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身体,从未属于自己

2014-04-16 12:44:47评论
事件,某种程度上,丐帮“制造”乞讨残疾儿童,是比古代肉刑更恶劣的行为,但经济利益会驱使某些人选择兽性。身高是由文明决定的身体从来都没有真正属于过自己,它的起起落落有时候也是文明演变的的象征。单从身体的特征而言,罗圈腿可以由多种文化产生,以前那些马背上的民族便因为骑马而造成罗圈腿人群。但对于蒙古族而言,罗圈腿并不丑,反而是英武剽悍的象征。除了骑马,据说踢球也会造成罗圈腿,在足坛历史上曾出现过加林查、罗伯特·卡洛斯、范佩西等罗圈腿球星。还有一个罗圈腿高发症候群是日本人,日本男人跪坐时双膝分开,身体的重量落在两条小腿上而容易造成罗圈腿。而恰好日本人的足球已经称霸亚洲,罗圈腿与足球被日本人扯上了关系。不过日本女人恰恰相反,和服狭窄的裙筒导致女性跪坐时双膝并拢,双脚分开,这便容易形成内八字。说起日本,一个固有的观念正被逐渐扭转,就是日本人的身高。在过去相当长的时间里,“小日本”成为对该国人口身高的固有观念。但在明治维新以来一个半世纪,日本人平均身高却达到 170.7厘米(据1993年统计),增幅超过14厘米,增长率几乎和高头大马的北欧人一样。而据2000年统计数据,中国成人男性的平均身高为169.7厘米。日本人身高变化的研究很多,总的来看,从明治时期,日本开始给穷困孩子提供营养午餐并逐渐扩展开来。1954年,日本国会通过《学校给食法》,1975年日本小学的配餐供给率即达到93%。除了营养午餐,还有牛奶,从1964年开始,学生牛奶从奶粉换成了国产鲜奶。从1950年到1985年,日本国民每日人均钙质摄取量从270mg增到553mg,动物性蛋白摄取量从17g增到40.1g,而乳制品摄取量从11.7g到116.7g,翻了十倍。身高到底是由什么决定的?在日本的例子里,答案似乎由食物与营养给出。但在另一个地方,朝鲜半岛,身高的问题却并非那么简单。据韩国媒体报道,朝鲜参军身高要求从2008年的150厘米,降到了2012年的142厘米。而作为兄弟的韩国人入伍的身高最低标准不见报道,但有一点是肯定的,韩国男人的平均身高在中日韩三国中是最高的,达到1米74。同样的气候地理条件,同样的民族风俗习惯,却有着截然不同的身体状况。你可以说,这是因为食物与营养造成的区别。但从1950年那场战争造成的南北分野来看,这又是文明造成的,一个封闭的朝鲜;一个经济发展,走向现代化的韩国。身体被权力支配的历史在国共斗争的历史中,曾有一条对共产党重要的指控——“共产共妻”,这在当时使人们对共产党产生了广泛的恐惧与误解。那么这种传说又是从何而来呢?追根溯源,在《共产党宣言中》马克思曾经谈到过“公妻制”:资产阶级的婚姻实际上是公妻制。人们至多只能责备共产党人,说他们想用正式的、公开的公妻制来代替伪善地掩蔽着的公妻制。如果仅仅是理论的,或许不会引起太多误会,但在俄罗斯十月革命时,却真有这样的故事:1918年,苏维埃政权刚刚成立,莫斯科一家布厂的老板赫瓦多夫贴出一份告示——《俄罗斯处女和妻子公有化令》。在这份告示中,起草者赫瓦多夫以政府名义宣布:所有人类优秀因子都被保留在资产阶级腐败的躯体内,而这违反了人类繁衍的准则。基于此,从1918年5月1日开始,所有17至32岁的女性都将不再拥有对自己的所有权而将成为“公有品”。”最后,赫瓦多夫因发布这个告示被苏维埃抓住,“共产共妻”在俄罗斯仅仅是谣言而已。但一度被推崇备至的太平天国起义,男女之间的身体行为却被天国严密控制。《天条书》第七天条要求:“天堂子女,男有男行,女有女行,不得混杂。凡男人女人奸淫者名为变怪,最大犯天条。”谁敢触犯这条规矩,那就砍头点天灯,有死无生。夫妻“只准月晦日同宿”。晦日,即每月最后一天。当然对于天王以及其他领袖来说,这不成问题,天王自己有88个老婆,东王西王各有13个老婆,其他王爷都有6个老婆。太平天国把性严控起来,作为一项特殊的政治制度,但这并不能帮助他们获得成功。反而成为其愚昧、邪恶的明证。对生殖的控制不仅太平天国有,到了现代社会仍然不乏其国。罗马尼亚在上世纪曾经以鼓励生育为名,严厉控制着这个国家

事件,某种程度上,丐帮“制造”乞讨残疾儿童,是比古代肉刑更恶劣的行为,但经济利益会驱使某些人选择兽性。身高是由文明决定的身体从来都没有真正属于过自己,它的起起落落有时候也是文明演变的的象征。单从身体的特征而言,罗圈腿可以由多种文化产生,以前那些马背上的民族便因为骑马而造成罗圈腿人群。但对于蒙古族而言,罗圈腿并不丑,反而是英武剽悍的象征。除了骑马,据说踢球也会造成罗圈腿,在足坛历史上曾出现过加林查、罗伯特·卡洛斯、范佩西等罗圈腿球星。还有一个罗圈腿高发症候群是日本人,日本男人跪坐时双膝分开,身体的重量落在两条小腿上而容易造成罗圈腿。而恰好日本人的足球已经称霸亚洲,罗圈腿与足球被日本人扯上了关系。不过日本女人恰恰相反,和服狭窄的裙筒导致女性跪坐时双膝并拢,双脚分开,这便容易形成内八字。说起日本,一个固有的观念正被逐渐扭转,就是日本人的身高。在过去相当长的时间里,“小日本”成为对该国人口身高的固有观念。但在明治维新以来一个半世纪,日本人平均身高却达到 170.7厘米(据1993年统计),增幅超过14厘米,增长率几乎和高头大马的北欧人一样。而据2000年统计数据,中国成人男性的平均身高为169.7厘米。日本人身高变化的研究很多,总的来看,从明治时期,日本开始给穷困孩子提供营养午餐并逐渐扩展开来。1954年,日本国会通过《学校给食法》,1975年日本小学的配餐供给率即达到93%。除了营养午餐,还有牛奶,从1964年开始,学生牛奶从奶粉换成了国产鲜奶。从1950年到1985年,日本国民每日人均钙质摄取量从270mg增到553mg,动物性蛋白摄取量从17g增到40.1g,而乳制品摄取量从11.7g到116.7g,翻了十倍。身高到底是由什么决定的?在日本的例子里,答案似乎由食物与营养给出。但在另一个地方,朝鲜半岛,身高的问题却并非那么简单。据韩国媒体报道,朝鲜参军身高要求从2008年的150厘米,降到了2012年的142厘米。而作为兄弟的韩国人入伍的身高最低标准不见报道,但有一点是肯定的,韩国男人的平均身高在中日韩三国中是最高的,达到1米74。同样的气候地理条件,同样的民族风俗习惯,却有着截然不同的身体状况。你可以说,这是因为食物与营养造成的区别。但从1950年那场战争造成的南北分野来看,这又是文明造成的,一个封闭的朝鲜;一个经济发展,走向现代化的韩国。身体被权力支配的历史在国共斗争的历史中,曾有一条对共产党重要的指控——“共产共妻”,这在当时使人们对共产党产生了广泛的恐惧与误解。那么这种传说又是从何而来呢?追根溯源,在《共产党宣言中》马克思曾经谈到过“公妻制”:资产阶级的婚姻实际上是公妻制。人们至多只能责备共产党人,说他们想用正式的、公开的公妻制来代替伪善地掩蔽着的公妻制。如果仅仅是理论的,或许不会引起太多误会,但在俄罗斯十月革命时,却真有这样的故事:1918年,苏维埃政权刚刚成立,莫斯科一家布厂的老板赫瓦多夫贴出一份告示——《俄罗斯处女和妻子公有化令》。在这份告示中,起草者赫瓦多夫以政府名义宣布:所有人类优秀因子都被保留在资产阶级腐败的躯体内,而这违反了人类繁衍的准则。基于此,从1918年5月1日开始,所有17至32岁的女性都将不再拥有对自己的所有权而将成为“公有品”。”最后,赫瓦多夫因发布这个告示被苏维埃抓住,“共产共妻”在俄罗斯仅仅是谣言而已。但一度被推崇备至的太平天国起义,男女之间的身体行为却被天国严密控制。《天条书》第七天条要求:“天堂子女,男有男行,女有女行,不得混杂。凡男人女人奸淫者名为变怪,最大犯天条。”谁敢触犯这条规矩,那就砍头点天灯,有死无生。夫妻“只准月晦日同宿”。晦日,即每月最后一天。当然对于天王以及其他领袖来说,这不成问题,天王自己有88个老婆,东王西王各有13个老婆,其他王爷都有6个老婆。太平天国把性严控起来,作为一项特殊的政治制度,但这并不能帮助他们获得成功。反而成为其愚昧、邪恶的明证。对生殖的控制不仅太平天国有,到了现代社会仍然不乏其国。罗马尼亚在上世纪曾经以鼓励生育为名,严厉控制着这个国家/唐元鹏

的生殖。对于罗马尼亚的前领导人齐奥塞斯库来说,人是这个国家的资源和财产,他认为罗马尼亚2300万人口不足以让这个国家强大。为了在2000年实现3000万的人口目标,一项强制生育的国家计划出台了。在这个国家,离婚是被禁止的,每对夫妻至少要生四个孩子,不能受孕的要缴纳罚金,那些堕胎者将受到严厉的处罚。妇女的月经期受到严格的检查和盘问,国家会派出执法者到全国各处监视避孕妇女和堕胎手术。这些人被称为“月经警察”。而在这场声势浩大的运动之中,妇女婴儿遭受极大的灾难,地下流产导致怀孕妇女死亡率攀升,医疗资源无法应对大量的新生婴儿,生育政策推出的头一年,婴儿死亡率增长了145.6%。最终,始作俑者齐奥塞斯库和妻子在一场革命中被乱枪打死。而在地球另一端,中国却采取了与之相反的政策,这里的生育政策是不让人们多生。更解放还是更束缚——网络时代的身体在电影《天煞地球反击战》中,外星人变成了大脑袋,手脚退化成小细棍的生物。导演罗兰·艾默里奇似乎想暗示,这是未来人类进化的方向,也是网络时代的谶语。有人认为1997年是中国的互联网元年,对于世界其他地方而言,可能要更早一些。从此,人类无法抗拒地投入到这张大网之中。经过十几年的发展,网络越来越体现出它的本质,比如宅、懒人经济、数码生存等等。身体越来越被禁锢在电脑面前,人们只要通过鼠标和键盘,就能完成生活的基本需求。如今,手机互联的概念更将人类与网络的关系进行了无缝连接,上班在家可用电脑上网,出门在外则用手机。于是低头族、拇指族等特殊人群应运而生。网络重新给身体分配了任务,甚至在不知不觉中完全改变了人类的行为。但网络已经对身体带来新的损害,《大众医学》杂志曾与医院合作进行了一项针对颈椎病的调查,上世纪80年代中期,当时的高发年龄平均在55岁;上世纪90年代中期,这一年龄下降到了49岁;而现在,颈椎病住院病人的高发年龄只有39岁左右了。调查发现,30岁以下的门诊患者,其比例比30—39岁人群还高出2.5%,表明已有越来越多的二三十岁的年轻人正在步入颈椎病患者行列。人类经过几千年不懈的奋斗,自由意志对身体的控制越来越强。但不幸地,才出虎穴又入狼窝,在网络面前,人类无法抵挡,身体在不知不觉中被大网笼罩,无法自拔。

 

文唐元鹏企图支配身体的自由意志,总是被权力、法律乃至道德束缚着,绳子永远都在,从未解开。从1951年开始,在中国的土地上,每天上午10点,大江南北、长城内外无数的高音喇叭会同时响起激昂的旋律。各级学校,机关厂矿,甚至边远乡村,无论男女老幼,都会走到空旷的地方,伴随着音乐节奏,“一二三四”做起广播体操。很少人意识到,这是一场由几亿人参加,数十年如一日,以集体主义名义对中国人身体的占用。法国哲学家福柯指出,从18世纪起,权力和政治大规模主宰和包围着身体,身体进入了“知识控制与权力干预的领域”。每日不断的广播体操,正是权力对身体干预的典型状态。从古到今,人类从来没有,也不能随心所欲地支配自己的身体。在古代,医疗水平低下,随心所欲使用身体,危险度高,任何一个小伤口都可能使人丧命——因为没有抗生素。在中国人的传统观念中,“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身体的支配已经上升到孝的高度。现代社会,人类终于可以放纵自己,把身体或置身于野蛮的荒原,或潜入清澈的海水,或攀缘于险峻的山壁,或用性为身体获得高度的愉悦。这是人类自由意志给身体的松绑。但福柯却简单地戳穿了这种自由,企图支配身体的自由意志,总是被权力、法律乃至道德束缚着,绳子永远都在,从未解开。身体被摧残的历史在过往所有时代,人的身体都可以被视为一种“抵押”,作为被权力或者国家强制力控制的抵押。如果人突破常规的社会框架,如触犯权力,违反法律,那么抵押的身体将受到严厉的惩处。在所有时代,无论中外,人类都曾面临肉刑,以失去身体器官为惩罚的酷刑,由于产生的恐怖效果,一直被认为是行之有效的惩罚手段。在中国历史上,有过宫刑——阉割男性生殖器。有过幽闭——对女犯施行的宫刑,用木槌击妇人胸腹,即有一物坠而掩闭其牝户,只能便溺,而人道永废。有过椓刑——将女性耻骨击碎(击打致耻骨骨折)。由於耻骨骨折,故而此处无法被触碰,以达到禁淫的目的。也有刖刑——将膝盖卸掉(另有一说是斩掉膝盖以下腿部),人便只能瘫坐在床,无法动弹。比较轻的还有黥(刺面并着墨)、劓(割鼻)等等,汉族的肉刑还是比较局限于对性器官的残害。在西藏布达拉宫里,经常会有控诉封建农奴制的展览,里面包括了挖眼、抽筋、割舌、砍手、剁脚等等对身体最残酷的伤害。但即使在古代,野蛮的肉刑也会遭遇反对。汉文帝下诏宣布废除肉刑,皇帝觉得即使有这么残酷的刑罚,人仍难免犯罪,这说明是教化的问题而非刑罚不够。于是把肉刑改为笞刑,即打板子。不过肉刑到底有没有全部废除还很难说,写出《史记》的司马迁便是遭受了“宫刑”的人,而他受刑时是在汉武帝年间。身体作为“抵押品”与权力、法律的碰撞中从来都是弱者,到了现代虽然绝对的身体残害没有了,但失去自由的坐牢,则是惩罚身体的现代方式,痛苦从肉体转化为精神。在人类历史中,即使没有权力和法律带来的残害,也有各种各样特殊原因造成的残害。比如在中国延绵数千年的宦官制度,为了保证皇帝的血统纯洁,要把人阉割掉,再使其伺候皇帝,这种主动的有目的的阉割,比宫刑更进一步。而太监也成为历史中大反派之一,宦官的变态皆从对身体的残害开始。人们曾经认为缠足仅仅是一种关于色情的发明,最早来自艺术家皇帝李煜的变态爱好。费正清说:“使女孩子们痛苦地终生致残,只为着吸引可心的丈夫,而这些丈夫不过迷恋于一种自我满足的神话。”但换个角度想想,这种缠足的陋习,却从生理上限制了女性的移动,在无法远足以及从事某些复杂性工作时,女性只能愈加从属于男性。元代伊世珍的《琅环记》说:“吾闻圣人立女而使之不轻举也,是以裹其足,故所居不过闺阁之内,欲出则有帏车之载,是以无事于足也。”纵然古代把缠足描绘成“步步生莲”般美丽,但如果看到真正的小脚,具有现代审美观的人仍然无法把缠足与美联系起来。以上种种对身体的残害早已消失在历史之中,但时至今日,仍然有一些身体残害以宗教或风俗存在着。比如割礼,非洲或者印尼等地方对女性生殖器进行的割礼,以残酷血腥的名声依然存在于21世纪。在21世纪,文明和法律已经扼杀了绝大部分对身体的残害。但仍有一些恶存在于阴影之中,如东莞曝光的“丐帮” 企图支配身体的自由意志,总是被权力、法律乃至道德束缚着,绳子永远都在,从未解开。

 

1951年开始,在中国的土地上,每天上午10点,大江南北、长城内外无数的高音喇叭会同时响起激昂的旋律。各级学校,机关厂矿,甚至边远乡村,无论男女老幼,都会走到空旷的地方,伴随着音乐节奏,“一二三四”做起广播体操。很少人意识到,这是一场由几亿人参加,数十年如一日,以集体主义名义对中国人身体的占用。

法国哲学家福柯指出,从18世纪起,权力和政治大规模主宰和包围着身体,身体进入了“知识控制与权力干预的领域”。每日不断的广播体操,正是权力对身体干预的典型状态。

事件,某种程度上,丐帮“制造”乞讨残疾儿童,是比古代肉刑更恶劣的行为,但经济利益会驱使某些人选择兽性。身高是由文明决定的身体从来都没有真正属于过自己,它的起起落落有时候也是文明演变的的象征。单从身体的特征而言,罗圈腿可以由多种文化产生,以前那些马背上的民族便因为骑马而造成罗圈腿人群。但对于蒙古族而言,罗圈腿并不丑,反而是英武剽悍的象征。除了骑马,据说踢球也会造成罗圈腿,在足坛历史上曾出现过加林查、罗伯特·卡洛斯、范佩西等罗圈腿球星。还有一个罗圈腿高发症候群是日本人,日本男人跪坐时双膝分开,身体的重量落在两条小腿上而容易造成罗圈腿。而恰好日本人的足球已经称霸亚洲,罗圈腿与足球被日本人扯上了关系。不过日本女人恰恰相反,和服狭窄的裙筒导致女性跪坐时双膝并拢,双脚分开,这便容易形成内八字。说起日本,一个固有的观念正被逐渐扭转,就是日本人的身高。在过去相当长的时间里,“小日本”成为对该国人口身高的固有观念。但在明治维新以来一个半世纪,日本人平均身高却达到 170.7厘米(据1993年统计),增幅超过14厘米,增长率几乎和高头大马的北欧人一样。而据2000年统计数据,中国成人男性的平均身高为169.7厘米。日本人身高变化的研究很多,总的来看,从明治时期,日本开始给穷困孩子提供营养午餐并逐渐扩展开来。1954年,日本国会通过《学校给食法》,1975年日本小学的配餐供给率即达到93%。除了营养午餐,还有牛奶,从1964年开始,学生牛奶从奶粉换成了国产鲜奶。从1950年到1985年,日本国民每日人均钙质摄取量从270mg增到553mg,动物性蛋白摄取量从17g增到40.1g,而乳制品摄取量从11.7g到116.7g,翻了十倍。身高到底是由什么决定的?在日本的例子里,答案似乎由食物与营养给出。但在另一个地方,朝鲜半岛,身高的问题却并非那么简单。据韩国媒体报道,朝鲜参军身高要求从2008年的150厘米,降到了2012年的142厘米。而作为兄弟的韩国人入伍的身高最低标准不见报道,但有一点是肯定的,韩国男人的平均身高在中日韩三国中是最高的,达到1米74。同样的气候地理条件,同样的民族风俗习惯,却有着截然不同的身体状况。你可以说,这是因为食物与营养造成的区别。但从1950年那场战争造成的南北分野来看,这又是文明造成的,一个封闭的朝鲜;一个经济发展,走向现代化的韩国。身体被权力支配的历史在国共斗争的历史中,曾有一条对共产党重要的指控——“共产共妻”,这在当时使人们对共产党产生了广泛的恐惧与误解。那么这种传说又是从何而来呢?追根溯源,在《共产党宣言中》马克思曾经谈到过“公妻制”:资产阶级的婚姻实际上是公妻制。人们至多只能责备共产党人,说他们想用正式的、公开的公妻制来代替伪善地掩蔽着的公妻制。如果仅仅是理论的,或许不会引起太多误会,但在俄罗斯十月革命时,却真有这样的故事:1918年,苏维埃政权刚刚成立,莫斯科一家布厂的老板赫瓦多夫贴出一份告示——《俄罗斯处女和妻子公有化令》。在这份告示中,起草者赫瓦多夫以政府名义宣布:所有人类优秀因子都被保留在资产阶级腐败的躯体内,而这违反了人类繁衍的准则。基于此,从1918年5月1日开始,所有17至32岁的女性都将不再拥有对自己的所有权而将成为“公有品”。”最后,赫瓦多夫因发布这个告示被苏维埃抓住,“共产共妻”在俄罗斯仅仅是谣言而已。但一度被推崇备至的太平天国起义,男女之间的身体行为却被天国严密控制。《天条书》第七天条要求:“天堂子女,男有男行,女有女行,不得混杂。凡男人女人奸淫者名为变怪,最大犯天条。”谁敢触犯这条规矩,那就砍头点天灯,有死无生。夫妻“只准月晦日同宿”。晦日,即每月最后一天。当然对于天王以及其他领袖来说,这不成问题,天王自己有88个老婆,东王西王各有13个老婆,其他王爷都有6个老婆。太平天国把性严控起来,作为一项特殊的政治制度,但这并不能帮助他们获得成功。反而成为其愚昧、邪恶的明证。对生殖的控制不仅太平天国有,到了现代社会仍然不乏其国。罗马尼亚在上世纪曾经以鼓励生育为名,严厉控制着这个国家 从古到今,人类从来没有,也不能随心所欲地支配自己的身体。在古代,医疗水平低下,随心所欲使用身体,危险度高,任何一个小伤口都可能使人丧命——因为没有抗生素。在中国人的传统观念中,“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身体的支配已经上升到孝的高度。

现代社会,人类终于可以放纵自己,把身体或置身于野蛮的荒原,或潜入清澈的海水,或攀缘于险峻的山壁,或用性为身体获得高度的愉悦。这是人类自由意志给身体的松绑。

的生殖。对于罗马尼亚的前领导人齐奥塞斯库来说,人是这个国家的资源和财产,他认为罗马尼亚2300万人口不足以让这个国家强大。为了在2000年实现3000万的人口目标,一项强制生育的国家计划出台了。在这个国家,离婚是被禁止的,每对夫妻至少要生四个孩子,不能受孕的要缴纳罚金,那些堕胎者将受到严厉的处罚。妇女的月经期受到严格的检查和盘问,国家会派出执法者到全国各处监视避孕妇女和堕胎手术。这些人被称为“月经警察”。而在这场声势浩大的运动之中,妇女婴儿遭受极大的灾难,地下流产导致怀孕妇女死亡率攀升,医疗资源无法应对大量的新生婴儿,生育政策推出的头一年,婴儿死亡率增长了145.6%。最终,始作俑者齐奥塞斯库和妻子在一场革命中被乱枪打死。而在地球另一端,中国却采取了与之相反的政策,这里的生育政策是不让人们多生。更解放还是更束缚——网络时代的身体在电影《天煞地球反击战》中,外星人变成了大脑袋,手脚退化成小细棍的生物。导演罗兰·艾默里奇似乎想暗示,这是未来人类进化的方向,也是网络时代的谶语。有人认为1997年是中国的互联网元年,对于世界其他地方而言,可能要更早一些。从此,人类无法抗拒地投入到这张大网之中。经过十几年的发展,网络越来越体现出它的本质,比如宅、懒人经济、数码生存等等。身体越来越被禁锢在电脑面前,人们只要通过鼠标和键盘,就能完成生活的基本需求。如今,手机互联的概念更将人类与网络的关系进行了无缝连接,上班在家可用电脑上网,出门在外则用手机。于是低头族、拇指族等特殊人群应运而生。网络重新给身体分配了任务,甚至在不知不觉中完全改变了人类的行为。但网络已经对身体带来新的损害,《大众医学》杂志曾与医院合作进行了一项针对颈椎病的调查,上世纪80年代中期,当时的高发年龄平均在55岁;上世纪90年代中期,这一年龄下降到了49岁;而现在,颈椎病住院病人的高发年龄只有39岁左右了。调查发现,30岁以下的门诊患者,其比例比30—39岁人群还高出2.5%,表明已有越来越多的二三十岁的年轻人正在步入颈椎病患者行列。人类经过几千年不懈的奋斗,自由意志对身体的控制越来越强。但不幸地,才出虎穴又入狼窝,在网络面前,人类无法抵挡,身体在不知不觉中被大网笼罩,无法自拔。

但福柯却简单地戳穿了这种自由,企图支配身体的自由意志,总是被权力、法律乃至道德束缚着,绳子永远都在,从未解开。

文唐元鹏企图支配身体的自由意志,总是被权力、法律乃至道德束缚着,绳子永远都在,从未解开。从1951年开始,在中国的土地上,每天上午10点,大江南北、长城内外无数的高音喇叭会同时响起激昂的旋律。各级学校,机关厂矿,甚至边远乡村,无论男女老幼,都会走到空旷的地方,伴随着音乐节奏,“一二三四”做起广播体操。很少人意识到,这是一场由几亿人参加,数十年如一日,以集体主义名义对中国人身体的占用。法国哲学家福柯指出,从18世纪起,权力和政治大规模主宰和包围着身体,身体进入了“知识控制与权力干预的领域”。每日不断的广播体操,正是权力对身体干预的典型状态。从古到今,人类从来没有,也不能随心所欲地支配自己的身体。在古代,医疗水平低下,随心所欲使用身体,危险度高,任何一个小伤口都可能使人丧命——因为没有抗生素。在中国人的传统观念中,“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身体的支配已经上升到孝的高度。现代社会,人类终于可以放纵自己,把身体或置身于野蛮的荒原,或潜入清澈的海水,或攀缘于险峻的山壁,或用性为身体获得高度的愉悦。这是人类自由意志给身体的松绑。但福柯却简单地戳穿了这种自由,企图支配身体的自由意志,总是被权力、法律乃至道德束缚着,绳子永远都在,从未解开。身体被摧残的历史在过往所有时代,人的身体都可以被视为一种“抵押”,作为被权力或者国家强制力控制的抵押。如果人突破常规的社会框架,如触犯权力,违反法律,那么抵押的身体将受到严厉的惩处。在所有时代,无论中外,人类都曾面临肉刑,以失去身体器官为惩罚的酷刑,由于产生的恐怖效果,一直被认为是行之有效的惩罚手段。在中国历史上,有过宫刑——阉割男性生殖器。有过幽闭——对女犯施行的宫刑,用木槌击妇人胸腹,即有一物坠而掩闭其牝户,只能便溺,而人道永废。有过椓刑——将女性耻骨击碎(击打致耻骨骨折)。由於耻骨骨折,故而此处无法被触碰,以达到禁淫的目的。也有刖刑——将膝盖卸掉(另有一说是斩掉膝盖以下腿部),人便只能瘫坐在床,无法动弹。比较轻的还有黥(刺面并着墨)、劓(割鼻)等等,汉族的肉刑还是比较局限于对性器官的残害。在西藏布达拉宫里,经常会有控诉封建农奴制的展览,里面包括了挖眼、抽筋、割舌、砍手、剁脚等等对身体最残酷的伤害。但即使在古代,野蛮的肉刑也会遭遇反对。汉文帝下诏宣布废除肉刑,皇帝觉得即使有这么残酷的刑罚,人仍难免犯罪,这说明是教化的问题而非刑罚不够。于是把肉刑改为笞刑,即打板子。不过肉刑到底有没有全部废除还很难说,写出《史记》的司马迁便是遭受了“宫刑”的人,而他受刑时是在汉武帝年间。身体作为“抵押品”与权力、法律的碰撞中从来都是弱者,到了现代虽然绝对的身体残害没有了,但失去自由的坐牢,则是惩罚身体的现代方式,痛苦从肉体转化为精神。在人类历史中,即使没有权力和法律带来的残害,也有各种各样特殊原因造成的残害。比如在中国延绵数千年的宦官制度,为了保证皇帝的血统纯洁,要把人阉割掉,再使其伺候皇帝,这种主动的有目的的阉割,比宫刑更进一步。而太监也成为历史中大反派之一,宦官的变态皆从对身体的残害开始。人们曾经认为缠足仅仅是一种关于色情的发明,最早来自艺术家皇帝李煜的变态爱好。费正清说:“使女孩子们痛苦地终生致残,只为着吸引可心的丈夫,而这些丈夫不过迷恋于一种自我满足的神话。”但换个角度想想,这种缠足的陋习,却从生理上限制了女性的移动,在无法远足以及从事某些复杂性工作时,女性只能愈加从属于男性。元代伊世珍的《琅环记》说:“吾闻圣人立女而使之不轻举也,是以裹其足,故所居不过闺阁之内,欲出则有帏车之载,是以无事于足也。”纵然古代把缠足描绘成“步步生莲”般美丽,但如果看到真正的小脚,具有现代审美观的人仍然无法把缠足与美联系起来。以上种种对身体的残害早已消失在历史之中,但时至今日,仍然有一些身体残害以宗教或风俗存在着。比如割礼,非洲或者印尼等地方对女性生殖器进行的割礼,以残酷血腥的名声依然存在于21世纪。在21世纪,文明和法律已经扼杀了绝大部分对身体的残害。但仍有一些恶存在于阴影之中,如东莞曝光的“丐帮” 

事件,某种程度上,丐帮“制造”乞讨残疾儿童,是比古代肉刑更恶劣的行为,但经济利益会驱使某些人选择兽性。身高是由文明决定的身体从来都没有真正属于过自己,它的起起落落有时候也是文明演变的的象征。单从身体的特征而言,罗圈腿可以由多种文化产生,以前那些马背上的民族便因为骑马而造成罗圈腿人群。但对于蒙古族而言,罗圈腿并不丑,反而是英武剽悍的象征。除了骑马,据说踢球也会造成罗圈腿,在足坛历史上曾出现过加林查、罗伯特·卡洛斯、范佩西等罗圈腿球星。还有一个罗圈腿高发症候群是日本人,日本男人跪坐时双膝分开,身体的重量落在两条小腿上而容易造成罗圈腿。而恰好日本人的足球已经称霸亚洲,罗圈腿与足球被日本人扯上了关系。不过日本女人恰恰相反,和服狭窄的裙筒导致女性跪坐时双膝并拢,双脚分开,这便容易形成内八字。说起日本,一个固有的观念正被逐渐扭转,就是日本人的身高。在过去相当长的时间里,“小日本”成为对该国人口身高的固有观念。但在明治维新以来一个半世纪,日本人平均身高却达到 170.7厘米(据1993年统计),增幅超过14厘米,增长率几乎和高头大马的北欧人一样。而据2000年统计数据,中国成人男性的平均身高为169.7厘米。日本人身高变化的研究很多,总的来看,从明治时期,日本开始给穷困孩子提供营养午餐并逐渐扩展开来。1954年,日本国会通过《学校给食法》,1975年日本小学的配餐供给率即达到93%。除了营养午餐,还有牛奶,从1964年开始,学生牛奶从奶粉换成了国产鲜奶。从1950年到1985年,日本国民每日人均钙质摄取量从270mg增到553mg,动物性蛋白摄取量从17g增到40.1g,而乳制品摄取量从11.7g到116.7g,翻了十倍。身高到底是由什么决定的?在日本的例子里,答案似乎由食物与营养给出。但在另一个地方,朝鲜半岛,身高的问题却并非那么简单。据韩国媒体报道,朝鲜参军身高要求从2008年的150厘米,降到了2012年的142厘米。而作为兄弟的韩国人入伍的身高最低标准不见报道,但有一点是肯定的,韩国男人的平均身高在中日韩三国中是最高的,达到1米74。同样的气候地理条件,同样的民族风俗习惯,却有着截然不同的身体状况。你可以说,这是因为食物与营养造成的区别。但从1950年那场战争造成的南北分野来看,这又是文明造成的,一个封闭的朝鲜;一个经济发展,走向现代化的韩国。身体被权力支配的历史在国共斗争的历史中,曾有一条对共产党重要的指控——“共产共妻”,这在当时使人们对共产党产生了广泛的恐惧与误解。那么这种传说又是从何而来呢?追根溯源,在《共产党宣言中》马克思曾经谈到过“公妻制”:资产阶级的婚姻实际上是公妻制。人们至多只能责备共产党人,说他们想用正式的、公开的公妻制来代替伪善地掩蔽着的公妻制。如果仅仅是理论的,或许不会引起太多误会,但在俄罗斯十月革命时,却真有这样的故事:1918年,苏维埃政权刚刚成立,莫斯科一家布厂的老板赫瓦多夫贴出一份告示——《俄罗斯处女和妻子公有化令》。在这份告示中,起草者赫瓦多夫以政府名义宣布:所有人类优秀因子都被保留在资产阶级腐败的躯体内,而这违反了人类繁衍的准则。基于此,从1918年5月1日开始,所有17至32岁的女性都将不再拥有对自己的所有权而将成为“公有品”。”最后,赫瓦多夫因发布这个告示被苏维埃抓住,“共产共妻”在俄罗斯仅仅是谣言而已。但一度被推崇备至的太平天国起义,男女之间的身体行为却被天国严密控制。《天条书》第七天条要求:“天堂子女,男有男行,女有女行,不得混杂。凡男人女人奸淫者名为变怪,最大犯天条。”谁敢触犯这条规矩,那就砍头点天灯,有死无生。夫妻“只准月晦日同宿”。晦日,即每月最后一天。当然对于天王以及其他领袖来说,这不成问题,天王自己有88个老婆,东王西王各有13个老婆,其他王爷都有6个老婆。太平天国把性严控起来,作为一项特殊的政治制度,但这并不能帮助他们获得成功。反而成为其愚昧、邪恶的明证。对生殖的控制不仅太平天国有,到了现代社会仍然不乏其国。罗马尼亚在上世纪曾经以鼓励生育为名,严厉控制着这个国家 身体被摧残的历史

 

的生殖。对于罗马尼亚的前领导人齐奥塞斯库来说,人是这个国家的资源和财产,他认为罗马尼亚2300万人口不足以让这个国家强大。为了在2000年实现3000万的人口目标,一项强制生育的国家计划出台了。在这个国家,离婚是被禁止的,每对夫妻至少要生四个孩子,不能受孕的要缴纳罚金,那些堕胎者将受到严厉的处罚。妇女的月经期受到严格的检查和盘问,国家会派出执法者到全国各处监视避孕妇女和堕胎手术。这些人被称为“月经警察”。而在这场声势浩大的运动之中,妇女婴儿遭受极大的灾难,地下流产导致怀孕妇女死亡率攀升,医疗资源无法应对大量的新生婴儿,生育政策推出的头一年,婴儿死亡率增长了145.6%。最终,始作俑者齐奥塞斯库和妻子在一场革命中被乱枪打死。而在地球另一端,中国却采取了与之相反的政策,这里的生育政策是不让人们多生。更解放还是更束缚——网络时代的身体在电影《天煞地球反击战》中,外星人变成了大脑袋,手脚退化成小细棍的生物。导演罗兰·艾默里奇似乎想暗示,这是未来人类进化的方向,也是网络时代的谶语。有人认为1997年是中国的互联网元年,对于世界其他地方而言,可能要更早一些。从此,人类无法抗拒地投入到这张大网之中。经过十几年的发展,网络越来越体现出它的本质,比如宅、懒人经济、数码生存等等。身体越来越被禁锢在电脑面前,人们只要通过鼠标和键盘,就能完成生活的基本需求。如今,手机互联的概念更将人类与网络的关系进行了无缝连接,上班在家可用电脑上网,出门在外则用手机。于是低头族、拇指族等特殊人群应运而生。网络重新给身体分配了任务,甚至在不知不觉中完全改变了人类的行为。但网络已经对身体带来新的损害,《大众医学》杂志曾与医院合作进行了一项针对颈椎病的调查,上世纪80年代中期,当时的高发年龄平均在55岁;上世纪90年代中期,这一年龄下降到了49岁;而现在,颈椎病住院病人的高发年龄只有39岁左右了。调查发现,30岁以下的门诊患者,其比例比30—39岁人群还高出2.5%,表明已有越来越多的二三十岁的年轻人正在步入颈椎病患者行列。人类经过几千年不懈的奋斗,自由意志对身体的控制越来越强。但不幸地,才出虎穴又入狼窝,在网络面前,人类无法抵挡,身体在不知不觉中被大网笼罩,无法自拔。

在过往所有时代,人的身体都可以被视为一种“抵押”,作为被权力或者国家强制力控制的抵押。如果人突破常规的社会框架,如触犯权力,违反法律,那么抵押的身体将受到严厉的惩处。

事件,某种程度上,丐帮“制造”乞讨残疾儿童,是比古代肉刑更恶劣的行为,但经济利益会驱使某些人选择兽性。身高是由文明决定的身体从来都没有真正属于过自己,它的起起落落有时候也是文明演变的的象征。单从身体的特征而言,罗圈腿可以由多种文化产生,以前那些马背上的民族便因为骑马而造成罗圈腿人群。但对于蒙古族而言,罗圈腿并不丑,反而是英武剽悍的象征。除了骑马,据说踢球也会造成罗圈腿,在足坛历史上曾出现过加林查、罗伯特·卡洛斯、范佩西等罗圈腿球星。还有一个罗圈腿高发症候群是日本人,日本男人跪坐时双膝分开,身体的重量落在两条小腿上而容易造成罗圈腿。而恰好日本人的足球已经称霸亚洲,罗圈腿与足球被日本人扯上了关系。不过日本女人恰恰相反,和服狭窄的裙筒导致女性跪坐时双膝并拢,双脚分开,这便容易形成内八字。说起日本,一个固有的观念正被逐渐扭转,就是日本人的身高。在过去相当长的时间里,“小日本”成为对该国人口身高的固有观念。但在明治维新以来一个半世纪,日本人平均身高却达到 170.7厘米(据1993年统计),增幅超过14厘米,增长率几乎和高头大马的北欧人一样。而据2000年统计数据,中国成人男性的平均身高为169.7厘米。日本人身高变化的研究很多,总的来看,从明治时期,日本开始给穷困孩子提供营养午餐并逐渐扩展开来。1954年,日本国会通过《学校给食法》,1975年日本小学的配餐供给率即达到93%。除了营养午餐,还有牛奶,从1964年开始,学生牛奶从奶粉换成了国产鲜奶。从1950年到1985年,日本国民每日人均钙质摄取量从270mg增到553mg,动物性蛋白摄取量从17g增到40.1g,而乳制品摄取量从11.7g到116.7g,翻了十倍。身高到底是由什么决定的?在日本的例子里,答案似乎由食物与营养给出。但在另一个地方,朝鲜半岛,身高的问题却并非那么简单。据韩国媒体报道,朝鲜参军身高要求从2008年的150厘米,降到了2012年的142厘米。而作为兄弟的韩国人入伍的身高最低标准不见报道,但有一点是肯定的,韩国男人的平均身高在中日韩三国中是最高的,达到1米74。同样的气候地理条件,同样的民族风俗习惯,却有着截然不同的身体状况。你可以说,这是因为食物与营养造成的区别。但从1950年那场战争造成的南北分野来看,这又是文明造成的,一个封闭的朝鲜;一个经济发展,走向现代化的韩国。身体被权力支配的历史在国共斗争的历史中,曾有一条对共产党重要的指控——“共产共妻”,这在当时使人们对共产党产生了广泛的恐惧与误解。那么这种传说又是从何而来呢?追根溯源,在《共产党宣言中》马克思曾经谈到过“公妻制”:资产阶级的婚姻实际上是公妻制。人们至多只能责备共产党人,说他们想用正式的、公开的公妻制来代替伪善地掩蔽着的公妻制。如果仅仅是理论的,或许不会引起太多误会,但在俄罗斯十月革命时,却真有这样的故事:1918年,苏维埃政权刚刚成立,莫斯科一家布厂的老板赫瓦多夫贴出一份告示——《俄罗斯处女和妻子公有化令》。在这份告示中,起草者赫瓦多夫以政府名义宣布:所有人类优秀因子都被保留在资产阶级腐败的躯体内,而这违反了人类繁衍的准则。基于此,从1918年5月1日开始,所有17至32岁的女性都将不再拥有对自己的所有权而将成为“公有品”。”最后,赫瓦多夫因发布这个告示被苏维埃抓住,“共产共妻”在俄罗斯仅仅是谣言而已。但一度被推崇备至的太平天国起义,男女之间的身体行为却被天国严密控制。《天条书》第七天条要求:“天堂子女,男有男行,女有女行,不得混杂。凡男人女人奸淫者名为变怪,最大犯天条。”谁敢触犯这条规矩,那就砍头点天灯,有死无生。夫妻“只准月晦日同宿”。晦日,即每月最后一天。当然对于天王以及其他领袖来说,这不成问题,天王自己有88个老婆,东王西王各有13个老婆,其他王爷都有6个老婆。太平天国把性严控起来,作为一项特殊的政治制度,但这并不能帮助他们获得成功。反而成为其愚昧、邪恶的明证。对生殖的控制不仅太平天国有,到了现代社会仍然不乏其国。罗马尼亚在上世纪曾经以鼓励生育为名,严厉控制着这个国家 在所有时代,无论中外,人类都曾面临肉刑,以失去身体器官为惩罚的酷刑,由于产生的恐怖效果,一直被认为是行之有效的惩罚手段。

在中国历史上,有过宫刑——阉割男性生殖器。

有过幽闭——对女犯施行的宫刑,用木槌击妇人胸腹,即有一物坠而掩闭其牝户,只能便溺,而人道永废。

的生殖。对于罗马尼亚的前领导人齐奥塞斯库来说,人是这个国家的资源和财产,他认为罗马尼亚2300万人口不足以让这个国家强大。为了在2000年实现3000万的人口目标,一项强制生育的国家计划出台了。在这个国家,离婚是被禁止的,每对夫妻至少要生四个孩子,不能受孕的要缴纳罚金,那些堕胎者将受到严厉的处罚。妇女的月经期受到严格的检查和盘问,国家会派出执法者到全国各处监视避孕妇女和堕胎手术。这些人被称为“月经警察”。而在这场声势浩大的运动之中,妇女婴儿遭受极大的灾难,地下流产导致怀孕妇女死亡率攀升,医疗资源无法应对大量的新生婴儿,生育政策推出的头一年,婴儿死亡率增长了145.6%。最终,始作俑者齐奥塞斯库和妻子在一场革命中被乱枪打死。而在地球另一端,中国却采取了与之相反的政策,这里的生育政策是不让人们多生。更解放还是更束缚——网络时代的身体在电影《天煞地球反击战》中,外星人变成了大脑袋,手脚退化成小细棍的生物。导演罗兰·艾默里奇似乎想暗示,这是未来人类进化的方向,也是网络时代的谶语。有人认为1997年是中国的互联网元年,对于世界其他地方而言,可能要更早一些。从此,人类无法抗拒地投入到这张大网之中。经过十几年的发展,网络越来越体现出它的本质,比如宅、懒人经济、数码生存等等。身体越来越被禁锢在电脑面前,人们只要通过鼠标和键盘,就能完成生活的基本需求。如今,手机互联的概念更将人类与网络的关系进行了无缝连接,上班在家可用电脑上网,出门在外则用手机。于是低头族、拇指族等特殊人群应运而生。网络重新给身体分配了任务,甚至在不知不觉中完全改变了人类的行为。但网络已经对身体带来新的损害,《大众医学》杂志曾与医院合作进行了一项针对颈椎病的调查,上世纪80年代中期,当时的高发年龄平均在55岁;上世纪90年代中期,这一年龄下降到了49岁;而现在,颈椎病住院病人的高发年龄只有39岁左右了。调查发现,30岁以下的门诊患者,其比例比30—39岁人群还高出2.5%,表明已有越来越多的二三十岁的年轻人正在步入颈椎病患者行列。人类经过几千年不懈的奋斗,自由意志对身体的控制越来越强。但不幸地,才出虎穴又入狼窝,在网络面前,人类无法抵挡,身体在不知不觉中被大网笼罩,无法自拔。 有过椓刑——将女性耻骨击碎(击打致耻骨骨折)。由於耻骨骨折,故而此处无法被触碰,以达到禁淫的目的。

也有刖刑——将膝盖卸掉(另有一说是斩掉膝盖以下腿部),人便只能瘫坐在床,无法动弹。

比较轻的还有黥(刺面并着墨)、劓(割鼻)等等,汉族的肉刑还是比较局限于对性器官的残害。在西藏布达拉宫里,经常会有控诉封建农奴制的展览,里面包括了挖眼、抽筋、割舌、砍手、剁脚等等对身体最残酷的伤害。

的生殖。对于罗马尼亚的前领导人齐奥塞斯库来说,人是这个国家的资源和财产,他认为罗马尼亚2300万人口不足以让这个国家强大。为了在2000年实现3000万的人口目标,一项强制生育的国家计划出台了。在这个国家,离婚是被禁止的,每对夫妻至少要生四个孩子,不能受孕的要缴纳罚金,那些堕胎者将受到严厉的处罚。妇女的月经期受到严格的检查和盘问,国家会派出执法者到全国各处监视避孕妇女和堕胎手术。这些人被称为“月经警察”。而在这场声势浩大的运动之中,妇女婴儿遭受极大的灾难,地下流产导致怀孕妇女死亡率攀升,医疗资源无法应对大量的新生婴儿,生育政策推出的头一年,婴儿死亡率增长了145.6%。最终,始作俑者齐奥塞斯库和妻子在一场革命中被乱枪打死。而在地球另一端,中国却采取了与之相反的政策,这里的生育政策是不让人们多生。更解放还是更束缚——网络时代的身体在电影《天煞地球反击战》中,外星人变成了大脑袋,手脚退化成小细棍的生物。导演罗兰·艾默里奇似乎想暗示,这是未来人类进化的方向,也是网络时代的谶语。有人认为1997年是中国的互联网元年,对于世界其他地方而言,可能要更早一些。从此,人类无法抗拒地投入到这张大网之中。经过十几年的发展,网络越来越体现出它的本质,比如宅、懒人经济、数码生存等等。身体越来越被禁锢在电脑面前,人们只要通过鼠标和键盘,就能完成生活的基本需求。如今,手机互联的概念更将人类与网络的关系进行了无缝连接,上班在家可用电脑上网,出门在外则用手机。于是低头族、拇指族等特殊人群应运而生。网络重新给身体分配了任务,甚至在不知不觉中完全改变了人类的行为。但网络已经对身体带来新的损害,《大众医学》杂志曾与医院合作进行了一项针对颈椎病的调查,上世纪80年代中期,当时的高发年龄平均在55岁;上世纪90年代中期,这一年龄下降到了49岁;而现在,颈椎病住院病人的高发年龄只有39岁左右了。调查发现,30岁以下的门诊患者,其比例比30—39岁人群还高出2.5%,表明已有越来越多的二三十岁的年轻人正在步入颈椎病患者行列。人类经过几千年不懈的奋斗,自由意志对身体的控制越来越强。但不幸地,才出虎穴又入狼窝,在网络面前,人类无法抵挡,身体在不知不觉中被大网笼罩,无法自拔。 但即使在古代,野蛮的肉刑也会遭遇反对。汉文帝下诏宣布废除肉刑,皇帝觉得即使有这么残酷的刑罚,人仍难免犯罪,这说明是教化的问题而非刑罚不够。于是把肉刑改为笞刑,即打板子。不过肉刑到底有没有全部废除还很难说,写出《史记》的司马迁便是遭受了“宫刑”的人,而他受刑时是在汉武帝年间。

身体作为“抵押品”与权力、法律的碰撞中从来都是弱者,到了现代虽然绝对的身体残害没有了,但失去自由的坐牢,则是惩罚身体的现代方式,痛苦从肉体转化为精神。

文唐元鹏企图支配身体的自由意志,总是被权力、法律乃至道德束缚着,绳子永远都在,从未解开。从1951年开始,在中国的土地上,每天上午10点,大江南北、长城内外无数的高音喇叭会同时响起激昂的旋律。各级学校,机关厂矿,甚至边远乡村,无论男女老幼,都会走到空旷的地方,伴随着音乐节奏,“一二三四”做起广播体操。很少人意识到,这是一场由几亿人参加,数十年如一日,以集体主义名义对中国人身体的占用。法国哲学家福柯指出,从18世纪起,权力和政治大规模主宰和包围着身体,身体进入了“知识控制与权力干预的领域”。每日不断的广播体操,正是权力对身体干预的典型状态。从古到今,人类从来没有,也不能随心所欲地支配自己的身体。在古代,医疗水平低下,随心所欲使用身体,危险度高,任何一个小伤口都可能使人丧命——因为没有抗生素。在中国人的传统观念中,“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身体的支配已经上升到孝的高度。现代社会,人类终于可以放纵自己,把身体或置身于野蛮的荒原,或潜入清澈的海水,或攀缘于险峻的山壁,或用性为身体获得高度的愉悦。这是人类自由意志给身体的松绑。但福柯却简单地戳穿了这种自由,企图支配身体的自由意志,总是被权力、法律乃至道德束缚着,绳子永远都在,从未解开。身体被摧残的历史在过往所有时代,人的身体都可以被视为一种“抵押”,作为被权力或者国家强制力控制的抵押。如果人突破常规的社会框架,如触犯权力,违反法律,那么抵押的身体将受到严厉的惩处。在所有时代,无论中外,人类都曾面临肉刑,以失去身体器官为惩罚的酷刑,由于产生的恐怖效果,一直被认为是行之有效的惩罚手段。在中国历史上,有过宫刑——阉割男性生殖器。有过幽闭——对女犯施行的宫刑,用木槌击妇人胸腹,即有一物坠而掩闭其牝户,只能便溺,而人道永废。有过椓刑——将女性耻骨击碎(击打致耻骨骨折)。由於耻骨骨折,故而此处无法被触碰,以达到禁淫的目的。也有刖刑——将膝盖卸掉(另有一说是斩掉膝盖以下腿部),人便只能瘫坐在床,无法动弹。比较轻的还有黥(刺面并着墨)、劓(割鼻)等等,汉族的肉刑还是比较局限于对性器官的残害。在西藏布达拉宫里,经常会有控诉封建农奴制的展览,里面包括了挖眼、抽筋、割舌、砍手、剁脚等等对身体最残酷的伤害。但即使在古代,野蛮的肉刑也会遭遇反对。汉文帝下诏宣布废除肉刑,皇帝觉得即使有这么残酷的刑罚,人仍难免犯罪,这说明是教化的问题而非刑罚不够。于是把肉刑改为笞刑,即打板子。不过肉刑到底有没有全部废除还很难说,写出《史记》的司马迁便是遭受了“宫刑”的人,而他受刑时是在汉武帝年间。身体作为“抵押品”与权力、法律的碰撞中从来都是弱者,到了现代虽然绝对的身体残害没有了,但失去自由的坐牢,则是惩罚身体的现代方式,痛苦从肉体转化为精神。在人类历史中,即使没有权力和法律带来的残害,也有各种各样特殊原因造成的残害。比如在中国延绵数千年的宦官制度,为了保证皇帝的血统纯洁,要把人阉割掉,再使其伺候皇帝,这种主动的有目的的阉割,比宫刑更进一步。而太监也成为历史中大反派之一,宦官的变态皆从对身体的残害开始。人们曾经认为缠足仅仅是一种关于色情的发明,最早来自艺术家皇帝李煜的变态爱好。费正清说:“使女孩子们痛苦地终生致残,只为着吸引可心的丈夫,而这些丈夫不过迷恋于一种自我满足的神话。”但换个角度想想,这种缠足的陋习,却从生理上限制了女性的移动,在无法远足以及从事某些复杂性工作时,女性只能愈加从属于男性。元代伊世珍的《琅环记》说:“吾闻圣人立女而使之不轻举也,是以裹其足,故所居不过闺阁之内,欲出则有帏车之载,是以无事于足也。”纵然古代把缠足描绘成“步步生莲”般美丽,但如果看到真正的小脚,具有现代审美观的人仍然无法把缠足与美联系起来。以上种种对身体的残害早已消失在历史之中,但时至今日,仍然有一些身体残害以宗教或风俗存在着。比如割礼,非洲或者印尼等地方对女性生殖器进行的割礼,以残酷血腥的名声依然存在于21世纪。在21世纪,文明和法律已经扼杀了绝大部分对身体的残害。但仍有一些恶存在于阴影之中,如东莞曝光的“丐帮”

在人类历史中,即使没有权力和法律带来的残害,也有各种各样特殊原因造成的残害。比如在中国延绵数千年的宦官制度,为了保证皇帝的血统纯洁,要把人阉割掉,再使其伺候皇帝,这种主动的有目的的阉割,比宫刑更进一步。而太监也成为历史中大反派之一,宦官的变态皆从对身体的残害开始。

人们曾经认为缠足仅仅是一种关于色情的发明,最早来自艺术家皇帝李煜的变态爱好。费正清说:“使女孩子们痛苦地终生致残,只为着吸引可心的丈夫,而这些丈夫不过迷恋于一种自我满足的神话。”

但换个角度想想,这种缠足的陋习,却从生理上限制了女性的移动,在无法远足以及从事某些复杂性工作时,女性只能愈加从属于男性。元代伊世珍的《琅环记》说:“吾闻圣人立女而使之不轻举也,是以裹其足,故所居不过闺阁之内,欲出则有帏车之载,是以无事于足也。”

的生殖。对于罗马尼亚的前领导人齐奥塞斯库来说,人是这个国家的资源和财产,他认为罗马尼亚2300万人口不足以让这个国家强大。为了在2000年实现3000万的人口目标,一项强制生育的国家计划出台了。在这个国家,离婚是被禁止的,每对夫妻至少要生四个孩子,不能受孕的要缴纳罚金,那些堕胎者将受到严厉的处罚。妇女的月经期受到严格的检查和盘问,国家会派出执法者到全国各处监视避孕妇女和堕胎手术。这些人被称为“月经警察”。而在这场声势浩大的运动之中,妇女婴儿遭受极大的灾难,地下流产导致怀孕妇女死亡率攀升,医疗资源无法应对大量的新生婴儿,生育政策推出的头一年,婴儿死亡率增长了145.6%。最终,始作俑者齐奥塞斯库和妻子在一场革命中被乱枪打死。而在地球另一端,中国却采取了与之相反的政策,这里的生育政策是不让人们多生。更解放还是更束缚——网络时代的身体在电影《天煞地球反击战》中,外星人变成了大脑袋,手脚退化成小细棍的生物。导演罗兰·艾默里奇似乎想暗示,这是未来人类进化的方向,也是网络时代的谶语。有人认为1997年是中国的互联网元年,对于世界其他地方而言,可能要更早一些。从此,人类无法抗拒地投入到这张大网之中。经过十几年的发展,网络越来越体现出它的本质,比如宅、懒人经济、数码生存等等。身体越来越被禁锢在电脑面前,人们只要通过鼠标和键盘,就能完成生活的基本需求。如今,手机互联的概念更将人类与网络的关系进行了无缝连接,上班在家可用电脑上网,出门在外则用手机。于是低头族、拇指族等特殊人群应运而生。网络重新给身体分配了任务,甚至在不知不觉中完全改变了人类的行为。但网络已经对身体带来新的损害,《大众医学》杂志曾与医院合作进行了一项针对颈椎病的调查,上世纪80年代中期,当时的高发年龄平均在55岁;上世纪90年代中期,这一年龄下降到了49岁;而现在,颈椎病住院病人的高发年龄只有39岁左右了。调查发现,30岁以下的门诊患者,其比例比30—39岁人群还高出2.5%,表明已有越来越多的二三十岁的年轻人正在步入颈椎病患者行列。人类经过几千年不懈的奋斗,自由意志对身体的控制越来越强。但不幸地,才出虎穴又入狼窝,在网络面前,人类无法抵挡,身体在不知不觉中被大网笼罩,无法自拔。

纵然古代把缠足描绘成“步步生莲”般美丽,但如果看到真正的小脚,具有现代审美观的人仍然无法把缠足与美联系起来。

事件,某种程度上,丐帮“制造”乞讨残疾儿童,是比古代肉刑更恶劣的行为,但经济利益会驱使某些人选择兽性。身高是由文明决定的身体从来都没有真正属于过自己,它的起起落落有时候也是文明演变的的象征。单从身体的特征而言,罗圈腿可以由多种文化产生,以前那些马背上的民族便因为骑马而造成罗圈腿人群。但对于蒙古族而言,罗圈腿并不丑,反而是英武剽悍的象征。除了骑马,据说踢球也会造成罗圈腿,在足坛历史上曾出现过加林查、罗伯特·卡洛斯、范佩西等罗圈腿球星。还有一个罗圈腿高发症候群是日本人,日本男人跪坐时双膝分开,身体的重量落在两条小腿上而容易造成罗圈腿。而恰好日本人的足球已经称霸亚洲,罗圈腿与足球被日本人扯上了关系。不过日本女人恰恰相反,和服狭窄的裙筒导致女性跪坐时双膝并拢,双脚分开,这便容易形成内八字。说起日本,一个固有的观念正被逐渐扭转,就是日本人的身高。在过去相当长的时间里,“小日本”成为对该国人口身高的固有观念。但在明治维新以来一个半世纪,日本人平均身高却达到 170.7厘米(据1993年统计),增幅超过14厘米,增长率几乎和高头大马的北欧人一样。而据2000年统计数据,中国成人男性的平均身高为169.7厘米。日本人身高变化的研究很多,总的来看,从明治时期,日本开始给穷困孩子提供营养午餐并逐渐扩展开来。1954年,日本国会通过《学校给食法》,1975年日本小学的配餐供给率即达到93%。除了营养午餐,还有牛奶,从1964年开始,学生牛奶从奶粉换成了国产鲜奶。从1950年到1985年,日本国民每日人均钙质摄取量从270mg增到553mg,动物性蛋白摄取量从17g增到40.1g,而乳制品摄取量从11.7g到116.7g,翻了十倍。身高到底是由什么决定的?在日本的例子里,答案似乎由食物与营养给出。但在另一个地方,朝鲜半岛,身高的问题却并非那么简单。据韩国媒体报道,朝鲜参军身高要求从2008年的150厘米,降到了2012年的142厘米。而作为兄弟的韩国人入伍的身高最低标准不见报道,但有一点是肯定的,韩国男人的平均身高在中日韩三国中是最高的,达到1米74。同样的气候地理条件,同样的民族风俗习惯,却有着截然不同的身体状况。你可以说,这是因为食物与营养造成的区别。但从1950年那场战争造成的南北分野来看,这又是文明造成的,一个封闭的朝鲜;一个经济发展,走向现代化的韩国。身体被权力支配的历史在国共斗争的历史中,曾有一条对共产党重要的指控——“共产共妻”,这在当时使人们对共产党产生了广泛的恐惧与误解。那么这种传说又是从何而来呢?追根溯源,在《共产党宣言中》马克思曾经谈到过“公妻制”:资产阶级的婚姻实际上是公妻制。人们至多只能责备共产党人,说他们想用正式的、公开的公妻制来代替伪善地掩蔽着的公妻制。如果仅仅是理论的,或许不会引起太多误会,但在俄罗斯十月革命时,却真有这样的故事:1918年,苏维埃政权刚刚成立,莫斯科一家布厂的老板赫瓦多夫贴出一份告示——《俄罗斯处女和妻子公有化令》。在这份告示中,起草者赫瓦多夫以政府名义宣布:所有人类优秀因子都被保留在资产阶级腐败的躯体内,而这违反了人类繁衍的准则。基于此,从1918年5月1日开始,所有17至32岁的女性都将不再拥有对自己的所有权而将成为“公有品”。”最后,赫瓦多夫因发布这个告示被苏维埃抓住,“共产共妻”在俄罗斯仅仅是谣言而已。但一度被推崇备至的太平天国起义,男女之间的身体行为却被天国严密控制。《天条书》第七天条要求:“天堂子女,男有男行,女有女行,不得混杂。凡男人女人奸淫者名为变怪,最大犯天条。”谁敢触犯这条规矩,那就砍头点天灯,有死无生。夫妻“只准月晦日同宿”。晦日,即每月最后一天。当然对于天王以及其他领袖来说,这不成问题,天王自己有88个老婆,东王西王各有13个老婆,其他王爷都有6个老婆。太平天国把性严控起来,作为一项特殊的政治制度,但这并不能帮助他们获得成功。反而成为其愚昧、邪恶的明证。对生殖的控制不仅太平天国有,到了现代社会仍然不乏其国。罗马尼亚在上世纪曾经以鼓励生育为名,严厉控制着这个国家 以上种种对身体的残害早已消失在历史之中,但时至今日,仍然有一些身体残害以宗教或风俗存在着。比如割礼,非洲或者印尼等地方对女性生殖器进行的割礼,以残酷血腥的名声依然存在于21世纪。

21世纪,文明和法律已经扼杀了绝大部分对身体的残害。但仍有一些恶存在于阴影之中,如东莞曝光的“丐帮”事件,某种程度上,丐帮“制造”乞讨残疾儿童,是比古代肉刑更恶劣的行为,但经济利益会驱使某些人选择兽性。

 

事件,某种程度上,丐帮“制造”乞讨残疾儿童,是比古代肉刑更恶劣的行为,但经济利益会驱使某些人选择兽性。身高是由文明决定的身体从来都没有真正属于过自己,它的起起落落有时候也是文明演变的的象征。单从身体的特征而言,罗圈腿可以由多种文化产生,以前那些马背上的民族便因为骑马而造成罗圈腿人群。但对于蒙古族而言,罗圈腿并不丑,反而是英武剽悍的象征。除了骑马,据说踢球也会造成罗圈腿,在足坛历史上曾出现过加林查、罗伯特·卡洛斯、范佩西等罗圈腿球星。还有一个罗圈腿高发症候群是日本人,日本男人跪坐时双膝分开,身体的重量落在两条小腿上而容易造成罗圈腿。而恰好日本人的足球已经称霸亚洲,罗圈腿与足球被日本人扯上了关系。不过日本女人恰恰相反,和服狭窄的裙筒导致女性跪坐时双膝并拢,双脚分开,这便容易形成内八字。说起日本,一个固有的观念正被逐渐扭转,就是日本人的身高。在过去相当长的时间里,“小日本”成为对该国人口身高的固有观念。但在明治维新以来一个半世纪,日本人平均身高却达到 170.7厘米(据1993年统计),增幅超过14厘米,增长率几乎和高头大马的北欧人一样。而据2000年统计数据,中国成人男性的平均身高为169.7厘米。日本人身高变化的研究很多,总的来看,从明治时期,日本开始给穷困孩子提供营养午餐并逐渐扩展开来。1954年,日本国会通过《学校给食法》,1975年日本小学的配餐供给率即达到93%。除了营养午餐,还有牛奶,从1964年开始,学生牛奶从奶粉换成了国产鲜奶。从1950年到1985年,日本国民每日人均钙质摄取量从270mg增到553mg,动物性蛋白摄取量从17g增到40.1g,而乳制品摄取量从11.7g到116.7g,翻了十倍。身高到底是由什么决定的?在日本的例子里,答案似乎由食物与营养给出。但在另一个地方,朝鲜半岛,身高的问题却并非那么简单。据韩国媒体报道,朝鲜参军身高要求从2008年的150厘米,降到了2012年的142厘米。而作为兄弟的韩国人入伍的身高最低标准不见报道,但有一点是肯定的,韩国男人的平均身高在中日韩三国中是最高的,达到1米74。同样的气候地理条件,同样的民族风俗习惯,却有着截然不同的身体状况。你可以说,这是因为食物与营养造成的区别。但从1950年那场战争造成的南北分野来看,这又是文明造成的,一个封闭的朝鲜;一个经济发展,走向现代化的韩国。身体被权力支配的历史在国共斗争的历史中,曾有一条对共产党重要的指控——“共产共妻”,这在当时使人们对共产党产生了广泛的恐惧与误解。那么这种传说又是从何而来呢?追根溯源,在《共产党宣言中》马克思曾经谈到过“公妻制”:资产阶级的婚姻实际上是公妻制。人们至多只能责备共产党人,说他们想用正式的、公开的公妻制来代替伪善地掩蔽着的公妻制。如果仅仅是理论的,或许不会引起太多误会,但在俄罗斯十月革命时,却真有这样的故事:1918年,苏维埃政权刚刚成立,莫斯科一家布厂的老板赫瓦多夫贴出一份告示——《俄罗斯处女和妻子公有化令》。在这份告示中,起草者赫瓦多夫以政府名义宣布:所有人类优秀因子都被保留在资产阶级腐败的躯体内,而这违反了人类繁衍的准则。基于此,从1918年5月1日开始,所有17至32岁的女性都将不再拥有对自己的所有权而将成为“公有品”。”最后,赫瓦多夫因发布这个告示被苏维埃抓住,“共产共妻”在俄罗斯仅仅是谣言而已。但一度被推崇备至的太平天国起义,男女之间的身体行为却被天国严密控制。《天条书》第七天条要求:“天堂子女,男有男行,女有女行,不得混杂。凡男人女人奸淫者名为变怪,最大犯天条。”谁敢触犯这条规矩,那就砍头点天灯,有死无生。夫妻“只准月晦日同宿”。晦日,即每月最后一天。当然对于天王以及其他领袖来说,这不成问题,天王自己有88个老婆,东王西王各有13个老婆,其他王爷都有6个老婆。太平天国把性严控起来,作为一项特殊的政治制度,但这并不能帮助他们获得成功。反而成为其愚昧、邪恶的明证。对生殖的控制不仅太平天国有,到了现代社会仍然不乏其国。罗马尼亚在上世纪曾经以鼓励生育为名,严厉控制着这个国家

身高是由文明决定的

事件,某种程度上,丐帮“制造”乞讨残疾儿童,是比古代肉刑更恶劣的行为,但经济利益会驱使某些人选择兽性。身高是由文明决定的身体从来都没有真正属于过自己,它的起起落落有时候也是文明演变的的象征。单从身体的特征而言,罗圈腿可以由多种文化产生,以前那些马背上的民族便因为骑马而造成罗圈腿人群。但对于蒙古族而言,罗圈腿并不丑,反而是英武剽悍的象征。除了骑马,据说踢球也会造成罗圈腿,在足坛历史上曾出现过加林查、罗伯特·卡洛斯、范佩西等罗圈腿球星。还有一个罗圈腿高发症候群是日本人,日本男人跪坐时双膝分开,身体的重量落在两条小腿上而容易造成罗圈腿。而恰好日本人的足球已经称霸亚洲,罗圈腿与足球被日本人扯上了关系。不过日本女人恰恰相反,和服狭窄的裙筒导致女性跪坐时双膝并拢,双脚分开,这便容易形成内八字。说起日本,一个固有的观念正被逐渐扭转,就是日本人的身高。在过去相当长的时间里,“小日本”成为对该国人口身高的固有观念。但在明治维新以来一个半世纪,日本人平均身高却达到 170.7厘米(据1993年统计),增幅超过14厘米,增长率几乎和高头大马的北欧人一样。而据2000年统计数据,中国成人男性的平均身高为169.7厘米。日本人身高变化的研究很多,总的来看,从明治时期,日本开始给穷困孩子提供营养午餐并逐渐扩展开来。1954年,日本国会通过《学校给食法》,1975年日本小学的配餐供给率即达到93%。除了营养午餐,还有牛奶,从1964年开始,学生牛奶从奶粉换成了国产鲜奶。从1950年到1985年,日本国民每日人均钙质摄取量从270mg增到553mg,动物性蛋白摄取量从17g增到40.1g,而乳制品摄取量从11.7g到116.7g,翻了十倍。身高到底是由什么决定的?在日本的例子里,答案似乎由食物与营养给出。但在另一个地方,朝鲜半岛,身高的问题却并非那么简单。据韩国媒体报道,朝鲜参军身高要求从2008年的150厘米,降到了2012年的142厘米。而作为兄弟的韩国人入伍的身高最低标准不见报道,但有一点是肯定的,韩国男人的平均身高在中日韩三国中是最高的,达到1米74。同样的气候地理条件,同样的民族风俗习惯,却有着截然不同的身体状况。你可以说,这是因为食物与营养造成的区别。但从1950年那场战争造成的南北分野来看,这又是文明造成的,一个封闭的朝鲜;一个经济发展,走向现代化的韩国。身体被权力支配的历史在国共斗争的历史中,曾有一条对共产党重要的指控——“共产共妻”,这在当时使人们对共产党产生了广泛的恐惧与误解。那么这种传说又是从何而来呢?追根溯源,在《共产党宣言中》马克思曾经谈到过“公妻制”:资产阶级的婚姻实际上是公妻制。人们至多只能责备共产党人,说他们想用正式的、公开的公妻制来代替伪善地掩蔽着的公妻制。如果仅仅是理论的,或许不会引起太多误会,但在俄罗斯十月革命时,却真有这样的故事:1918年,苏维埃政权刚刚成立,莫斯科一家布厂的老板赫瓦多夫贴出一份告示——《俄罗斯处女和妻子公有化令》。在这份告示中,起草者赫瓦多夫以政府名义宣布:所有人类优秀因子都被保留在资产阶级腐败的躯体内,而这违反了人类繁衍的准则。基于此,从1918年5月1日开始,所有17至32岁的女性都将不再拥有对自己的所有权而将成为“公有品”。”最后,赫瓦多夫因发布这个告示被苏维埃抓住,“共产共妻”在俄罗斯仅仅是谣言而已。但一度被推崇备至的太平天国起义,男女之间的身体行为却被天国严密控制。《天条书》第七天条要求:“天堂子女,男有男行,女有女行,不得混杂。凡男人女人奸淫者名为变怪,最大犯天条。”谁敢触犯这条规矩,那就砍头点天灯,有死无生。夫妻“只准月晦日同宿”。晦日,即每月最后一天。当然对于天王以及其他领袖来说,这不成问题,天王自己有88个老婆,东王西王各有13个老婆,其他王爷都有6个老婆。太平天国把性严控起来,作为一项特殊的政治制度,但这并不能帮助他们获得成功。反而成为其愚昧、邪恶的明证。对生殖的控制不仅太平天国有,到了现代社会仍然不乏其国。罗马尼亚在上世纪曾经以鼓励生育为名,严厉控制着这个国家

 

身体从来都没有真正属于过自己,它的起起落落有时候也是文明演变的的象征。

单从身体的特征而言,罗圈腿可以由多种文化产生,以前那些马背上的民族便因为骑马而造成罗圈腿人群。但对于蒙古族而言,罗圈腿并不丑,反而是英武剽悍的象征。

除了骑马,据说踢球也会造成罗圈腿,在足坛历史上曾出现过加林查、罗伯特·卡洛斯、范佩西等罗圈腿球星。

的生殖。对于罗马尼亚的前领导人齐奥塞斯库来说,人是这个国家的资源和财产,他认为罗马尼亚2300万人口不足以让这个国家强大。为了在2000年实现3000万的人口目标,一项强制生育的国家计划出台了。在这个国家,离婚是被禁止的,每对夫妻至少要生四个孩子,不能受孕的要缴纳罚金,那些堕胎者将受到严厉的处罚。妇女的月经期受到严格的检查和盘问,国家会派出执法者到全国各处监视避孕妇女和堕胎手术。这些人被称为“月经警察”。而在这场声势浩大的运动之中,妇女婴儿遭受极大的灾难,地下流产导致怀孕妇女死亡率攀升,医疗资源无法应对大量的新生婴儿,生育政策推出的头一年,婴儿死亡率增长了145.6%。最终,始作俑者齐奥塞斯库和妻子在一场革命中被乱枪打死。而在地球另一端,中国却采取了与之相反的政策,这里的生育政策是不让人们多生。更解放还是更束缚——网络时代的身体在电影《天煞地球反击战》中,外星人变成了大脑袋,手脚退化成小细棍的生物。导演罗兰·艾默里奇似乎想暗示,这是未来人类进化的方向,也是网络时代的谶语。有人认为1997年是中国的互联网元年,对于世界其他地方而言,可能要更早一些。从此,人类无法抗拒地投入到这张大网之中。经过十几年的发展,网络越来越体现出它的本质,比如宅、懒人经济、数码生存等等。身体越来越被禁锢在电脑面前,人们只要通过鼠标和键盘,就能完成生活的基本需求。如今,手机互联的概念更将人类与网络的关系进行了无缝连接,上班在家可用电脑上网,出门在外则用手机。于是低头族、拇指族等特殊人群应运而生。网络重新给身体分配了任务,甚至在不知不觉中完全改变了人类的行为。但网络已经对身体带来新的损害,《大众医学》杂志曾与医院合作进行了一项针对颈椎病的调查,上世纪80年代中期,当时的高发年龄平均在55岁;上世纪90年代中期,这一年龄下降到了49岁;而现在,颈椎病住院病人的高发年龄只有39岁左右了。调查发现,30岁以下的门诊患者,其比例比30—39岁人群还高出2.5%,表明已有越来越多的二三十岁的年轻人正在步入颈椎病患者行列。人类经过几千年不懈的奋斗,自由意志对身体的控制越来越强。但不幸地,才出虎穴又入狼窝,在网络面前,人类无法抵挡,身体在不知不觉中被大网笼罩,无法自拔。 还有一个罗圈腿高发症候群是日本人,日本男人跪坐时双膝分开,身体的重量落在两条小腿上而容易造成罗圈腿。而恰好日本人的足球已经称霸亚洲,罗圈腿与足球被日本人扯上了关系。不过日本女人恰恰相反,和服狭窄的裙筒导致女性跪坐时双膝并拢,双脚分开,这便容易形成内八字。

说起日本,一个固有的观念正被逐渐扭转,就是日本人的身高。在过去相当长的时间里,“小日本”成为对该国人口身高的固有观念。

但在明治维新以来一个半世纪,日本人平均身高却达到 170.7文唐元鹏企图支配身体的自由意志,总是被权力、法律乃至道德束缚着,绳子永远都在,从未解开。从1951年开始,在中国的土地上,每天上午10点,大江南北、长城内外无数的高音喇叭会同时响起激昂的旋律。各级学校,机关厂矿,甚至边远乡村,无论男女老幼,都会走到空旷的地方,伴随着音乐节奏,“一二三四”做起广播体操。很少人意识到,这是一场由几亿人参加,数十年如一日,以集体主义名义对中国人身体的占用。法国哲学家福柯指出,从18世纪起,权力和政治大规模主宰和包围着身体,身体进入了“知识控制与权力干预的领域”。每日不断的广播体操,正是权力对身体干预的典型状态。从古到今,人类从来没有,也不能随心所欲地支配自己的身体。在古代,医疗水平低下,随心所欲使用身体,危险度高,任何一个小伤口都可能使人丧命——因为没有抗生素。在中国人的传统观念中,“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身体的支配已经上升到孝的高度。现代社会,人类终于可以放纵自己,把身体或置身于野蛮的荒原,或潜入清澈的海水,或攀缘于险峻的山壁,或用性为身体获得高度的愉悦。这是人类自由意志给身体的松绑。但福柯却简单地戳穿了这种自由,企图支配身体的自由意志,总是被权力、法律乃至道德束缚着,绳子永远都在,从未解开。身体被摧残的历史在过往所有时代,人的身体都可以被视为一种“抵押”,作为被权力或者国家强制力控制的抵押。如果人突破常规的社会框架,如触犯权力,违反法律,那么抵押的身体将受到严厉的惩处。在所有时代,无论中外,人类都曾面临肉刑,以失去身体器官为惩罚的酷刑,由于产生的恐怖效果,一直被认为是行之有效的惩罚手段。在中国历史上,有过宫刑——阉割男性生殖器。有过幽闭——对女犯施行的宫刑,用木槌击妇人胸腹,即有一物坠而掩闭其牝户,只能便溺,而人道永废。有过椓刑——将女性耻骨击碎(击打致耻骨骨折)。由於耻骨骨折,故而此处无法被触碰,以达到禁淫的目的。也有刖刑——将膝盖卸掉(另有一说是斩掉膝盖以下腿部),人便只能瘫坐在床,无法动弹。比较轻的还有黥(刺面并着墨)、劓(割鼻)等等,汉族的肉刑还是比较局限于对性器官的残害。在西藏布达拉宫里,经常会有控诉封建农奴制的展览,里面包括了挖眼、抽筋、割舌、砍手、剁脚等等对身体最残酷的伤害。但即使在古代,野蛮的肉刑也会遭遇反对。汉文帝下诏宣布废除肉刑,皇帝觉得即使有这么残酷的刑罚,人仍难免犯罪,这说明是教化的问题而非刑罚不够。于是把肉刑改为笞刑,即打板子。不过肉刑到底有没有全部废除还很难说,写出《史记》的司马迁便是遭受了“宫刑”的人,而他受刑时是在汉武帝年间。身体作为“抵押品”与权力、法律的碰撞中从来都是弱者,到了现代虽然绝对的身体残害没有了,但失去自由的坐牢,则是惩罚身体的现代方式,痛苦从肉体转化为精神。在人类历史中,即使没有权力和法律带来的残害,也有各种各样特殊原因造成的残害。比如在中国延绵数千年的宦官制度,为了保证皇帝的血统纯洁,要把人阉割掉,再使其伺候皇帝,这种主动的有目的的阉割,比宫刑更进一步。而太监也成为历史中大反派之一,宦官的变态皆从对身体的残害开始。人们曾经认为缠足仅仅是一种关于色情的发明,最早来自艺术家皇帝李煜的变态爱好。费正清说:“使女孩子们痛苦地终生致残,只为着吸引可心的丈夫,而这些丈夫不过迷恋于一种自我满足的神话。”但换个角度想想,这种缠足的陋习,却从生理上限制了女性的移动,在无法远足以及从事某些复杂性工作时,女性只能愈加从属于男性。元代伊世珍的《琅环记》说:“吾闻圣人立女而使之不轻举也,是以裹其足,故所居不过闺阁之内,欲出则有帏车之载,是以无事于足也。”纵然古代把缠足描绘成“步步生莲”般美丽,但如果看到真正的小脚,具有现代审美观的人仍然无法把缠足与美联系起来。以上种种对身体的残害早已消失在历史之中,但时至今日,仍然有一些身体残害以宗教或风俗存在着。比如割礼,非洲或者印尼等地方对女性生殖器进行的割礼,以残酷血腥的名声依然存在于21世纪。在21世纪,文明和法律已经扼杀了绝大部分对身体的残害。但仍有一些恶存在于阴影之中,如东莞曝光的“丐帮”厘米(文唐元鹏企图支配身体的自由意志,总是被权力、法律乃至道德束缚着,绳子永远都在,从未解开。从1951年开始,在中国的土地上,每天上午10点,大江南北、长城内外无数的高音喇叭会同时响起激昂的旋律。各级学校,机关厂矿,甚至边远乡村,无论男女老幼,都会走到空旷的地方,伴随着音乐节奏,“一二三四”做起广播体操。很少人意识到,这是一场由几亿人参加,数十年如一日,以集体主义名义对中国人身体的占用。法国哲学家福柯指出,从18世纪起,权力和政治大规模主宰和包围着身体,身体进入了“知识控制与权力干预的领域”。每日不断的广播体操,正是权力对身体干预的典型状态。从古到今,人类从来没有,也不能随心所欲地支配自己的身体。在古代,医疗水平低下,随心所欲使用身体,危险度高,任何一个小伤口都可能使人丧命——因为没有抗生素。在中国人的传统观念中,“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身体的支配已经上升到孝的高度。现代社会,人类终于可以放纵自己,把身体或置身于野蛮的荒原,或潜入清澈的海水,或攀缘于险峻的山壁,或用性为身体获得高度的愉悦。这是人类自由意志给身体的松绑。但福柯却简单地戳穿了这种自由,企图支配身体的自由意志,总是被权力、法律乃至道德束缚着,绳子永远都在,从未解开。身体被摧残的历史在过往所有时代,人的身体都可以被视为一种“抵押”,作为被权力或者国家强制力控制的抵押。如果人突破常规的社会框架,如触犯权力,违反法律,那么抵押的身体将受到严厉的惩处。在所有时代,无论中外,人类都曾面临肉刑,以失去身体器官为惩罚的酷刑,由于产生的恐怖效果,一直被认为是行之有效的惩罚手段。在中国历史上,有过宫刑——阉割男性生殖器。有过幽闭——对女犯施行的宫刑,用木槌击妇人胸腹,即有一物坠而掩闭其牝户,只能便溺,而人道永废。有过椓刑——将女性耻骨击碎(击打致耻骨骨折)。由於耻骨骨折,故而此处无法被触碰,以达到禁淫的目的。也有刖刑——将膝盖卸掉(另有一说是斩掉膝盖以下腿部),人便只能瘫坐在床,无法动弹。比较轻的还有黥(刺面并着墨)、劓(割鼻)等等,汉族的肉刑还是比较局限于对性器官的残害。在西藏布达拉宫里,经常会有控诉封建农奴制的展览,里面包括了挖眼、抽筋、割舌、砍手、剁脚等等对身体最残酷的伤害。但即使在古代,野蛮的肉刑也会遭遇反对。汉文帝下诏宣布废除肉刑,皇帝觉得即使有这么残酷的刑罚,人仍难免犯罪,这说明是教化的问题而非刑罚不够。于是把肉刑改为笞刑,即打板子。不过肉刑到底有没有全部废除还很难说,写出《史记》的司马迁便是遭受了“宫刑”的人,而他受刑时是在汉武帝年间。身体作为“抵押品”与权力、法律的碰撞中从来都是弱者,到了现代虽然绝对的身体残害没有了,但失去自由的坐牢,则是惩罚身体的现代方式,痛苦从肉体转化为精神。在人类历史中,即使没有权力和法律带来的残害,也有各种各样特殊原因造成的残害。比如在中国延绵数千年的宦官制度,为了保证皇帝的血统纯洁,要把人阉割掉,再使其伺候皇帝,这种主动的有目的的阉割,比宫刑更进一步。而太监也成为历史中大反派之一,宦官的变态皆从对身体的残害开始。人们曾经认为缠足仅仅是一种关于色情的发明,最早来自艺术家皇帝李煜的变态爱好。费正清说:“使女孩子们痛苦地终生致残,只为着吸引可心的丈夫,而这些丈夫不过迷恋于一种自我满足的神话。”但换个角度想想,这种缠足的陋习,却从生理上限制了女性的移动,在无法远足以及从事某些复杂性工作时,女性只能愈加从属于男性。元代伊世珍的《琅环记》说:“吾闻圣人立女而使之不轻举也,是以裹其足,故所居不过闺阁之内,欲出则有帏车之载,是以无事于足也。”纵然古代把缠足描绘成“步步生莲”般美丽,但如果看到真正的小脚,具有现代审美观的人仍然无法把缠足与美联系起来。以上种种对身体的残害早已消失在历史之中,但时至今日,仍然有一些身体残害以宗教或风俗存在着。比如割礼,非洲或者印尼等地方对女性生殖器进行的割礼,以残酷血腥的名声依然存在于21世纪。在21世纪,文明和法律已经扼杀了绝大部分对身体的残害。但仍有一些恶存在于阴影之中,如东莞曝光的“丐帮”1993年统计)的生殖。对于罗马尼亚的前领导人齐奥塞斯库来说,人是这个国家的资源和财产,他认为罗马尼亚2300万人口不足以让这个国家强大。为了在2000年实现3000万的人口目标,一项强制生育的国家计划出台了。在这个国家,离婚是被禁止的,每对夫妻至少要生四个孩子,不能受孕的要缴纳罚金,那些堕胎者将受到严厉的处罚。妇女的月经期受到严格的检查和盘问,国家会派出执法者到全国各处监视避孕妇女和堕胎手术。这些人被称为“月经警察”。而在这场声势浩大的运动之中,妇女婴儿遭受极大的灾难,地下流产导致怀孕妇女死亡率攀升,医疗资源无法应对大量的新生婴儿,生育政策推出的头一年,婴儿死亡率增长了145.6%。最终,始作俑者齐奥塞斯库和妻子在一场革命中被乱枪打死。而在地球另一端,中国却采取了与之相反的政策,这里的生育政策是不让人们多生。更解放还是更束缚——网络时代的身体在电影《天煞地球反击战》中,外星人变成了大脑袋,手脚退化成小细棍的生物。导演罗兰·艾默里奇似乎想暗示,这是未来人类进化的方向,也是网络时代的谶语。有人认为1997年是中国的互联网元年,对于世界其他地方而言,可能要更早一些。从此,人类无法抗拒地投入到这张大网之中。经过十几年的发展,网络越来越体现出它的本质,比如宅、懒人经济、数码生存等等。身体越来越被禁锢在电脑面前,人们只要通过鼠标和键盘,就能完成生活的基本需求。如今,手机互联的概念更将人类与网络的关系进行了无缝连接,上班在家可用电脑上网,出门在外则用手机。于是低头族、拇指族等特殊人群应运而生。网络重新给身体分配了任务,甚至在不知不觉中完全改变了人类的行为。但网络已经对身体带来新的损害,《大众医学》杂志曾与医院合作进行了一项针对颈椎病的调查,上世纪80年代中期,当时的高发年龄平均在55岁;上世纪90年代中期,这一年龄下降到了49岁;而现在,颈椎病住院病人的高发年龄只有39岁左右了。调查发现,30岁以下的门诊患者,其比例比30—39岁人群还高出2.5%,表明已有越来越多的二三十岁的年轻人正在步入颈椎病患者行列。人类经过几千年不懈的奋斗,自由意志对身体的控制越来越强。但不幸地,才出虎穴又入狼窝,在网络面前,人类无法抵挡,身体在不知不觉中被大网笼罩,无法自拔。,增幅超过14厘米事件,某种程度上,丐帮“制造”乞讨残疾儿童,是比古代肉刑更恶劣的行为,但经济利益会驱使某些人选择兽性。身高是由文明决定的身体从来都没有真正属于过自己,它的起起落落有时候也是文明演变的的象征。单从身体的特征而言,罗圈腿可以由多种文化产生,以前那些马背上的民族便因为骑马而造成罗圈腿人群。但对于蒙古族而言,罗圈腿并不丑,反而是英武剽悍的象征。除了骑马,据说踢球也会造成罗圈腿,在足坛历史上曾出现过加林查、罗伯特·卡洛斯、范佩西等罗圈腿球星。还有一个罗圈腿高发症候群是日本人,日本男人跪坐时双膝分开,身体的重量落在两条小腿上而容易造成罗圈腿。而恰好日本人的足球已经称霸亚洲,罗圈腿与足球被日本人扯上了关系。不过日本女人恰恰相反,和服狭窄的裙筒导致女性跪坐时双膝并拢,双脚分开,这便容易形成内八字。说起日本,一个固有的观念正被逐渐扭转,就是日本人的身高。在过去相当长的时间里,“小日本”成为对该国人口身高的固有观念。但在明治维新以来一个半世纪,日本人平均身高却达到 170.7厘米(据1993年统计),增幅超过14厘米,增长率几乎和高头大马的北欧人一样。而据2000年统计数据,中国成人男性的平均身高为169.7厘米。日本人身高变化的研究很多,总的来看,从明治时期,日本开始给穷困孩子提供营养午餐并逐渐扩展开来。1954年,日本国会通过《学校给食法》,1975年日本小学的配餐供给率即达到93%。除了营养午餐,还有牛奶,从1964年开始,学生牛奶从奶粉换成了国产鲜奶。从1950年到1985年,日本国民每日人均钙质摄取量从270mg增到553mg,动物性蛋白摄取量从17g增到40.1g,而乳制品摄取量从11.7g到116.7g,翻了十倍。身高到底是由什么决定的?在日本的例子里,答案似乎由食物与营养给出。但在另一个地方,朝鲜半岛,身高的问题却并非那么简单。据韩国媒体报道,朝鲜参军身高要求从2008年的150厘米,降到了2012年的142厘米。而作为兄弟的韩国人入伍的身高最低标准不见报道,但有一点是肯定的,韩国男人的平均身高在中日韩三国中是最高的,达到1米74。同样的气候地理条件,同样的民族风俗习惯,却有着截然不同的身体状况。你可以说,这是因为食物与营养造成的区别。但从1950年那场战争造成的南北分野来看,这又是文明造成的,一个封闭的朝鲜;一个经济发展,走向现代化的韩国。身体被权力支配的历史在国共斗争的历史中,曾有一条对共产党重要的指控——“共产共妻”,这在当时使人们对共产党产生了广泛的恐惧与误解。那么这种传说又是从何而来呢?追根溯源,在《共产党宣言中》马克思曾经谈到过“公妻制”:资产阶级的婚姻实际上是公妻制。人们至多只能责备共产党人,说他们想用正式的、公开的公妻制来代替伪善地掩蔽着的公妻制。如果仅仅是理论的,或许不会引起太多误会,但在俄罗斯十月革命时,却真有这样的故事:1918年,苏维埃政权刚刚成立,莫斯科一家布厂的老板赫瓦多夫贴出一份告示——《俄罗斯处女和妻子公有化令》。在这份告示中,起草者赫瓦多夫以政府名义宣布:所有人类优秀因子都被保留在资产阶级腐败的躯体内,而这违反了人类繁衍的准则。基于此,从1918年5月1日开始,所有17至32岁的女性都将不再拥有对自己的所有权而将成为“公有品”。”最后,赫瓦多夫因发布这个告示被苏维埃抓住,“共产共妻”在俄罗斯仅仅是谣言而已。但一度被推崇备至的太平天国起义,男女之间的身体行为却被天国严密控制。《天条书》第七天条要求:“天堂子女,男有男行,女有女行,不得混杂。凡男人女人奸淫者名为变怪,最大犯天条。”谁敢触犯这条规矩,那就砍头点天灯,有死无生。夫妻“只准月晦日同宿”。晦日,即每月最后一天。当然对于天王以及其他领袖来说,这不成问题,天王自己有88个老婆,东王西王各有13个老婆,其他王爷都有6个老婆。太平天国把性严控起来,作为一项特殊的政治制度,但这并不能帮助他们获得成功。反而成为其愚昧、邪恶的明证。对生殖的控制不仅太平天国有,到了现代社会仍然不乏其国。罗马尼亚在上世纪曾经以鼓励生育为名,严厉控制着这个国家,增长率几乎和高头大马的北欧人一样。而据2000年统计数据,中国成人男性的平均身高为169.7厘米

日本人身高变化的研究很多,总的来看,从明治时期,日本开始给穷困孩子提供营养午餐并逐渐扩展开来。1954的生殖。对于罗马尼亚的前领导人齐奥塞斯库来说,人是这个国家的资源和财产,他认为罗马尼亚2300万人口不足以让这个国家强大。为了在2000年实现3000万的人口目标,一项强制生育的国家计划出台了。在这个国家,离婚是被禁止的,每对夫妻至少要生四个孩子,不能受孕的要缴纳罚金,那些堕胎者将受到严厉的处罚。妇女的月经期受到严格的检查和盘问,国家会派出执法者到全国各处监视避孕妇女和堕胎手术。这些人被称为“月经警察”。而在这场声势浩大的运动之中,妇女婴儿遭受极大的灾难,地下流产导致怀孕妇女死亡率攀升,医疗资源无法应对大量的新生婴儿,生育政策推出的头一年,婴儿死亡率增长了145.6%。最终,始作俑者齐奥塞斯库和妻子在一场革命中被乱枪打死。而在地球另一端,中国却采取了与之相反的政策,这里的生育政策是不让人们多生。更解放还是更束缚——网络时代的身体在电影《天煞地球反击战》中,外星人变成了大脑袋,手脚退化成小细棍的生物。导演罗兰·艾默里奇似乎想暗示,这是未来人类进化的方向,也是网络时代的谶语。有人认为1997年是中国的互联网元年,对于世界其他地方而言,可能要更早一些。从此,人类无法抗拒地投入到这张大网之中。经过十几年的发展,网络越来越体现出它的本质,比如宅、懒人经济、数码生存等等。身体越来越被禁锢在电脑面前,人们只要通过鼠标和键盘,就能完成生活的基本需求。如今,手机互联的概念更将人类与网络的关系进行了无缝连接,上班在家可用电脑上网,出门在外则用手机。于是低头族、拇指族等特殊人群应运而生。网络重新给身体分配了任务,甚至在不知不觉中完全改变了人类的行为。但网络已经对身体带来新的损害,《大众医学》杂志曾与医院合作进行了一项针对颈椎病的调查,上世纪80年代中期,当时的高发年龄平均在55岁;上世纪90年代中期,这一年龄下降到了49岁;而现在,颈椎病住院病人的高发年龄只有39岁左右了。调查发现,30岁以下的门诊患者,其比例比30—39岁人群还高出2.5%,表明已有越来越多的二三十岁的年轻人正在步入颈椎病患者行列。人类经过几千年不懈的奋斗,自由意志对身体的控制越来越强。但不幸地,才出虎穴又入狼窝,在网络面前,人类无法抵挡,身体在不知不觉中被大网笼罩,无法自拔。年,日本国会通过《学校给食法》,1975年日本小学的配餐供给率即达到文唐元鹏企图支配身体的自由意志,总是被权力、法律乃至道德束缚着,绳子永远都在,从未解开。从1951年开始,在中国的土地上,每天上午10点,大江南北、长城内外无数的高音喇叭会同时响起激昂的旋律。各级学校,机关厂矿,甚至边远乡村,无论男女老幼,都会走到空旷的地方,伴随着音乐节奏,“一二三四”做起广播体操。很少人意识到,这是一场由几亿人参加,数十年如一日,以集体主义名义对中国人身体的占用。法国哲学家福柯指出,从18世纪起,权力和政治大规模主宰和包围着身体,身体进入了“知识控制与权力干预的领域”。每日不断的广播体操,正是权力对身体干预的典型状态。从古到今,人类从来没有,也不能随心所欲地支配自己的身体。在古代,医疗水平低下,随心所欲使用身体,危险度高,任何一个小伤口都可能使人丧命——因为没有抗生素。在中国人的传统观念中,“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身体的支配已经上升到孝的高度。现代社会,人类终于可以放纵自己,把身体或置身于野蛮的荒原,或潜入清澈的海水,或攀缘于险峻的山壁,或用性为身体获得高度的愉悦。这是人类自由意志给身体的松绑。但福柯却简单地戳穿了这种自由,企图支配身体的自由意志,总是被权力、法律乃至道德束缚着,绳子永远都在,从未解开。身体被摧残的历史在过往所有时代,人的身体都可以被视为一种“抵押”,作为被权力或者国家强制力控制的抵押。如果人突破常规的社会框架,如触犯权力,违反法律,那么抵押的身体将受到严厉的惩处。在所有时代,无论中外,人类都曾面临肉刑,以失去身体器官为惩罚的酷刑,由于产生的恐怖效果,一直被认为是行之有效的惩罚手段。在中国历史上,有过宫刑——阉割男性生殖器。有过幽闭——对女犯施行的宫刑,用木槌击妇人胸腹,即有一物坠而掩闭其牝户,只能便溺,而人道永废。有过椓刑——将女性耻骨击碎(击打致耻骨骨折)。由於耻骨骨折,故而此处无法被触碰,以达到禁淫的目的。也有刖刑——将膝盖卸掉(另有一说是斩掉膝盖以下腿部),人便只能瘫坐在床,无法动弹。比较轻的还有黥(刺面并着墨)、劓(割鼻)等等,汉族的肉刑还是比较局限于对性器官的残害。在西藏布达拉宫里,经常会有控诉封建农奴制的展览,里面包括了挖眼、抽筋、割舌、砍手、剁脚等等对身体最残酷的伤害。但即使在古代,野蛮的肉刑也会遭遇反对。汉文帝下诏宣布废除肉刑,皇帝觉得即使有这么残酷的刑罚,人仍难免犯罪,这说明是教化的问题而非刑罚不够。于是把肉刑改为笞刑,即打板子。不过肉刑到底有没有全部废除还很难说,写出《史记》的司马迁便是遭受了“宫刑”的人,而他受刑时是在汉武帝年间。身体作为“抵押品”与权力、法律的碰撞中从来都是弱者,到了现代虽然绝对的身体残害没有了,但失去自由的坐牢,则是惩罚身体的现代方式,痛苦从肉体转化为精神。在人类历史中,即使没有权力和法律带来的残害,也有各种各样特殊原因造成的残害。比如在中国延绵数千年的宦官制度,为了保证皇帝的血统纯洁,要把人阉割掉,再使其伺候皇帝,这种主动的有目的的阉割,比宫刑更进一步。而太监也成为历史中大反派之一,宦官的变态皆从对身体的残害开始。人们曾经认为缠足仅仅是一种关于色情的发明,最早来自艺术家皇帝李煜的变态爱好。费正清说:“使女孩子们痛苦地终生致残,只为着吸引可心的丈夫,而这些丈夫不过迷恋于一种自我满足的神话。”但换个角度想想,这种缠足的陋习,却从生理上限制了女性的移动,在无法远足以及从事某些复杂性工作时,女性只能愈加从属于男性。元代伊世珍的《琅环记》说:“吾闻圣人立女而使之不轻举也,是以裹其足,故所居不过闺阁之内,欲出则有帏车之载,是以无事于足也。”纵然古代把缠足描绘成“步步生莲”般美丽,但如果看到真正的小脚,具有现代审美观的人仍然无法把缠足与美联系起来。以上种种对身体的残害早已消失在历史之中,但时至今日,仍然有一些身体残害以宗教或风俗存在着。比如割礼,非洲或者印尼等地方对女性生殖器进行的割礼,以残酷血腥的名声依然存在于21世纪。在21世纪,文明和法律已经扼杀了绝大部分对身体的残害。但仍有一些恶存在于阴影之中,如东莞曝光的“丐帮”93%。除了营养午餐,还有牛奶,从1964文唐元鹏企图支配身体的自由意志,总是被权力、法律乃至道德束缚着,绳子永远都在,从未解开。从1951年开始,在中国的土地上,每天上午10点,大江南北、长城内外无数的高音喇叭会同时响起激昂的旋律。各级学校,机关厂矿,甚至边远乡村,无论男女老幼,都会走到空旷的地方,伴随着音乐节奏,“一二三四”做起广播体操。很少人意识到,这是一场由几亿人参加,数十年如一日,以集体主义名义对中国人身体的占用。法国哲学家福柯指出,从18世纪起,权力和政治大规模主宰和包围着身体,身体进入了“知识控制与权力干预的领域”。每日不断的广播体操,正是权力对身体干预的典型状态。从古到今,人类从来没有,也不能随心所欲地支配自己的身体。在古代,医疗水平低下,随心所欲使用身体,危险度高,任何一个小伤口都可能使人丧命——因为没有抗生素。在中国人的传统观念中,“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身体的支配已经上升到孝的高度。现代社会,人类终于可以放纵自己,把身体或置身于野蛮的荒原,或潜入清澈的海水,或攀缘于险峻的山壁,或用性为身体获得高度的愉悦。这是人类自由意志给身体的松绑。但福柯却简单地戳穿了这种自由,企图支配身体的自由意志,总是被权力、法律乃至道德束缚着,绳子永远都在,从未解开。身体被摧残的历史在过往所有时代,人的身体都可以被视为一种“抵押”,作为被权力或者国家强制力控制的抵押。如果人突破常规的社会框架,如触犯权力,违反法律,那么抵押的身体将受到严厉的惩处。在所有时代,无论中外,人类都曾面临肉刑,以失去身体器官为惩罚的酷刑,由于产生的恐怖效果,一直被认为是行之有效的惩罚手段。在中国历史上,有过宫刑——阉割男性生殖器。有过幽闭——对女犯施行的宫刑,用木槌击妇人胸腹,即有一物坠而掩闭其牝户,只能便溺,而人道永废。有过椓刑——将女性耻骨击碎(击打致耻骨骨折)。由於耻骨骨折,故而此处无法被触碰,以达到禁淫的目的。也有刖刑——将膝盖卸掉(另有一说是斩掉膝盖以下腿部),人便只能瘫坐在床,无法动弹。比较轻的还有黥(刺面并着墨)、劓(割鼻)等等,汉族的肉刑还是比较局限于对性器官的残害。在西藏布达拉宫里,经常会有控诉封建农奴制的展览,里面包括了挖眼、抽筋、割舌、砍手、剁脚等等对身体最残酷的伤害。但即使在古代,野蛮的肉刑也会遭遇反对。汉文帝下诏宣布废除肉刑,皇帝觉得即使有这么残酷的刑罚,人仍难免犯罪,这说明是教化的问题而非刑罚不够。于是把肉刑改为笞刑,即打板子。不过肉刑到底有没有全部废除还很难说,写出《史记》的司马迁便是遭受了“宫刑”的人,而他受刑时是在汉武帝年间。身体作为“抵押品”与权力、法律的碰撞中从来都是弱者,到了现代虽然绝对的身体残害没有了,但失去自由的坐牢,则是惩罚身体的现代方式,痛苦从肉体转化为精神。在人类历史中,即使没有权力和法律带来的残害,也有各种各样特殊原因造成的残害。比如在中国延绵数千年的宦官制度,为了保证皇帝的血统纯洁,要把人阉割掉,再使其伺候皇帝,这种主动的有目的的阉割,比宫刑更进一步。而太监也成为历史中大反派之一,宦官的变态皆从对身体的残害开始。人们曾经认为缠足仅仅是一种关于色情的发明,最早来自艺术家皇帝李煜的变态爱好。费正清说:“使女孩子们痛苦地终生致残,只为着吸引可心的丈夫,而这些丈夫不过迷恋于一种自我满足的神话。”但换个角度想想,这种缠足的陋习,却从生理上限制了女性的移动,在无法远足以及从事某些复杂性工作时,女性只能愈加从属于男性。元代伊世珍的《琅环记》说:“吾闻圣人立女而使之不轻举也,是以裹其足,故所居不过闺阁之内,欲出则有帏车之载,是以无事于足也。”纵然古代把缠足描绘成“步步生莲”般美丽,但如果看到真正的小脚,具有现代审美观的人仍然无法把缠足与美联系起来。以上种种对身体的残害早已消失在历史之中,但时至今日,仍然有一些身体残害以宗教或风俗存在着。比如割礼,非洲或者印尼等地方对女性生殖器进行的割礼,以残酷血腥的名声依然存在于21世纪。在21世纪,文明和法律已经扼杀了绝大部分对身体的残害。但仍有一些恶存在于阴影之中,如东莞曝光的“丐帮”年开始,学生牛奶从奶粉换成了国产鲜奶。

的生殖。对于罗马尼亚的前领导人齐奥塞斯库来说,人是这个国家的资源和财产,他认为罗马尼亚2300万人口不足以让这个国家强大。为了在2000年实现3000万的人口目标,一项强制生育的国家计划出台了。在这个国家,离婚是被禁止的,每对夫妻至少要生四个孩子,不能受孕的要缴纳罚金,那些堕胎者将受到严厉的处罚。妇女的月经期受到严格的检查和盘问,国家会派出执法者到全国各处监视避孕妇女和堕胎手术。这些人被称为“月经警察”。而在这场声势浩大的运动之中,妇女婴儿遭受极大的灾难,地下流产导致怀孕妇女死亡率攀升,医疗资源无法应对大量的新生婴儿,生育政策推出的头一年,婴儿死亡率增长了145.6%。最终,始作俑者齐奥塞斯库和妻子在一场革命中被乱枪打死。而在地球另一端,中国却采取了与之相反的政策,这里的生育政策是不让人们多生。更解放还是更束缚——网络时代的身体在电影《天煞地球反击战》中,外星人变成了大脑袋,手脚退化成小细棍的生物。导演罗兰·艾默里奇似乎想暗示,这是未来人类进化的方向,也是网络时代的谶语。有人认为1997年是中国的互联网元年,对于世界其他地方而言,可能要更早一些。从此,人类无法抗拒地投入到这张大网之中。经过十几年的发展,网络越来越体现出它的本质,比如宅、懒人经济、数码生存等等。身体越来越被禁锢在电脑面前,人们只要通过鼠标和键盘,就能完成生活的基本需求。如今,手机互联的概念更将人类与网络的关系进行了无缝连接,上班在家可用电脑上网,出门在外则用手机。于是低头族、拇指族等特殊人群应运而生。网络重新给身体分配了任务,甚至在不知不觉中完全改变了人类的行为。但网络已经对身体带来新的损害,《大众医学》杂志曾与医院合作进行了一项针对颈椎病的调查,上世纪80年代中期,当时的高发年龄平均在55岁;上世纪90年代中期,这一年龄下降到了49岁;而现在,颈椎病住院病人的高发年龄只有39岁左右了。调查发现,30岁以下的门诊患者,其比例比30—39岁人群还高出2.5%,表明已有越来越多的二三十岁的年轻人正在步入颈椎病患者行列。人类经过几千年不懈的奋斗,自由意志对身体的控制越来越强。但不幸地,才出虎穴又入狼窝,在网络面前,人类无法抵挡,身体在不知不觉中被大网笼罩,无法自拔。1950年到1985年,日本国民每日人均钙质摄取量从270mg增到553mg,动物性蛋白摄取量从17g增到40.1g,而乳制品摄取量从11.7g116.7g的生殖。对于罗马尼亚的前领导人齐奥塞斯库来说,人是这个国家的资源和财产,他认为罗马尼亚2300万人口不足以让这个国家强大。为了在2000年实现3000万的人口目标,一项强制生育的国家计划出台了。在这个国家,离婚是被禁止的,每对夫妻至少要生四个孩子,不能受孕的要缴纳罚金,那些堕胎者将受到严厉的处罚。妇女的月经期受到严格的检查和盘问,国家会派出执法者到全国各处监视避孕妇女和堕胎手术。这些人被称为“月经警察”。而在这场声势浩大的运动之中,妇女婴儿遭受极大的灾难,地下流产导致怀孕妇女死亡率攀升,医疗资源无法应对大量的新生婴儿,生育政策推出的头一年,婴儿死亡率增长了145.6%。最终,始作俑者齐奥塞斯库和妻子在一场革命中被乱枪打死。而在地球另一端,中国却采取了与之相反的政策,这里的生育政策是不让人们多生。更解放还是更束缚——网络时代的身体在电影《天煞地球反击战》中,外星人变成了大脑袋,手脚退化成小细棍的生物。导演罗兰·艾默里奇似乎想暗示,这是未来人类进化的方向,也是网络时代的谶语。有人认为1997年是中国的互联网元年,对于世界其他地方而言,可能要更早一些。从此,人类无法抗拒地投入到这张大网之中。经过十几年的发展,网络越来越体现出它的本质,比如宅、懒人经济、数码生存等等。身体越来越被禁锢在电脑面前,人们只要通过鼠标和键盘,就能完成生活的基本需求。如今,手机互联的概念更将人类与网络的关系进行了无缝连接,上班在家可用电脑上网,出门在外则用手机。于是低头族、拇指族等特殊人群应运而生。网络重新给身体分配了任务,甚至在不知不觉中完全改变了人类的行为。但网络已经对身体带来新的损害,《大众医学》杂志曾与医院合作进行了一项针对颈椎病的调查,上世纪80年代中期,当时的高发年龄平均在55岁;上世纪90年代中期,这一年龄下降到了49岁;而现在,颈椎病住院病人的高发年龄只有39岁左右了。调查发现,30岁以下的门诊患者,其比例比30—39岁人群还高出2.5%,表明已有越来越多的二三十岁的年轻人正在步入颈椎病患者行列。人类经过几千年不懈的奋斗,自由意志对身体的控制越来越强。但不幸地,才出虎穴又入狼窝,在网络面前,人类无法抵挡,身体在不知不觉中被大网笼罩,无法自拔。,翻了十倍。

身高到底是由什么决定的?在日本的例子里,答案似乎由食物与营养给出。

但在另一个地方,朝鲜半岛,身高的问题却并非那么简单。据韩国媒体报道,朝鲜参军身高要求从2008文唐元鹏企图支配身体的自由意志,总是被权力、法律乃至道德束缚着,绳子永远都在,从未解开。从1951年开始,在中国的土地上,每天上午10点,大江南北、长城内外无数的高音喇叭会同时响起激昂的旋律。各级学校,机关厂矿,甚至边远乡村,无论男女老幼,都会走到空旷的地方,伴随着音乐节奏,“一二三四”做起广播体操。很少人意识到,这是一场由几亿人参加,数十年如一日,以集体主义名义对中国人身体的占用。法国哲学家福柯指出,从18世纪起,权力和政治大规模主宰和包围着身体,身体进入了“知识控制与权力干预的领域”。每日不断的广播体操,正是权力对身体干预的典型状态。从古到今,人类从来没有,也不能随心所欲地支配自己的身体。在古代,医疗水平低下,随心所欲使用身体,危险度高,任何一个小伤口都可能使人丧命——因为没有抗生素。在中国人的传统观念中,“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身体的支配已经上升到孝的高度。现代社会,人类终于可以放纵自己,把身体或置身于野蛮的荒原,或潜入清澈的海水,或攀缘于险峻的山壁,或用性为身体获得高度的愉悦。这是人类自由意志给身体的松绑。但福柯却简单地戳穿了这种自由,企图支配身体的自由意志,总是被权力、法律乃至道德束缚着,绳子永远都在,从未解开。身体被摧残的历史在过往所有时代,人的身体都可以被视为一种“抵押”,作为被权力或者国家强制力控制的抵押。如果人突破常规的社会框架,如触犯权力,违反法律,那么抵押的身体将受到严厉的惩处。在所有时代,无论中外,人类都曾面临肉刑,以失去身体器官为惩罚的酷刑,由于产生的恐怖效果,一直被认为是行之有效的惩罚手段。在中国历史上,有过宫刑——阉割男性生殖器。有过幽闭——对女犯施行的宫刑,用木槌击妇人胸腹,即有一物坠而掩闭其牝户,只能便溺,而人道永废。有过椓刑——将女性耻骨击碎(击打致耻骨骨折)。由於耻骨骨折,故而此处无法被触碰,以达到禁淫的目的。也有刖刑——将膝盖卸掉(另有一说是斩掉膝盖以下腿部),人便只能瘫坐在床,无法动弹。比较轻的还有黥(刺面并着墨)、劓(割鼻)等等,汉族的肉刑还是比较局限于对性器官的残害。在西藏布达拉宫里,经常会有控诉封建农奴制的展览,里面包括了挖眼、抽筋、割舌、砍手、剁脚等等对身体最残酷的伤害。但即使在古代,野蛮的肉刑也会遭遇反对。汉文帝下诏宣布废除肉刑,皇帝觉得即使有这么残酷的刑罚,人仍难免犯罪,这说明是教化的问题而非刑罚不够。于是把肉刑改为笞刑,即打板子。不过肉刑到底有没有全部废除还很难说,写出《史记》的司马迁便是遭受了“宫刑”的人,而他受刑时是在汉武帝年间。身体作为“抵押品”与权力、法律的碰撞中从来都是弱者,到了现代虽然绝对的身体残害没有了,但失去自由的坐牢,则是惩罚身体的现代方式,痛苦从肉体转化为精神。在人类历史中,即使没有权力和法律带来的残害,也有各种各样特殊原因造成的残害。比如在中国延绵数千年的宦官制度,为了保证皇帝的血统纯洁,要把人阉割掉,再使其伺候皇帝,这种主动的有目的的阉割,比宫刑更进一步。而太监也成为历史中大反派之一,宦官的变态皆从对身体的残害开始。人们曾经认为缠足仅仅是一种关于色情的发明,最早来自艺术家皇帝李煜的变态爱好。费正清说:“使女孩子们痛苦地终生致残,只为着吸引可心的丈夫,而这些丈夫不过迷恋于一种自我满足的神话。”但换个角度想想,这种缠足的陋习,却从生理上限制了女性的移动,在无法远足以及从事某些复杂性工作时,女性只能愈加从属于男性。元代伊世珍的《琅环记》说:“吾闻圣人立女而使之不轻举也,是以裹其足,故所居不过闺阁之内,欲出则有帏车之载,是以无事于足也。”纵然古代把缠足描绘成“步步生莲”般美丽,但如果看到真正的小脚,具有现代审美观的人仍然无法把缠足与美联系起来。以上种种对身体的残害早已消失在历史之中,但时至今日,仍然有一些身体残害以宗教或风俗存在着。比如割礼,非洲或者印尼等地方对女性生殖器进行的割礼,以残酷血腥的名声依然存在于21世纪。在21世纪,文明和法律已经扼杀了绝大部分对身体的残害。但仍有一些恶存在于阴影之中,如东莞曝光的“丐帮”年的150厘米,降到了2012年的事件,某种程度上,丐帮“制造”乞讨残疾儿童,是比古代肉刑更恶劣的行为,但经济利益会驱使某些人选择兽性。身高是由文明决定的身体从来都没有真正属于过自己,它的起起落落有时候也是文明演变的的象征。单从身体的特征而言,罗圈腿可以由多种文化产生,以前那些马背上的民族便因为骑马而造成罗圈腿人群。但对于蒙古族而言,罗圈腿并不丑,反而是英武剽悍的象征。除了骑马,据说踢球也会造成罗圈腿,在足坛历史上曾出现过加林查、罗伯特·卡洛斯、范佩西等罗圈腿球星。还有一个罗圈腿高发症候群是日本人,日本男人跪坐时双膝分开,身体的重量落在两条小腿上而容易造成罗圈腿。而恰好日本人的足球已经称霸亚洲,罗圈腿与足球被日本人扯上了关系。不过日本女人恰恰相反,和服狭窄的裙筒导致女性跪坐时双膝并拢,双脚分开,这便容易形成内八字。说起日本,一个固有的观念正被逐渐扭转,就是日本人的身高。在过去相当长的时间里,“小日本”成为对该国人口身高的固有观念。但在明治维新以来一个半世纪,日本人平均身高却达到 170.7厘米(据1993年统计),增幅超过14厘米,增长率几乎和高头大马的北欧人一样。而据2000年统计数据,中国成人男性的平均身高为169.7厘米。日本人身高变化的研究很多,总的来看,从明治时期,日本开始给穷困孩子提供营养午餐并逐渐扩展开来。1954年,日本国会通过《学校给食法》,1975年日本小学的配餐供给率即达到93%。除了营养午餐,还有牛奶,从1964年开始,学生牛奶从奶粉换成了国产鲜奶。从1950年到1985年,日本国民每日人均钙质摄取量从270mg增到553mg,动物性蛋白摄取量从17g增到40.1g,而乳制品摄取量从11.7g到116.7g,翻了十倍。身高到底是由什么决定的?在日本的例子里,答案似乎由食物与营养给出。但在另一个地方,朝鲜半岛,身高的问题却并非那么简单。据韩国媒体报道,朝鲜参军身高要求从2008年的150厘米,降到了2012年的142厘米。而作为兄弟的韩国人入伍的身高最低标准不见报道,但有一点是肯定的,韩国男人的平均身高在中日韩三国中是最高的,达到1米74。同样的气候地理条件,同样的民族风俗习惯,却有着截然不同的身体状况。你可以说,这是因为食物与营养造成的区别。但从1950年那场战争造成的南北分野来看,这又是文明造成的,一个封闭的朝鲜;一个经济发展,走向现代化的韩国。身体被权力支配的历史在国共斗争的历史中,曾有一条对共产党重要的指控——“共产共妻”,这在当时使人们对共产党产生了广泛的恐惧与误解。那么这种传说又是从何而来呢?追根溯源,在《共产党宣言中》马克思曾经谈到过“公妻制”:资产阶级的婚姻实际上是公妻制。人们至多只能责备共产党人,说他们想用正式的、公开的公妻制来代替伪善地掩蔽着的公妻制。如果仅仅是理论的,或许不会引起太多误会,但在俄罗斯十月革命时,却真有这样的故事:1918年,苏维埃政权刚刚成立,莫斯科一家布厂的老板赫瓦多夫贴出一份告示——《俄罗斯处女和妻子公有化令》。在这份告示中,起草者赫瓦多夫以政府名义宣布:所有人类优秀因子都被保留在资产阶级腐败的躯体内,而这违反了人类繁衍的准则。基于此,从1918年5月1日开始,所有17至32岁的女性都将不再拥有对自己的所有权而将成为“公有品”。”最后,赫瓦多夫因发布这个告示被苏维埃抓住,“共产共妻”在俄罗斯仅仅是谣言而已。但一度被推崇备至的太平天国起义,男女之间的身体行为却被天国严密控制。《天条书》第七天条要求:“天堂子女,男有男行,女有女行,不得混杂。凡男人女人奸淫者名为变怪,最大犯天条。”谁敢触犯这条规矩,那就砍头点天灯,有死无生。夫妻“只准月晦日同宿”。晦日,即每月最后一天。当然对于天王以及其他领袖来说,这不成问题,天王自己有88个老婆,东王西王各有13个老婆,其他王爷都有6个老婆。太平天国把性严控起来,作为一项特殊的政治制度,但这并不能帮助他们获得成功。反而成为其愚昧、邪恶的明证。对生殖的控制不仅太平天国有,到了现代社会仍然不乏其国。罗马尼亚在上世纪曾经以鼓励生育为名,严厉控制着这个国家142厘米

事件,某种程度上,丐帮“制造”乞讨残疾儿童,是比古代肉刑更恶劣的行为,但经济利益会驱使某些人选择兽性。身高是由文明决定的身体从来都没有真正属于过自己,它的起起落落有时候也是文明演变的的象征。单从身体的特征而言,罗圈腿可以由多种文化产生,以前那些马背上的民族便因为骑马而造成罗圈腿人群。但对于蒙古族而言,罗圈腿并不丑,反而是英武剽悍的象征。除了骑马,据说踢球也会造成罗圈腿,在足坛历史上曾出现过加林查、罗伯特·卡洛斯、范佩西等罗圈腿球星。还有一个罗圈腿高发症候群是日本人,日本男人跪坐时双膝分开,身体的重量落在两条小腿上而容易造成罗圈腿。而恰好日本人的足球已经称霸亚洲,罗圈腿与足球被日本人扯上了关系。不过日本女人恰恰相反,和服狭窄的裙筒导致女性跪坐时双膝并拢,双脚分开,这便容易形成内八字。说起日本,一个固有的观念正被逐渐扭转,就是日本人的身高。在过去相当长的时间里,“小日本”成为对该国人口身高的固有观念。但在明治维新以来一个半世纪,日本人平均身高却达到 170.7厘米(据1993年统计),增幅超过14厘米,增长率几乎和高头大马的北欧人一样。而据2000年统计数据,中国成人男性的平均身高为169.7厘米。日本人身高变化的研究很多,总的来看,从明治时期,日本开始给穷困孩子提供营养午餐并逐渐扩展开来。1954年,日本国会通过《学校给食法》,1975年日本小学的配餐供给率即达到93%。除了营养午餐,还有牛奶,从1964年开始,学生牛奶从奶粉换成了国产鲜奶。从1950年到1985年,日本国民每日人均钙质摄取量从270mg增到553mg,动物性蛋白摄取量从17g增到40.1g,而乳制品摄取量从11.7g到116.7g,翻了十倍。身高到底是由什么决定的?在日本的例子里,答案似乎由食物与营养给出。但在另一个地方,朝鲜半岛,身高的问题却并非那么简单。据韩国媒体报道,朝鲜参军身高要求从2008年的150厘米,降到了2012年的142厘米。而作为兄弟的韩国人入伍的身高最低标准不见报道,但有一点是肯定的,韩国男人的平均身高在中日韩三国中是最高的,达到1米74。同样的气候地理条件,同样的民族风俗习惯,却有着截然不同的身体状况。你可以说,这是因为食物与营养造成的区别。但从1950年那场战争造成的南北分野来看,这又是文明造成的,一个封闭的朝鲜;一个经济发展,走向现代化的韩国。身体被权力支配的历史在国共斗争的历史中,曾有一条对共产党重要的指控——“共产共妻”,这在当时使人们对共产党产生了广泛的恐惧与误解。那么这种传说又是从何而来呢?追根溯源,在《共产党宣言中》马克思曾经谈到过“公妻制”:资产阶级的婚姻实际上是公妻制。人们至多只能责备共产党人,说他们想用正式的、公开的公妻制来代替伪善地掩蔽着的公妻制。如果仅仅是理论的,或许不会引起太多误会,但在俄罗斯十月革命时,却真有这样的故事:1918年,苏维埃政权刚刚成立,莫斯科一家布厂的老板赫瓦多夫贴出一份告示——《俄罗斯处女和妻子公有化令》。在这份告示中,起草者赫瓦多夫以政府名义宣布:所有人类优秀因子都被保留在资产阶级腐败的躯体内,而这违反了人类繁衍的准则。基于此,从1918年5月1日开始,所有17至32岁的女性都将不再拥有对自己的所有权而将成为“公有品”。”最后,赫瓦多夫因发布这个告示被苏维埃抓住,“共产共妻”在俄罗斯仅仅是谣言而已。但一度被推崇备至的太平天国起义,男女之间的身体行为却被天国严密控制。《天条书》第七天条要求:“天堂子女,男有男行,女有女行,不得混杂。凡男人女人奸淫者名为变怪,最大犯天条。”谁敢触犯这条规矩,那就砍头点天灯,有死无生。夫妻“只准月晦日同宿”。晦日,即每月最后一天。当然对于天王以及其他领袖来说,这不成问题,天王自己有88个老婆,东王西王各有13个老婆,其他王爷都有6个老婆。太平天国把性严控起来,作为一项特殊的政治制度,但这并不能帮助他们获得成功。反而成为其愚昧、邪恶的明证。对生殖的控制不仅太平天国有,到了现代社会仍然不乏其国。罗马尼亚在上世纪曾经以鼓励生育为名,严厉控制着这个国家

而作为兄弟的韩国人入伍的身高最低标准不见报道,但有一点是肯定的,韩国男人的平均身高在中日韩三国中是最高的,达到174

同样的气候地理条件,同样的民族风俗习惯,却有着截然不同的身体状况。你可以说,这是因为食物与营养造成的区别。但从1950年那场战争造成的南北分野来看,这又是文明造成的,一个封闭的朝鲜;一个经济发展,走向现代化的韩国。

 

事件,某种程度上,丐帮“制造”乞讨残疾儿童,是比古代肉刑更恶劣的行为,但经济利益会驱使某些人选择兽性。身高是由文明决定的身体从来都没有真正属于过自己,它的起起落落有时候也是文明演变的的象征。单从身体的特征而言,罗圈腿可以由多种文化产生,以前那些马背上的民族便因为骑马而造成罗圈腿人群。但对于蒙古族而言,罗圈腿并不丑,反而是英武剽悍的象征。除了骑马,据说踢球也会造成罗圈腿,在足坛历史上曾出现过加林查、罗伯特·卡洛斯、范佩西等罗圈腿球星。还有一个罗圈腿高发症候群是日本人,日本男人跪坐时双膝分开,身体的重量落在两条小腿上而容易造成罗圈腿。而恰好日本人的足球已经称霸亚洲,罗圈腿与足球被日本人扯上了关系。不过日本女人恰恰相反,和服狭窄的裙筒导致女性跪坐时双膝并拢,双脚分开,这便容易形成内八字。说起日本,一个固有的观念正被逐渐扭转,就是日本人的身高。在过去相当长的时间里,“小日本”成为对该国人口身高的固有观念。但在明治维新以来一个半世纪,日本人平均身高却达到 170.7厘米(据1993年统计),增幅超过14厘米,增长率几乎和高头大马的北欧人一样。而据2000年统计数据,中国成人男性的平均身高为169.7厘米。日本人身高变化的研究很多,总的来看,从明治时期,日本开始给穷困孩子提供营养午餐并逐渐扩展开来。1954年,日本国会通过《学校给食法》,1975年日本小学的配餐供给率即达到93%。除了营养午餐,还有牛奶,从1964年开始,学生牛奶从奶粉换成了国产鲜奶。从1950年到1985年,日本国民每日人均钙质摄取量从270mg增到553mg,动物性蛋白摄取量从17g增到40.1g,而乳制品摄取量从11.7g到116.7g,翻了十倍。身高到底是由什么决定的?在日本的例子里,答案似乎由食物与营养给出。但在另一个地方,朝鲜半岛,身高的问题却并非那么简单。据韩国媒体报道,朝鲜参军身高要求从2008年的150厘米,降到了2012年的142厘米。而作为兄弟的韩国人入伍的身高最低标准不见报道,但有一点是肯定的,韩国男人的平均身高在中日韩三国中是最高的,达到1米74。同样的气候地理条件,同样的民族风俗习惯,却有着截然不同的身体状况。你可以说,这是因为食物与营养造成的区别。但从1950年那场战争造成的南北分野来看,这又是文明造成的,一个封闭的朝鲜;一个经济发展,走向现代化的韩国。身体被权力支配的历史在国共斗争的历史中,曾有一条对共产党重要的指控——“共产共妻”,这在当时使人们对共产党产生了广泛的恐惧与误解。那么这种传说又是从何而来呢?追根溯源,在《共产党宣言中》马克思曾经谈到过“公妻制”:资产阶级的婚姻实际上是公妻制。人们至多只能责备共产党人,说他们想用正式的、公开的公妻制来代替伪善地掩蔽着的公妻制。如果仅仅是理论的,或许不会引起太多误会,但在俄罗斯十月革命时,却真有这样的故事:1918年,苏维埃政权刚刚成立,莫斯科一家布厂的老板赫瓦多夫贴出一份告示——《俄罗斯处女和妻子公有化令》。在这份告示中,起草者赫瓦多夫以政府名义宣布:所有人类优秀因子都被保留在资产阶级腐败的躯体内,而这违反了人类繁衍的准则。基于此,从1918年5月1日开始,所有17至32岁的女性都将不再拥有对自己的所有权而将成为“公有品”。”最后,赫瓦多夫因发布这个告示被苏维埃抓住,“共产共妻”在俄罗斯仅仅是谣言而已。但一度被推崇备至的太平天国起义,男女之间的身体行为却被天国严密控制。《天条书》第七天条要求:“天堂子女,男有男行,女有女行,不得混杂。凡男人女人奸淫者名为变怪,最大犯天条。”谁敢触犯这条规矩,那就砍头点天灯,有死无生。夫妻“只准月晦日同宿”。晦日,即每月最后一天。当然对于天王以及其他领袖来说,这不成问题,天王自己有88个老婆,东王西王各有13个老婆,其他王爷都有6个老婆。太平天国把性严控起来,作为一项特殊的政治制度,但这并不能帮助他们获得成功。反而成为其愚昧、邪恶的明证。对生殖的控制不仅太平天国有,到了现代社会仍然不乏其国。罗马尼亚在上世纪曾经以鼓励生育为名,严厉控制着这个国家

身体被权力支配的历史

事件,某种程度上,丐帮“制造”乞讨残疾儿童,是比古代肉刑更恶劣的行为,但经济利益会驱使某些人选择兽性。身高是由文明决定的身体从来都没有真正属于过自己,它的起起落落有时候也是文明演变的的象征。单从身体的特征而言,罗圈腿可以由多种文化产生,以前那些马背上的民族便因为骑马而造成罗圈腿人群。但对于蒙古族而言,罗圈腿并不丑,反而是英武剽悍的象征。除了骑马,据说踢球也会造成罗圈腿,在足坛历史上曾出现过加林查、罗伯特·卡洛斯、范佩西等罗圈腿球星。还有一个罗圈腿高发症候群是日本人,日本男人跪坐时双膝分开,身体的重量落在两条小腿上而容易造成罗圈腿。而恰好日本人的足球已经称霸亚洲,罗圈腿与足球被日本人扯上了关系。不过日本女人恰恰相反,和服狭窄的裙筒导致女性跪坐时双膝并拢,双脚分开,这便容易形成内八字。说起日本,一个固有的观念正被逐渐扭转,就是日本人的身高。在过去相当长的时间里,“小日本”成为对该国人口身高的固有观念。但在明治维新以来一个半世纪,日本人平均身高却达到 170.7厘米(据1993年统计),增幅超过14厘米,增长率几乎和高头大马的北欧人一样。而据2000年统计数据,中国成人男性的平均身高为169.7厘米。日本人身高变化的研究很多,总的来看,从明治时期,日本开始给穷困孩子提供营养午餐并逐渐扩展开来。1954年,日本国会通过《学校给食法》,1975年日本小学的配餐供给率即达到93%。除了营养午餐,还有牛奶,从1964年开始,学生牛奶从奶粉换成了国产鲜奶。从1950年到1985年,日本国民每日人均钙质摄取量从270mg增到553mg,动物性蛋白摄取量从17g增到40.1g,而乳制品摄取量从11.7g到116.7g,翻了十倍。身高到底是由什么决定的?在日本的例子里,答案似乎由食物与营养给出。但在另一个地方,朝鲜半岛,身高的问题却并非那么简单。据韩国媒体报道,朝鲜参军身高要求从2008年的150厘米,降到了2012年的142厘米。而作为兄弟的韩国人入伍的身高最低标准不见报道,但有一点是肯定的,韩国男人的平均身高在中日韩三国中是最高的,达到1米74。同样的气候地理条件,同样的民族风俗习惯,却有着截然不同的身体状况。你可以说,这是因为食物与营养造成的区别。但从1950年那场战争造成的南北分野来看,这又是文明造成的,一个封闭的朝鲜;一个经济发展,走向现代化的韩国。身体被权力支配的历史在国共斗争的历史中,曾有一条对共产党重要的指控——“共产共妻”,这在当时使人们对共产党产生了广泛的恐惧与误解。那么这种传说又是从何而来呢?追根溯源,在《共产党宣言中》马克思曾经谈到过“公妻制”:资产阶级的婚姻实际上是公妻制。人们至多只能责备共产党人,说他们想用正式的、公开的公妻制来代替伪善地掩蔽着的公妻制。如果仅仅是理论的,或许不会引起太多误会,但在俄罗斯十月革命时,却真有这样的故事:1918年,苏维埃政权刚刚成立,莫斯科一家布厂的老板赫瓦多夫贴出一份告示——《俄罗斯处女和妻子公有化令》。在这份告示中,起草者赫瓦多夫以政府名义宣布:所有人类优秀因子都被保留在资产阶级腐败的躯体内,而这违反了人类繁衍的准则。基于此,从1918年5月1日开始,所有17至32岁的女性都将不再拥有对自己的所有权而将成为“公有品”。”最后,赫瓦多夫因发布这个告示被苏维埃抓住,“共产共妻”在俄罗斯仅仅是谣言而已。但一度被推崇备至的太平天国起义,男女之间的身体行为却被天国严密控制。《天条书》第七天条要求:“天堂子女,男有男行,女有女行,不得混杂。凡男人女人奸淫者名为变怪,最大犯天条。”谁敢触犯这条规矩,那就砍头点天灯,有死无生。夫妻“只准月晦日同宿”。晦日,即每月最后一天。当然对于天王以及其他领袖来说,这不成问题,天王自己有88个老婆,东王西王各有13个老婆,其他王爷都有6个老婆。太平天国把性严控起来,作为一项特殊的政治制度,但这并不能帮助他们获得成功。反而成为其愚昧、邪恶的明证。对生殖的控制不仅太平天国有,到了现代社会仍然不乏其国。罗马尼亚在上世纪曾经以鼓励生育为名,严厉控制着这个国家

 

事件,某种程度上,丐帮“制造”乞讨残疾儿童,是比古代肉刑更恶劣的行为,但经济利益会驱使某些人选择兽性。身高是由文明决定的身体从来都没有真正属于过自己,它的起起落落有时候也是文明演变的的象征。单从身体的特征而言,罗圈腿可以由多种文化产生,以前那些马背上的民族便因为骑马而造成罗圈腿人群。但对于蒙古族而言,罗圈腿并不丑,反而是英武剽悍的象征。除了骑马,据说踢球也会造成罗圈腿,在足坛历史上曾出现过加林查、罗伯特·卡洛斯、范佩西等罗圈腿球星。还有一个罗圈腿高发症候群是日本人,日本男人跪坐时双膝分开,身体的重量落在两条小腿上而容易造成罗圈腿。而恰好日本人的足球已经称霸亚洲,罗圈腿与足球被日本人扯上了关系。不过日本女人恰恰相反,和服狭窄的裙筒导致女性跪坐时双膝并拢,双脚分开,这便容易形成内八字。说起日本,一个固有的观念正被逐渐扭转,就是日本人的身高。在过去相当长的时间里,“小日本”成为对该国人口身高的固有观念。但在明治维新以来一个半世纪,日本人平均身高却达到 170.7厘米(据1993年统计),增幅超过14厘米,增长率几乎和高头大马的北欧人一样。而据2000年统计数据,中国成人男性的平均身高为169.7厘米。日本人身高变化的研究很多,总的来看,从明治时期,日本开始给穷困孩子提供营养午餐并逐渐扩展开来。1954年,日本国会通过《学校给食法》,1975年日本小学的配餐供给率即达到93%。除了营养午餐,还有牛奶,从1964年开始,学生牛奶从奶粉换成了国产鲜奶。从1950年到1985年,日本国民每日人均钙质摄取量从270mg增到553mg,动物性蛋白摄取量从17g增到40.1g,而乳制品摄取量从11.7g到116.7g,翻了十倍。身高到底是由什么决定的?在日本的例子里,答案似乎由食物与营养给出。但在另一个地方,朝鲜半岛,身高的问题却并非那么简单。据韩国媒体报道,朝鲜参军身高要求从2008年的150厘米,降到了2012年的142厘米。而作为兄弟的韩国人入伍的身高最低标准不见报道,但有一点是肯定的,韩国男人的平均身高在中日韩三国中是最高的,达到1米74。同样的气候地理条件,同样的民族风俗习惯,却有着截然不同的身体状况。你可以说,这是因为食物与营养造成的区别。但从1950年那场战争造成的南北分野来看,这又是文明造成的,一个封闭的朝鲜;一个经济发展,走向现代化的韩国。身体被权力支配的历史在国共斗争的历史中,曾有一条对共产党重要的指控——“共产共妻”,这在当时使人们对共产党产生了广泛的恐惧与误解。那么这种传说又是从何而来呢?追根溯源,在《共产党宣言中》马克思曾经谈到过“公妻制”:资产阶级的婚姻实际上是公妻制。人们至多只能责备共产党人,说他们想用正式的、公开的公妻制来代替伪善地掩蔽着的公妻制。如果仅仅是理论的,或许不会引起太多误会,但在俄罗斯十月革命时,却真有这样的故事:1918年,苏维埃政权刚刚成立,莫斯科一家布厂的老板赫瓦多夫贴出一份告示——《俄罗斯处女和妻子公有化令》。在这份告示中,起草者赫瓦多夫以政府名义宣布:所有人类优秀因子都被保留在资产阶级腐败的躯体内,而这违反了人类繁衍的准则。基于此,从1918年5月1日开始,所有17至32岁的女性都将不再拥有对自己的所有权而将成为“公有品”。”最后,赫瓦多夫因发布这个告示被苏维埃抓住,“共产共妻”在俄罗斯仅仅是谣言而已。但一度被推崇备至的太平天国起义,男女之间的身体行为却被天国严密控制。《天条书》第七天条要求:“天堂子女,男有男行,女有女行,不得混杂。凡男人女人奸淫者名为变怪,最大犯天条。”谁敢触犯这条规矩,那就砍头点天灯,有死无生。夫妻“只准月晦日同宿”。晦日,即每月最后一天。当然对于天王以及其他领袖来说,这不成问题,天王自己有88个老婆,东王西王各有13个老婆,其他王爷都有6个老婆。太平天国把性严控起来,作为一项特殊的政治制度,但这并不能帮助他们获得成功。反而成为其愚昧、邪恶的明证。对生殖的控制不仅太平天国有,到了现代社会仍然不乏其国。罗马尼亚在上世纪曾经以鼓励生育为名,严厉控制着这个国家 在国共斗争的历史中,曾有一条对共产党重要的指控——“共产共妻”,这在当时使人们对共产党产生了广泛的恐惧与误解。那么这种传说又是从何而来呢?

追根溯源,在《共产党宣言中》马克思曾经谈到过“公妻制”:资产阶级的婚姻实际上是公妻制。人们至多只能责备共产党人,说他们想用正式的、公开的公妻制来代替伪善地掩蔽着的公妻制。

事件,某种程度上,丐帮“制造”乞讨残疾儿童,是比古代肉刑更恶劣的行为,但经济利益会驱使某些人选择兽性。身高是由文明决定的身体从来都没有真正属于过自己,它的起起落落有时候也是文明演变的的象征。单从身体的特征而言,罗圈腿可以由多种文化产生,以前那些马背上的民族便因为骑马而造成罗圈腿人群。但对于蒙古族而言,罗圈腿并不丑,反而是英武剽悍的象征。除了骑马,据说踢球也会造成罗圈腿,在足坛历史上曾出现过加林查、罗伯特·卡洛斯、范佩西等罗圈腿球星。还有一个罗圈腿高发症候群是日本人,日本男人跪坐时双膝分开,身体的重量落在两条小腿上而容易造成罗圈腿。而恰好日本人的足球已经称霸亚洲,罗圈腿与足球被日本人扯上了关系。不过日本女人恰恰相反,和服狭窄的裙筒导致女性跪坐时双膝并拢,双脚分开,这便容易形成内八字。说起日本,一个固有的观念正被逐渐扭转,就是日本人的身高。在过去相当长的时间里,“小日本”成为对该国人口身高的固有观念。但在明治维新以来一个半世纪,日本人平均身高却达到 170.7厘米(据1993年统计),增幅超过14厘米,增长率几乎和高头大马的北欧人一样。而据2000年统计数据,中国成人男性的平均身高为169.7厘米。日本人身高变化的研究很多,总的来看,从明治时期,日本开始给穷困孩子提供营养午餐并逐渐扩展开来。1954年,日本国会通过《学校给食法》,1975年日本小学的配餐供给率即达到93%。除了营养午餐,还有牛奶,从1964年开始,学生牛奶从奶粉换成了国产鲜奶。从1950年到1985年,日本国民每日人均钙质摄取量从270mg增到553mg,动物性蛋白摄取量从17g增到40.1g,而乳制品摄取量从11.7g到116.7g,翻了十倍。身高到底是由什么决定的?在日本的例子里,答案似乎由食物与营养给出。但在另一个地方,朝鲜半岛,身高的问题却并非那么简单。据韩国媒体报道,朝鲜参军身高要求从2008年的150厘米,降到了2012年的142厘米。而作为兄弟的韩国人入伍的身高最低标准不见报道,但有一点是肯定的,韩国男人的平均身高在中日韩三国中是最高的,达到1米74。同样的气候地理条件,同样的民族风俗习惯,却有着截然不同的身体状况。你可以说,这是因为食物与营养造成的区别。但从1950年那场战争造成的南北分野来看,这又是文明造成的,一个封闭的朝鲜;一个经济发展,走向现代化的韩国。身体被权力支配的历史在国共斗争的历史中,曾有一条对共产党重要的指控——“共产共妻”,这在当时使人们对共产党产生了广泛的恐惧与误解。那么这种传说又是从何而来呢?追根溯源,在《共产党宣言中》马克思曾经谈到过“公妻制”:资产阶级的婚姻实际上是公妻制。人们至多只能责备共产党人,说他们想用正式的、公开的公妻制来代替伪善地掩蔽着的公妻制。如果仅仅是理论的,或许不会引起太多误会,但在俄罗斯十月革命时,却真有这样的故事:1918年,苏维埃政权刚刚成立,莫斯科一家布厂的老板赫瓦多夫贴出一份告示——《俄罗斯处女和妻子公有化令》。在这份告示中,起草者赫瓦多夫以政府名义宣布:所有人类优秀因子都被保留在资产阶级腐败的躯体内,而这违反了人类繁衍的准则。基于此,从1918年5月1日开始,所有17至32岁的女性都将不再拥有对自己的所有权而将成为“公有品”。”最后,赫瓦多夫因发布这个告示被苏维埃抓住,“共产共妻”在俄罗斯仅仅是谣言而已。但一度被推崇备至的太平天国起义,男女之间的身体行为却被天国严密控制。《天条书》第七天条要求:“天堂子女,男有男行,女有女行,不得混杂。凡男人女人奸淫者名为变怪,最大犯天条。”谁敢触犯这条规矩,那就砍头点天灯,有死无生。夫妻“只准月晦日同宿”。晦日,即每月最后一天。当然对于天王以及其他领袖来说,这不成问题,天王自己有88个老婆,东王西王各有13个老婆,其他王爷都有6个老婆。太平天国把性严控起来,作为一项特殊的政治制度,但这并不能帮助他们获得成功。反而成为其愚昧、邪恶的明证。对生殖的控制不仅太平天国有,到了现代社会仍然不乏其国。罗马尼亚在上世纪曾经以鼓励生育为名,严厉控制着这个国家

如果仅仅是理论的,或许不会引起太多误会,但在俄罗斯十月革命时,却真有这样的故事:1918文唐元鹏企图支配身体的自由意志,总是被权力、法律乃至道德束缚着,绳子永远都在,从未解开。从1951年开始,在中国的土地上,每天上午10点,大江南北、长城内外无数的高音喇叭会同时响起激昂的旋律。各级学校,机关厂矿,甚至边远乡村,无论男女老幼,都会走到空旷的地方,伴随着音乐节奏,“一二三四”做起广播体操。很少人意识到,这是一场由几亿人参加,数十年如一日,以集体主义名义对中国人身体的占用。法国哲学家福柯指出,从18世纪起,权力和政治大规模主宰和包围着身体,身体进入了“知识控制与权力干预的领域”。每日不断的广播体操,正是权力对身体干预的典型状态。从古到今,人类从来没有,也不能随心所欲地支配自己的身体。在古代,医疗水平低下,随心所欲使用身体,危险度高,任何一个小伤口都可能使人丧命——因为没有抗生素。在中国人的传统观念中,“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身体的支配已经上升到孝的高度。现代社会,人类终于可以放纵自己,把身体或置身于野蛮的荒原,或潜入清澈的海水,或攀缘于险峻的山壁,或用性为身体获得高度的愉悦。这是人类自由意志给身体的松绑。但福柯却简单地戳穿了这种自由,企图支配身体的自由意志,总是被权力、法律乃至道德束缚着,绳子永远都在,从未解开。身体被摧残的历史在过往所有时代,人的身体都可以被视为一种“抵押”,作为被权力或者国家强制力控制的抵押。如果人突破常规的社会框架,如触犯权力,违反法律,那么抵押的身体将受到严厉的惩处。在所有时代,无论中外,人类都曾面临肉刑,以失去身体器官为惩罚的酷刑,由于产生的恐怖效果,一直被认为是行之有效的惩罚手段。在中国历史上,有过宫刑——阉割男性生殖器。有过幽闭——对女犯施行的宫刑,用木槌击妇人胸腹,即有一物坠而掩闭其牝户,只能便溺,而人道永废。有过椓刑——将女性耻骨击碎(击打致耻骨骨折)。由於耻骨骨折,故而此处无法被触碰,以达到禁淫的目的。也有刖刑——将膝盖卸掉(另有一说是斩掉膝盖以下腿部),人便只能瘫坐在床,无法动弹。比较轻的还有黥(刺面并着墨)、劓(割鼻)等等,汉族的肉刑还是比较局限于对性器官的残害。在西藏布达拉宫里,经常会有控诉封建农奴制的展览,里面包括了挖眼、抽筋、割舌、砍手、剁脚等等对身体最残酷的伤害。但即使在古代,野蛮的肉刑也会遭遇反对。汉文帝下诏宣布废除肉刑,皇帝觉得即使有这么残酷的刑罚,人仍难免犯罪,这说明是教化的问题而非刑罚不够。于是把肉刑改为笞刑,即打板子。不过肉刑到底有没有全部废除还很难说,写出《史记》的司马迁便是遭受了“宫刑”的人,而他受刑时是在汉武帝年间。身体作为“抵押品”与权力、法律的碰撞中从来都是弱者,到了现代虽然绝对的身体残害没有了,但失去自由的坐牢,则是惩罚身体的现代方式,痛苦从肉体转化为精神。在人类历史中,即使没有权力和法律带来的残害,也有各种各样特殊原因造成的残害。比如在中国延绵数千年的宦官制度,为了保证皇帝的血统纯洁,要把人阉割掉,再使其伺候皇帝,这种主动的有目的的阉割,比宫刑更进一步。而太监也成为历史中大反派之一,宦官的变态皆从对身体的残害开始。人们曾经认为缠足仅仅是一种关于色情的发明,最早来自艺术家皇帝李煜的变态爱好。费正清说:“使女孩子们痛苦地终生致残,只为着吸引可心的丈夫,而这些丈夫不过迷恋于一种自我满足的神话。”但换个角度想想,这种缠足的陋习,却从生理上限制了女性的移动,在无法远足以及从事某些复杂性工作时,女性只能愈加从属于男性。元代伊世珍的《琅环记》说:“吾闻圣人立女而使之不轻举也,是以裹其足,故所居不过闺阁之内,欲出则有帏车之载,是以无事于足也。”纵然古代把缠足描绘成“步步生莲”般美丽,但如果看到真正的小脚,具有现代审美观的人仍然无法把缠足与美联系起来。以上种种对身体的残害早已消失在历史之中,但时至今日,仍然有一些身体残害以宗教或风俗存在着。比如割礼,非洲或者印尼等地方对女性生殖器进行的割礼,以残酷血腥的名声依然存在于21世纪。在21世纪,文明和法律已经扼杀了绝大部分对身体的残害。但仍有一些恶存在于阴影之中,如东莞曝光的“丐帮”年,苏维埃政权刚刚成立,莫斯科一家布厂的老板赫瓦多夫贴出一份告示——《俄罗斯处女和妻子公有化令》。在这份告示中,起草者赫瓦多夫以政府名义宣布:所有人类优秀因子都被保留在资产阶级腐败的躯体内,而这违反了人类繁衍的准则。基于此,从191851开始,所有1732岁的女性都将不再拥有对自己的所有权而将成为“公有品”。”

最后,赫瓦多夫因发布这个告示被苏维埃抓住,“共产共妻”在俄罗斯仅仅是谣言而已。但一度被推崇备至的太平天国起义,男女之间的身体行为却被天国严密控制。

《天条书》第七天条要求:“天堂子女,男有男行,女有女行,不得混杂。凡男人女人奸淫者名为变怪,最大犯天条。”谁敢触犯这条规矩,那就砍头点天灯,有死无生。夫妻“只准月晦日同宿”。晦日,即每月最后一天。

当然对于天王以及其他领袖来说,这不成问题,天王自己有的生殖。对于罗马尼亚的前领导人齐奥塞斯库来说,人是这个国家的资源和财产,他认为罗马尼亚2300万人口不足以让这个国家强大。为了在2000年实现3000万的人口目标,一项强制生育的国家计划出台了。在这个国家,离婚是被禁止的,每对夫妻至少要生四个孩子,不能受孕的要缴纳罚金,那些堕胎者将受到严厉的处罚。妇女的月经期受到严格的检查和盘问,国家会派出执法者到全国各处监视避孕妇女和堕胎手术。这些人被称为“月经警察”。而在这场声势浩大的运动之中,妇女婴儿遭受极大的灾难,地下流产导致怀孕妇女死亡率攀升,医疗资源无法应对大量的新生婴儿,生育政策推出的头一年,婴儿死亡率增长了145.6%。最终,始作俑者齐奥塞斯库和妻子在一场革命中被乱枪打死。而在地球另一端,中国却采取了与之相反的政策,这里的生育政策是不让人们多生。更解放还是更束缚——网络时代的身体在电影《天煞地球反击战》中,外星人变成了大脑袋,手脚退化成小细棍的生物。导演罗兰·艾默里奇似乎想暗示,这是未来人类进化的方向,也是网络时代的谶语。有人认为1997年是中国的互联网元年,对于世界其他地方而言,可能要更早一些。从此,人类无法抗拒地投入到这张大网之中。经过十几年的发展,网络越来越体现出它的本质,比如宅、懒人经济、数码生存等等。身体越来越被禁锢在电脑面前,人们只要通过鼠标和键盘,就能完成生活的基本需求。如今,手机互联的概念更将人类与网络的关系进行了无缝连接,上班在家可用电脑上网,出门在外则用手机。于是低头族、拇指族等特殊人群应运而生。网络重新给身体分配了任务,甚至在不知不觉中完全改变了人类的行为。但网络已经对身体带来新的损害,《大众医学》杂志曾与医院合作进行了一项针对颈椎病的调查,上世纪80年代中期,当时的高发年龄平均在55岁;上世纪90年代中期,这一年龄下降到了49岁;而现在,颈椎病住院病人的高发年龄只有39岁左右了。调查发现,30岁以下的门诊患者,其比例比30—39岁人群还高出2.5%,表明已有越来越多的二三十岁的年轻人正在步入颈椎病患者行列。人类经过几千年不懈的奋斗,自由意志对身体的控制越来越强。但不幸地,才出虎穴又入狼窝,在网络面前,人类无法抵挡,身体在不知不觉中被大网笼罩,无法自拔。88个老婆,东王西王各有13事件,某种程度上,丐帮“制造”乞讨残疾儿童,是比古代肉刑更恶劣的行为,但经济利益会驱使某些人选择兽性。身高是由文明决定的身体从来都没有真正属于过自己,它的起起落落有时候也是文明演变的的象征。单从身体的特征而言,罗圈腿可以由多种文化产生,以前那些马背上的民族便因为骑马而造成罗圈腿人群。但对于蒙古族而言,罗圈腿并不丑,反而是英武剽悍的象征。除了骑马,据说踢球也会造成罗圈腿,在足坛历史上曾出现过加林查、罗伯特·卡洛斯、范佩西等罗圈腿球星。还有一个罗圈腿高发症候群是日本人,日本男人跪坐时双膝分开,身体的重量落在两条小腿上而容易造成罗圈腿。而恰好日本人的足球已经称霸亚洲,罗圈腿与足球被日本人扯上了关系。不过日本女人恰恰相反,和服狭窄的裙筒导致女性跪坐时双膝并拢,双脚分开,这便容易形成内八字。说起日本,一个固有的观念正被逐渐扭转,就是日本人的身高。在过去相当长的时间里,“小日本”成为对该国人口身高的固有观念。但在明治维新以来一个半世纪,日本人平均身高却达到 170.7厘米(据1993年统计),增幅超过14厘米,增长率几乎和高头大马的北欧人一样。而据2000年统计数据,中国成人男性的平均身高为169.7厘米。日本人身高变化的研究很多,总的来看,从明治时期,日本开始给穷困孩子提供营养午餐并逐渐扩展开来。1954年,日本国会通过《学校给食法》,1975年日本小学的配餐供给率即达到93%。除了营养午餐,还有牛奶,从1964年开始,学生牛奶从奶粉换成了国产鲜奶。从1950年到1985年,日本国民每日人均钙质摄取量从270mg增到553mg,动物性蛋白摄取量从17g增到40.1g,而乳制品摄取量从11.7g到116.7g,翻了十倍。身高到底是由什么决定的?在日本的例子里,答案似乎由食物与营养给出。但在另一个地方,朝鲜半岛,身高的问题却并非那么简单。据韩国媒体报道,朝鲜参军身高要求从2008年的150厘米,降到了2012年的142厘米。而作为兄弟的韩国人入伍的身高最低标准不见报道,但有一点是肯定的,韩国男人的平均身高在中日韩三国中是最高的,达到1米74。同样的气候地理条件,同样的民族风俗习惯,却有着截然不同的身体状况。你可以说,这是因为食物与营养造成的区别。但从1950年那场战争造成的南北分野来看,这又是文明造成的,一个封闭的朝鲜;一个经济发展,走向现代化的韩国。身体被权力支配的历史在国共斗争的历史中,曾有一条对共产党重要的指控——“共产共妻”,这在当时使人们对共产党产生了广泛的恐惧与误解。那么这种传说又是从何而来呢?追根溯源,在《共产党宣言中》马克思曾经谈到过“公妻制”:资产阶级的婚姻实际上是公妻制。人们至多只能责备共产党人,说他们想用正式的、公开的公妻制来代替伪善地掩蔽着的公妻制。如果仅仅是理论的,或许不会引起太多误会,但在俄罗斯十月革命时,却真有这样的故事:1918年,苏维埃政权刚刚成立,莫斯科一家布厂的老板赫瓦多夫贴出一份告示——《俄罗斯处女和妻子公有化令》。在这份告示中,起草者赫瓦多夫以政府名义宣布:所有人类优秀因子都被保留在资产阶级腐败的躯体内,而这违反了人类繁衍的准则。基于此,从1918年5月1日开始,所有17至32岁的女性都将不再拥有对自己的所有权而将成为“公有品”。”最后,赫瓦多夫因发布这个告示被苏维埃抓住,“共产共妻”在俄罗斯仅仅是谣言而已。但一度被推崇备至的太平天国起义,男女之间的身体行为却被天国严密控制。《天条书》第七天条要求:“天堂子女,男有男行,女有女行,不得混杂。凡男人女人奸淫者名为变怪,最大犯天条。”谁敢触犯这条规矩,那就砍头点天灯,有死无生。夫妻“只准月晦日同宿”。晦日,即每月最后一天。当然对于天王以及其他领袖来说,这不成问题,天王自己有88个老婆,东王西王各有13个老婆,其他王爷都有6个老婆。太平天国把性严控起来,作为一项特殊的政治制度,但这并不能帮助他们获得成功。反而成为其愚昧、邪恶的明证。对生殖的控制不仅太平天国有,到了现代社会仍然不乏其国。罗马尼亚在上世纪曾经以鼓励生育为名,严厉控制着这个国家个老婆,其他王爷都有6个老婆。

的生殖。对于罗马尼亚的前领导人齐奥塞斯库来说,人是这个国家的资源和财产,他认为罗马尼亚2300万人口不足以让这个国家强大。为了在2000年实现3000万的人口目标,一项强制生育的国家计划出台了。在这个国家,离婚是被禁止的,每对夫妻至少要生四个孩子,不能受孕的要缴纳罚金,那些堕胎者将受到严厉的处罚。妇女的月经期受到严格的检查和盘问,国家会派出执法者到全国各处监视避孕妇女和堕胎手术。这些人被称为“月经警察”。而在这场声势浩大的运动之中,妇女婴儿遭受极大的灾难,地下流产导致怀孕妇女死亡率攀升,医疗资源无法应对大量的新生婴儿,生育政策推出的头一年,婴儿死亡率增长了145.6%。最终,始作俑者齐奥塞斯库和妻子在一场革命中被乱枪打死。而在地球另一端,中国却采取了与之相反的政策,这里的生育政策是不让人们多生。更解放还是更束缚——网络时代的身体在电影《天煞地球反击战》中,外星人变成了大脑袋,手脚退化成小细棍的生物。导演罗兰·艾默里奇似乎想暗示,这是未来人类进化的方向,也是网络时代的谶语。有人认为1997年是中国的互联网元年,对于世界其他地方而言,可能要更早一些。从此,人类无法抗拒地投入到这张大网之中。经过十几年的发展,网络越来越体现出它的本质,比如宅、懒人经济、数码生存等等。身体越来越被禁锢在电脑面前,人们只要通过鼠标和键盘,就能完成生活的基本需求。如今,手机互联的概念更将人类与网络的关系进行了无缝连接,上班在家可用电脑上网,出门在外则用手机。于是低头族、拇指族等特殊人群应运而生。网络重新给身体分配了任务,甚至在不知不觉中完全改变了人类的行为。但网络已经对身体带来新的损害,《大众医学》杂志曾与医院合作进行了一项针对颈椎病的调查,上世纪80年代中期,当时的高发年龄平均在55岁;上世纪90年代中期,这一年龄下降到了49岁;而现在,颈椎病住院病人的高发年龄只有39岁左右了。调查发现,30岁以下的门诊患者,其比例比30—39岁人群还高出2.5%,表明已有越来越多的二三十岁的年轻人正在步入颈椎病患者行列。人类经过几千年不懈的奋斗,自由意志对身体的控制越来越强。但不幸地,才出虎穴又入狼窝,在网络面前,人类无法抵挡,身体在不知不觉中被大网笼罩,无法自拔。

太平天国把性严控起来,作为一项特殊的政治制度,但这并不能帮助他们获得成功。反而成为其愚昧、邪恶的明证。

对生殖的控制不仅太平天国有,到了现代社会仍然不乏其国。罗马尼亚在上世纪曾经以鼓励生育为名,严厉控制着这个国家的生殖。

对于罗马尼亚的前领导人齐奥塞斯库来说,人是这个国家的资源和财产,他认为罗马尼亚2300万人口不足以让这个国家强大。为了在2000文唐元鹏企图支配身体的自由意志,总是被权力、法律乃至道德束缚着,绳子永远都在,从未解开。从1951年开始,在中国的土地上,每天上午10点,大江南北、长城内外无数的高音喇叭会同时响起激昂的旋律。各级学校,机关厂矿,甚至边远乡村,无论男女老幼,都会走到空旷的地方,伴随着音乐节奏,“一二三四”做起广播体操。很少人意识到,这是一场由几亿人参加,数十年如一日,以集体主义名义对中国人身体的占用。法国哲学家福柯指出,从18世纪起,权力和政治大规模主宰和包围着身体,身体进入了“知识控制与权力干预的领域”。每日不断的广播体操,正是权力对身体干预的典型状态。从古到今,人类从来没有,也不能随心所欲地支配自己的身体。在古代,医疗水平低下,随心所欲使用身体,危险度高,任何一个小伤口都可能使人丧命——因为没有抗生素。在中国人的传统观念中,“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身体的支配已经上升到孝的高度。现代社会,人类终于可以放纵自己,把身体或置身于野蛮的荒原,或潜入清澈的海水,或攀缘于险峻的山壁,或用性为身体获得高度的愉悦。这是人类自由意志给身体的松绑。但福柯却简单地戳穿了这种自由,企图支配身体的自由意志,总是被权力、法律乃至道德束缚着,绳子永远都在,从未解开。身体被摧残的历史在过往所有时代,人的身体都可以被视为一种“抵押”,作为被权力或者国家强制力控制的抵押。如果人突破常规的社会框架,如触犯权力,违反法律,那么抵押的身体将受到严厉的惩处。在所有时代,无论中外,人类都曾面临肉刑,以失去身体器官为惩罚的酷刑,由于产生的恐怖效果,一直被认为是行之有效的惩罚手段。在中国历史上,有过宫刑——阉割男性生殖器。有过幽闭——对女犯施行的宫刑,用木槌击妇人胸腹,即有一物坠而掩闭其牝户,只能便溺,而人道永废。有过椓刑——将女性耻骨击碎(击打致耻骨骨折)。由於耻骨骨折,故而此处无法被触碰,以达到禁淫的目的。也有刖刑——将膝盖卸掉(另有一说是斩掉膝盖以下腿部),人便只能瘫坐在床,无法动弹。比较轻的还有黥(刺面并着墨)、劓(割鼻)等等,汉族的肉刑还是比较局限于对性器官的残害。在西藏布达拉宫里,经常会有控诉封建农奴制的展览,里面包括了挖眼、抽筋、割舌、砍手、剁脚等等对身体最残酷的伤害。但即使在古代,野蛮的肉刑也会遭遇反对。汉文帝下诏宣布废除肉刑,皇帝觉得即使有这么残酷的刑罚,人仍难免犯罪,这说明是教化的问题而非刑罚不够。于是把肉刑改为笞刑,即打板子。不过肉刑到底有没有全部废除还很难说,写出《史记》的司马迁便是遭受了“宫刑”的人,而他受刑时是在汉武帝年间。身体作为“抵押品”与权力、法律的碰撞中从来都是弱者,到了现代虽然绝对的身体残害没有了,但失去自由的坐牢,则是惩罚身体的现代方式,痛苦从肉体转化为精神。在人类历史中,即使没有权力和法律带来的残害,也有各种各样特殊原因造成的残害。比如在中国延绵数千年的宦官制度,为了保证皇帝的血统纯洁,要把人阉割掉,再使其伺候皇帝,这种主动的有目的的阉割,比宫刑更进一步。而太监也成为历史中大反派之一,宦官的变态皆从对身体的残害开始。人们曾经认为缠足仅仅是一种关于色情的发明,最早来自艺术家皇帝李煜的变态爱好。费正清说:“使女孩子们痛苦地终生致残,只为着吸引可心的丈夫,而这些丈夫不过迷恋于一种自我满足的神话。”但换个角度想想,这种缠足的陋习,却从生理上限制了女性的移动,在无法远足以及从事某些复杂性工作时,女性只能愈加从属于男性。元代伊世珍的《琅环记》说:“吾闻圣人立女而使之不轻举也,是以裹其足,故所居不过闺阁之内,欲出则有帏车之载,是以无事于足也。”纵然古代把缠足描绘成“步步生莲”般美丽,但如果看到真正的小脚,具有现代审美观的人仍然无法把缠足与美联系起来。以上种种对身体的残害早已消失在历史之中,但时至今日,仍然有一些身体残害以宗教或风俗存在着。比如割礼,非洲或者印尼等地方对女性生殖器进行的割礼,以残酷血腥的名声依然存在于21世纪。在21世纪,文明和法律已经扼杀了绝大部分对身体的残害。但仍有一些恶存在于阴影之中,如东莞曝光的“丐帮”年实现3000万的人口目标,一项强制生育的国家计划出台了。

在这个国家,离婚是被禁止的,每对夫妻至少要生四个孩子,不能受孕的要缴纳罚金,那些堕胎者将受到严厉的处罚。妇女的月经期受到严格的检查和盘问,国家会派出执法者到全国各处监视避孕妇女和堕胎手术。这些人被称为“月经警察”。

而在这场声势浩大的运动之中,妇女婴儿遭受极大的灾难,地下流产导致怀孕妇女死亡率攀升,医疗资源无法应对大量的新生婴儿,生育政策推出的头一年,婴儿死亡率增长了145.6%。最终,始作俑者齐奥塞斯库和妻子在一场革命中被乱枪打死。

文唐元鹏企图支配身体的自由意志,总是被权力、法律乃至道德束缚着,绳子永远都在,从未解开。从1951年开始,在中国的土地上,每天上午10点,大江南北、长城内外无数的高音喇叭会同时响起激昂的旋律。各级学校,机关厂矿,甚至边远乡村,无论男女老幼,都会走到空旷的地方,伴随着音乐节奏,“一二三四”做起广播体操。很少人意识到,这是一场由几亿人参加,数十年如一日,以集体主义名义对中国人身体的占用。法国哲学家福柯指出,从18世纪起,权力和政治大规模主宰和包围着身体,身体进入了“知识控制与权力干预的领域”。每日不断的广播体操,正是权力对身体干预的典型状态。从古到今,人类从来没有,也不能随心所欲地支配自己的身体。在古代,医疗水平低下,随心所欲使用身体,危险度高,任何一个小伤口都可能使人丧命——因为没有抗生素。在中国人的传统观念中,“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身体的支配已经上升到孝的高度。现代社会,人类终于可以放纵自己,把身体或置身于野蛮的荒原,或潜入清澈的海水,或攀缘于险峻的山壁,或用性为身体获得高度的愉悦。这是人类自由意志给身体的松绑。但福柯却简单地戳穿了这种自由,企图支配身体的自由意志,总是被权力、法律乃至道德束缚着,绳子永远都在,从未解开。身体被摧残的历史在过往所有时代,人的身体都可以被视为一种“抵押”,作为被权力或者国家强制力控制的抵押。如果人突破常规的社会框架,如触犯权力,违反法律,那么抵押的身体将受到严厉的惩处。在所有时代,无论中外,人类都曾面临肉刑,以失去身体器官为惩罚的酷刑,由于产生的恐怖效果,一直被认为是行之有效的惩罚手段。在中国历史上,有过宫刑——阉割男性生殖器。有过幽闭——对女犯施行的宫刑,用木槌击妇人胸腹,即有一物坠而掩闭其牝户,只能便溺,而人道永废。有过椓刑——将女性耻骨击碎(击打致耻骨骨折)。由於耻骨骨折,故而此处无法被触碰,以达到禁淫的目的。也有刖刑——将膝盖卸掉(另有一说是斩掉膝盖以下腿部),人便只能瘫坐在床,无法动弹。比较轻的还有黥(刺面并着墨)、劓(割鼻)等等,汉族的肉刑还是比较局限于对性器官的残害。在西藏布达拉宫里,经常会有控诉封建农奴制的展览,里面包括了挖眼、抽筋、割舌、砍手、剁脚等等对身体最残酷的伤害。但即使在古代,野蛮的肉刑也会遭遇反对。汉文帝下诏宣布废除肉刑,皇帝觉得即使有这么残酷的刑罚,人仍难免犯罪,这说明是教化的问题而非刑罚不够。于是把肉刑改为笞刑,即打板子。不过肉刑到底有没有全部废除还很难说,写出《史记》的司马迁便是遭受了“宫刑”的人,而他受刑时是在汉武帝年间。身体作为“抵押品”与权力、法律的碰撞中从来都是弱者,到了现代虽然绝对的身体残害没有了,但失去自由的坐牢,则是惩罚身体的现代方式,痛苦从肉体转化为精神。在人类历史中,即使没有权力和法律带来的残害,也有各种各样特殊原因造成的残害。比如在中国延绵数千年的宦官制度,为了保证皇帝的血统纯洁,要把人阉割掉,再使其伺候皇帝,这种主动的有目的的阉割,比宫刑更进一步。而太监也成为历史中大反派之一,宦官的变态皆从对身体的残害开始。人们曾经认为缠足仅仅是一种关于色情的发明,最早来自艺术家皇帝李煜的变态爱好。费正清说:“使女孩子们痛苦地终生致残,只为着吸引可心的丈夫,而这些丈夫不过迷恋于一种自我满足的神话。”但换个角度想想,这种缠足的陋习,却从生理上限制了女性的移动,在无法远足以及从事某些复杂性工作时,女性只能愈加从属于男性。元代伊世珍的《琅环记》说:“吾闻圣人立女而使之不轻举也,是以裹其足,故所居不过闺阁之内,欲出则有帏车之载,是以无事于足也。”纵然古代把缠足描绘成“步步生莲”般美丽,但如果看到真正的小脚,具有现代审美观的人仍然无法把缠足与美联系起来。以上种种对身体的残害早已消失在历史之中,但时至今日,仍然有一些身体残害以宗教或风俗存在着。比如割礼,非洲或者印尼等地方对女性生殖器进行的割礼,以残酷血腥的名声依然存在于21世纪。在21世纪,文明和法律已经扼杀了绝大部分对身体的残害。但仍有一些恶存在于阴影之中,如东莞曝光的“丐帮”

而在地球另一端,中国却采取了与之相反的政策,这里的生育政策是不让人们多生。

的生殖。对于罗马尼亚的前领导人齐奥塞斯库来说,人是这个国家的资源和财产,他认为罗马尼亚2300万人口不足以让这个国家强大。为了在2000年实现3000万的人口目标,一项强制生育的国家计划出台了。在这个国家,离婚是被禁止的,每对夫妻至少要生四个孩子,不能受孕的要缴纳罚金,那些堕胎者将受到严厉的处罚。妇女的月经期受到严格的检查和盘问,国家会派出执法者到全国各处监视避孕妇女和堕胎手术。这些人被称为“月经警察”。而在这场声势浩大的运动之中,妇女婴儿遭受极大的灾难,地下流产导致怀孕妇女死亡率攀升,医疗资源无法应对大量的新生婴儿,生育政策推出的头一年,婴儿死亡率增长了145.6%。最终,始作俑者齐奥塞斯库和妻子在一场革命中被乱枪打死。而在地球另一端,中国却采取了与之相反的政策,这里的生育政策是不让人们多生。更解放还是更束缚——网络时代的身体在电影《天煞地球反击战》中,外星人变成了大脑袋,手脚退化成小细棍的生物。导演罗兰·艾默里奇似乎想暗示,这是未来人类进化的方向,也是网络时代的谶语。有人认为1997年是中国的互联网元年,对于世界其他地方而言,可能要更早一些。从此,人类无法抗拒地投入到这张大网之中。经过十几年的发展,网络越来越体现出它的本质,比如宅、懒人经济、数码生存等等。身体越来越被禁锢在电脑面前,人们只要通过鼠标和键盘,就能完成生活的基本需求。如今,手机互联的概念更将人类与网络的关系进行了无缝连接,上班在家可用电脑上网,出门在外则用手机。于是低头族、拇指族等特殊人群应运而生。网络重新给身体分配了任务,甚至在不知不觉中完全改变了人类的行为。但网络已经对身体带来新的损害,《大众医学》杂志曾与医院合作进行了一项针对颈椎病的调查,上世纪80年代中期,当时的高发年龄平均在55岁;上世纪90年代中期,这一年龄下降到了49岁;而现在,颈椎病住院病人的高发年龄只有39岁左右了。调查发现,30岁以下的门诊患者,其比例比30—39岁人群还高出2.5%,表明已有越来越多的二三十岁的年轻人正在步入颈椎病患者行列。人类经过几千年不懈的奋斗,自由意志对身体的控制越来越强。但不幸地,才出虎穴又入狼窝,在网络面前,人类无法抵挡,身体在不知不觉中被大网笼罩,无法自拔。 

更解放还是更束缚——网络时代的身体

 

文唐元鹏企图支配身体的自由意志,总是被权力、法律乃至道德束缚着,绳子永远都在,从未解开。从1951年开始,在中国的土地上,每天上午10点,大江南北、长城内外无数的高音喇叭会同时响起激昂的旋律。各级学校,机关厂矿,甚至边远乡村,无论男女老幼,都会走到空旷的地方,伴随着音乐节奏,“一二三四”做起广播体操。很少人意识到,这是一场由几亿人参加,数十年如一日,以集体主义名义对中国人身体的占用。法国哲学家福柯指出,从18世纪起,权力和政治大规模主宰和包围着身体,身体进入了“知识控制与权力干预的领域”。每日不断的广播体操,正是权力对身体干预的典型状态。从古到今,人类从来没有,也不能随心所欲地支配自己的身体。在古代,医疗水平低下,随心所欲使用身体,危险度高,任何一个小伤口都可能使人丧命——因为没有抗生素。在中国人的传统观念中,“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身体的支配已经上升到孝的高度。现代社会,人类终于可以放纵自己,把身体或置身于野蛮的荒原,或潜入清澈的海水,或攀缘于险峻的山壁,或用性为身体获得高度的愉悦。这是人类自由意志给身体的松绑。但福柯却简单地戳穿了这种自由,企图支配身体的自由意志,总是被权力、法律乃至道德束缚着,绳子永远都在,从未解开。身体被摧残的历史在过往所有时代,人的身体都可以被视为一种“抵押”,作为被权力或者国家强制力控制的抵押。如果人突破常规的社会框架,如触犯权力,违反法律,那么抵押的身体将受到严厉的惩处。在所有时代,无论中外,人类都曾面临肉刑,以失去身体器官为惩罚的酷刑,由于产生的恐怖效果,一直被认为是行之有效的惩罚手段。在中国历史上,有过宫刑——阉割男性生殖器。有过幽闭——对女犯施行的宫刑,用木槌击妇人胸腹,即有一物坠而掩闭其牝户,只能便溺,而人道永废。有过椓刑——将女性耻骨击碎(击打致耻骨骨折)。由於耻骨骨折,故而此处无法被触碰,以达到禁淫的目的。也有刖刑——将膝盖卸掉(另有一说是斩掉膝盖以下腿部),人便只能瘫坐在床,无法动弹。比较轻的还有黥(刺面并着墨)、劓(割鼻)等等,汉族的肉刑还是比较局限于对性器官的残害。在西藏布达拉宫里,经常会有控诉封建农奴制的展览,里面包括了挖眼、抽筋、割舌、砍手、剁脚等等对身体最残酷的伤害。但即使在古代,野蛮的肉刑也会遭遇反对。汉文帝下诏宣布废除肉刑,皇帝觉得即使有这么残酷的刑罚,人仍难免犯罪,这说明是教化的问题而非刑罚不够。于是把肉刑改为笞刑,即打板子。不过肉刑到底有没有全部废除还很难说,写出《史记》的司马迁便是遭受了“宫刑”的人,而他受刑时是在汉武帝年间。身体作为“抵押品”与权力、法律的碰撞中从来都是弱者,到了现代虽然绝对的身体残害没有了,但失去自由的坐牢,则是惩罚身体的现代方式,痛苦从肉体转化为精神。在人类历史中,即使没有权力和法律带来的残害,也有各种各样特殊原因造成的残害。比如在中国延绵数千年的宦官制度,为了保证皇帝的血统纯洁,要把人阉割掉,再使其伺候皇帝,这种主动的有目的的阉割,比宫刑更进一步。而太监也成为历史中大反派之一,宦官的变态皆从对身体的残害开始。人们曾经认为缠足仅仅是一种关于色情的发明,最早来自艺术家皇帝李煜的变态爱好。费正清说:“使女孩子们痛苦地终生致残,只为着吸引可心的丈夫,而这些丈夫不过迷恋于一种自我满足的神话。”但换个角度想想,这种缠足的陋习,却从生理上限制了女性的移动,在无法远足以及从事某些复杂性工作时,女性只能愈加从属于男性。元代伊世珍的《琅环记》说:“吾闻圣人立女而使之不轻举也,是以裹其足,故所居不过闺阁之内,欲出则有帏车之载,是以无事于足也。”纵然古代把缠足描绘成“步步生莲”般美丽,但如果看到真正的小脚,具有现代审美观的人仍然无法把缠足与美联系起来。以上种种对身体的残害早已消失在历史之中,但时至今日,仍然有一些身体残害以宗教或风俗存在着。比如割礼,非洲或者印尼等地方对女性生殖器进行的割礼,以残酷血腥的名声依然存在于21世纪。在21世纪,文明和法律已经扼杀了绝大部分对身体的残害。但仍有一些恶存在于阴影之中,如东莞曝光的“丐帮”

在电影《天煞地球反击战》中,外星人变成了大脑袋,手脚退化成小细棍的生物。导演罗兰·艾默里奇似乎想暗示,这是未来人类进化的方向,也是网络时代的谶语。

有人认为1997年是中国的互联网元年,对于世界其他地方而言,可能要更早一些。从此,人类无法抗拒地投入到这张大网之中。

的生殖。对于罗马尼亚的前领导人齐奥塞斯库来说,人是这个国家的资源和财产,他认为罗马尼亚2300万人口不足以让这个国家强大。为了在2000年实现3000万的人口目标,一项强制生育的国家计划出台了。在这个国家,离婚是被禁止的,每对夫妻至少要生四个孩子,不能受孕的要缴纳罚金,那些堕胎者将受到严厉的处罚。妇女的月经期受到严格的检查和盘问,国家会派出执法者到全国各处监视避孕妇女和堕胎手术。这些人被称为“月经警察”。而在这场声势浩大的运动之中,妇女婴儿遭受极大的灾难,地下流产导致怀孕妇女死亡率攀升,医疗资源无法应对大量的新生婴儿,生育政策推出的头一年,婴儿死亡率增长了145.6%。最终,始作俑者齐奥塞斯库和妻子在一场革命中被乱枪打死。而在地球另一端,中国却采取了与之相反的政策,这里的生育政策是不让人们多生。更解放还是更束缚——网络时代的身体在电影《天煞地球反击战》中,外星人变成了大脑袋,手脚退化成小细棍的生物。导演罗兰·艾默里奇似乎想暗示,这是未来人类进化的方向,也是网络时代的谶语。有人认为1997年是中国的互联网元年,对于世界其他地方而言,可能要更早一些。从此,人类无法抗拒地投入到这张大网之中。经过十几年的发展,网络越来越体现出它的本质,比如宅、懒人经济、数码生存等等。身体越来越被禁锢在电脑面前,人们只要通过鼠标和键盘,就能完成生活的基本需求。如今,手机互联的概念更将人类与网络的关系进行了无缝连接,上班在家可用电脑上网,出门在外则用手机。于是低头族、拇指族等特殊人群应运而生。网络重新给身体分配了任务,甚至在不知不觉中完全改变了人类的行为。但网络已经对身体带来新的损害,《大众医学》杂志曾与医院合作进行了一项针对颈椎病的调查,上世纪80年代中期,当时的高发年龄平均在55岁;上世纪90年代中期,这一年龄下降到了49岁;而现在,颈椎病住院病人的高发年龄只有39岁左右了。调查发现,30岁以下的门诊患者,其比例比30—39岁人群还高出2.5%,表明已有越来越多的二三十岁的年轻人正在步入颈椎病患者行列。人类经过几千年不懈的奋斗,自由意志对身体的控制越来越强。但不幸地,才出虎穴又入狼窝,在网络面前,人类无法抵挡,身体在不知不觉中被大网笼罩,无法自拔。

经过十几年的发展,网络越来越体现出它的本质,比如宅、懒人经济、数码生存等等。身体越来越被禁锢在电脑面前,人们只要通过鼠标和键盘,就能完成生活的基本需求。

文唐元鹏企图支配身体的自由意志,总是被权力、法律乃至道德束缚着,绳子永远都在,从未解开。从1951年开始,在中国的土地上,每天上午10点,大江南北、长城内外无数的高音喇叭会同时响起激昂的旋律。各级学校,机关厂矿,甚至边远乡村,无论男女老幼,都会走到空旷的地方,伴随着音乐节奏,“一二三四”做起广播体操。很少人意识到,这是一场由几亿人参加,数十年如一日,以集体主义名义对中国人身体的占用。法国哲学家福柯指出,从18世纪起,权力和政治大规模主宰和包围着身体,身体进入了“知识控制与权力干预的领域”。每日不断的广播体操,正是权力对身体干预的典型状态。从古到今,人类从来没有,也不能随心所欲地支配自己的身体。在古代,医疗水平低下,随心所欲使用身体,危险度高,任何一个小伤口都可能使人丧命——因为没有抗生素。在中国人的传统观念中,“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身体的支配已经上升到孝的高度。现代社会,人类终于可以放纵自己,把身体或置身于野蛮的荒原,或潜入清澈的海水,或攀缘于险峻的山壁,或用性为身体获得高度的愉悦。这是人类自由意志给身体的松绑。但福柯却简单地戳穿了这种自由,企图支配身体的自由意志,总是被权力、法律乃至道德束缚着,绳子永远都在,从未解开。身体被摧残的历史在过往所有时代,人的身体都可以被视为一种“抵押”,作为被权力或者国家强制力控制的抵押。如果人突破常规的社会框架,如触犯权力,违反法律,那么抵押的身体将受到严厉的惩处。在所有时代,无论中外,人类都曾面临肉刑,以失去身体器官为惩罚的酷刑,由于产生的恐怖效果,一直被认为是行之有效的惩罚手段。在中国历史上,有过宫刑——阉割男性生殖器。有过幽闭——对女犯施行的宫刑,用木槌击妇人胸腹,即有一物坠而掩闭其牝户,只能便溺,而人道永废。有过椓刑——将女性耻骨击碎(击打致耻骨骨折)。由於耻骨骨折,故而此处无法被触碰,以达到禁淫的目的。也有刖刑——将膝盖卸掉(另有一说是斩掉膝盖以下腿部),人便只能瘫坐在床,无法动弹。比较轻的还有黥(刺面并着墨)、劓(割鼻)等等,汉族的肉刑还是比较局限于对性器官的残害。在西藏布达拉宫里,经常会有控诉封建农奴制的展览,里面包括了挖眼、抽筋、割舌、砍手、剁脚等等对身体最残酷的伤害。但即使在古代,野蛮的肉刑也会遭遇反对。汉文帝下诏宣布废除肉刑,皇帝觉得即使有这么残酷的刑罚,人仍难免犯罪,这说明是教化的问题而非刑罚不够。于是把肉刑改为笞刑,即打板子。不过肉刑到底有没有全部废除还很难说,写出《史记》的司马迁便是遭受了“宫刑”的人,而他受刑时是在汉武帝年间。身体作为“抵押品”与权力、法律的碰撞中从来都是弱者,到了现代虽然绝对的身体残害没有了,但失去自由的坐牢,则是惩罚身体的现代方式,痛苦从肉体转化为精神。在人类历史中,即使没有权力和法律带来的残害,也有各种各样特殊原因造成的残害。比如在中国延绵数千年的宦官制度,为了保证皇帝的血统纯洁,要把人阉割掉,再使其伺候皇帝,这种主动的有目的的阉割,比宫刑更进一步。而太监也成为历史中大反派之一,宦官的变态皆从对身体的残害开始。人们曾经认为缠足仅仅是一种关于色情的发明,最早来自艺术家皇帝李煜的变态爱好。费正清说:“使女孩子们痛苦地终生致残,只为着吸引可心的丈夫,而这些丈夫不过迷恋于一种自我满足的神话。”但换个角度想想,这种缠足的陋习,却从生理上限制了女性的移动,在无法远足以及从事某些复杂性工作时,女性只能愈加从属于男性。元代伊世珍的《琅环记》说:“吾闻圣人立女而使之不轻举也,是以裹其足,故所居不过闺阁之内,欲出则有帏车之载,是以无事于足也。”纵然古代把缠足描绘成“步步生莲”般美丽,但如果看到真正的小脚,具有现代审美观的人仍然无法把缠足与美联系起来。以上种种对身体的残害早已消失在历史之中,但时至今日,仍然有一些身体残害以宗教或风俗存在着。比如割礼,非洲或者印尼等地方对女性生殖器进行的割礼,以残酷血腥的名声依然存在于21世纪。在21世纪,文明和法律已经扼杀了绝大部分对身体的残害。但仍有一些恶存在于阴影之中,如东莞曝光的“丐帮” 如今,手机互联的概念更将人类与网络的关系进行了无缝连接,上班在家可用电脑上网,出门在外则用手机。于是低头族、拇指族等特殊人群应运而生。网络重新给身体分配了任务,甚至在不知不觉中完全改变了人类的行为。

但网络已经对身体带来新的损害,《大众医学》杂志曾与医院合作进行了一项针对颈椎病的调查,上世纪文唐元鹏企图支配身体的自由意志,总是被权力、法律乃至道德束缚着,绳子永远都在,从未解开。从1951年开始,在中国的土地上,每天上午10点,大江南北、长城内外无数的高音喇叭会同时响起激昂的旋律。各级学校,机关厂矿,甚至边远乡村,无论男女老幼,都会走到空旷的地方,伴随着音乐节奏,“一二三四”做起广播体操。很少人意识到,这是一场由几亿人参加,数十年如一日,以集体主义名义对中国人身体的占用。法国哲学家福柯指出,从18世纪起,权力和政治大规模主宰和包围着身体,身体进入了“知识控制与权力干预的领域”。每日不断的广播体操,正是权力对身体干预的典型状态。从古到今,人类从来没有,也不能随心所欲地支配自己的身体。在古代,医疗水平低下,随心所欲使用身体,危险度高,任何一个小伤口都可能使人丧命——因为没有抗生素。在中国人的传统观念中,“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身体的支配已经上升到孝的高度。现代社会,人类终于可以放纵自己,把身体或置身于野蛮的荒原,或潜入清澈的海水,或攀缘于险峻的山壁,或用性为身体获得高度的愉悦。这是人类自由意志给身体的松绑。但福柯却简单地戳穿了这种自由,企图支配身体的自由意志,总是被权力、法律乃至道德束缚着,绳子永远都在,从未解开。身体被摧残的历史在过往所有时代,人的身体都可以被视为一种“抵押”,作为被权力或者国家强制力控制的抵押。如果人突破常规的社会框架,如触犯权力,违反法律,那么抵押的身体将受到严厉的惩处。在所有时代,无论中外,人类都曾面临肉刑,以失去身体器官为惩罚的酷刑,由于产生的恐怖效果,一直被认为是行之有效的惩罚手段。在中国历史上,有过宫刑——阉割男性生殖器。有过幽闭——对女犯施行的宫刑,用木槌击妇人胸腹,即有一物坠而掩闭其牝户,只能便溺,而人道永废。有过椓刑——将女性耻骨击碎(击打致耻骨骨折)。由於耻骨骨折,故而此处无法被触碰,以达到禁淫的目的。也有刖刑——将膝盖卸掉(另有一说是斩掉膝盖以下腿部),人便只能瘫坐在床,无法动弹。比较轻的还有黥(刺面并着墨)、劓(割鼻)等等,汉族的肉刑还是比较局限于对性器官的残害。在西藏布达拉宫里,经常会有控诉封建农奴制的展览,里面包括了挖眼、抽筋、割舌、砍手、剁脚等等对身体最残酷的伤害。但即使在古代,野蛮的肉刑也会遭遇反对。汉文帝下诏宣布废除肉刑,皇帝觉得即使有这么残酷的刑罚,人仍难免犯罪,这说明是教化的问题而非刑罚不够。于是把肉刑改为笞刑,即打板子。不过肉刑到底有没有全部废除还很难说,写出《史记》的司马迁便是遭受了“宫刑”的人,而他受刑时是在汉武帝年间。身体作为“抵押品”与权力、法律的碰撞中从来都是弱者,到了现代虽然绝对的身体残害没有了,但失去自由的坐牢,则是惩罚身体的现代方式,痛苦从肉体转化为精神。在人类历史中,即使没有权力和法律带来的残害,也有各种各样特殊原因造成的残害。比如在中国延绵数千年的宦官制度,为了保证皇帝的血统纯洁,要把人阉割掉,再使其伺候皇帝,这种主动的有目的的阉割,比宫刑更进一步。而太监也成为历史中大反派之一,宦官的变态皆从对身体的残害开始。人们曾经认为缠足仅仅是一种关于色情的发明,最早来自艺术家皇帝李煜的变态爱好。费正清说:“使女孩子们痛苦地终生致残,只为着吸引可心的丈夫,而这些丈夫不过迷恋于一种自我满足的神话。”但换个角度想想,这种缠足的陋习,却从生理上限制了女性的移动,在无法远足以及从事某些复杂性工作时,女性只能愈加从属于男性。元代伊世珍的《琅环记》说:“吾闻圣人立女而使之不轻举也,是以裹其足,故所居不过闺阁之内,欲出则有帏车之载,是以无事于足也。”纵然古代把缠足描绘成“步步生莲”般美丽,但如果看到真正的小脚,具有现代审美观的人仍然无法把缠足与美联系起来。以上种种对身体的残害早已消失在历史之中,但时至今日,仍然有一些身体残害以宗教或风俗存在着。比如割礼,非洲或者印尼等地方对女性生殖器进行的割礼,以残酷血腥的名声依然存在于21世纪。在21世纪,文明和法律已经扼杀了绝大部分对身体的残害。但仍有一些恶存在于阴影之中,如东莞曝光的“丐帮”80年代中期,当时的高发年龄平均在55文唐元鹏企图支配身体的自由意志,总是被权力、法律乃至道德束缚着,绳子永远都在,从未解开。从1951年开始,在中国的土地上,每天上午10点,大江南北、长城内外无数的高音喇叭会同时响起激昂的旋律。各级学校,机关厂矿,甚至边远乡村,无论男女老幼,都会走到空旷的地方,伴随着音乐节奏,“一二三四”做起广播体操。很少人意识到,这是一场由几亿人参加,数十年如一日,以集体主义名义对中国人身体的占用。法国哲学家福柯指出,从18世纪起,权力和政治大规模主宰和包围着身体,身体进入了“知识控制与权力干预的领域”。每日不断的广播体操,正是权力对身体干预的典型状态。从古到今,人类从来没有,也不能随心所欲地支配自己的身体。在古代,医疗水平低下,随心所欲使用身体,危险度高,任何一个小伤口都可能使人丧命——因为没有抗生素。在中国人的传统观念中,“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身体的支配已经上升到孝的高度。现代社会,人类终于可以放纵自己,把身体或置身于野蛮的荒原,或潜入清澈的海水,或攀缘于险峻的山壁,或用性为身体获得高度的愉悦。这是人类自由意志给身体的松绑。但福柯却简单地戳穿了这种自由,企图支配身体的自由意志,总是被权力、法律乃至道德束缚着,绳子永远都在,从未解开。身体被摧残的历史在过往所有时代,人的身体都可以被视为一种“抵押”,作为被权力或者国家强制力控制的抵押。如果人突破常规的社会框架,如触犯权力,违反法律,那么抵押的身体将受到严厉的惩处。在所有时代,无论中外,人类都曾面临肉刑,以失去身体器官为惩罚的酷刑,由于产生的恐怖效果,一直被认为是行之有效的惩罚手段。在中国历史上,有过宫刑——阉割男性生殖器。有过幽闭——对女犯施行的宫刑,用木槌击妇人胸腹,即有一物坠而掩闭其牝户,只能便溺,而人道永废。有过椓刑——将女性耻骨击碎(击打致耻骨骨折)。由於耻骨骨折,故而此处无法被触碰,以达到禁淫的目的。也有刖刑——将膝盖卸掉(另有一说是斩掉膝盖以下腿部),人便只能瘫坐在床,无法动弹。比较轻的还有黥(刺面并着墨)、劓(割鼻)等等,汉族的肉刑还是比较局限于对性器官的残害。在西藏布达拉宫里,经常会有控诉封建农奴制的展览,里面包括了挖眼、抽筋、割舌、砍手、剁脚等等对身体最残酷的伤害。但即使在古代,野蛮的肉刑也会遭遇反对。汉文帝下诏宣布废除肉刑,皇帝觉得即使有这么残酷的刑罚,人仍难免犯罪,这说明是教化的问题而非刑罚不够。于是把肉刑改为笞刑,即打板子。不过肉刑到底有没有全部废除还很难说,写出《史记》的司马迁便是遭受了“宫刑”的人,而他受刑时是在汉武帝年间。身体作为“抵押品”与权力、法律的碰撞中从来都是弱者,到了现代虽然绝对的身体残害没有了,但失去自由的坐牢,则是惩罚身体的现代方式,痛苦从肉体转化为精神。在人类历史中,即使没有权力和法律带来的残害,也有各种各样特殊原因造成的残害。比如在中国延绵数千年的宦官制度,为了保证皇帝的血统纯洁,要把人阉割掉,再使其伺候皇帝,这种主动的有目的的阉割,比宫刑更进一步。而太监也成为历史中大反派之一,宦官的变态皆从对身体的残害开始。人们曾经认为缠足仅仅是一种关于色情的发明,最早来自艺术家皇帝李煜的变态爱好。费正清说:“使女孩子们痛苦地终生致残,只为着吸引可心的丈夫,而这些丈夫不过迷恋于一种自我满足的神话。”但换个角度想想,这种缠足的陋习,却从生理上限制了女性的移动,在无法远足以及从事某些复杂性工作时,女性只能愈加从属于男性。元代伊世珍的《琅环记》说:“吾闻圣人立女而使之不轻举也,是以裹其足,故所居不过闺阁之内,欲出则有帏车之载,是以无事于足也。”纵然古代把缠足描绘成“步步生莲”般美丽,但如果看到真正的小脚,具有现代审美观的人仍然无法把缠足与美联系起来。以上种种对身体的残害早已消失在历史之中,但时至今日,仍然有一些身体残害以宗教或风俗存在着。比如割礼,非洲或者印尼等地方对女性生殖器进行的割礼,以残酷血腥的名声依然存在于21世纪。在21世纪,文明和法律已经扼杀了绝大部分对身体的残害。但仍有一些恶存在于阴影之中,如东莞曝光的“丐帮”岁;上世纪90年代中期,这一年龄下降到了49岁;而现在,颈椎病住院病人的高发年龄只有39事件,某种程度上,丐帮“制造”乞讨残疾儿童,是比古代肉刑更恶劣的行为,但经济利益会驱使某些人选择兽性。身高是由文明决定的身体从来都没有真正属于过自己,它的起起落落有时候也是文明演变的的象征。单从身体的特征而言,罗圈腿可以由多种文化产生,以前那些马背上的民族便因为骑马而造成罗圈腿人群。但对于蒙古族而言,罗圈腿并不丑,反而是英武剽悍的象征。除了骑马,据说踢球也会造成罗圈腿,在足坛历史上曾出现过加林查、罗伯特·卡洛斯、范佩西等罗圈腿球星。还有一个罗圈腿高发症候群是日本人,日本男人跪坐时双膝分开,身体的重量落在两条小腿上而容易造成罗圈腿。而恰好日本人的足球已经称霸亚洲,罗圈腿与足球被日本人扯上了关系。不过日本女人恰恰相反,和服狭窄的裙筒导致女性跪坐时双膝并拢,双脚分开,这便容易形成内八字。说起日本,一个固有的观念正被逐渐扭转,就是日本人的身高。在过去相当长的时间里,“小日本”成为对该国人口身高的固有观念。但在明治维新以来一个半世纪,日本人平均身高却达到 170.7厘米(据1993年统计),增幅超过14厘米,增长率几乎和高头大马的北欧人一样。而据2000年统计数据,中国成人男性的平均身高为169.7厘米。日本人身高变化的研究很多,总的来看,从明治时期,日本开始给穷困孩子提供营养午餐并逐渐扩展开来。1954年,日本国会通过《学校给食法》,1975年日本小学的配餐供给率即达到93%。除了营养午餐,还有牛奶,从1964年开始,学生牛奶从奶粉换成了国产鲜奶。从1950年到1985年,日本国民每日人均钙质摄取量从270mg增到553mg,动物性蛋白摄取量从17g增到40.1g,而乳制品摄取量从11.7g到116.7g,翻了十倍。身高到底是由什么决定的?在日本的例子里,答案似乎由食物与营养给出。但在另一个地方,朝鲜半岛,身高的问题却并非那么简单。据韩国媒体报道,朝鲜参军身高要求从2008年的150厘米,降到了2012年的142厘米。而作为兄弟的韩国人入伍的身高最低标准不见报道,但有一点是肯定的,韩国男人的平均身高在中日韩三国中是最高的,达到1米74。同样的气候地理条件,同样的民族风俗习惯,却有着截然不同的身体状况。你可以说,这是因为食物与营养造成的区别。但从1950年那场战争造成的南北分野来看,这又是文明造成的,一个封闭的朝鲜;一个经济发展,走向现代化的韩国。身体被权力支配的历史在国共斗争的历史中,曾有一条对共产党重要的指控——“共产共妻”,这在当时使人们对共产党产生了广泛的恐惧与误解。那么这种传说又是从何而来呢?追根溯源,在《共产党宣言中》马克思曾经谈到过“公妻制”:资产阶级的婚姻实际上是公妻制。人们至多只能责备共产党人,说他们想用正式的、公开的公妻制来代替伪善地掩蔽着的公妻制。如果仅仅是理论的,或许不会引起太多误会,但在俄罗斯十月革命时,却真有这样的故事:1918年,苏维埃政权刚刚成立,莫斯科一家布厂的老板赫瓦多夫贴出一份告示——《俄罗斯处女和妻子公有化令》。在这份告示中,起草者赫瓦多夫以政府名义宣布:所有人类优秀因子都被保留在资产阶级腐败的躯体内,而这违反了人类繁衍的准则。基于此,从1918年5月1日开始,所有17至32岁的女性都将不再拥有对自己的所有权而将成为“公有品”。”最后,赫瓦多夫因发布这个告示被苏维埃抓住,“共产共妻”在俄罗斯仅仅是谣言而已。但一度被推崇备至的太平天国起义,男女之间的身体行为却被天国严密控制。《天条书》第七天条要求:“天堂子女,男有男行,女有女行,不得混杂。凡男人女人奸淫者名为变怪,最大犯天条。”谁敢触犯这条规矩,那就砍头点天灯,有死无生。夫妻“只准月晦日同宿”。晦日,即每月最后一天。当然对于天王以及其他领袖来说,这不成问题,天王自己有88个老婆,东王西王各有13个老婆,其他王爷都有6个老婆。太平天国把性严控起来,作为一项特殊的政治制度,但这并不能帮助他们获得成功。反而成为其愚昧、邪恶的明证。对生殖的控制不仅太平天国有,到了现代社会仍然不乏其国。罗马尼亚在上世纪曾经以鼓励生育为名,严厉控制着这个国家岁左右了。调查发现,30岁以下的门诊患者,其比例比3039岁人群还高出2.5%,表明已有越来越多的二三十岁的年轻人正在步入颈椎病患者行列。

文唐元鹏企图支配身体的自由意志,总是被权力、法律乃至道德束缚着,绳子永远都在,从未解开。从1951年开始,在中国的土地上,每天上午10点,大江南北、长城内外无数的高音喇叭会同时响起激昂的旋律。各级学校,机关厂矿,甚至边远乡村,无论男女老幼,都会走到空旷的地方,伴随着音乐节奏,“一二三四”做起广播体操。很少人意识到,这是一场由几亿人参加,数十年如一日,以集体主义名义对中国人身体的占用。法国哲学家福柯指出,从18世纪起,权力和政治大规模主宰和包围着身体,身体进入了“知识控制与权力干预的领域”。每日不断的广播体操,正是权力对身体干预的典型状态。从古到今,人类从来没有,也不能随心所欲地支配自己的身体。在古代,医疗水平低下,随心所欲使用身体,危险度高,任何一个小伤口都可能使人丧命——因为没有抗生素。在中国人的传统观念中,“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身体的支配已经上升到孝的高度。现代社会,人类终于可以放纵自己,把身体或置身于野蛮的荒原,或潜入清澈的海水,或攀缘于险峻的山壁,或用性为身体获得高度的愉悦。这是人类自由意志给身体的松绑。但福柯却简单地戳穿了这种自由,企图支配身体的自由意志,总是被权力、法律乃至道德束缚着,绳子永远都在,从未解开。身体被摧残的历史在过往所有时代,人的身体都可以被视为一种“抵押”,作为被权力或者国家强制力控制的抵押。如果人突破常规的社会框架,如触犯权力,违反法律,那么抵押的身体将受到严厉的惩处。在所有时代,无论中外,人类都曾面临肉刑,以失去身体器官为惩罚的酷刑,由于产生的恐怖效果,一直被认为是行之有效的惩罚手段。在中国历史上,有过宫刑——阉割男性生殖器。有过幽闭——对女犯施行的宫刑,用木槌击妇人胸腹,即有一物坠而掩闭其牝户,只能便溺,而人道永废。有过椓刑——将女性耻骨击碎(击打致耻骨骨折)。由於耻骨骨折,故而此处无法被触碰,以达到禁淫的目的。也有刖刑——将膝盖卸掉(另有一说是斩掉膝盖以下腿部),人便只能瘫坐在床,无法动弹。比较轻的还有黥(刺面并着墨)、劓(割鼻)等等,汉族的肉刑还是比较局限于对性器官的残害。在西藏布达拉宫里,经常会有控诉封建农奴制的展览,里面包括了挖眼、抽筋、割舌、砍手、剁脚等等对身体最残酷的伤害。但即使在古代,野蛮的肉刑也会遭遇反对。汉文帝下诏宣布废除肉刑,皇帝觉得即使有这么残酷的刑罚,人仍难免犯罪,这说明是教化的问题而非刑罚不够。于是把肉刑改为笞刑,即打板子。不过肉刑到底有没有全部废除还很难说,写出《史记》的司马迁便是遭受了“宫刑”的人,而他受刑时是在汉武帝年间。身体作为“抵押品”与权力、法律的碰撞中从来都是弱者,到了现代虽然绝对的身体残害没有了,但失去自由的坐牢,则是惩罚身体的现代方式,痛苦从肉体转化为精神。在人类历史中,即使没有权力和法律带来的残害,也有各种各样特殊原因造成的残害。比如在中国延绵数千年的宦官制度,为了保证皇帝的血统纯洁,要把人阉割掉,再使其伺候皇帝,这种主动的有目的的阉割,比宫刑更进一步。而太监也成为历史中大反派之一,宦官的变态皆从对身体的残害开始。人们曾经认为缠足仅仅是一种关于色情的发明,最早来自艺术家皇帝李煜的变态爱好。费正清说:“使女孩子们痛苦地终生致残,只为着吸引可心的丈夫,而这些丈夫不过迷恋于一种自我满足的神话。”但换个角度想想,这种缠足的陋习,却从生理上限制了女性的移动,在无法远足以及从事某些复杂性工作时,女性只能愈加从属于男性。元代伊世珍的《琅环记》说:“吾闻圣人立女而使之不轻举也,是以裹其足,故所居不过闺阁之内,欲出则有帏车之载,是以无事于足也。”纵然古代把缠足描绘成“步步生莲”般美丽,但如果看到真正的小脚,具有现代审美观的人仍然无法把缠足与美联系起来。以上种种对身体的残害早已消失在历史之中,但时至今日,仍然有一些身体残害以宗教或风俗存在着。比如割礼,非洲或者印尼等地方对女性生殖器进行的割礼,以残酷血腥的名声依然存在于21世纪。在21世纪,文明和法律已经扼杀了绝大部分对身体的残害。但仍有一些恶存在于阴影之中,如东莞曝光的“丐帮”

人类经过几千年不懈的奋斗,自由意志对身体的控制越来越强。但不幸地,才出虎穴又入狼窝,在网络面前,人类无法抵挡,身体在不知不觉中被大网笼罩,无法自拔。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作者文章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