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先掐了领导的烟头

(2014-03-08 19:12:33)
分类: 《新周刊》每期亮点

中国式控烟

先掐了领导的烟头

 

文/金雯

 

控烟是一种文明的潮流。大概只有像朝鲜这样的国家,才会认为领袖夹着烟出场会给人一种成熟稳重的感觉。

 

在北上广这样的一线城市,现在已经很少出现敬烟、劝烟的行为,那被认为是一种乡村式的礼仪,“控烟”已经成为一种文明的潮流。全世界的大多数烟民会在公众场合配合这样一种政治正确:对禁烟表示支持,尽管烟瘾实在难熬。作曲家郭文景说,他经常会推掉一些大使馆的活动和家庭聚会,因为在这种场合他不能抽烟。不让别人吸二手烟是文明社会的规范,就像随地吐痰是粗鲁的行为,但中国大街上依然痰迹斑斑一样,针对一个成瘾的个人行为,控烟在中国显然困难重重。没有严厉的法令,也缺乏有力的执行力,但是,“中国式控烟”在2013年年底却推出了一项重要举措,让领导干部带头控烟——在公共场所不得吞云吐雾。

在中国,能不能抽烟,并不是看是否有禁烟标志,而是看领导有没有抽烟。

那些摆放在领导面前的“天价”香烟一度是腐败的标志,但是,从今年开始,香烟将会从政府的会议桌上消失。2013年12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领导干部带头在公共场所禁烟有关事项的通知》,很多领导干部得开始戒烟了,甚至开始引发一些老烟民的恐慌,他们害怕一下子戒烟身体容易内分泌失调。当然,也有积极响应者,比如,河北沧州的“烟民干部”试图通过自身戒烟来提高空气质量,为治理PM2.5作贡献。
2010年,广州市人大常委会在审议《广州市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的时候,把办公场所排除在禁烟范围外。而这部控烟条例的用心良苦之处便在于:假设一个单位的领导是烟民,这样是不是增加了禁烟推行的阻力呢?
抽烟通常是男性社会的一种默契仪式,构成办公室政治的一部分,非烟民总是显得有些格格不入,一些职场女性常常会抱怨吸烟造成了某种隐形不公。找领导讨论一个问题,如果双方都是烟民,拿包烟去吸烟室慢慢聊,烟民之间很容易造成一种放松的气氛,在吞云吐雾之间就能够把问题迅速解决掉。
中国的控烟“话语权”某种程度上是来自烟民的。来自中国控烟协会的调查数据显示,中国男性公务员吸烟率高达61%,而且,多数是老烟枪。52.7%吸烟的公务员表示从未戒烟,仅有37.3%表示近期有戒烟愿望。在中国的政府办公场所,判断一个地方是否能够吸烟,并不是看是否有“禁止吸烟”的标志,而是在于最大的领导有没有拿出烟来抽,如果领导开始抽了,下面就开始放松地吞云吐雾了。为此,上海的浦东新区还出了这样一条解决办法,想要不抽二手烟,请联系妇联。如果女公务员不便直接向领导提出禁烟建议,可向与禁烟工作合作的妇联寻求帮助。

国家烟草局的控烟努力:把“吸烟有害健康”的字号放大了。

将领导干部推到控烟前线,除了切合净化官员风气,树立廉洁形象之外,让那些对烟草政策拥有话语权的人不抽烟或者少抽烟,或许也可以缓解一下控烟的严峻形势。中国签署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已经十一年,有157个中国城市对“控烟”进行了立法,但是,各地的“禁烟条例”似乎都属于观赏性立法。没有严厉的惩戒制度,更不用说实质性的执行力度了。中国二手烟暴露率最严重的三个场所依次是公共场所72%,家庭67.3%,工作场所63%。公共场所是尼古丁污染的重灾区。
一般而言,对于在公共场所的吸烟人士只能劝阻,如果遭遇蛮不讲理的烟民,参与控烟的卫生局等单位没有强制执行的权力,只能无奈摊手。很少有像不丹这样的国家,控烟直接动用警力,警察一旦发现房间内有人吸烟,可以像飞虎队一样直接破门而入——掐灭对方烟头。在控烟严厉的香港,在街头抽烟可能会被罚款1500港元,还曾因此发生过烟民袭击禁烟督察的事件,为此,香港的104名禁烟督查学习了防卫术,随身携带驱狗器等设备。对于特别困难的区域,控烟人员还有反黑组警员协助执法。
执法需要有法可依,以香港为例,最早的禁烟法例在1982年颁布,1998年、2007年两度扩充,饭店、写字楼、医院、公园、公厕等都开始禁止吸烟。2007年7月1日前,作为资深烟民,香港的文化学者梁文道与马家辉还曾相约到一家尚未禁烟的餐厅进行“最后一抽”。到2009年7月1日,连娱乐场所都开始禁烟。香港的禁烟条例在细节上也充分体现了严谨性。比如规定:“有帐篷、太阳伞或天花板的户外茶座,如果四周的围封程度超过各边面积的一半,则仍然属于室内,不可吸烟。”
现在,世界上的很多城市都禁止户外吸烟,比如东京、香港,不能抽“走烟”,烟民判断是否能抽烟的依据就是:带有金属烟缸的垃圾桶。往往是几人围着,抽完才能走。烟民在城市中的境遇看起来是越来越弱势了。但是,严格的法令再加上严格的执法必然是有回报的,经过将近30年的努力,香港15岁以上吸烟人口减少了将近一半。而在上世纪八十年代,甚至有医生会一边看病一边抽烟。
在中国内地,除了顽强的吸烟文化、困难的禁烟执法,控烟还要遭遇强大的烟草利益集团的牵制,比如,中国的烟盒上除了“吸烟有害健康”的字样以外,仍然看不到吸烟危害健康的图片警示。中国的烟草包装是由烟草公司发文件来修改的,最近几年,他们在烟盒上的控烟努力只是把“吸烟有害健康”的字号放大了。到目前为止,中国还没有一部全国性的控烟法令。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