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煮夫四则

(2017-07-13 12:33:51)
标签:

杂谈

煮夫四则

 

煮夫四则

 

      

       老了,记性越来越差。

       拎着一大袋东西,站在超市门口,一个劲地想:还有一样什么东西没买呢?

       久想无果,七月的艳阳下,汗水直淌,衬衣沾湿后背。

       李锦记豆豉油!坐在厨房里折着儿子喜欢的四季豆,突然想起。

 

       于是,又将脚塞进拖鞋,关火关门,往楼下超市奔去。

       上上下下,十多分钟,一身臭汗。

       据说今年是史上最热的一个夏天,好像年年都有这样的传言。

       边折菜,边从厨房望出去,远远的,阳光下的柏油路宛如一条亮闪闪的银带子。

 

       儿子一早学书法去了,临走告诉儿子,准时回来,老爸做好吃的。

       说到做到,儿子面前绝对不能言而无信。

       起床洗漱,跑到卫生间,匆匆淋洗一番,身上一晚上的粘粘感觉终于消失殆尽。

       将T恤泡起,将布包拿起,像隔壁的大爷一样,赶超市的早市去了。

 

       超市的蔬菜区,人头攒动,清一色的老头老太太。

       打折区被他们霸占,他们还边挑边丢;容不得和他们耗费大好时光,直奔心有所属而去。

       鲜肉不错,割半斤切臊子做白菜圆子;丝瓜胖乎乎的,刚运来,来上三根,做白油丝瓜条。

       自己都搞不清楚,为什么儿子对四季豆百吃不厌,来上两斤;看着水产区的鲈鱼活泼乱跳,来上一条……

 

      

       超市里,眼光六路,边看边盘算,中午要做得几道菜。

       清蒸鲈鱼不错,夏日佳品,大葱还要买一根,做蒸鱼垫底的葱丝。

       再来一份白油丝瓜,老家拿回来的新鲜土豆,来份土豆片。

       刚到的藕不错,今天不吃,明天炖冰箱里头天买的排骨;芹菜来几根,做凉拌白肉?已经有圆子了……

 

       差点忘了,刮土豆片的刮子不见了,又跑到厨房区挑了一把,最便宜的也要十多块。

       原来那把是几块钱买的,再简洁不过了,最关键是好刮得要命,丝瓜、土豆、莴笋,刮到肉来。

       昨天晚上做饭,突然就找不到了,箱箱柜柜都翻遍了,依然不见其踪。

       任何东西,用久了,都会生发出感情。

 

       等着结账,前面人头一片白晃晃,全是老头老太太。

       喜欢买菜的年轻人,确实不多。

       排在我前面的两个老太太一人拿着两样菜,边排队边闲聊。

       一人感叹,不想做了,做多了吃不完;一人接口,胃口也不行,做什么都不好吃……

 

       听得后面的我,心酸酸的。

       会不会我老了以后,也会有这样的感觉。

       当任何一样事情要当任务来完成时,再多的美好也会褪色。

       还是汪曾祺这样的老头安逸,喜欢吃,喜欢做吃,老而不倦。

 

      

       赶到水产区,只有一条鲈鱼了,一斤多一点。

       买下,看着师傅在那里手脚麻利地剖开,清洗。

       儿子曾经问我,为什么那么喜欢买鲈鱼呢?

       怎么说呢,是因为鲈鱼很贵,想买最好的给他,还是因为他的老爸其实只会做清蒸鲈鱼?

        

       晋代的张翰,原籍吴郡,爱鲈鱼成痴。

       《晋书·张翰传》记载:翰因见秋风起,乃思吴中菰菜、莼羹、鲈鱼脍。

       鲈鱼惹乡思,张翰曰:人生贵适志,何能羁宦数千里,以邀名爵乎?遂命驾而归。

       一条鲈鱼,竟惹得张翰弃官携家眷,回到家乡,重温鲈鱼美味,上下千年,也无他了。

 

       南宋文人葛长庚也爱鲈鱼,他在词中写道:

       洞庭湖上晚风生,风触湖州一夜横。羊棹快,草衣轻,只钓鲈鱼不钓名。

       不知何时起,鲈鱼和清雅挂上了钩,或许是其做法简洁使然吧。

       葱姜切丝,白盘乘上,横放锅内,水汽氤氲,美味渐来。  

 

       煮饭煮菜最开心的事情,除了杂然前陈之时觥筹交错,就是独自在厨房等待着它们的香味,静静传来。

       做菜的间隙,读上一段六神的文字,更是惬意。

       一直宿命地认为,饭菜其实是有生命的。

       它们也如花般娇美,只不过是换了一种方式来盛开罢了。

 

      

       每每静静地呆在厨房里,等着饭菜起锅。

       就会莫名地想起老家,想起母亲的那个菜园。

       想起小时候的夏天,下午割完猪草回家,跑到菜园里摘几个青海椒,摘下一篮子青豆。

       青豆磨豆浆,煮豆浆稀饭,绿绿的;拇指大的小土豆切片,和着青海椒一起炒……

 

       一切完备,乘上稀饭,摆在院坝里的柿子树下的石板上,等着农田里的父母归家。

       那豆浆稀饭的清香,那带着锅底焦香的青椒土豆片,变成成长岁月里不可抹去的记忆。

       当时觉得那样的日子,太苦,苦得恨不得快点长大。

       现在想来,那样的日子太过美好,美好得永远回不去了。

 

       母亲老了,她的菜园却依然年轻。

       每次回去,母亲都说,去看看我的菜,茄子、豆角、玉米长得好好哦,藤藤菜才肥哦……

       走到屋后,落日依然挂在张嬢家的棋柑树上。

       母亲的菜园,一派葱绿,篱笆豆紫白的花开得若无其事,根根豇豆如绿色的头发般垂下……

 

       有时候,就是静静地坐在瓜架下,顺手摘一根黄瓜。

       轻咬一口,依然是童年的味道,清香四溢。

       时光,就这样慢慢过去了。

       恍惚间,仿佛看见多年前的我,提着竹篮,钻进菜园,满头大汗……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前一篇:七月与安生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七月与安生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