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北京外国语大学副教授丁启阵,因建议中学课本中删去朱自清《背影》而引发热议
荐

三岁女儿一个月后爱上幼儿园

转载 2017-10-05 23:33:48
标签:育儿

奶爸系列第二季第4篇

想念幼儿园了

丁启阵​

 

国庆、中秋长假的第二天,馨儿就向我们提出了一个问题:“今天不用去幼儿园吗?”我故意逗她:“不喜欢跟妈妈爸爸在一起玩?”“不是。”“那你为什么问今天去不去幼儿园的问题呢?”“我有点儿想我的老师和同学们了。”我只好说:“你知道的,现在是放假,要放好几天呢。”馨儿无奈地说:“哦。我知道。”看得出来,她有点失落。

时间过得真快,距离写上一篇奶爸笔记将近一个月了。那时,我还对第二天(是个星期三)妻子能不能顺利将馨儿送进幼儿园表示担忧。现在可以说,馨儿已经基本适应了幼儿园的学习和生活。

书接上篇,那第二天什么事也没有发生。因为馨儿发烧了,接着又咳嗽,所以加上周末两天,在家里连续待了五天。直到第二周的星期二,才继续送她去幼儿园。星期二早上,我和妻子一起送的,没有问题。星期三早上,是由妻子独自去送的。据说,在教室门口,曾想找借口跟妈妈多待一会儿,但是被妻子略施小计,让她跟一个女同学拉着手走进去了。后来在微信上跟幼儿园老师交流得知,那天馨儿一声没哭,但一直蔫蔫儿的,情绪不高。

考虑到馨儿还有些咳嗽,第二天上午就没让她去幼儿园。到了下午三点多钟,才由我把她送到幼儿园。下午五点,幼儿园正常课程结束后,上第一次业兴趣班舞蹈课。我送她去的时候,正是幼儿园的室外活动时间。快进大门的时候,隔着铁栅栏,正好看到了馨儿她们班的同学在老师带领下,玩滑梯,荡秋千。刘老师看见我们,一边朝我们挥手,一边喊道:“馨儿快来!老师带你玩荡秋千!”

馨儿当时的反应一点儿也不热烈。平时逢乡村健身广场都要冲过去把健身器材逐一玩个遍的小朋友,这个时候却非常安静。

进室外运动场,需要先进幼儿园大门。在门卫室,馨儿按照医生的要求,张口说“啊——”接受过检查后,进入幼儿园。走到位于二楼的教室门口,放置她的书包时,馨儿故伎重演,以“我还要跟爸爸说一句话”为借口,不愿意松开我的手。我说:“爸爸还不走呢,咱们一起去运动场。”于是,拉着她的手,穿过一段走廊,走下楼梯,到了馨儿她们班同学玩耍的运动场一角。不由分说,将她交给了刘老师。刘老师抱着她,让她跟另外两三位同学并排坐在秋千架上,慢慢地荡了起来。我转身离去。出大门时,透过铁栅栏,看见馨儿已经跟老师同学们玩起来了。在刘老师的提示下,馨儿跟我挥手说:“爸爸再见!”

自那以后,直到现在,馨儿的咳嗽一直没有好利落。有时受凉了,累了,咳得还挺厉害,尤其是夜间。但是,不发烧了,笑闹跑跳,一点儿也不耽误。因此,我们就每天都送她去幼儿园。馨儿也很快进入角色,把上幼儿园当成了她的日常功课。

馨儿恢复上幼儿园后,最早的成果汇报是表演儿歌《小白上楼梯》:

小白小白上楼梯,打开电视机。

拨拨小频道,拉拉小天线。

电视不好看,关掉电视机。

小白小白下楼梯,去吃肯德基。

汉堡啊汉堡,薯条啊薯条,可乐啊可乐。

呃,吃饱了!

表演是相当生动的。先是把左手臂当楼梯,右手手指当双腿;然后,每一个动作都用手势加以模拟,一本正经,憨态可掬。据馨儿自己说,儿歌是前一天学的,当天放学见到爸爸妈妈时没有想起来。

过了两三天,馨儿忽然唱起两首儿歌。一首是:

幼儿园里朋友多,又唱歌来又跳舞,大家一起真快乐!

另一首是:

爸爸妈妈去上班,我上幼儿园。

也不哭,也不闹,高高兴兴回家了。

边唱歌,边跳舞、拍手,看起来很愉快的样子。

我上网搜索了一下,发现是两首儿歌,前一首叫《幼儿园里朋友多》,后一首叫《我上幼儿园》。但是,歌词都跟馨儿唱的不太一样。分别是:

幼儿园里朋友多,唱歌游戏真快乐。

你荡秋千我骑车,跑跑跳跳大家笑呵呵。

爸爸妈妈去上班,我上幼儿园。

我不哭也不闹,问声老师好。

爸爸妈妈去上班,我上幼儿园。

不打架不骂人,我是好宝宝。

我问馨儿,幼儿园里是不是这样唱的。她坚持认为不是这样唱的。我也不知道,是她的幼儿园老师给改了歌词,还是馨儿自己把歌词给简化了。

这两首歌,仿佛是馨儿爱上幼儿园的两个翅膀。从那以后,再也没有拒绝上幼儿园的任何表示了。几次接她回家时,我故意问她:“明天还上幼儿园吗?”她的回答总是非常干脆:“上啊!”弄得我自己有些惭愧,觉得是“以小人之心度小孩之腹”。

馨儿是个玩心很重的孩子,每天晚上,不超过10点,她是肯定不会睡觉的,有时候甚至要玩到11点以后。因此,满打满算,她每天的睡眠时间不会超过十一个小时。让她早上7点钟准时起床,相当困难。

喊她起床,馨儿常说的一句话是:“没有睡饱,起不来呀!”但是,七点四十分,一听到小区马路对过林业大学附小的《国歌》乐曲声,她常常会一边嘟囔着“幼儿园都上课了”,一边自己爬起来,要求给她穿上衣服。实在太累太困起不来时,也会伸出双臂,命令我们:“快点拉我起来!要迟到了!”

有句俗话,叫“宁惹醉汉,不惹睡汉”。我把它稍作修改,成为“宁惹醉婆,不惹睡婆”,用在馨儿她妈身上,比较适用。但是,不适用于馨儿。馨儿迄今为止还不曾因为我把她从睡梦里喊醒、拽起来去幼儿园,而表示过不耐烦或者愤怒。至多,她会嘟囔一句:“没有睡饱。”出门后只要我抱着她,让她趴在我的肩头再睡一会儿就行。

上个星期开始,馨儿从幼儿园出来,隔一两天,头上就会有新的发型出现。有一天下午,我单独去接馨儿,直到老师把馨儿领到我的面前,都没有认出她来!

幼儿园老师手很巧,馨儿的“蘑菇头”也能用皮筋扎出各种漂亮发型来。因此,馨儿见到我们,就会很自豪地向我们展示:“这是我们老师给我做的新发型,你们说,漂亮不漂亮?”不等我们回答,她往往自己抢答:“很漂亮的。”语气十分肯定。因为太喜欢老师给扎的发型,当我们说:“皮筋扎得很紧,不太舒服,要不要解开?”馨儿就会表示抗议:“不要解!我永远都不要解开!睡觉也不要解开!”有一天,馨儿甚至跟我商量:“爸爸!你也学习一下扎头发吧。”我问:“为什么?”“因为呀,我不上幼儿园的时候,你也可以给我扎漂亮的发型。”我说:“我的手比较笨,没有你们幼儿园老师那么巧,可能扎不好。”“爸爸!求你了!你学习一下吧。爸爸,加油!”

近期还有一个情况,越来越多幼儿园同学的名字会不断从馨儿的嘴里蹦出来。这说明,她跟同学的关系在变得亲密起来。同学们不跟她玩,不跟她说话,谁在背后推她一下,拿玩具戳她一下……之类的抱怨少了。昨天,她突然说出一个同学的名字。我问是男生还是女生,她说是男生,是班里个子最高的男生。我问他:“这个男生欺负你了吗?”她说:“没有!”然后,她接着说:“我要什么东西,够不着,叫他拿,他总是会帮我拿的。”

当然,馨儿也有私下里嘲笑同学的时候。某某同学在幼儿园里总是不开心的样子,某某同学进教室的时候还会哭,某某同学向老师报告自己要尿尿时只会说一个字“尿”,不会像她自己那样,会举手说:“老师,我要尿尿!”

我告诉馨儿,在幼儿园可不要笑话同学。她问为什么,我说:“因为他们可能比你小一两个月,是弟弟或者妹妹,你应该帮助他们才对。”馨儿的回答是:“知道了!”

两三个星期的幼儿园生活,馨儿的进步不小。学了几首儿歌,能背诵李绅的《悯农诗》:“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会背一点儿《三字经》:“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一直背到“窦燕山,有义方。教五子,名俱扬”。不过,“性相近”一句经常被她遗漏了。最令我开心的进步是生活习惯上的进步:会主动挤牙膏刷牙了,知道吃东西前必须洗手,懂得怎么穿衣服,怎么叠衣服——她还常常批评我叠衣服的方法不对,说是跟她老师的方法不一样,等等。

至少从目前的情况看,我上一篇笔记的评论栏和微信朋友圈里,一些朋友所列举的为了让孩子顺利上幼儿园经受的各种困难、苦难,我们大概是无须经历了。呵呵!

2017-10-3

阅读(0) 评论(0) 收藏(0) 转载(0) 举报
分享

评论

重要提示:警惕虚假中奖信息
0条评论展开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后
涓佸惎闃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5,265,507
  • 关注人气:0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