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窦文涛:我不是君子,我就是小人

(2015-02-18 15:00:02)
标签:

佛学

分类: 《新周刊》每期亮点

采访/陈婷婷

 

在窦文涛眼里,君子是道德的上限——怎么能拿上限去要求所有人呢?“但如果没有一个关于君子的理想,我们会沉沦得更厉害,自私得更黑暗。”

 

今天的中国还有君子吗?对于这个问题,窦文涛很谨慎。“孔子聊君子有多少条定义?我模糊觉得君子好像就是言行一致的正派人吧。”在他看来,“君子”这个词太过标签化,太容易把一个人盖棺论定。“要怎么判断一个人是不是君子呢?我觉得很难说清楚。”
窦文涛在看《地藏菩萨本愿经》时,学到一个词:性识无定。在这本佛经中,释迦牟尼的母亲问地藏菩萨,为什么这么多人老下地狱?人类痛苦的根源在哪里?地藏菩萨回答:性识无定。这四个字让窦文涛深有感触。“最麻烦的就是你五分钟前和五分钟后的想法都不一样,我说你伟大,第二天你可能就犯错误。我们这个物种的特质就是性识无定,老改变,这很麻烦。”
按照孔子的标准,君子“仁义礼智信”,只有君子才能一以贯之。而窦文涛觉得,所谓君子,就是有也是人口中的极少数。“中国有句古话叫‘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人’。就是更高的道德要求是属于更高的阶层划分,比如贵族,那就是你在道德上需要最高分,但是小老百姓容许你自私自利,在道德为人上是相对宽容的。或者拿世俗一个人来说,他身上也会有君子的成分,但所占百分比也是极少数。”
在窦文涛眼里,君子是道德的上限。怎么能拿上限去要求所有人呢?他举学雷锋的例子,谈毛泽东的诗“六亿神州尽舜尧”——全中国如果都是尧舜,满大街都是圣人,“这个不但做不到,而且也是蛮恐怖的。”况且,“如果个个都是君子,这个世界未免太简单了。”
因此,他忌讳把人简单划分为君子和小人、好人和坏人。“我们太喜欢贴标签了,这是一个标签的社会。为什么我们一次又一次失望?因为你老贴标签。但是标签是死的,人是活的。一转念之间,他明天可以选择做个魔鬼;一转念之间,他后天又可以去做个天使。”
在这个意义上,窦文涛的态度是:与其讲礼仪之邦,不如讲现代文明。中国社会现在出现的礼仪问题,更多是现代国家的文明建设和公民素养问题。况且,现在的中国真的道德崩溃了吗?他引用南宋人吕祖谦的一句话,“善未易明,理未易查。”——对当今社会道德状况的判断,需要更深入的了解,得出结论时还应更谨慎。
 
“君子是内心的喜悦,自我的需要,成长的需要,修行的需要,是利己的。根本不必在乎别人认为你是什么。”
 
窦文涛注意到,春晚的主持人说话都很大声。“因为我们的活动经常是嘈杂的,我们的环境经常不是安静的。西方人说话用喉音,但中国就是气从丹田,大嗓门。”他在香港的日本料理店吃饭,也看到隔壁桌来自大陆北方的客人旁若无人地大声吃喝,仿佛意识不到别人的存在。
“当时我觉得这可真是让人讨厌啊,但是这玩意儿他们能明白吗?”
多读书。窦文涛这么建议。他欣赏过去蔡元培先生的主张:以美育代宗教。就像一个人如果特别爱艺术,如果懂得一些审美,恐怕就不会在博物馆里大声喧哗,而是会被名作深深吸引,甚至很多伟大的作品本身就散发一种让人安静的力量。
任何对群众、对外人发出的道德号召,都让窦文涛觉得看不懂、很难表态——道德更应该是个人的事。“我觉得道德这件事用来谴责别人的时候就变得很可疑了,但是用来检查自己我觉得是很管用的。说到底,道德不是为了让你得到什么好处。”
他举了一个李敖举过的例子:一男一女走在路上,碰见一个乞丐,男的给了乞丐一百块钱,但这无法说明他是个好人,可能他只不过是为了在女朋友面前显示自己人很好。“动机该怎么分辨呢?你无法分辨,但是无法分辨也可以评价。能够乐善好施当然是好的,这件事是好的,但这个人很难说。”
这让窦文涛觉得,所谓道德、君子,更多关乎内心——看你自己是否正心诚意。
“说到底,君子乐得做君子,小人冤枉做小人。君子不是为了让别人认为他是君子他才值得去做君子的,道德也不是为了让人知道他有道德才去做道德的,而是这两件事本身就是内心的喜悦,自我的需要,成长的需要,修行的需要,是利己的。我觉得根本不必在乎别人认为你是什么。”
正如他从来不认为世界上存在所谓好的主持人或好的作家,只存在一个主持人主持了某一次好的节目,和一个作家写了某一部好的作品。他喜欢说,只有事,没有人,作品重要,人不重要——真理也可以从一个坏蛋的嘴里说出来。
 
“我不但不把自己当成一个君子,我觉得我就是彻头彻尾的一个小人。”
 
窦文涛坦言,他从不把自己当君子。在对外的场合,嬉笑怒骂间,他倾向于把自己表现成一个小人——自私自利、不靠谱。
“我有一种羞耻感,我愿意把我自己说得比实际上更差一点,这样我不活得自在一点吗?如果我把自己塑造成一个君子的话,我会觉得很危险。因为一旦被揭穿,一旦暴露了,那你不就很惨了吗?”他把这称作自己的“表演人格”。
你也能看到他身上的“自省人格”。窦文涛承认,自己在做出大部分人生选择的时候,自私冷漠仍然占据了第一位,他做出的还是小人的选择——这让他“经常在后悔当中度过”。在表演人格和自省人格的互动之间,窦文涛把自己划出了君子一列。
最近一件让他感到后悔的事,是他没有应邀去吴清源先生百岁生日的现场做主持。当时的他因为特别忙又怕烦,“干脆揣着明白装糊涂,就把这事儿忘了,对不起吴老,也得罪了朋友。”吴清源先生去世后,窦文涛说不出的后悔。之后,或许是为了弥补,他在《锵锵三人行》里一连做了好几期关于吴清源的节目。
在窦文涛心中,吴清源应该算君子。他回忆,吴清源先生下棋的时候,如果觉得自己没有斗志了,就背诵文天祥的《正气歌》:“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如果觉得自己遭到挫折,心情低落了,就背诵白居易的《对酒五首》:“蜗牛角上争何事,石火光中寄此身。随富随贫且欢乐,不开口笑是痴人。”
对这样的君子境界,窦文涛说,也许真的有所谓智慧的种子存在于四书五经当中。只有有心人、有缘人,才能把智慧的种子发扬光大。
正如窦文涛觉得君子精神大概也包括舍生取义,舍己为人。每次做出一个自私的选择,他都会后悔,会羞耻,“但这些后悔和羞耻好像会在我心里积累起一种向善的力量,帮助我把自己的欲望压一压。”
但是到头来,不管怎么做,人还是不可能不自私。“我想我这辈子基本上还是一个老把自己放在第一位的人,很可悲啊。”窦文涛自嘲,“但是如果没有一个关于君子的理想,我们会沉沦得更厉害,自私得更黑暗。有了这么一个理想,或许情况多少能好一些。”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