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移动互联网时代,媒体新势力——砍柴(侃财)主题沙龙(NO.2)

财经大咖 跨界交流 思想众筹 共创价值

 

移动互联网时代轰然来临,对传媒业旧格局形成巨大冲击。纷乱繁杂的声音和身影背后,媒体新势力已迅速崛起并呈现出锐不可当的势头。或者被干掉,或者变成他们去干掉别人,我们必须二选一吗?

201437日周五下午,优米网联手新唐智库举办了“砍柴(侃财)主题沙龙”。该沙龙的宗旨是“跨界交流、思想众筹、共创价值”,持续关注并探讨“科技、产业、社会与人”这几者之间的良性驱动关系。本次沙龙的主题为《移动互联网时代,媒体新势力》,包括优米网创始人王利芬、知名互联网专家刘兴亮、罗辑思维创始人之一申音、知名商业观察家陆新之、国信品牌评价科学研究院院长杨曦沦、互联网金融千人会联合创始人汤浔芳、CCTV7新媒体中心主任刘静、网易商业频道负责人杨顺霖、《中关村》杂志副总编吴炜、新唐智库创始人张小平等几位财经界的达人齐聚一堂,进行了思想分享与众筹,优米网创始人王利芬主持了本次活动。

移动互联网时代,媒体新势力鈥斺斂巢瘢ㄙ┎疲┲魈馍沉∟O.2)

这里摘选了一部分精彩观点,以供大家分享。文章已经分享人审阅。

 

王利芬:移动互联网的四个价值节点

——砍柴联盟主题沙龙(NO.2)精彩分享之一

 移动互联网时代,媒体新势力鈥斺斂巢瘢ㄙ┎疲┲魈馍沉∟O.2)

分享人:王利芬(优米网创始人)

 

科技革命推动了移动互联网大潮来袭,转型时期大家都有深深的焦虑:觉得永远在被什么东西追赶着,担心对我们带来不好的作用。比如说原来那些特别主流的媒体,突然发现价值已经发生位移,我们再也找不到支点。实际上,这是一个大好的机会。放眼望去,在整个移动互联网时代,会有几个大的价值节点,未来会成为我们整个时代的主流。

 

【第一个价值节点:移动APP

移动APP构造了一个神奇的世界,这样一个不到方寸之间的东西构成了我们对世界的全部认知和选择,它在搅动我们的生活。例如腾讯微信,我眼看着它的股价它从300多冲到400多,然后又冲到500多、600多,接下来摩根对他的预期是要冲到700多,甚至说它的股份要超过1000。这是为什么呢?就是小半寸的APP迸发出的力量。

 

【第二个价值节点:新媒体人】

为什么申音做的“罗辑思维”那么牛?为什么汤浔芳这样一位原来传统媒体的记者,因为做了一个互联网金融千人会,就让我从未谋面却已经从多个地方听说了?为什么WeMedia(自媒体联盟)搞一个活动,只在朋友圈里预告,现场就去了好几百人?就是因为我们的自媒体将来会是未来的主媒体,新媒体的价值重心在这个地方凝聚而成一个新的节点。

新媒体人是什么样的人?他们对社会有独到的观察、有自由的灵魂、有奔放的个性。我觉得它的力量是势不可挡的,因为它深得今天年轻人的喜爱、追捧。大家还在谈学习互联网思维、向互联网转型时,他们早已经在采取行动了。他们天生的DNA就是适合这个新时代的。

 

【第三个价值节点:最牛叉的科技公司】

那样最牛叉的科技公司,他们将移动互联网推向高潮,和我们生活发生了紧密的联系。比如说,世界上有一半男人喜欢汽车吧,而以后的汽车根本不仅仅是一个汽车,它其实是一个移动终端,它将通信和交通嫁接了在一个移动终端上。为什么Tesla(特斯拉)电动汽车这么火?它已经不是汽车公司,而是硅谷的高科技公司。还有小米、360等公司,他们都正在布局一些移动智能穿戴设备,这些智能穿戴设备能将很多价值点完全打通。这都是摧枯拉朽式的革命。

 

【第四个价值节点:“水泥”产品】

比如移动支付、O2O等很多产品和工具,它们就像水泥一样,将众多需求点和价值点“砌”在一起,形成了强固的联系。

 

【总结:传统势力将遍体鳞伤】

上述四个价值节点,构成了我们今天移动互联生态圈里最牛叉的东西,他们将是社会的最主流的东西。无论过去传统产业或传统势力有多高利润、有多么的荣光、有多么的主流、有多么的显赫,这都不重要。时代潮流滚滚向前,以每个月、每周、每天、甚至每一分、每一秒,都在变革前进着,以摧枯拉朽的力量将顽抗者弄得遍体鳞伤。你反扑力量再大,也都逃脱不了淘汰的命运。

 

刘兴亮:从细微处,看移动互联网的大趋势

——砍柴联盟主题沙龙(NO.2)精彩分享之二

移动互联网时代,媒体新势力鈥斺斂巢瘢ㄙ┎疲┲魈馍沉∟O.2) 

分享人:刘兴亮(知名互联网专家,DCCI互联网研究院院长)

 

【硬件的变迁,带来移动互联网的春天】

自媒体好像是从去年开始火起来的,但我感觉自己好像已经做了十几年的自媒体了。作为一个自媒体人,我永远不怕失业,我管你谁火呢?博客火我用博客、微博火用微博、微信火就用微信。

谈移动互联网大趋势,有点虚,那我就从硬件这样比较实的地方说起。大概在2011年初,我发表观点说PC可能被淘汰。我说的淘汰是不是物理意义上的淘汰,而是说主要接入互联网的终端已经从PC转移到手机。就好像我们的电灯淘汰蜡烛一样,但蜡烛今天仍然存在,比如说烛光晚餐,还是需要蜡烛的,但蜡烛作为主要照明工具的模式已经被淘汰了。PC也一样,可能以后很多的专业人士更需要它,比如编程、设计时。这个过程也许比较漫长,但趋势早已经开始了。我为什么做这样的论断?是因为我家里的那台电脑已经很长时间没有打开了,我更多的用笔记本、手机。这是第一个硬件方面的趋势。

第二个我再说一下还将要淘汰的硬件,一个是我们的移动硬盘,一个是U盘。大家想想,你的移动硬盘和U盘已经多久没有用了?我已经想不起来我上次用移动硬盘是什么时候了;U盘我还在用,但对它的需求也越来越小了,因为我所有的东西都可以存到我的网盘里,随时随地可以打开。我女儿现在还不到两岁,她的照片、视频,已经很少放到本地硬盘里,因为文件太多、太大,而且放在本地播放不方便。我还有一个更大的需求,是因为我父母跟我不在一起,他们希望在老家也能看到他们孙女的照片。所以我将它们放在网上,他们分享更方便。

通过这些硬件的变迁,说明了我们的时代和行业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刚才王利芬老师提到我们要感谢苹果公司,确实如此。移动互联网时代,我也倾向于从2007年开始划分,其标志性事件就是2007年苹果发布了iphone手机。这要感谢苹果,更要感谢安卓,安卓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将用户从屏幕前拽到线下生活去】

前几天,我和海尔的一位高管沟通。他们现在也在做移动战略,在做O2O。让我印象深刻的是:像海尔这样的巨型企业,在互联网时代,他们心里很恐惧的,他们感觉互联网要对他们实行革命性的颠覆,感觉有“敌对势力”要摧毁它;但到了移动互联网时代,不管你是互联网公司,还是别的公司,大家似乎更愿意和他们合作了。

为什么有这样的感受呢?因为在传统互联网时代,上网的人少,信息也少,大家核心的目的是把所有的人从现实生活中拽到网上去,我们要从AB,就是让你过线上生活;但到了移动互联网时代,却是把用户从屏幕前拽下来,拽到你线下生活去,这是从BA

所以像海尔这样的企业欣喜地发现,过去一些他们认为的敌人,都积极地来和他们合作了。比方说阿里巴巴,去年给他们投资了日日顺。日日顺在线下有很多的优势,他们有3万多家店,他们有9万多辆车。每一辆车他们都要打造成智慧端,配备了GPS和各种信息化系统,用大数据支持。车上的司机,包括服务人员都用iPad,都跟用户进行交互。每一辆车都相当于一个小微企业。

 

1条熟人点评超过100条陌生人点评】

今年腾讯注资大众点评,也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在PC时代,大众点评的日子过得不温不火,但到了移动互联网时代一下子就火了起来。为什么呢?这就是移动互联网的一个核心问题,因为我们更需要服务的东西。PC时代,我们的核心可能是人和信息的交互;到了移动互联网时代,我们更多的是人和服务的交流。

有一次我去百度讲课分享,我个人感觉,到了这个时代,我们去搜索的目的不单是为了获得一个信息,更多是获得一个服务。你像大众点评,它也是垂直搜索,所以它市值一下涨很高,增长很快。当然,大众点评还存在可信度不高,因为都是陌生人的点评。如果现在是我的一个朋友在里面点评,说这个餐馆的菜很好吃,我就会很相信。1条熟人的点评信息超过了100条陌生人点评信息。它需要引进一个真实的社交关系,如果解决了这个问题,大众点评的市值至少还要翻一番。

 

【传统行业的坚固堡垒,被80后创业者攻陷】

打车为什么现在这么火呢?我分享一个我的故事:有一次我通过打车软件打车,碰到一位中年女司机,我问的姐,打车为什么要补贴呢?没想到这么一句话打开了的姐的话匣子,她滔滔不绝地跟我说了很多,说快的跟嘀嘀的竞争,实际上是微信和支付宝的竞争,是为了让用户捆绑移动支付,这个是移动互联网的趋势……

这让我很震撼,竟然是的哥、的姐这么一帮人成为对移动互联网了解最深的人,移动互联网已经深刻影响到这些群体,好多人因此用上了移动终端。这说明,移动互联网和传统产业结合得越来越紧了。大家都会觉得,出租车行业是一个相对封闭、垄断的行业,想不到几位80后的创业者,几个小小的创业公司,就将这个坚固的堡垒完全攻陷了。

像汽车这样的交通工具,一个庞然大物,也被互联网思维攻进去了。特斯拉最大的贡献,在于它摧毁了过去的游戏规则、产业定义规则。特斯拉靠的是一个账号体系,将自己的账号调试好以后,它就记忆下来。

这就是互联网的核心战略,我们对现实生活的侵入、对我们生活方式的变化,和过去互联网时代是完全不一样的。

 

申音:“罗辑思维”的五个教训

——砍柴联盟主题沙龙(NO.2)精彩分享之三

移动互联网时代,媒体新势力鈥斺斂巢瘢ㄙ┎疲┲魈馍沉∟O.2) 

分享人:申音(NTA创新传播机构创始人)

 

“罗辑思维”的成功,我今天就不讲了,主要讲教训。在整个运作过程中,我们犯了很多错误,有很多教训,我甚至觉得教训比经验还多,希望对大家做新媒体有一点点帮助。

 

【教训之一:没想清楚就做APP

在刚开始做“罗辑思维”时,就提出来做APP,当时好像不做这个就不叫移动互联网吧?于是我们就投钱做了APP,找了最好的团队去做这个事。但是后来发现,我们每往前走一步,就越觉得我们根本不需要APP这个东西。

为什么呢?这其实是用户的决定。他们想要得到的东西在微信上全部能完成,没有理由再去下载一个APP。有数据显示,微信现在已经占据了大家使用手机时间的80%左右,而绝大多数的APP,即使下载后都很少打开。

2012年我们去做这个的时候,我觉得我们根本没有想清楚背后的产品逻辑,所以做APP的投资算是“沉没成本”了。我们唯一庆幸的,当初决定除了做视频、APP以外,还同时做微信公共账号。从现在看来,除了优酷的视频,微信公共账号已经成为“罗辑思维”的另外一只腿。

也许将来我们还有可能去做APP、做网站或者其他东西,但我们绝对不会仅仅是把“罗辑思维”脱口秀的内容直接搬到APP上面。很多传统媒体去做APP之所以失败,就是简单地将报纸或杂志上的内容直接搬到APP上去。用户为什么要关注它呢?没有理由!

 

【教训之二:不理解合作平台的逻辑】

自媒体有很多的平台,比如说百度、腾讯、搜狐等都有平台。我觉得这些平台都已经很大、很成熟了。我不认为依附那些平台有什么可耻的,但是,你永远不要只跟某一家平台去绑定。

第二个教训跟平台有关系。我们在跟平台合作时发现,因为你不是平台的“亲生儿子”,所以对你不闻不问。它能给你一些支持,那也是因为你带给了他价值。我觉得这个不要嫉妒,要有感恩的心,要感谢平台给我们支持和鼓励。有一段,我们感觉我们自己已经做得OK了,我们在视频里面放广告,这个事情突然就变得严重了。因为跟我们合作的是内容部门,但在平台更强势的是商务广告部门,这样做其实是触犯了他们的利益,这导致合作要暂缓、暂停。

后来我们讨论,我们要不要离开这个平台,去和其它平台合作。但你会发现,其实所有平台都是一样的——我们先不要问平台能给你带来什么价值,要先问你能为这个平台带来什么价值?

后来合作时就发现,每当我们很努力地为平台创造价值的时候,平台就会给我们更多。如果我老想从平台拿到我超乎寻常的价值,结果就是双方都会很不舒服。要充分理解这个平台的逻辑,所以我们变成一个对平台非常配合的自媒体,平台也越来越支持我们的发展。

 

【教训之三:患上“第二产品综合症”】

“罗辑思维”做到第六个月的时候,我们觉得自己懂了,可以迅速复制经验去做另外一个产品了。其实你会发现,它复杂程度远远超出你的想象,它包括对人的理解、对产品的理解。

“罗辑思维”其实就是一个产品,而产品讲究天时地利人和。尤其是围绕人来构建一个产品,其实真的是一个非常辛苦的事情。我们还是挺笨的,我们没有打造一个完全不依赖于人的产品。我们不要一下子做很多事情,而是尽可能在一个事情上多琢磨一点。

 

【教训之四:要自由,不要捆绑】

“罗辑思维”开始是一个明星和一个经纪人的模式。这个模式是工业时代的模式,它有很多的问题,其实是在彼此捆绑,希望用一种契约的方式,本质上有一种不安全感的东西。明星和经纪人互相抛弃的现象很常见——如果明星不够努力,会被经纪人抛弃;如果明星太努力,会把经纪人抛弃。老实说,我们已经开始有了新的合作模式。

“罗辑思维”一直在讲自由人的自由联合。只有大家觉得自由的时候,彼此间的连接才牢固;如果大家觉得不自由,就没有安全感,彼此连接就会变得很脆弱。

 

【教训之五:妄念太多】

做“罗辑思维”时,老吴(指吴声)、老罗(指罗振宇)和我在一起时,会发现三个“最强大脑”会不断蹦出太多新的想法,我们可以怎么样,也可以那么样,但其实你的人力、物力,你的资源分配,都会决定了你能做多少的事情。

前一段我真的觉得我们妄念太多,太想得到一些东西,结果你就会发现,那个是不对的。我前一阵有特别强的焦虑,因为我就老觉得我们要做很多的事情,当我们做很多事情,你已经在超越自己的能力,那是不对的。应该回到我们初心,到底用户需要我们是什么?所以最近我们在做减法,要消除这些妄念,尽可能让自己心安下来。

你得知道自己的边界在哪里?知止而后定,知道定的人才会安,知道安的人才能静,静了以后才能思考,思考以后才能有所得。

 

【总结:做出一针捅破天的东西】

从商业逻辑来说,我们就是做出一个东西,可以抵你做所有的事情,一个事情上就可以长出所有的事情。“罗辑思维”要做的是一针捅破天的东西,或者是一剑封喉的东西。

创业者不自觉地追求不确定性,觉得自己做的东西有无限可能,但对投资人来说,你的商业逻辑一定是确定性的。你越有无限可能时,他越要问你最有可能实现的是哪个?

你发现互联网的逻辑看似很奇怪,比如腾讯做社交产品可能不赚钱,它赚钱的都是其它的事情,但是它如果不做社交这个东西,其它的东西就挣不到钱。我们想做一个社群,你问这个社群要干嘛呢?我也不知道。我想QQ也不会知道它今天要做的事情。

过早想商业化其实就是妄念——你越想挣钱,挣的都是短期的钱,都是现在的钱。其实还是要找一针捅破天的那个东西,我们还在找,这个过程挺痛苦。

 

陆新之:文化创意产业的新机会与新路径

——砍柴联盟主题沙龙(NO.2)精彩分享之四

移动互联网时代,媒体新势力鈥斺斂巢瘢ㄙ┎疲┲魈馍沉∟O.2) 

分享人:陆新之(知名商业观察家)

 

【三十多年未见之大变局】

无力感、幻灭感:被摧毁的原有模式

全新机遇:品牌价值的定价与套现

 

其实现在不管媒体也好,包括我们智力产业,知识分子,中国各种文化人,它都面临着一个三十年没见的大变局,你说200年,300年一遇的大变化,这样说又太矫情,我们内地真正的财富商业尝试,也就是三十多年前的事情而已。我觉得这几年发生的事,是对过去三十多年的一个大的逆转,这是一个比较大的事。很多传统的价值观的观念颠覆得很厉害。当然,事实上,可能我们当年对一些事一些人的理解本身就很片面,他们可能没那么好,也没那么差。

当然这个变化非常剧烈,商业规则,不管是明规则潜规则都在大变。像冀宝斋,就被马伯庸的一篇文章,一篇嬉笑怒骂的博客文章,把它老的商业模式就给颠覆了。后来这个项目的老支书还心脏病死了。你想,他本来靠这个项目圈了地,聚合了资金,还有好多东西,在当地成了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按照传统来讲,这个老支书运作这个项目已经非常完美,立功、立德、立言都有了,但是,他就被一个跨国公司的工程师,用一篇博客文章就终结了他的营运模式,摧毁了他的整个商业基础,这是很可怕的。大的事情,全国数以万计的演出媒体在去年年底和今年春节间,因为限制公费搞晚会,可谓遭遇了灭顶之灾,更不能说包括很多报纸杂志,包括很多同行叫苦连天,广告额大跌,持续亏损。

一方面旧模式在崩塌,一方面新出现的东西又快速地套现,所以形成这样的现状,文化行当的从业者。撕裂感会非常的强,所以现在大多数人,包括看不懂,看不明白,都是用这个东西,有个更典型的,就是这两个大的打车软件公司,补贴额度都在变,出租车司机也受不了,成份也觉得看不明白。但是它确实这么发生了,这种现象可能无所谓好坏,我们就在这样一个时代。关键是我们有多少信心,对于未来,是否相信它会往正确的市场道路上走,这是一个价值判断的问题,你光看现状的你可能很绝望,十个里面有九个可能都是某某谁谁的关系,大家加起来发布到一块,这个游戏规则都是慢慢改变的。

 

2B OR NOT 2B的三个问题】

在这一行的,以及想进入这一行的,都得扪心自问以下三个问题,这直接决定了你在这个行当里面的命运与出路。

要圈养还是要放养?人傻钱多速来!

要输血还是要造血?是鱼还是渔?

要套钱还是要赚钱?五年后会怎么样?

 

【第一类:高大上的选择—缔造文化符号】

成功案例:罗胖、杨丽萍、马伯庸、曾经的凡客、杜蕾斯微博……

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意见领袖,更是感性、破坏性、有温度的代表。

不惜代价,全力打造,这是一条阵亡率很高的不归路。

 

【第二类:接地气的落子—低成本高效率生产内容】

相对的低成本,相对的高效率。

适合的内容,有利可图的内容。

这条路苦逼但是相对好控制。

 

【第三类:产品化、标准化—内容的整合与转化】

别笑!真有人借钱囤积版权、缓慢但坚定的价值上升趋势。

软饭、软实力、软收益。

看得见大于摸得着。

别了,广告模式与渠道模式。

产品要标准化,还有服务化,这样才有变现点。羊毛出在狗身上,这个新时代的定律,在文化创意产业上表现得更加清晰。

 

【条条大路都能走、都要试】

游戏、动漫、影视、图书、演出、比赛……

产业园区、主题公园、文交所

艺术品、金融产品……

迪士尼做不到的,我们未必做不到。

宜家、欧冠(其实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就是运营很好的文化项目)做得到的,我们更应该做得到。

 

【技术与工具改变社会与文化】

万达的王健林就感慨:有文化的没产业,有产业的没文化。这个现状改变快了。

扎根互联网。传统互联网与文化创意产业其实渊源更深,是一个巨大的基础。我们不是BAT公司,不必执着于所谓的船票。把互联网的这个基础用好,才能有未来。传统互联网都没有用好的业界同仁就想跳跃去搞移动互联网,有一点夸张,容易闪着腰。

拥抱移动互联网,这是谁都会说的,但是真正能下决心做的,其实还是少,这里面只有不断试错,才能慢慢找到文化创意产业与移动互联网的结合点。现在谁兴高采烈地宣布他成功了的话,也有点不靠谱。目前大家起步点差不多,都还有很多空白可以去发掘。

 

杨曦沦:移动互联网如何重构品牌新世界

——砍柴联盟主题沙龙(NO.2)精彩分享之五

移动互联网时代,媒体新势力鈥斺斂巢瘢ㄙ┎疲┲魈馍沉∟O.2) 

分享人:杨曦沦(国信品牌评价科学研究院理事长)

 

在移动互联网时代,一些过去的领跑者,现在改成跟随者了。很多原来的行业领跑者正跑得起劲,突然发现人都往其他方向跑了,于是赶紧急转弯去追赶大潮。

当下每个人都生活在失重状态下,你要重新思考,自己是脚踏实地的陆地思维,还是海洋的漂移思维,还是空间的悬浮思维?

 

【互联网为什么会、以及如何改变人性?】

互联网最大的改变是什么呢?就是人性。人性的哪几个阶段改变呢?还是那句话:想法、说法、干法、活法。这四法全变了。有两个片子值得参考:一个是李安导演的《少年派》,一个是《地心引力》。这两个电影不是打打杀杀,而是对人性的重新思考。互联网是最好的人性导演,它在导演一部改变人性的大片。

 

【互联网的生态:无中心有主张,无边界有部落,无终极有梦想】

互联网的生态是什么,我总结了18个字:一个叫无中心有主张。互联网没有中心,但有价值主张。第二是无边界有部落。互联网没有边界,也没有方向,但有聚居的社群。第三是无终极有梦想,互联网没有终极,但是激发了更多人的、更大的梦想,这就是人类的希望。

 

【互联网时代品牌的两个变化】

互联网时代,要有新的方式来重构品牌。大概有两个变化:

一个变化是从品牌形象传播向品牌化组织建设转型。像联想改logo这叫形象传播。什么叫组织化组织?就是要把互联网视为一个母体,一个网络化的生态组织;这里会创造出具有生命力的品牌,这种品牌带有强烈的生命感,不确定性,会带来意外的成功。比如说罗辑思维,是一亿个精子中幸运成功拥抱卵子的一个,就属于意外的成功。那意外意味着什么呢?德鲁克讲过五种创新模式,意外创新是一种重要的创新模式,能否即使迅速地抓住它,是考验互联网时代品牌建设者能力的重要指标之一。

第二个是从品牌营销向品牌资产经营转型。资产经营是什么?那么多精子碰一个卵子的概率太小,我们就引入一个叫“配置”的概念,品牌基因工程。互联网品牌最核心的特征,它是一个轻资产经济的体系。

 

【品牌资产的三个特性:附着性、累积性、衍生性】

品牌资产有三个特点:第一叫做附着性,就是可口可乐要附着到一个罐子上卖。现在可能倒过来,产品付着于一种品牌资产上卖,小米品牌出来之后会有豆浆机贴上小米的品牌上市。

第二个是累积性。过去的老字号品牌,常年累计,现在不需要那么长时间了,空间换时间,它会有新的组合形式来生成,于是就会有意外的成功。按传统逻辑应该走十步棋才出结果,现在可能第一步就引爆了。比如说逻辑思维非常典型,本来要做一百个动作,它一个动作做对了其他就可以先放放了。它在一年内从品牌资产创建进入到品牌资产经营的阶段。

第三个特点是衍生性,互联网品牌价值就看其衍生能力,腾讯股价高,从统计学上看是它拥有客户数据多,但根本上是品牌衍生的机会大。看一个品牌的价值,就看它的衍生能力,而不仅仅是复制能力,复制能力就是一本书卖一万本;但这本书还能拍成电影,这就是衍生能力;电影变成主题公园,最后电影角色变成授权产品。

 

【互联网众包模式让品牌快速成长】

过去品牌建设追求的是基业常青,所谓“百年品牌”;网络时代则看你创造品牌生命的能力,也就是不指望一个爹活到一百年,而是看他不断生儿子、养孙子的能力;不是柯达再存活一百年,而是柯达的基因能不能生出下一个网络时代的新柯达,这就是品牌衍生能力,阿里做到了这一点。

我现在首先致力于品牌、互联网、金融的结合。比如如何把文化资源变成一个品牌项目,能否在互联网上利用众筹、众包方式融资,让一个品牌迅速生成?比如说我用众筹方式拿到500万创一个品牌,一年后它值5000万了,品牌被并购了或者上新三板了,当初投资500万的人可以用1000万的价格退出。所以互联网的众包、众筹等经营模式,能够给品牌的快速成长带来巨大的机会。我们目前正在尝试在互联网金融平台上搞出品牌金融这样一个板块。

其次,利用互联网把原产地品牌做成“数字品牌”,将原产地品牌的稀缺性通过网络形成市场效应。互联网本身就是品牌孵化、增信、融资、推广平台,它能发现价值、整合资金、进行定价,起到“交易市场”的作用。比如阳澄湖大闸蟹,人家就一万只,你买一只它就少一只,网络上能追踪、能统计。现在的情况是实际只有一万阳澄湖大闸蟹,但是最终却卖出50万只!也就是给品牌充水。就是说将来的数字品牌既解决了品牌的稀缺性,为品牌增信,同时也解决了订购问题,甚至包括融资。

 

【总结:品牌是“曲别针换别墅”的游戏】

总结一下,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每个人都有机会创造品牌。创造品牌的方式有两种,一种在母体上创造新生命体,另一种就是基因工程;总之,在互联网平台上要思考如何把品牌创建和品牌资产经营,品牌消费和品牌投资变成一件事。

品牌资产经营是1+0的游戏,原创品牌是01的游戏。01很难,阿里巴巴、联想,都很难,1+0很容易。比如说现在互联网金融已经有了,你去做马上就有人愿意加磅。1+0的“加”是什么,一个是价值评估,一个是商业模式设置。

可以这么讲,品牌就是“曲别针换别墅”的游戏。就是不断进行价值发现、价值设计和价值匹配,然后不断做增量。这个模式在传统经济时代成本很高,摩擦系数很大;在互联网时代,成功的几率会大大提高。

 

汤浔芳:我对“千人会”的运作与思考

——砍柴联盟主题沙龙(NO.2)精彩分享之六

移动互联网时代,媒体新势力鈥斺斂巢瘢ㄙ┎疲┲魈馍沉∟O.2) 

分享人:汤浔芳(互联网金融千人会联合创始人)

 

【千人会缘起于一次饭局】

互联网金融确实比较热,这个热的背后还是因为金融行业的机会,这机会主要在于是利率市场化的推进,以及民营经济,民营金融,民营资本可以进入金融业的这样一个大的背景。在互联网的帮助下,原有民间的借贷能够阳光化,就像现在很多的民间小贷公司是做P2P,这样一个背景使得互联网金融很火。在互联网金融事业界,我觉得未来会诞生一大批新的公司。

千人会缘起于一个饭局,大家在一起讨论互联网金融的业务,为了方便交流,建了个微信群,很快发现,愿意加入讨论的人非常多。慢慢地就产生了成立一个联盟协会的想法。

目前,千人会有几大业务块:有论坛活动、早餐会知识分享,接下去还将会有会员管理、沙龙活动等;再接下去,将打通互联网金融的政产学研投。每天,我们都有早餐会的分享,各地还有落地的会展活动,非常多,很丰富。来到千人会的平台,大家可以对互联网金融有一个快速的认识,也可以认识一批互联网金融界的朋友,我们虽然草根,但是生机勃勃。

 

【闭门沙龙,大家能够获得真知灼见】

沙龙活动很多,像咱们这种闭门的沙龙能够充分交流讨论,产生更大的效果。沙龙如果人太多太杂,并泛泛而谈,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只是走一个秀。像我之前在互联网金融千人会之前,三年一直在做tmt青年沙龙,就是互联网圏的这些产品信息技术的分享,去学习和成长。大概现在有三千多人,都是通过口碑传播,自己慢慢加的,一个个亲自去加的这些人,是纯公益的。但是在那个过程当中,我们都是闭门的,不对外公开,大家能够获得真知灼见的东西。

千人会一直在努力,如何提高企业会员的服务、如何给企业会员以更好的服务?这其中你要知道企业来这里为了什么?一是政府层的支持,二是商业上的合作,三是媒体传播。他们需求要的是什么,那么我给他提供这样持续的服务,他才会在我们这个平台上留下来。对外的这些活动、会展也有,但是更多的是会员之间这种小型的饭局和沙龙。

现在我们更多会考虑到千人会怎么活下来?牵头的几个人,原来都不是为了赚钱而去做的,但现在面临要做商业化的探索,你要学会去运营。

 

【产品化的机会在哪里?】

其实我们在担心一个产品化的问题,也寻找会展、培训、投资、会员服务等各个商业模式。这些盈利模式与其他平台也比较相似。比如说我们在做一个培训的课程,我们发现金融行业的人特别聪明,跟他讲一遍就会了这些知识。并且金融行业是有门槛的,比其它的行业要高。所以我们也非常苦恼,我们在担心和思考的一个问题,就是我们的产品化的速度和能力,因为他们学的太快了。

服务的产品现在开始逐步的在做,一个是互联网企业还是需要来做一些曝光,来做一些传播性的普及,所以今年会有一些系列的这种活动。另外,我们会把这些企业都串联起来,还是想今年把人才招聘这一块好好地做一下,因为这个是未来两、三年,或者是三到五年可能能实现价值的东西。我觉得人才招聘可能是一个需求,因为人才招聘是一直可持续,并且可以体现服务的价值。

 

【平台的困惑:不能提供价值,会员就会流失】

平台这种公司,NGO大家都比较喜欢。如果既要给别人提供价值,还要继续保持平台微利,这是一个很残酷的事情。

各个地方金融办,或者金融局,都很想把我们招回去,因为我们是市场化的,是在做实事的,但是进入体制内后你可能就会死,就变得没意思了。我们也谈论了很久,最后大家一致决定不注册成协会,但如果要运营的话,肯定是一个实体公司来运营,但这个实体公司肯定是微利的。

企业需要什么,你就给他提供相应的这种价值,还有相应的这种服务,当然如果说你有一天我们千人会这个平台提供不了,那么自然人员就会流失了。这是所有平台类的组织或公司面临的问题。

从商业角度来讲,你可以赚钱,在商业社会,大家都是认可的,但是你要提供有价值的服务,你没有提供服务,你就要被时代抛弃。而现在,很多平台性的公司,起来也快,衰落的也快。

 

——文章来源:砍柴(侃财)联盟

 

移动互联网时代,媒体新势力鈥斺斂巢瘢ㄙ┎疲┲魈馍沉∟O.2)

附:砍柴(侃财)沙龙议程

 

移动互联网时代,媒体新势力

——砍柴(侃财)主题沙龙(NO.2

财经大咖 跨界交流 思想众筹 共创价值

 

   移动互联网时代轰然来临,对传媒业旧格局形成巨大冲击。纷乱繁杂的声音和身影背后,媒体新势力已迅速崛起并呈现出锐不可当的势头。或者被干掉,或者变成他们去干掉别人,我们必须二选一吗?

 

一、主题:移动互联网时代,媒体新势力

二、时间:37日(周五)下午14:00-16:30

三、地点:北京市朝阳区建国路88SOHO现代城优米网

四、议程及参会人员

一)、主持及分享

   1、王利芬(优米网创始人)

(二)、分享人(每人20分钟左右)

2、《移动互联网大趋势》,刘兴亮(知名互联网专家,DCCI互联网研究院院长)

3、《“罗辑思维”的教训》,申音(NTA创新传播机构创始人)

4、《如何寻找文化创意产业的新机会》,陆新之(知名商业观察家

5、《移动互联网重构品牌新世界》,杨曦沦(国信品牌评价科学研究院院长)

6、《“千人会”运作和自媒体建设》,汤浔芳(互联网金融千人会联合创始人)

(三)、参与讨论交流

7、刘静(CCTV7新媒体中心主任)

8、杨顺霖(网易商业频道负责人)

9、吴炜(《中关村》杂志副总编)

10、张小平(新唐智库创始人)

五、承办:优米网

六、组织:新唐智库

 

 

【关注砍柴联盟微信公共号】:

   1、点击文章标题下方“砍柴联盟”,然后关注即可。

   2、添加“kanchailianmeng”为微信好友。

   3、请扫描下方二维码。

  【内容分享】:

   请点击文章右上方省略号,选择“分享到朋友圈”或“发送给朋友”。移动互联网时代,媒体新势力鈥斺斂巢瘢ㄙ┎疲┲魈馍沉∟O.2)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作者文章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