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梦小乖
梦小乖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417
  • 关注人气: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澳大利亚最富裕、发展最快的城市---西澳首府佩斯

(2007-12-11 23:13:21)
标签:

人文/历史

 西澳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州,面积和西欧差不多, 占了澳洲总面积的1/3,人口却只有200万, 不到全国人口的1/10, 不及悉尼的1/3,其中80%居民集中于首府Perth,中文翻译成佩斯。

    佩斯占地5700 平方公里, 人口约有150万人, 其中80%以上为欧美移民或后裔,近年来,随着澳洲移民政策的开放,越来越多的亚洲移民选择了佩斯,其中以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新加坡、泰国等东南亚国家和中国香港、台湾地区的移民居多,可能是因为这里是距东南亚最近的澳洲城市的缘故吧,从佩斯到新加坡坐飞机只需要4个半小时。

    佩斯有三个“头衔”最为著名,1是“世界上最孤独的城市”,2是“灯标城”,3是“天鹅城”。之所以说佩斯是世界上最孤独的城市,是因为浩瀚的印度洋让其远离非洲大陆, 而数千平方公里的沙漠又将其与东澳的繁华城市相分离,佩斯距阿德雷得有2000多公里, 而到悉尼和墨尔本的距离则超过3500公里;同时,佩斯周围虽有一些星罗棋布的小镇,但却无相似规模的城市,可以说,它是澳大利亚西部唯一的“大城市”了。

    佩斯的“灯标城”的称号源于1962年,为了向美国宇航员约翰格列(John Glenn)上校致意,佩斯全城数以千计的街道、门廊、民房、办公楼彻夜亮灯,成为宇宙飞船的地球航标,故这座城市有了“灯标城”之称。 35年后的1998年,佩斯全城再次亮起灯光,欢迎约翰格列归来。

    早在1697 年,当荷兰的航海家 Willem de Vlamingh首次踏上佩斯这片神奇的土地时,就被河边独特而美丽的黑天鹅所吸引,随即将这条河命名为天鹅河。从此,黑天鹅就成为佩斯,乃至整个西澳地位最高贵的动物了。

    缠绕在佩斯城市腰际的是天鹅河(Swan River),傲立在西澳的州徽和州旗上的动物是黑天鹅,许多商品(比如啤酒等)的logo、公司的名字、街道的名称也都会选天鹅或黑天鹅。

    作为一个外乡人,我对这个城市的历史了解不多,查了查官方资料,知道早在数千年前,澳洲的土著人就已在这里生活繁衍。荷兰人虽最早发现了西澳,但因为没找到传说中的黄金岛,很快就将其放弃了。 1829年Charles Howe Fremantle 船长代表英国王探索西澳的天鹅河流域。同年,詹姆士斯特林船长在今日的柏斯建立了天鹅河殖民地。1856年,维多利亚女王为佩斯正式命名。

    与澳洲其他城市一样,佩斯也是由囚犯和劳工建造起来的城市,当时的许多建筑物,像政府众议院、佩斯 议会厅,Trinity教堂和旧法院等,至今仍保存完好。

    十九世纪九十年代中期,由于佩斯东部的 Kalgoorlie 和 Coolgardie 的发现了黄金,城市的经济迅速崛起。二十世纪六十年代, 铁、镍、铝矿等的发现和开采,又为佩斯带来了更大的繁荣。

    直到今天,矿业仍是西澳的支柱产业。西澳的矿石品质高,尤其是铁矿石在国际市场上极受欢迎,在2005年市场价格上涨71.5%的情况下,定单仍是源源不断。这里天然气的储量也极为丰富,与我国广东省签定的25年天然气合同,2006年也开始执行了。资源出口给西澳政府带来滚滚财富,也为佩斯的城市建设奠定了经济基础。由于有雄厚的财力支持,再加上这里是工党的天下,西澳政府与联邦政府常常会有一些不和谐的声音。

    佩斯的地理环境绝佳,背山面海,东依达令山脉(Darling Ranges), 西望印度洋,天鹅河则将城市与海洋紧紧相连。佩斯城区坐落天鹅河北岸,城区不大,但现代化的高楼鳞次栉比,尤以BankWest大厦风格独特。从南岸望去,在朝暮不同色彩的阳光和不同形状云朵衬映下,不同风格的楼宇融化成自然风景的一部分,没有浓郁的商业味道,也没有远离繁华和被沙漠包围的孤独感,有的只是人与自然的和谐。天鹅河边常常会放烟花,有时每月一次,也有时两三次,我不知道为什么放,不知道在庆祝什么还是只为城市添彩,只是感觉欣赏那斑斓、绚丽的瞬间真的很美。烟花也让城市的建筑、天鹅河水和佩斯的天空有了不一样的颜色。

    华人商店和餐馆集中在城区以北的北桥区(Northbridge),市政府目前正在考虑要不要将这一带命名为“China Town”,有反对者担心这样会影响这里的其他亚洲经营者,但市长的一番话很有道理,他说不管这里是不是叫“China Town”,可是提到“China Town”大家都知道是这里。 Northbridge也是佩斯娱乐和餐饮最集中的地方,夜幕降临后尤为热闹。佩斯市政府最近在投巨资对城市商业区和Northbridge进行改造,估计改造完成后,这一带会更繁荣。

    城市的西部是Fremantle港口,它是天鹅河的出海口,也是澳洲著名的天然深水港,航空母舰可直接开进港湾。港口风景美丽,许多古老的欧式建筑至今保存完好,商业街 和露天咖啡馆让人流连忘返。 美国的航空母舰和许多南极科考船都愿意将这里选为停靠补给站。2005年3月份,我国的南极科考船也曾在这里短暂逗留。

    佩斯民风纯朴,红灯区和赌场虽有,但不是人们热衷的地方,也不是政府鼓励的产业。这里的人喜欢与自然相关的运动,据说平均每4个家庭就有一艘游艇。这里也常常举办环城步行比赛和自行车比赛,家庭散步活动,人狗同乐散步等活动,当然高尔夫、网球也是人们最爱。每逢赛季,男人们的周末就被澳式足球所占领,或痴坐在电视机前,或狂吼在Subiaco体育场内。

    有人说,西澳的种族歧视很严重,特别是对华人,我倒没有明显感觉比其他城市严重。坦白说,在欧美人站主导的任何国家或城市,种族歧视都是不可避免,虽然法律有约束,但有些骨子里的东西是很难改变的。不过,很多事情也在我们自己怎么想、怎么做、怎么说。

    中国政府在佩斯设有领事馆,为华侨办理各项国内事宜提供了方便。另外,佩斯与北京同处一个时区,所以这里与国内没有时差,与国内联系十分方便。

佩斯的气候

    佩斯位于南纬 31.57度, 东经115.51度, 西临印度洋,背靠广袤的澳洲内陆,是典型的地中海式气候。

    佩斯是拥有最长日照时间的澳洲省会城市,平均日照8小时。无云的日子里,太阳高悬在湛蓝、清透天空,阳光没遮没拦地洒在佩斯的大街小巷,周围的景色—绿草、野花、风格各异的建筑、品种繁多的树木会亮丽、抢眼得让你觉得不真实,漫步在安静的小径上,仿佛置身在画里。从前我很喜欢坐宽宽的窗台上,依着蕾丝边的窗幔,沐浴着暖暖的阳光,静静地读我喜欢的书。可在这里不行,肆无忌惮的阳光会让眼前的字变成黄色、红色或一团模糊的符号。太阳镜在这里绝不是装饰品,而是生活必需品。

    也许有人会觉得西澳有大片的沙漠,佩斯一定很干燥,其实不然。这一是缘于佩斯是个临海的城市,二是因为佩斯市内水系纵横,天鹅河萦绕东西,大大小小的湖泊星罗棋布,再有就是这里的植被覆盖率高,整个城市都被绿色簇拥着。所以,这里没有沙漠城市的干燥,在有风的日子里,也从未见过扬沙天气。

    佩斯四季分明,每个季节都有明显的气候特征,但过度平稳,不似中国北方的天气大起大落。这里气候怡人,四季长青,每季都有不败的花,全年气温偏高,夏季平均最高气温30度,冬季平均最低温度8度。在这里四季都能看到“老外”拖着凉鞋或赤脚走在街上,当然,对我们这些皮肤细腻且薄的亚洲人来讲,必要的保暖衣物还是要准备的,但毛衣足以。准备一两件随时随地能穿脱的外套、小风衣或开衫毛衣是非常实用的,即使是夏季,去冷风十足的图书馆也是用得着的。

    佩斯的夏季开始于12月份,到第二年的3月份结束。夏季的佩斯少雨,气温偏高,阳光充沛。最热的月份是1月和2月,气温通常会在30左右,偶尔也会有几天气温高达36—38度。夏天气温虽高,但大多数情况下(40度除外),只要在树荫下就感觉到丝丝凉意。

    夏天的佩斯是水上运动爱好者的乐园,海边和天鹅河边常能看见人们游泳、冲浪、划水、潜水和驾帆船。像我这样没有太多运动细胞的人,在海边的沙滩上“晾晾”(不是晒,那样有损皮肤)也是件很惬意的事。夏季的平均最低温度是17度,偶尔从南极漂来点儿“冷气”什么的,气温也会在14—15度,所以被子不用收起来,一年四季都用得着。

        3月到5月是秋季,天气慢慢开始凉爽,但只是与夏季的炎热相比。早晚温差加大,雨也开始多了起来。3月到4月平均最高气温会维持在25度左右,进入5月一般会降到20度左右,平均最低温度在13度左右。晚上出门一定要穿上件薄毛衣或披上件外套,在屋子里也最好换上软底的厚拖鞋。不过,白天室外还是很暖和的,有时也会感到热。秋天的早晨很适合晨练,迎着朝阳,踏着露草,伴着人、狗、自行车或跳或跑或闪动或嬉戏的身影,你会感到生命中的朝气与活力。

    佩斯的秋天也有落叶和凋花,但绝没有中国北方秋季的肃杀与凄凉,落叶只是星星点点,凋花也不会让人看了伤感,满眼绿色依旧。不过在我看来,这样的秋天缺少了些层次,缺少了些诗意。每到这时我都怀念故土,怀念夕阳里踏在金黄、柔软的银杏树叶上的感觉,怀念晨雾里红了的枫叶跳动的感觉,也怀念秋风秋雨带给人的莫名惆怅。

    冬季的佩斯温和多雨,它从6月份开始到9月份结束。平均最高气温16-18度,最低气温8度。这个季节暴风雨常常会光顾佩斯,雷鸣闪电,倾盆大雨,狂风肆虐。黑夜里看闪电,像是置身于恐怖电影中。也许是由于天空清澈的缘故,闪电在天空中的划痕似乎很深,好像开启了一扇不规则的门,随时会有什么东西从后面走出来。游移的瞬间,雷,吼了出来,撕裂的炸声让人不由得浑身一颤。当然,暴风雨有时也提前到晚秋,就像今年。看上面的气温指数就知道,雪是不会光临佩斯的。

    冬季一般是不用准备棉服的,不过,有时气温会降到5度,这时,室内室外一样冷,有点无处躲藏的感觉,很像上海的冬天。冬天的草地有些泛黄,但还是以绿色为主,树木也看不出冬眠的迹象,这对初来乍到的游客来说可能是很雀跃的事。

    佩斯的春天是我的最爱。春季起于9月份,止于11月份。春季的平均最高气温是28度,平均最低气温是11度。这个季节的佩斯最值得炫耀的是野花。用漫山遍野、用怒放、用绚烂多姿或再找出更多的词汇来形容都不过分,野花从路边,从自家的后花园里,从灌木丛中,从任何一个没被你注意到的角落绽开。这一切有时好像竟是一夜之间的事,似真的被花仙子点化了一样。

    在佩斯最好的野花观赏地是在英皇公园(King Park), 英皇公园建在城区西侧的小山丘上,地理位置较高,可俯瞰整个柏斯市区。每年,佩斯都会在这儿举行春季野花盛会。与中国的各种赏花节不同,这里没有过多刻意雕琢摆放的造型,也没有过多人工搭配的花木色调,一切都很自然、随意。野花的颜色多彩斑斓,很雅致,没有媚俗的红,也没有霸气的紫,淡淡柔柔的,很写意。

    野花的名字我记住的并不多,奇异的西澳省省花袋鼠爪(Kangaroo Paw)倒是让我忘不了,红绿黄黑的花瓣,样子很像一只小袋鼠爪。还有一种叫做Everlasting Daisies菊科的小花,或淡紫或鹅黄或雪白,这种花的花朵枯萎后,花瓣与花心依旧紧紧相连,故而得名“Everlasting――永恒”。

    野花的美除了让人目不暇接以外,还是人们的嗅觉大餐。阵阵花香随微风袭来,或淡雅或浓郁或甘甜或青涩,沁人心脾,爽人肌肤。不过,也不是人人都喜欢春天,对有花粉过敏症的人来说,春天或许是个灾难性的季节。我的一个朋友每到这个季节就喷嚏不断,鼻子成了不由她控制的器官了。

    偶尔,我也会将佩斯的春天与中国北方的春天进行比较。佩斯的春天热烈,而北方的春天沉静;佩斯的春天是骤变,而北方的春天是渐变;佩斯的春天会让人感受到生命的勃发,但却感受不到“草色遥看近却无”的生命萌动。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