭插腰后,拾锏,上马,回头亮相;然后貌似是由于音配像的需要,秦琼复转回台口,立大边,李渊立小边,二人亮相,完——我猜测+妄想如果是演出的话,那肯定是秦琼回头亮相之后打马急下;李渊向下场门一望,复转至台口亮相,然后从上场门踱下。或者再进一步妄想:如果这就是一个单独演的有头有尾的小戏,而不是某出大戏里的折子,并且后头也不再接演什么了,那么李渊望过之后转至台口,貌似还应该再白个一两句“只见恩公前去交战,孤不免回至帐中,等候军情探报”云云,然后吊场正(呐)是……、从上场门踱下——不过这貌似忒以地啰嗦了。。。)
 
    话说原板转流水这段唱腔挺有意思。“要铍纶”、“要黄骠”的格局貌似与《武昭关》之“葵花虎头”异曲同工——尽管一个西皮、一个二黄。头一句感觉貌似《伐东吴》“忆昔当年长沙镇”。整段唱腔没有特耍特怪的地方,但是横平竖直,听着很熨帖。李金声唱得也好,而且特有人物,把秦琼那会儿郁闷+委屈+狐疑+忐忑的劲儿都唱出来了,赞~~~(唱在这戏里虽居佐贰之位,确也安排得齐整有致。两段上板的唱,首尾各居其一,全归秦琼,说明他是当间;头段“开胃”,尾段“点睛”;中间点缀若干摇板,则可谓念白之调剂,更是整个戏节奏的调剂。另外李渊上场念引子是正角的意思,秦琼闷帘导板上也是正角的意思,人物的“份”也通过这种安排显出来了——貌似这便是传统戏曲“结构程式”的妙处罢!)
 
    看李渊最后对这件事的处理——可是真够狡猾的。知道秦琼这小子爱显摆,于是乎正好成全他去和罗成对殴:胜了,他收一员死心塌地的虎将;败了,秦琼自己也明白不得不“随令逃走”,他的报恩圆满完成,秦琼以后爱咋地咋地——不过,大人物之于小人物,能做到这个份儿上,也已经算是相当够意思了。。。
 
    这戏要看的玩意儿就是秦琼的连比划带说:大段大段的念白,加各种“秦琼式”的经典漂亮身段。李渊的活儿虽说不重,但他实际上是这戏的“一根线”(包括情节与情绪),没有他串着,秦琼的表演就散了;而且整个戏的节奏其实也是靠李渊在调动,差一点儿劲就温吞了。我觉得这戏的关键就是要演得“像”个戏,而不是穿着行头说书——真是戏小名堂大呀!(小朋友我随便瞎一妄想都妄想出这许多来,这里边儿的名堂不知有多少呢~~~)
 
    ps:看戏考总目里有一个《京剧汇编》第六集所收之《叔宝表功》(马连良藏本),不知和李家的演法有何异同?之间又有什么源流关系?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前一篇:伤逝
后一篇:翠屏山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伤逝
    后一篇 >翠屏山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