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荐

新股疯众生相

转载 2015-05-20 16:27:46

文/邝新华

新的一波牛市似要重演2008年“猪都能飞上天”的奇迹。中国大妈们无心再跳广场舞,证券营业厅成为她们的最新据点;“股神”、“带头大哥”重出江湖;90后“小鲜肉”甩开膀子一头扎进股市……

“把最后一口汤留给新开户的韭菜们,静等神的洗礼……”

河南省南阳市某医院呼吸科主治医师马子涵给中国股民开出这样一张新药方。

4月17日,上证指数一路凯歌,盘中突破4300点,人人洋溢在一种“买股就能赚”的喜庆气氛中。

新的一波牛市似要重演2008年“猪都能飞上天”的奇迹。中国大妈们无心再跳广场舞,证券营业厅成为她们的最新据点;“股神”、“带头大哥”重出江湖,连私募大佬们都时常被“荐股”大师电话轰炸;中国的第五代股民90后“小鲜肉”,也甩开膀子一头扎进股市……

一个门诊部里的中医与西医、南车与北车。

4月15日,大盘飘绿,但中国南车和中国北车在这一天却双双涨停。中国北车这一天涨到31.78元。一听中国北车,天津大学文法学院大四学生小莫就捂住胸口:“你们别提北车,一提我心里就纠结!14块钱卖的!现在都30多了!”

2014年12月30日,中国南车、中国北车公布合并方案,自此不定期涨停。

今年2月初,中国南车与中国北车重组复牌一个月,小莫以12元的均价陆续购入中国北车。持有一个月后,北车三连阳,股价攀升到14.42元。小莫不设止盈点,但他看到雪球财经上一些“大神”的神侃——“要见顶了”,按大神们的指引,小莫迫不及待地跟随主力清仓。

中国北车一股,小莫赚了点小钱。每次看到北车涨停,他心里就在算,“又少赚几万了”。为调整心态,小莫果断取消关注。

没赚到便是亏。中国南车与中国北车的故事在南阳某医院的门诊部上演。在主治医师马子涵的推荐下,一个中医、一个西医开了新户,两人“一个买了南车,一个买了北车”。但两位大夫也没能守住寂寞,“买南车的急用钱,赚了点就卖了;买北车的在一个振荡也下了车”。

自从总理去了北车,连续几天的涨停让一位医生有点按捺不住情绪。第一天涨停,“南车”见了“北车”喊道:“叫你别卖你非要卖,少挣2000块钱了吧!要不是我急着用钱我肯定不卖!”“北车”委屈地说:“现在看着也不敢买呀!”第二天涨停,一见面“南车”又喊:“少挣4000块钱吧,要不是我急着用钱……”第三天涨停,一见面“南车”又喊:“少挣6000块钱吧,要不是我急着用钱……”第四天,“北车”看见“南车”老远过来,连忙跑走。

中国北车,是珠海市造价工程师黄伟军在本轮行情中获利最高的一支股票。2013年9月,他买入时均价只有4.62元。那时,谁都想不到,一年多以后中国南车与中国北车会合并成全球最大的轨道交通设备制造商。

黄伟军的选股原则是“基本上看行业前景”,2013年,“一带一路”概念诞生,一位在证券公司的“高人”“强烈推荐我买入中国南车和北车”,黄伟军找“高人”要来一本中国轨道交通的调研报告,“详细看完,义无反顾地买入” 。那时,“还是绝对的熊市”,用黄伟军的话,“守着一潭死水不起波澜”。黄伟军叹息:“买入高铁股是我本轮行情做得最对的交易,卖出高铁股是我本轮行情最错的交易。”

小莫每天必看《新闻联播》,“基本上是《新闻联播》播什么,就涨什么”。

几乎所有股民都是从街边新闻社开始自己炒股生涯的。

小莫是2011年开的户,股龄4年。因为父母、亲戚、邻居全都在炒股,耳濡目染下入市。一开始听邻居们“一个股票名字”的小道消息,“肯定是赔的,邻居也赔,我爸妈也赔”。小莫记得妈妈当年听了一个同学的“内部消息”,最终“稳赔”。

当年,小莫在一个小反弹入市,挣了几千块钱,洋洋得意没多久,便把三万块学费和压岁钱砸进去。那时听小道消息追高铁概念股,重仓购入太原重工——2011年暑假,山东和温州连续两起高铁事故,导致太原重工股价被腰斩。“我刚买完就撞车了,”小莫说,“我要不说你们都忘记了,但我忘不了。”

黄伟军是在2006年开的户,股龄9年。亲身经历过6124点的疯狂以及1664点的沮丧。黄伟军当年听到的“最牛的内幕消息”来自他的老板,那是2009年左右。“朋友的亲家知道一家私募基金在操作一支股票,那朋友自己就砸了6600多万进去一起参与做庄,但他在这伙人里面也就算个小股东。”老板对黄伟军说:“庄家已经入场,你5块左右买入佛塑科技(当年还是佛塑股份),不见15块不要出来!”“言之凿凿的消息不可不信但也不敢尽信”,黄伟军于是放了几万块进去,佛塑股份果然在后来冲破15元,最高接近20元,一下子就赚了两三倍出来。

但整个过程中跌宕起伏,股价“犹如过山车一般翻江倒海把浮筹洗得干干净净才拉升”。虽然有内幕消息,但黄伟军每隔一段时间都要去打听一下,“庄家还没有走”才安心继续等下去。

这次内幕消息让黄伟军尝到了甜头:“要是钱真来得那么容易,还打工干啥呢?”第二个内幕消息很快又从老板那里过来了:“凯乐科技!还不重仓买入?”黄伟军把之前赚的十多万全砸进去。万万没想到,一买进就开始跌。“开始以为也是在洗盘,后来才得知,那伙带领我发财的带头大哥早就宝剑入鞘马放南山了!”说起这支股票,黄伟军不忍回忆,“十多块钱进去,几块钱出来,正所谓财散人安乐”。

“小道消息实际上没让我赚到过钱。” 黄伟军后来在车友俱乐部认识证券公司的高人“飞翔”,才得知“操盘手都有严格的纪律和操守,如果随便泄露消息,别说在这一行混不下去,一不小心哪天从地球上消失了也不足为奇”。

中国股市为什么过去六年一直熊市,却在2014年年底牛起来了呢?这也是新股民一直苦苦思索的问题。

“最关键是楼市总体不行了。”马子涵医师认为,2014年年底三四线楼市开始贱卖,热钱奔向股市,再加上今年货币政策一放松,“大量热钱无处可去”。“美国经济下滑时,股票越来越高。”马医师看了两本国外的经济学著作,结论让他印象深刻,“我感觉股票和经济形势在某些时候是负相关。”

家在北京的小莫却用“政治盘”来解释这一轮行情。“从去年开始,基本上是《新闻联播》播什么,就涨什么,提到军工,军工就疯涨,提到高铁,高铁就疯涨,提到‘一带一路’,‘一带一路’就疯涨。”小莫开玩笑地说,“现在好多股民都不用学什么,不用学K线路,不用学基本面,基本上直接拿《新闻联播》炒。”

《新闻联播》,小莫每天必看。

股票涨时,女护士端盘子扎针前会在走廊唱女高音:“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股票不好时,她整个人也不好了。

马子涵是在2010年开的户,股龄5年。有一天,他的一个实习生因为停牌两年多的一支股票重新上市大涨而兴奋不已,自此深悟股票之中有人生。

马子涵曾经参加过一些炒股QQ群,但这样的群并不稳固:“上涨时群里津津乐道,下跌时没人愿意讨论股票。群主一分钱好处也没有,要是群主亏了或者心情不好了,直接就解散了。”马子涵也自己建过一百多人的QQ群指导新手炒股。但新手们的情绪波动也很大,“亏得太厉害有的就自动退群了”。

马子涵指导一名护士炒股,股票涨时,“端盘子扎针前,她在走廊里还唱女高音: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股票不好时,整个人也不好了。

新一轮行情也让很多90后大学生变成股民,“大学生炒股的多,毕竟闲的时间多,好多同学奔着财务自由,多出几千块钱来,旅游也不用找父母要,这确实是值得鼓励的事情”。很多同学打听要不要入市,小莫强烈推荐进入,“但有些人三千点时观望,四千点了再后悔”。有四个同学找到小莫求指导。“有的问我买哪支,有要让我帮他炒的。”自从小莫成为家里唯一赚钱的股民后,父亲也要出资让小莫操盘,被小莫拒绝,他说起一位让他操盘的同学:“涨了1%、2%,他都认为不靠谱,他要割掉。必须每天要见五个点位,甚至说八个点位,甚至质问我怎么就没买到涨停板的呢?这种人就是太贪了。”

2007年的行情,黄伟军没有遇到带头大哥,但今年的行情他遇到了。黄伟军在买入和卖出前,都会听听高人“飞翔”的意见。这一轮行情中“飞翔”推荐的是“南北车、晋西车轴、用友网络”。“任意买一个都是几倍的收益,至于最终为什么没有跟着发财,只能是我自己造化不够。”黄伟军听说,“飞翔”在证券公司的工资“不够吃饭养家的”,“但他股票的收益远远大于他正常收入的几倍。他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话:其实,我的房子和车子,都是从股市里赚来的。”

黄伟军的一位朋友老梁当年炒股,老婆批了 500元,老梁只够买TCL集团,于是,他反复炒TCL,从500元炒到800元,最终获得老婆批准正式入市。黄伟军的另一位女性车友,早年常泡网,无聊之余花了几千块去学炒股了——黄伟军惊讶于交学费学炒股。后来听说她两年时间本金翻了七倍,每天在群里冒出很多专业术语,以七倍收益傲视群雄。黄伟军说:“这是我见过最励志的股民了。”

“真正做股票的人都知道,熊市忙、牛市闲。”

“身边所有人的故事印证了一个规律:牛市里面没赚到钱的,都是频繁操作导致,喜欢追涨也喜欢杀跌;熊市里面亏钱的,都是跌到地板了还放任自流捂住不卖的。”黄伟军总结。

 “特别对于初学者,止损太频繁,一般都亏得厉害。我有两个亲戚做股票,也亏得厉害,但他们从来不止损。” 马子涵警告说。

小莫见过赔得最多的是一个电视剧的摄影师,“几十万之后,几百万又全扔到股市里。跌得厉害就直接割肉,毫不心疼”。小莫说:“真正做股票的人都知道,熊市忙、牛市闲。”

股霸们都准备好新一轮的冲浪。

经过了第一次牛熊的洗礼,黄伟军给自己定下一条铁律:“当5天均线和10天均线都向下,且5天均线下穿10天均线,坚决卖出;相反则坚决买入。——当然,当卖点出现时,能否果断抽身又另说,1月底胆战心惊出来了,后来又诚惶诚恐继续杀入,如果那时果断出来了,我会损失这波牛市里最凶猛的一段。”

小莫“也干过这种事”,在“到顶信号”前退出中国北车:“现在感觉自己就是被愚弄了。阴谋论一点,就是别人灌输的一种‘到顶逻辑’把你洗脑了。无畏的新股民挺住了,经历过熊市的老股民全抛空了,三千抛一批,三千五抛一批……”

识别到顶信号,这是所有股民的必修课。马子涵曾在2014年因为熊市思维而在大盘股疯涨时过早退出而踏空。4月14日,大盘冲上4100点后,马子涵预测:“如果下周忽然降准或降息,大盘高开在4400点上下,一般就是顶了。主力都在等超级利好,找理由忽悠散户接盘。”

4400点,这是一个主力套现点,还是下一个让股霸们再一次大喊吃亏的点位?

“我无法判断这轮行情到底能到多少,自从我明白了中国人真的不差钱后,我觉得就算行情走到1万点也不奇怪。只能说,当身边卖菜扫地的大婶都开始买股票了,这市场就充满风险了。”这是老股民黄伟军的判断。

新的一波牛市似要重演2008年“猪都能飞上天”的奇迹。中国大妈们无心再跳广场舞,证券营业厅成为她们的最新据点;“股神”、“带头大哥”重出江湖;90后“小鲜肉”甩开膀子一头扎进股市……


阅读(0) 评论(0) 收藏(0) 转载(0) 举报
分享

评论

重要提示:警惕虚假中奖信息
0条评论展开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后
鏂板懆鍒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052,622
  • 关注人气:0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