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新周刊
新周刊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135,765
  • 关注人气:49,94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2008中国电视红皮书

(2009-03-13 16:55:44)
标签:

杂谈

分类: 《新周刊》每期亮点

2008中国电视红皮书

 

大事件主导全年的电视走向,大情感引导观众的收视需求。2008年,中国电视重振了自己的传播价值,从娱乐工具回归到媒体属性。

 

文/陈漠

 

“电视界现在最大的悲哀就是忘了自己是个媒体”——2008年年初,凤凰卫视中文台执行台长刘春这样评价2007年的中国电视,他指的是娱乐成风的中国电视在新闻报道的缺席。之后的2008年,中国电视重振了自己的传播价值,电视成了第一媒体。有人甚至将2008年比喻为一个新的纪元:中国的直播年。

在这一年里,中国人经历了雪灾、地震、奥运、两岸直航、金融海啸……所有这些事件都是大事件,而所有这些事件都因为空前的媒体介入,尤其是电视直播的力量,变得和每个中国人的生命息息相关。

一种混杂着悲伤、愤怒、内疚、负罪、喜悦、欢愉、兴奋和怅然的复杂情绪充斥着2008年,而中国电视就在这样一个复杂的大年头里做完了自己的功课,很难想象它是如何回忆起那个曾带给自己激情、荣耀、批评、赞誉、责任感和创造力的2008。

 

大事件与直播

 

每年的1月开始,中国照例迎来了自己的“春运”,但2008年的春运却和往年大不一样。从1月10日开始,低温雨雪及冰冻灾害侵袭南方几省,并最终演变成一场50年不遇的特大雪灾。雪灾导致京广线、京珠高速等南方北行的交通大动脉相继瘫痪,被雪灾困在路上和因列车停开而滞留火车站的旅客数以十万计,媒体报道由此开始介入,而电视直播开始初露锋芒。

以广州电视台为例,从1月26日凌晨5点左右开始,几组记者就分赴火车站、机场、汽车客运站点、气象部门及珠三角地区的旅客集中地进行采访。当晚18时30分,便有SNG车驻扎火车站广场。而当晚,央视中文国际频道(CCTV-4)便通过广州电视台的信号向全国乃至全世界直播了雪灾灾情。1月30日,广州电视台的报道小组及SNG车前往京珠高速韶关段,此后9天现场直播17次,并为央视提供直播信号22次。

雪灾前后留在广州的人应该都有记忆,在电视中频频出现的直播画面、随时滚动播出的疏导信息和不断呼吁外来人员留在广州过年的标语,让每个人都和在广州火车站、京珠高速公路以及湖南、江西、贵州等省的受灾群众联系在了一起。

但不得不承认,这次雪灾出乎所有人意料,所有媒体都有点措手不及,以至于内容编排的失当、主持人的口误和表情失当也都成为非议的重点。有网友评论说:“内媒不动脑子,外媒没有心肝”。不管怎样,中国电视人在2008年一开头就经历了一次多年未遇的直播实践。

就在电视人可能还没有总结好自己的直播经验的时候,三个月后的5月12日,一场更大的直播考验降临在中国电视人的头上。

5月12日14时28分,四川汶川发生8级大地震。两小时后,成都电视台的SNG车便到达都江堰聚源中学营救现场。成都电视台的6个频道全部中断电视节目的正常播出,采用SNG系统24小时并机直播。四川电视台最早播出的新闻是新闻频道16时30分的直播节目,由于四川台9个频道分属两个发射机房,13日起有5个频道并机直播,而由另一个机房控制的四川卫视等4个频道无法共享新闻频道的节目,因此只能采取滚动新闻播报,这是网民批评四川卫视反应慢的技术原因。到5月14日,四川广电集团统一调度四川台所有新闻素材,四川卫视开始了自己向全国播报的工作。四川卫视随后即以丰富的资讯、实时的直播和人性化的主持风格夺回了自己的主场优势。四川卫视的主持人宁远也因其播报时的潸然泪下而触动了全国观众的情感。

央视新闻频道在地震当天15时播发了字幕式滚动新闻,15时10分播出电话连线新闻,15时20分中断正常节目,直播《关注汶川地震》,22时起与综合频道并机直播,更名为《抗震救灾众志成城》特别节目。截至5月24日晚,抗震救灾报道直播节目总时长达1034小时,仅5月12日至21日,就有10.3亿电视观众收看了央视抗震救灾直播报道。央视新闻频道的记者和主持人也以各自的风格和视角为观众带来抗震救灾的各种信息。

成都台、四川台、中央台以及其他电视台的记者和工作人员,在灾区几乎都处于一种共享资源的“共产时代”。据四川台新闻频道张健祥副总监回忆:“我们的节目带子都放在资料库里,中央台可直接进入系统调用……卫星直播车信号参数中央台也知道,直播车的资料大家都共用。没说到版权问题,也计较不到这些。”一切为了信息传递,一切为了直播,成了所有电视人的共同目标。毫无疑问,汶川大地震的电视新闻直播成为中国电视发展历史上必须要落下一笔的大事件。

在汶川大地震的悲痛中尚未完全恢复的中国人,又迎来了北京第29届奥运会。2008年8月8日,中国电视人又一次走上前台,只不过登场的情绪和方式略有不同。依然是直播,这次央视成为了“奥运盛宴”的独家传菜员。据估算,全球约有20亿观众观看了开幕式直播,在中国有超过10.2亿人观看了比赛直播,央视前后共有9个频道转播赛事。

此后的中国电视,还经历了“海峡两岸三通”系列直播节目,以及后来的《直击华尔街风暴》直播节目等等。在这些电视直播节目中,有着新闻事件的纪实报道,也有基于事件而策划的深度报道,它们都将在中国电视直播史上留下自己的一页。

虽然在灾难的报道中,检讨制度缺失和举措失当这方面,平面媒体做得比电视媒体更加深入。但我们也要看到,中国电视经历了前所未有的、密集的、全方位的直播实践。

成都传媒集团总编辑何冰曾说:“当所有通讯中断,这才发现平时最火的第四媒体——手机,脆弱得不堪一击。”而当每次大的余震过后几分钟,电视台就会中断直播节目,插播地震局的消息——“刚才那次余震,震中是……震级是……”,这让电视机前的观众有着一种同此凉热的感觉。

这种消除时空、实时体验的巨大力量,让似乎已经可有可无的电视突然成为人们生活中最重要的一员,让以往只是娱乐消遣工具的电视成为一种精神力量把人们维系在一起,也让一度患上新媒体恐慌症的电视人有了自豪感——电视不会成为古典观看方式,因为直播无法取代。

 

谁坐在“奥运盛宴”的餐桌旁?

 

如果把开幕式和赛事比作“奥运盛宴”,那享用者就是电视观众,而上菜的只有一个:央视。如果把奥运会所带来的巨大经济利益和收视率比作“奥运盛宴”,那享用者就是电视台,而坐在这张餐桌上的都有谁呢?

北京电视台早在2007年就开始谋划着在“奥运盛宴”里分一杯羹的计划,从栏目构成到形式、内容全面改版、贴近奥运,也借此大批推出自己的新主持人,完成了主持队伍的年轻化。2008年2月14日,北京电视台体育节目中心成立了奥运团队,以承担部分奥运比赛项目公共信号的转播制作任务。奥运会比赛期间,北京卫视全天24小时不停播;BTV-6全面直播赛事和播出赛场新闻,平均每天直播16.5小时;BTV-2播出一些边缘比赛,BTV-9有两个时段播出精彩赛事延播、重播和集锦;BTV奥运高清频道用高清信号延播奥运赛事;BTV-7每天在黄金时段播出双语赛事新闻。

《光荣与梦想》、《圣火2008》、《金牌看台》、《冠军面对面》等栏目将资讯、访谈、评论、观众互动等要素,或用多视窗关注、或用集成推出、或辅以京韵风格等的手法包装起来,呈现出北京台风格的奥运节目。正如北京卫视总编辑张晓所说的那样,“北京台有着天时地利的优势”,也只有北京台能在第一时间内把奥运冠军请到演播室。

在奥运年无所作为是不现实的,这是东方卫视台长蒋为民对奥运年的看法。事实也证明了东方卫视也在奥运年夺得了自己的一份果实。《奥运看东方》、《为奥运喝彩》、《五环夜话》、《杨澜访谈录》等栏目,既有新闻资讯播报,也有体育竞技、综艺、深度访谈、体育评论。值得一提的是,情景喜剧《奥运在我家》在奥运会开幕后播出的部分采用准直播方式——把当天的奥运新闻人物请到剧中。

SMG早早买下《网球王子》版权,准备作为奥运外围的励志体育题材电视剧播出。而这部剧果然不负众望,7月25日在东方卫视首播,全国平均收视率为0.7,创造了东方卫视的最高纪录。8月6日,《网球王子》大结局,全国平均收视率为0.9,位居全国26个城市之首。无论《网球王子》是因为“好男儿”还是因为奥运,它都是东方卫视在奥运年里最大的收获。

另一个赢家则是湖南卫视,“开发体现奥运精神理念和生活方式的一系列节目”是湖南卫视做得最擅长也是最出色的事情。奥运圣火传递经过湖南的时候,湖南卫视推出了特别节目《奥运向前冲》(后改名《快乐向前冲》),6月6日的收视率为1.86,为同时段排名第一。此后,该节目的升级版《智勇大冲关》也一直稳居全国同时段节目的第二名。湖南卫视得到的不只有收视率,还有它一贯善于挑起的话题性。既有人认为这个节目是全国神经病的集中地,也有人认为这个节目是展现国民素质和言情幽默的偶像大片,不管怎样,湖南卫视又收获了一顶“草根娱乐的桂冠”。

根据CSM的数据,在奥运会开幕后第一周,全国收视十强中只有湖南卫视、东方卫视、北京卫视各占一席,其余七席均被央视各个频道瓜分。

 

主持人群

 

湖南卫视的《奥运向前冲》的主持人是彭宇、王欢、YoYo三个人,有的负责节目开始阶段介绍选手,有的负责点评选手的比赛过程。而三位主持各有各的风格,有的爱讲冷笑话,有的彼此吵嘴吵不停。这不仅没有影响节目的协调,反而引发粉丝们的追捧议论。到了升级版《智勇大冲关》,主持人李锐、曹颖、杨乐乐同样是三人同时出场,看上去在节目中自己也玩得很尽兴。《挑战麦克风》的主持人也是三位,马可、李好、孙骁骁,老人带新人,孙骁骁因此成为最引发网友注目的新人之一。

三个人并不是湖南卫视在2008年的节目中主持人的数量上限,《天天向上》的第一期节目有汪涵、欧弟、陈英俊、钱枫、矢野浩二、董贝克、俞灏明、田源八位主持人,再加上彭宇、杨乐乐的客串,台上站满了主持人。现在《天天向上》的固定主持人有汪涵、欧弟、钱枫、田源四位,有时候也要多过嘉宾人数。

如果再算上老牌节目《快乐大本营》的五人组合,湖南卫视应该算是使用群体主持人最多的电视台,而“主持人群”也因此成为2008年一个最鲜明的概念。

当然不是体育竞技节目才会采用多名主持人,像《挑战麦克风》、《天天向上》这类既有比赛选秀性质又带着脱口秀搞笑风格的综艺节目,多名主持人之间的互动、表演和配合在某种程度上会成为节目本身的一大卖点。就像汪涵身边一定要有一个搞怪的欧弟,何炅身边一定要有一个搞怪的谢娜,而钱枫、田源、海涛、维嘉、吴昕等人则负责发问、引话、装憨、充当目标、承担后果。这是一个群体的合力,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角色扮演。湖南卫视对主持人群的运用,不仅推出了新人,也发掘了每个人的潜在价值。

在央视新闻频道的《众志成城 抗震救灾》特别节目中,我们也看到了主持人群的存在。在这样的重大突发性事件中,为了维持连续高强度的直播,央视新闻频道精英尽出,白岩松、敬一丹、张羽、张泉灵、李小萌、郎永淳、赵普、康辉、董倩、柴静、海霞、文静、李梓萌、耿萨等主持人轮番上阵,营造出各有风格、均具力度的主持气场,堪称主持人之间的无缝对接。

内容和新闻是电视节目的血肉,主持人是电视节目的灵魂,他掌控着节目的走向、引导着观众的视线,他既是电视和观众的连接带,也是前方和后台的转接桥。从日渐老套的男女主持人到个人风格独显的单一主持人,再到如今层出不穷的主持人群,中国电视节目主持人的多样化探索从新闻节目到娱乐节目、从特别节目到常规节目都开始慢慢培育起来。

 

2008年的变与不变

 

奥运对常规电视节目的挤压,电视人早有准备;雪灾、地震的突发则是电视人不可能预料得到的。2008年就这样用众多的大事件改变了观众的收视习惯,也改变了电视人的惯性思维。

往年常见的节目类型在2008年变得渐渐暗淡。《鲁豫有约》因其广泛的营销手段而继续着谈话类节目的老大地位,但现在也有批评声指责访谈问题雷同。作为一档开播已有7年的老牌访谈节目,有观众开始对《鲁豫有约》丧失新鲜感也是正常的。而对于新开播的访谈节目,同样也有观众表达不满。

李咏在做够了智力竞技节目之后转向《咏乐汇》,也做起了谈话节目。从这档节目金灿灿的视觉效果上就能看出李咏一贯的风格,而这种从装饰到言谈举止略显夸张的个人风格在娱乐节目也许是个亮点,但在访谈节目,尤其是饭局式的访谈节目上却显得尤为扎眼。观众更是对《咏乐汇》访谈对象的定位模糊感到无所适从,从张朝阳、杨坤、李冰冰、姜昆、刘晓庆到余秋雨,几乎无所不包。

或许李咏的转型也是一项进行中的工作,以至于《咏乐汇》从风格到形式到采访对象到目标受众都有些说不清道不明。董路曾在播客里评论《咏乐汇》就是“带观众的《志云饭局》,带吃喝的《鲁豫有约》,带圈外人的《艺术人生》以及不带女主持的《康熙来了》……若不当机立断谋求根儿的改变,结局大概只能一路这么‘怪’下去了”。

谈话类节目走到2008年,个个都有点面目相似了。正如前几年选秀节目火爆的时候,我们说全中国的青少年都上过选秀节目;经过这些年各个电视台谈话类节目的轮番采访,全中国的名人都被问过几遍童年趣事了。有评论说,所有的访谈节目都在“炒冷饭”,嘉宾说的永远都是那些话,配上钢琴就是《艺术人生》,加上VCR和画外音就是《鲁豫有约》,摆上餐桌就成了《咏乐汇》。

2008年唯一有点新意的常规节目是娱乐节目里K歌节目的突然繁荣。浙江卫视的《我爱记歌词》、广东卫视的《今夜唱不停》、江苏卫视的《谁敢来唱歌》、湖南卫视的《挑战麦克风》、山东卫视的《先声夺人》、湖北卫视的《大家来唱歌》、湖南娱乐频道的《脱口而出》、成都电视台的《说唱就唱》、江西电视台的《歌词向前冲》……众多K歌节目一下子就涌现十多个。

卡拉OK在东亚的热烈流行,本身就是东亚人不善于公众表达的一种发泄途径,而卡拉OK和电视的结合更让这种表达方式衍生出东亚式的娱乐方式和交际观念。上电视、唱歌唱得好,双重满足人的荣誉感,在中国人看来是既不至于像选秀那样赤裸裸地成名,又有着出人头地、标示自己的效果。

2005年有《亮剑》,2006年有《暗算》,2007年有《金婚》、《士兵突击》和《奋斗》,但2008年却没有一部能够有同样力度的电视剧作品。更多的电视剧似乎还算可看,却不能让人耳目一新,引发社会风潮。

湖南卫视的《丑女无敌》自9月28日放映后,收视率在全国同时段排名第二,10月20日收视率达到9.3,创下湖南卫视4年来最高收视率。《丑女无敌》虽然被评为山寨版的《丑女贝蒂》,却因其本土特色而被青少年追捧。2008年的最后几个月,孙红雷因为电视剧《潜伏》、电影《梅兰芳》中的表演而成为2008年最引人注目的演员,也为他自己几年来的影视演出作了一个最好的总结。

《新周刊》对2007年中国电视的评价是“没有电视只有剧”;而对于2008年,这句话似乎可以改成“只有电视没有剧”。2008年,大事件主导全年的电视走向,大情感引导观众的收视需求,中国电视突然发现了自己的传播价值,回归了媒体属性。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