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鹰击长空
鹰击长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79,690
  • 关注人气:6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一次假扮情人代人受过的尴尬经历

(2008-10-27 11:06:41)
标签:

小牛

麻将

筷子

事端

湖北

杂谈

情况

分类: 人间百态

            本文被10月27日新浪《草根名博》置顶

            http://blog.sina.com.cn/lm/ruiblog/

 

 

这是前年在我生活中发生的一件真人真事,绝非虚构!只是为了尊重当事人,隐去了事端中主人公的真名真姓。我这人的一大缺点就是往往为了朋友而不讲原则,最后常常是把自己也给“装进去”了,这件事情就是在自己朋友圈子里经常被引为笑谈的一例。

 

  我的街坊朋友老马没事喜欢在楼下的“晃晃室”(湖北方言:一种谁点炮谁下桌,轮番上场的小赌玩法)打麻将,下岗女工小吕也是那里的常客。两个人在麻将桌上经常边打牌边打情骂俏,久来久去,居然发展成了“情况”(湖北方言:情人)。

  

  老马的老婆小牛对老公盯得很紧,平常连他手机上打进打出的电话都要逐条核实。如果感觉可疑,她就会按照存在手机里的来电显示号码打过去。如果接电话的是个男性,她就抱歉说打错了;如果是个女的,她就会盘问别人半天。为此,老马和小吕的每次幽会都要经过精心策划仔细安排方能如愿。

 

  转眼又到星期六了,已经半个月没和小吕幽会的老马看到自己的心上人又在“晃晃室”里打麻将,急得他在外面象只热锅上的蚂蚁走来走去,不知该怎样和自己的“情况”联系。这时他看见了恰巧路过“晃晃室”的我,赶紧跑上前请我帮忙。他拽着我的胳膊忙不迭地说道,“小吕在里面打麻将呢。你知道要是用我的电话打给她,怕我老婆察觉了又会闹事。求求兄弟帮我打个电话,说我今晚想请她吃饭唱歌,然后再给我老婆打个电话,就说你要请我吃饭。”那一阵我也是鬼使神差的,看他那般猴急猴急的样子,便动了恻隐之心,很快就掏出电话完成了他交给我的两件任务。

 

 那天其实我是刚从公司加班回来的,忙了一天实在不想走得太远。于是待三人碰头后,我便提议就在附近找一家餐厅吃饭,吃完以后,你们两个爱干什么就干什么,我就告辞回家上网去了。三人落座之后,老马显得有些坐立不安的样子。他说,“在家门口吃饭,要是我老婆这会儿找过来,那我可就“掉得大”了呀!”实在不想换地方的我答道,“这边餐馆这么多,未必会这么巧!万一要真的找来了,我就揽过来,说是我的女朋友不就行了嘛。”

 

 那天餐馆生意很好,寻了半天也没找到比较隐秘的位置,只好在门口附近找了一张台位。他们两个面朝里并排坐着,我则坐在了他俩的对面。菜终于上齐了,我们三个人刚刚举起了筷子,正在这时,面向门口的我突然发现他老婆小牛正一脸凶光地推门进来。我马上脱口而出,“完了完了,她真的找过来了呀!”我的话语未落,老马的筷子已经吓得掉在了地下。他边弯腰拾起筷子边紧张而又小声地对我说,“你答白(承诺)可要算数哦!”

 

 小牛很快就找到了我们这一桌,只见她气势汹汹地对她老公吼道,“这是莫回事?你还越搞越邪了咧,居然敢在家门口幽会起来了呀!”此时的老马和小吕都已经吓得说不出话来,惟有我还算镇定地答道,“小牛,你可千万不要误会,这是我新交的一个网友,约着你家老马一块儿来吃个饭!”

 

 为了向她证明本人的解释,我还假装很亲热地拍了一下小吕的肩膀,而小吕也就势深情地望着我,并用筷子夹了一点菜塞进我的嘴里。半信半疑的小牛看到我和小吕的如此这般,终于没再闹下去,便气势汹汹对她老公说,“既然是这样,那好,你就不要在这儿当“电灯泡”了,和我一起到对面拿女儿配的眼镜去。”说罢,连个招呼也没打,拉着她家的老马就扬长而去.

 

 受了半天惊吓和委屈的小吕看着他们出门后,突然趴在饭桌上大哭起来。此时的我只好默默地看着她,想不出任何话语来劝说和安慰我这位朋友的“情况”,只好对着前台大喊一声"买单"!,留下了一桌未动过的饭菜离开了餐厅。

 

  回到家里的小牛依然对我当时的解释半信半疑,越想就越不对头,于是她在晚上十一点拨通了我家里的电话,“你一向是我心目中的正人君子,怎么可能会和经常在“晃晃室”里打麻将的小吕是网友呢?一定是你在为我家的老马打掩护!”为了不再重燃已经平息的事端,我仍旧一口咬定那个女人就是我的网友。

 

   仍在气头中的小牛开始威胁我起来,“我告诉你,如果你仍然坚持是你的女朋友,那我可要告诉那女的她老公了。你可能还不知道吧,她老公可是这附近“黑道”上的老大哦。到时如果出了什么事情,可别说我没有提前给你打招呼哦”。小牛可能觉得她的话语力度还是不够,又补充道,“我还知道你那在深圳工作的老婆手机号,准备也跟她谈谈此事!”

 

 虽然我当时我为了哥们家的和睦安宁仍然“鸭子死了嘴巴硬”没有改口,可那些日子呀,我真是整天提心吊胆的,生怕哪天在路上会挨了闷棍遭到暗算,同时也担心远在深圳工作的老婆会突然打电话来兴师问罪!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