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新周刊
新周刊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225,358
  • 关注人气:49,82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不见不散》的沟通技能课

(2011-09-12 08:18:03)
标签:

杂谈

分类: 《新周刊》每期亮点

这不是一个泡妞节目

《不见不散》的沟通技能课

 

《不见不散》里出现了非常多“交际弱智”,这让制片人也觉得“真实得可怕”。这档节目想要成为“人际交往微课堂”,真的能做到吗?

 

文/丁晓洁   

 

李琦和庞叶的“模拟约会”被安排在南京市郊一个高尔夫球场。

整个上午他们冒着小雨挥杆,看上去和普通的约会男女并无二致,直至到了尾声,“电视模式”才介入——两拨扛着摄像机的节目编导把他们分开,七嘴八舌问起约会感想来。

一个女编导问庞叶:“他的话题从工作延伸到了生活,可以看出他对你的开放度是很高的,你的感受怎样?”庞叶犹豫半晌,回答说:“我很认同他的思想,很赞同他的观点,也觉得他是个非常不错、非常优秀的人。其实遇到这样的人已经很难得了,但是……可能从第一眼就开始,我对他就缺少眼缘,缺少喜欢的感觉。”

与此同时,李琦要回答的问题则简单得多:“你觉得自己是否符合女嘉宾的要求?”他显然不知道100米开外的庞叶正纠结于“眼缘”问题,言语中挺自信:“我还是非常注重精神层面的,很注重思想——这一点我觉得我很符合她的要求。”10分钟后,编导关上摄像机告诉李琦接下来的节目流程:“会给你们确定一个时间和地点,你如果觉得对她有兴趣就去,没兴趣就不去,她也是。”

“然后呢?”李琦还有点摸不清状况,“就结束了?”去年10月,28岁的海归男李琦在《非诚勿扰》的舞台上失望而归,半年后他接到了节目组的电话:“我们有一档专门为男生服务的新节目,你有没有兴趣?”

这就是江苏卫视的《不见不散》。“两个人在做同一件事的时候,男女双方的感受是截然不同的,”目睹了全过程的制片人竺苏君说,“这就是这个节目让我觉得好玩的地方。”

 

每个人都是观察者

中午一点,主持人乐嘉赶往最后一站外景地。

他还不知道李琦和庞叶的最终选择:“没有人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所有的结局都是开放的。”面对摄像机时,乐嘉举起手中的笔记本,又恢复了一个培训师的样子:“男孩是一个事业心特别强的人,他会督促、引导、帮助这个女孩成长,如果女孩是一个对成长需求非常高的人,跟他在一起可以学到很多东西。”

乐嘉在《不见不散》中的任务是:在嘉宾的约会中全程进行性格分析,并给予嘉宾各种建议,同时让观众们学会交往沟通技巧。“就好像看电影看完了要有一个写影评的人,我相当于那个角色,”乐嘉说,他经常在节目中跟男嘉宾分析:“你想要的女孩跟适合你的女孩是两种不同的人。”但最后的情况却往往是:想要的和适合的都没选,选了一个漂亮的。

和以往综艺节目不同的是,这里的工作人员变成了观察者。编导们在笔记本上记录着男女嘉宾约会的一举一动,他们被训练得很敏感,随时要根据现场的一句话作出自己的判断。“每个人都是个案,”竺苏君说,“做这个节目,就是要跟不同的人去打交道,通过眼神、表情和细微动作,来判断他们的内心的想法。”竺苏君对第一期节目中的青岛男生万立群念念不忘,即便在剪片过程中也情不自禁站在片中女嘉宾的角度:“这个男生太自我了。”

甚至连乐嘉的助理小卷,也变成了观察者。“现实生活中有很多男女,他们在被分手之后,根本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这个节目的好处在于:它呈现出自己眼中的自己和别人眼中的自己有多么不同。”李琦和庞叶的分歧在她看来是一个很有意思案例,“当事人往往很难看清自己,人认知自我真的非常困难。”

在江苏卫视副总监王培杰的眼里,这档节目最理想化的状态是让观众们一起来观察:“完全可以按照网络视频方式来操作——第一个环节10分钟,丢到网上,让所有网友来给他们意见;嘉宾接受了网友的意见之后,再来作选择,再10分钟……这样就是所有人都在为他考虑。”

 

讲故事一定要狗血吗?

下午六点,《不见不散》的另一个制片人张烨镝来到位于电视台五楼的审片室。

张烨镝要审的是安排在下周播出的节目,跟他一起在电脑前的还有另外五个女编导。女编导们不断地发表着观后感:“感觉她(女嘉宾)玩得好high!”“这个男的太了!”而张烨镝只有在家看的时候,才会有这种观众心态:“我只有跟家里人一起看的时候,才会在评价他们的时候更情绪化一些。”

他们的背后坐着两个《非诚勿扰》的编导在剪片,乐嘉同时出现在两个显示屏上,定位显然有些不一样:那边还是一贯的犀利,这边则明显是苦口婆心。

“起初是想做一个《非诚勿扰》的配套节目,想过揭秘前期嘉宾的入选过程,也想过记录配对成功嘉宾的约会场景,做了无数版样片之后,渐渐做成了一个跟出发点完全没关联的节目,我们发现《不见不散》可以承载更大的内容。”张烨镝说,虽然同样以男女关系为载体,《非诚勿扰》是用争论展现价值观的交锋,《不见不散》却只展现碰撞的空间——把争论留给电视机前的观众吧!

直至某段背景音乐响起,张烨镝警觉地停下来:“这是什么歌?韩剧里的吗?”没等回答,他激动地补充道:“这首歌把整个风格变成了乡镇企业的节目!”

约会场景一定要配上韩剧音乐吗?就像张烨镝反复强调“这是一个讲故事的节目”,但故事节目一定要出现狗血桥段吗?“谁的生活是每天都丰富多彩充满狗血?哪能天天都是你扯掉我的头发,我撕破你的脸?那种所谓的故事代表性能有多少呢?有可能我爱上了一个得了绝症的女孩,在病床上求婚……但是这种人在我们的生活中的比例有多大呢?”

《不见不散》前几期播出后,有网站迅速根据乐嘉在节目中的点评迅速推出了一套“交际法则”,张烨镝坦言在这个节目里“见到过蛮多交际白痴”,这让他觉得真实得可怕:“中国人在沟通这件事上有学过吗?谁都没有。我身边的朋友也有这种情况,不知道怎么去跟领导打交道,不知道怎么跟恋人打交道,他可能就是一味地去傻爱,这种所谓的沟通技能,我们没有一个系统的地方可以学到。”

 

这不是教人泡妞的节目

让我们回到这一天稍早一些的时候。

下午两点,乐嘉对着摄像机录了最后一段结束语:“跟之前追求快乐、自由的男孩不一样,在李琦的人生中,追求成功、达到事业的巅峰是最重要的一件事。这种人在开放内心心态上是有一定局限性的,我相信今天是李琦迈向开放自己心态的重要的一步。”乐嘉习惯每期节目结束后,都定下一个主题,这一次他已有结论:理性男人是如何谈恋爱的。

而李琦呢?他默默坐在编导预定好的地点,一个湖边的亭子里。要等到节目播出的那天,李琦才会知道庞叶没出现的原因是什么,“我是奔着结婚来的”。从《非诚勿扰》到《不见不散》,李琦说,“缘分还是要自己找”。

“其实这个节目完成的只是真实约会中的第一印象。就像两个人相亲,可能是男生的姑姑把两个人带到咖啡厅,一个小时的聊天结束,只能看出是否有眼缘,是否来电。涉及到深入的择偶观也好、价值观也好,或者未来生活也好,这个节目承载不了。”张烨镝特别担心观众把《不见不散》当成是一个‘乐嘉教人泡妞’的节目,“其实只是告诉你恋爱中的表达方式和一些有用的润滑剂。这个节目未必会一直像现在这样以约会为载体,还有一种可能性,就是做成一档人和人之间如何相处的节目——真真正正的沟通第一课堂。”

乐嘉则说:“每个人都存在人际交往的问题,运用男女交往来作为切入口,最容易引发共鸣。”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