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逾淮之橘
逾淮之橘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3,138
  • 关注人气:11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跟随杰克·凯鲁亚克一起《OnTheRoad》(二)

(2013-03-12 16:57:50)
标签:

旅游

 

跟随杰克·凯鲁亚克一起《OnTheRoad》(二)

    《On The Road》第二部中萨尔·帕拉迪斯曾经到过,且明确提到地名的地方:

 

新泽西州帕特森(Paterson

宾西法尼亚费城(Philadelphia

马里兰巴尔的摩(Baltimore

哥伦比亚区华盛顿(Washington DC

弗吉尼亚里士满(Richmond

北卡罗来纳州落基山城(Rocky Mount

北卡罗来纳州邓恩(Dunn

北卡罗来纳州费耶特维尔(Festival

乔治亚州梅肯(Macon

阿拉巴马弗洛马顿(Flomaton

阿拉巴马莫比尔(Mobile

路易斯安那州阿尔及尔(Algiers

路易斯安那新奥尔良(New orlenas

路易斯安那巴吞鲁日(Baton Rouge

路易斯安那艾伦港(Port Allen

路易斯安那奥珀卢萨斯(Opelousas

路易斯安那劳特尔(Lawtell

路易斯安那尤尼斯(Eunice

路易斯安那金德(Kinder

路易斯安那德昆西(DeQuincy

路易斯安那斯塔克斯(Starks

得克萨斯杜威维尔(Deweyville

得克萨斯萨宾河(Sabine River

得克萨斯博蒙特(Beaumont

得克萨斯利伯蒂(Liberty

得克萨斯休斯敦(Houston

得克萨斯奥斯汀(Austin

得克萨斯弗雷德里克斯堡(Fredericksburg

得克萨斯索诺拉(Sonora

得克萨斯奥佐纳(Ozona

得克萨斯佩科斯(Pecos

得克萨斯范霍恩(Van Horn

得克萨斯伊斯莱塔(Ysleta

得克萨斯埃尔帕索(El Paso

新墨西哥拉斯克鲁塞斯(Las Cruces

亚利桑那州本森(Benson

亚利桑那州图森(Tucson

亚利桑那州图森洛维尔堡街(Fort Lowell

加利福尼亚棕榈泉(Palm Springs

加利福尼亚莫哈韦(Mojave

加利福尼亚蒂哈查皮(Tehachapi

加利福尼亚贝克斯菲尔德(Bakersfield

加利福尼亚塞尔马(Selma)(原文为:萨比纳尔 Sabinal

加利福尼亚州旧金山(San Francisco

 

 

路易斯安那州阿尔及尔(Algiers

我们扶着渡船栏杆,观看浩渺深沉的的诸河之父从美国中西部挟带着蒙大拿的原木、达科塔的淤泥、衣阿华的溪谷,以及浸没在三江源的、被冰雪掩盖的东西,像孤魂野鬼的激流似的奔流而下。渡船一边是徐徐退去的、烟雾缭绕的新奥尔良;另一边是逐渐向我们逼来的树木葱郁、睡意朦胧阿尔及尔。

灌木丛生的河岸上有无数垂钓的人,暗红色的地上支着休息用的三角形小帐篷,汹涌壮阔的密西西比河像蟒蛇似的绕过阿尔及尔奔流而下,发出难以形容的隆隆声。三面环水、昏昏欲睡的阿尔及尔,连同那些嗡嗡作响的蜜蜂和简陋的棚屋,仿佛有朝一日会被冲刷掉死的。太阳西斜,甲虫啪嗒啪嗒的蹦跳,气势磅礴的河流在呻吟。

 

 

路易斯安那艾伦港(Port Allen

在雾蒙蒙的幽暗中,艾伦港的河水仿佛是一片雨滴和玫瑰。我们打开了黄色的雾天行车灯,在环形的车道上转了一圈,突然看到桥下黑乎乎的庞然大物,再一次越过了永恒。密西西比河是什么?——雨夜中经过冲刷的土块,密苏里河岸轻轻的扑通声,潮流沿着永恒的河床奔腾向前,增添了棕色的泡沫,经过无数溪谷、树木和堤岸……

 

 

得克萨斯杜威维尔(Deweyville

到了杜威维尔附近,周围的景色黑了下来,变得很奇特。我们突然发现到了沼泽地。……周围是一片藤枝虬结的大森林,我们几乎可以听到百万条铜头蛇发出的嘶嘶声。我们能看到的只有那辆哈德孙仪表板上红色的电机发动按钮。玛丽卢害怕的尖叫起来。我们开始狂笑,吓唬她。其实我们自己也害怕。我们要离开这个毒蛇横行的场所,走出逐渐暗下来的泥淖,快快回到熟悉的美国土地和小镇。空气中有一股石油和腐水的气味。这是我们无法读懂的夜晚的原稿。一只猫头鹰鸣叫起来。我们瞎打瞎撞,开上一条泥路,没多久就越过了那条形成这些沼泽的邪恶的老萨宾河。我们惊异地发现前方有高大的灯光建筑。德克萨斯!博蒙特石油镇!巨大的储油罐和炼油厂赫然呈现在弥漫着油香的空气中。

 

 

得克萨斯佩科斯(Pecos

我们很快就到了岩石呈橘黄色的佩科斯峡谷地区。呈现眼前的天空深邃蔚蓝。我们下了车观看了一处古老的印第安遗址。迪安依旧一丝不挂。玛丽卢和我穿上了大衣。我们嚎叫着在石头的废墟中间转悠。有游客看到迪安赤身裸体,但是以为自己眼花,摇摇晃晃地走开了。

 

 

得克萨斯埃尔帕索(El Paso

我们的左边,隔着浩淼的奥格兰德河,是墨西哥边境红褐色的山丘,塔拉乌马拉地区;柔和的暮霭落在山峰上。远处正前方是埃尔帕索和华雷斯的洒在广阔山谷里的灯光,山谷一览无遗,可以看到进进出出的火车机车喷出的蒸汽,仿佛是世界之谷。我们下坡驶入了山谷。

 

 

新墨西哥拉斯克鲁塞斯(Las Cruces

我们在夜里经过新墨西哥州的拉斯克鲁塞斯,破晓时到达亚利桑那。我睡了一大觉醒来,发现大家都睡得像羔羊似的,汽车停在一个只有上帝知道的地方,因为窗玻璃上都是水汽,我看不见外面。我下了车。我们的汽车停在大山里:山区的日出无比辉煌,淡紫色的凉爽的空气,山谷里翠绿的草地沾着露珠,金色的云朵变幻莫测;地上满是黄鼠洞、仙人掌和牧豆棵子。

 

 

亚利桑那州图森(Tucson

图森坐落在美丽的牧豆树丛生的河床地带,后面是白雪皑皑的卡塔利纳山脉。整个城市仿佛是一个大工地,人们乐观向上,熙来攘往,忙忙碌碌;晾衣绳、拖车式活动房屋;横幅招展的闹市街道;总之,非常具有加利福尼亚州的特色。辛哈姆住的洛维尔堡街在平坦沙漠河床地上的树木中间蜿蜒曲折。我们看见辛哈姆坐在院子里沉思。……我们匆匆告了别。确实是件乐事,辛哈姆眼睛望着别处说。在沙漠那头的几株树后面,路边饮食店的霓虹灯招牌映着红光。辛哈姆写作感到疲倦时总去那儿喝一杯啤酒。他十分孤独,打算回纽约。我们驾车离去时,看着他高大的身影在黑暗中退去,就像纽约和奥尔良别的身影一样,心中不禁产生一种凄凉之感:他们毫无把握地站在无边无际的天空下,周围的一切都被黑暗淹没了。去哪里,干什么?为何目的?——睡觉。但这帮愚蠢的家伙还是直奔前方。

 

 

加利福尼亚棕榈泉(Palm Springs

半夜,我们从山路上俯视,棕榈泉的灯火竟然在我们底下。破晓时,我们通过积雪的山口,艰难地朝莫哈韦镇进发,那是去蒂哈查皮大关隘的必经之地。

 

 

加利福尼亚贝克斯菲尔德(Bakersfield

我们突然走过了一九四七年十月一个有月亮的晚上,特雷和我坐在板条箱上喝酒的调车场的那个地点。

 

 

加利福尼亚塞尔马(Selma)(原文为:萨比纳尔 Sabinal

下一站是图莱里。我们的汽车轰响着驶进山谷。我躺在后座,筋疲力尽,完全放弃了希望,下午我昏昏沉沉睡去时,我们那辆溅满泥浆的哈得孙飞快地驶过萨比纳尔郊外的帐篷,我朦胧记得我曾在那里生活、恋爱、工作。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