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大宝法王的小故事:“比丘尼”也务必要到!

(2006-08-11 10:11:20)
分类: 大宝法王噶玛巴

文:妙融法师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起,我和另外两位显教的女众法师仁湛师、仁居师三人,一同全程的参与了整个辩经法会以及祈愿法会的整个过程。

 

在一开始,一切如同既往,当时我们谁也不会想到,自己将会见证并且参与一段大宝法王重整僧团、重建规矩开始大展抱负的历史一页。

 

在将近五百位的喇嘛中,有各寺的仁波切、堪布等大比丘以及沙弥。而仅仅的三位女众(比丘尼)全是台湾来的,而其中两位,当时除了听得懂吉祥如意这句话之外,是连藏文都听不懂的。

 

讲到佛教比丘尼的问题,那真是有说不完的血泪史。不论是南传、藏传、甚至是非常现代化的汉传佛教,一但谈到比丘尼,或是出家女众乃至于是女众受戒等诸多问题时,总会在大比丘们的各说各话,各执己见的无止尽会议与研讨中不了了之。

 

这并不一定能说成是出家男众刻意的抑制出家女众,然而,整个佛教界的社会体系,确实会使得女众没有跟男众一样有着同等的学习条件与发展条件。尤其是在藏传佛教,我见到许多的女众出家众们,非但没有机会获得比丘尼的身份,甚至总是在边缘,在后面,在角落。她们奉献服务、努力修行,却永远没有足够的机会与条件能够好好的发挥自己。

 

2004年的辩经法会上,大宝法王在四年多的沉潜观察之后,开始了整顿僧团、重建规矩的佛行大业。我与仁湛师、仁居师三人,很意外的并且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参与其中,并且见证感受到了法王对出家女众的重视。

 

大宝法王,他亲身的起头带领比丘、沙弥们,认识七众弟子、四众道场完整性的必要。他以一位法王、并且是出家男众的身份而感召众人,重现佛陀的本怀,佛陀的心意,为出家女众在僧团中的平等地位与机会,开展了一条康庄的道路。

 

话说在辩经法会的一个月里,法王除了每天早上为僧众们讲授《识类学》这门逻辑学的课程之外,其他的时间只要一有空,法王就会召集僧众们集合,给予规矩威仪的指导与训练。法王像个老父亲一样,对着各个学院的师生们,时而给点批评,时而给予鼓励,精神训话、规矩指导、威仪训练、处事心态等等的主题,就在每日的集会上,或重或轻的教育着大家。

 

最紧张的还是法王的检视。今天教过的规矩威仪,之后连着几天在全寺的聚会上,法王会点名考核,每四位比丘必须在法王与大众的面前出列,并且示范如何走、如何坐、如何行进以及如何搭衣持具。这真是会吓死人。有时法王当众的就会指出比丘们哪方面的行止不够如法威仪要大家以此为警惕,又偶尔会说些笑话分散大众的注意力,让那些手脚发抖到无法正确完成动作的比丘们有个喘息的机会。总之,一位如同严师慈父般的法王,呈现在众人的面前。

 

我们三个出家女众(比丘尼)也就这么跟着、看着,学到了很多历史沿革的规矩,更增长了见识,当然也庆幸自己算是半个局外人吧!不用去作威仪考试。我们既是女众,也自然懂得在男众的僧团里保持低调,并且都懂得找个角落位置落座,毕竟以过去正常的情况判断,所谓按照僧腊、戒腊安置座位的情况,是并不常见于藏传佛教的。

 

在一个月的训练将近尾声,大家将要收起行囊前往金刚座展现训练成果的前一日,法王在晚上的主题辩经活动结束之后,竟又要香灯师敲钟集合大众以讨论明天从早到晚的演练事宜。

 

当时,仁居师、仁湛师问我是不是我们也要来集合,而我当场也就回覆她二人:“应该不需要吧!” 会这么说是因为,从来,有没有出家女众的参与都不会有什么差别,也不重要,更不受重视,甚至不会有人知道。我们只有三个人,完全不是什么值得存在的题目。法王召集比丘们,那肯定没有我们的事。也因为这种想法,我们三人果真就各自睡觉的睡觉,盥洗的盥洗,各作各的去了。

 

我是盥洗的那一个。正洗到一半,就有人急促的敲着我的门,要我赶紧到大殿集合,虽然努力的加快动作,却又来了一个小喇嘛,大敲浴室的门,并且叫嚷着:“阿尼妙融,赶快!赶快!法王说每一个比丘、比丘尼都务必要到”。嗬!这可吓煞人了,胡乱的整装冲出浴室再跑到大殿侧门,只见殿堂中所有的人,安安静静的坐在刚重新排列的坐垫上,再一看,前头不就坐着法王吗?不知是跑得太快还是吓得太多,总之那时心脏差点跳出来,硬着头皮,就在众目睽睽之下,被引导到了特别为比丘尼们摆好的坐垫位置(那一排,就只有三个座位),位置前方还各放了小经桌,上头是法衣、修帽、经书、课诵本等祈愿法会时每一位僧众都该具备的资具。

 

仁居师、仁湛师二人已经在座了,我心中纳闷,她俩怎么知道要来呢?原来,也是法王派喇嘛去下紧急通缉令才赶来的。我算是最后一个吧!当我一坐好,法王便抬起头来环顾着四周,似乎在确定每个人都到齐,并且带着警告的眼神表示,大众的活动一个都不准少。打破了一直寂静沉没的场面,法王开始了临行前的教诲训话,与殷切的叮咛。

 

在法王的每句叮咛的话语中,只要提到比丘、就一定会同时提到比丘尼,他给予了我们同等的关注与指导,以及平权的对待,这一刻,比丘尼是僧团的一份子,而且是缺一不可,有着同样责任、义务与权利的僧团家庭成员,我们三人杵在那唯一的一排比丘尼位置上,紧接着比丘之后,又超前在沙弥之前,完全依照佛制的次序,虽然三个座位,看起来有些单薄,但是至少,这历史性的一刻,静悄悄的却又前无古人的发生在法王所领导的僧团,这佛陀初转法轮圣地旁的智慧金刚寺里。

 

当时我们心中百感交集。那已经不是感动所能形容的,而是一种更深刻的感激,也许只有在藏传佛教参学过的出家女众们,能在我这粗浅的字里行间也感同身受。被认同、被重视,被平等以对,不为别的,就因为是佛陀所创建的僧团中不可缺席的比丘尼。

 

到了祈愿法会上,有许多来自各国的比丘尼们也都来参加了法会,我们三人这时也才明了法王之前的用心,想是要我们也起带头的作用,让更多的比丘尼姊妹们能无忧自在的在法王的支持下勇敢的在藏传佛教中走出出家女众们庄严的道路。

 

二位来自澳洲的西方比丘尼更是动容地、感激涕零地述说着:“这是我们在藏传佛教中近三十年来参加过无数个大型法会中最好的一次了,不但在法会中特别安排了比丘尼的座位,比丘、比丘尼们也景然有序的排班进出法会会场,再也不用担心有人会因为无秩序的推挤而受伤了。”她们感激法王对尼众姊妹的协助与了解!

 

由于有法王带头重视,众喇嘛比丘们也跟着重视起出家女众的存在,纠察师开始管住那拥挤的人群让比丘尼先行,比丘僧众排班的时候,也会记得还有比丘尼要跟随在后,座位也预留比丘尼的法座,托钵时,法王在行前开示中仍强调:“比丘、比丘尼都要出席”。

 

算算时间,每年一度的噶举盛事“辩经法会”、“祈愿法会”又要到了。其实老实说,想到要去祈愿法会从头到尾的参加,真是有些辛苦。黎明时分的冻人寒风,正午的直晒烈阳,过午不食的饥肠辘辘,到早晨布萨时的饥寒交迫,还有腿痛、眼花、憋尿等等的身体磨练,都将在法会的八天直扑而来。

 

然而,我们还是要去,因为将有更多的比丘尼姊妹们会去。这已经无关乎个人的心态、身理、感受、看法等小问题了,不只是噶举的比丘们受到法王的感召,就连比丘尼,出家女众们,也受到法王的感召,认识到自己所应负起的承担,与在这个时劫时代所应担起的使命。而这种感召若要落于文字,也只有法王亲口开示的一句话最能表达:“符合佛陀圆满意趣的步伐,是一步也不可延迟退转的。

 

在永恒的如来家业中,比丘、比丘尼、沙弥、沙弥尼、忧婆塞、忧婆夷,没有一众可以缺席。相反的,任何佛子,都应首当其冲,站在符合佛陀意趣的步伐之最前线,共同迈向佛陀本怀的平等清净道路。

 

来源:化育资讯网

大宝法王的小故事:“比丘尼”也务必要到!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