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无言
无言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6,853
  • 关注人气:3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天定富贵 (23)韩国的遭遇

(2008-06-20 14:30:03)
标签:

情感

分类: 长篇连载

 我不是一个容易见异思迁的人,即便薛贞民在我最无助的时候陪我,我还是没有忘记王有财,尤其在听了那样的故事,阿姨是个很相信预言的人,却依旧拿下戒子要王有财送给我,这份情我在真的铭记在心。

常常无端的看着那只魔戒发呆,老是想起王有财那句深情的话:“不管这些我只要你永远安全,永远平安,这个戒子你要一直带到最后,带到生命终结的那天。”

对我说这样话的王有财,难道真的喜欢上了别的女孩?

即便他真的喜欢上了别的女孩,可冲着阿姨对我的那份情,我真的很想很想替阿姨做点什么。

既然那位大师那么灵,能预测祸福,那我要是能找到那位大师,是不是能得到大师指点迷津,或者起码可以问问,阿姨是不是在劫难逃了。

可这大师是哪里的,是何许人也,姓氏名谁?真的很难搞唉,是和大师有过一面之缘,可那向和尚不是和尚,向喇嘛又不是喇嘛的样,长的也挺混血,到底是不是中国人还不知道了,记起那天他和薛贞民还有一番对话,叽里咕噜的,好像是韩语了,薛贞民对他尊重的很,躬鞠的一直到大师远去。

会不会薛贞民更了解那大师多点呢?

一点线索都不要放过了,我这就向薛贞民打听。

薛贞民真的懂那位大师唉,原来他母亲说的那个神奇大师,预测到薛贞民二十岁生日那天有难,并指点薛贞民出国保平安的,就是那位大师了。

“要不是那位大师事先预言,让我们有了防范,说不定现在的我就不存在了。”薛贞民说。

哦,原来是心存感激,才对大师那么尊重的。“你现在能找到那位大师吗?”我就把想替王有财母亲求大师的想法告诉了薛贞民。

薛贞民说他是知道那位大师在韩国居住的寺院,只是那位大师漂泊不定,他不能确定,那位大师是不是还住在那里。

只要有一限希望就不要放过,我要去韩国一趟,既然医学上已无能为力,那我就迷信一次,起码还有一线希望,还是那句话“只要有一限希望就不要放过。”

薛贞民要陪我一起去韩国,毕竟他熟悉呀!

可我既然要去听大师的指点,就不能不信大师曾经说的话,大师都指点薛贞民离开韩国了,我又怎么能将薛贞民带回韩国。

薛贞民当然力辩没有关系了,还说那次签约他也不是回韩国作翻译了,只几日是没有关系的,只要不整年待在韩国就好了,再说韩国我都不熟悉,连韩语都不会,上哪找寺院,找那位大师呀,他固执的要陪着我,说我若不让他陪,他就不让我去。

自这后,他就一天二十四小时的跟着我,因为有上次我和妹妹系绳子从三楼下去的经历,这次他睡觉都睡在我的床边了,不管我爸妈怎么撵,他就不走,他说就不放心我一个人去韩国找大师。

真的要命了,我都不知道薛贞民这么霸道,难缠,厚脸皮的,初识时的那个老实巴交,被我一吓就说不出话来,腼腆的要命的家伙,哪去了呀?

好吧,就和他一起签证去韩国了!

大家又开始造谣了,说我是“丑媳妇要见公婆了”,说我去韩国的结果好的话,就有可能和薛贞民双双回韩国念大学。

这个谣言出现的,王有财也出现了,少有的出现,难得的出现。

他那样的眼神看着我,不是置疑,是在询问。

我没有解释,我自信我的眼神没有向他透露任何的消息,我没有说话,我从他身边走了过去。

“钱多多,你不要去韩国,你留在中国!”王有财突的在我身后大喊起来。

“我去韩国,还会回中国!”我依旧背对着王有财:“这是我对你的承诺!”

 

薛贞民都没有让他父母知道他回国了,就和我直奔寺庙,可赶到寺庙的时候,大师却并不在,寺庙的人告诉薛贞民,大师这趟是行程是中国。

哦,天呀,晕了。

我和薛贞民在宾馆住了下来,决定第二日就去订回国的机票。

即便是回国,中国那么大,上哪找一个大师呀?沮丧的很。

“还是先回中国,再想找大师的方法,韩国这边不怕,我已经给寺院留下我的联系方式了,大师若回国了他们会通知我的。”

好吧,只有回国了。

“和上次一样,都没来得及仔细欣赏你,下次再见了哦!”站在机场门口,我望着韩国的天空在心里作道别。

“吱”的一声,一辆车停在了我的面前:“小姐,会长,会长夫人请您上车。”这位先生中国话说的不咋的,不过刚好听懂。

“哦,这就是薛贞民说的惊喜?”我说了,让他看一眼会长会长夫人,还有那鬼灵精的儿子再走,他说不要,还是坚持来机场,可到了机场,又想起了什么,说有一个惊喜要送给我,反正时间充足,让我等他一下,他很快回来。

噢,终于是忍不住了,在临上飞机的时刻,才洪水爆发的想要看到爸妈和儿子。

这下又让人来接我,看样子得退机票了。

好吧,人家都陪我来韩国了,我就多陪他在韩国待一天了!我上了车。

可我刚上车,我就被人一把夺过了包,那人把我包里的东西都倒了出来,径直选了手机,翻了一下,选中了一个号码,然后拨了出去,接着对着电话“叽里咕噜”的说起了韩语,我一句也听不懂。

但从他说话的神色,和对我的态度上,我已经感到我上错了车。

是的,他们把我带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还把我的手和脚捆起来,把我推倒在沙发上的拐角上。

他们还在叽里咕噜的说着韩语,我一句也听不懂呀!我感觉到了害怕,在车里的时候还没有这么害怕,而现在是房间里,是在沙发上,我不怕别的,不怕挨打,不怕挨骂,就怕`````如果我不是女儿身,我什么也不怕。

可这时我看到其中一个家伙掏出了枪,我也怕,怕死。

我真的很害怕,怕他们就那么一枪了结了我。我可不知道为什么呢,怕就这样莫名其妙的死了,死的自己都不明白!

他们并没有了结我,只是在接了几通电话之后,出去带进来一个人。

是薛贞民,我一见到薛贞民,真的就向看到了救星,看到了保护神,可我的救星,我的保护神也和我一样被捆了起来。

“薛贞民,你干吗去了!”我当然说中国话。

“哦,是那个。”

我顺着薛贞民的眼神望去,是一个合资,他被抓进来的时,带着的那个盒子。

“哦,这个。”那坏人中的一个又说起了中国话。

那个坏人把盒子打开,然后哈哈的笑着,放肆极了。“哦,这个。”那个坏人又说了一遍这句话,然后把一件女式韩服拎在我的面前。

“到机场时,我突然觉得很抱歉,想你来韩国两次都没有玩一下,就想买件韩服送你。”

哦,原来这就是他想要给我的惊喜?我怎么那么笨呢,还说他临时改变主意回去看家人呢?“你干吗那么傻瓜呀!”其实明明傻瓜的人是我。

“是呀,我就是傻瓜!”

“是呀,我就是傻瓜,我还爱你呢!”那个坏人恶心人的学着,还添油加醋。

“XXXXXXX!”另一个坏人也跟上了一句,是韩语。

“他说什么呀?”我问薛贞民。

“那就让他们做一对同命鸳鸯吧。”薛贞民告诉我。

“他们就是生日上想要枪杀你的吗?”

“是的,抓了几个,还剩这两个,那个会说中国话的就是主谋,上次他们想直接要了我的命,这次他们想收了我父亲的钱,再要我的命,而我连累了你,多多!”

“是我连累了你才对,如果不是我傻乎乎的上了他们的车,你就不会被抓了。”

“他们想抓总会抓到我,和你没关系。”

“和我有关系呀,如果不是为了陪我来韩国,一年以后再回国,你就平安了,因为那时他们已经被警察抓到了。”

“多多,大傻瓜,我才发现你想像力多丰富,以前都没好好听你编故事。”

“恩,我还有很多的优点你还没发现呢!”我泪流满面。

“我可不可以求你一件事!”我泪流满面的转向那个坏人。

“说!”那个坏人。

“我想求你放了我。”

“哈哈,可能吗,算你倒霉。”

“哦,说错了,不是放了我,是放开我。”

“有什么不同吗?”

“不同,放了我,是放我走,放开我是松开我手脚上的绳子,我并不走。“

“哦,一字变化,意思就相差这么大呀!中国的语言真是有学问呀!”

“是呀,你的中文也很好呀,我猜你应该很有学问吧!”

“别拍马屁。”

“我求你放开我,让我在死之前做一件事。”

“什么事?”

“我想亲他。”

那个坏人也顺着我的目光,直愣愣的看着薛贞民。

“好!”那个坏人终于干脆的回答。

我真的就过去亲薛贞民,薛贞民都傻了,愣了,脸都红了。我就当着那两个坏人的面把薛贞民抱的更紧,把舌头使劲往薛贞民的嘴里伸,薛贞民终于开始剧烈的回应我。

我这时却推开薛贞民,求那坏人,求那坏人也松开薛贞民,把里面的房间让给我和薛贞民,因为我从来没有和薛贞民在一起过,我想在死之前可以和薛贞民在一起一次!

哈哈哈``````两个坏人一阵狂笑,又叽里咕噜一番,一个坏人过来给薛贞民松绑。

“不要了,我自己来。”我慢慢的给薛贞民松绑,观察好了该出手的角度。绳子一但松开,我就抬起一脚,踢掉那个家伙手上的枪,接着我就把那两个家伙打的落花流水,让他们尝尝我苦练十六年,而无处发挥的神功。

“啪”的一声,枪被踢出了四五米远,掼在对面的墙角。

“啪”“啪”又接着两拳,把两个坏家伙打倒在地上。

我的天,这么厉害,是薛贞民了,我想的还没的及设施,就被他先出了手。

我早就说过这个家伙会功夫了吧,那两个坏家伙失去了枪,还有什么用?

哎,我苦练十六年的神功看样子就要按姑妈的愿望“深藏不露”了。

不一会儿就换成他俩被捆了起来。

又不一会儿来了警察。

我佩服的望着薛贞民,而薛贞民却一脸羞怯,我猛的想起吻薛贞民的情形,:“哦,你这个坏家伙,不许回味,不许想,当心你的腮帮子。”说着我就拿手去掐薛贞民的腮帮子。

我的手还没掐到,只听“砰”的一声,薛贞民倒在了地上。

“啊!”我尖叫!看着那澎涌的鲜血,我惊慌失措。

那两个坏家伙中的一个,趁警察来给他们松绑的机会,捡起了地上的枪,对着薛贞民的背后开了下去。

 

子弹已经取出来了,时间已过去三天了,薛贞民还是昏迷不醒,医学所能做的的,已经做到了,能不能苏醒,何时苏醒已经是尽人事听天命了。

“阿姨,都怪我,不是我,贞民就不会回韩国了!”“叔叔,都是我不好,都是我害了贞民。”``````我对着会长与会长夫人不住忏悔。

可他们二老,真的很憔悴,一夜之间老了十岁不止,他们根本不关心我的忏悔,他们更关心的是儿子的命,儿子能不能苏醒。

本来是要求令王有财母亲苏醒的秘方,不但没求到,害薛贞民也无法苏醒了。

劫数是可以逃过去的,而我害他们在劫难逃。

如果世界上很多的情形都是医学所无能为力的,那我们也不能放弃,因为世界上还有一个词叫“奇迹”,奇迹是人创造的,而创造奇迹的人,我相信他们都有一颗真心,真心可以感动上天,可以感动一切存在于无形的神灵,而可以令上天感动,存在于无形的神灵落泪的,还是只有真心!

我不再离开薛贞民,真的不再离开他,日日夜夜陪在薛贞民的左右,我不要任何人插一下手,我要给薛贞民洗脸洗手,擦洗身子,我要给薛贞民换洗衣服;我要陪着薛贞民,日日夜夜守护他;我给他唱歌,我给他编故事,我给他讲我们相识以来的一点一滴``````我做了我所能做的一切,我做了我能想到的一切,可又一个星期过去了,薛贞民依旧没有苏醒。

医生来警告说,再有三天不苏醒过来,以后苏醒的机率就很小了。

我开始害怕了,我开始不确定,我已不知道如何再去感动上天,我不知道我的真心为什么上天就看不见,我不知道如何能更好的让上天看到我的真心,我很无助,我又哄,又求,又哭,又闹,又威胁,又漫骂,我在薛贞民床前哭了一整夜,用尽了所有的招数,已无计可施。

已经是医生说的最后第三天了,我真的很害怕,已经没有勇气留在薛贞民身边,眼睁睁的看着这最后一个第三天毫无变化的过去了。

我小心翼翼的拿出了那件韩服,如果不是为了送这件韩服,那个傻瓜和我早已进了机场,上了飞机,这一切的恶运就不会降临了。

我就站在薛贞民的病床前,穿上了那件韩服。不知不觉的来到了大师的庙宇,我跪在了庙堂上,久久的跪着`````

我的手机响了起来,我浑身一激灵,是阿姨,阿姨对我大喊:“快来医院,贞民醒了!”我看了一下时间是夜晚十点十九分。我喜欢这个时间:10点19分

当我想爬起来,我才发现,我的腿已经失去了知觉,爬了几次都没有爬起,当用了几次力,好不容易站起来的时候,却又腿一软,啪的一声,又跪了下来,头也重重的磕在地上。

车上,我感觉到额头上有东西流下来,用手一摸是血呀,再摸一下,满手是血呀``````后来我就不知道了。

醒来的时候,看到薛贞民,阿姨,叔叔,还有一大家子不认识的人,围在我的病床前。

我的目光最终锁定在薛贞民身上,他还很虚弱,大家都站着,只他做在我的病床上,或许大家这样的要他做,并不是因为他虚弱的关系。

就这样,薛贞民醒来第一眼看到的人并不是我。我没有去他的病床前看他,倒叫他来我的病床前看我。

我的额头上被缝了两针,是在寺庙磕的了,当时不知是因为见一手血吓的,还是跪太久晕的,我就昏在车上,是阿姨见我老也没到,就再打手机,那出租车司机正着急呢,终于和阿姨联系上了。

“我的好孩子,阿姨知道你对贞民的一份心,可磕头也不用太大力嘛!”

“是呀!”薛贞民在那么多人面前,也毫不掩饰他的一脸心疼呢。

我的老天,这次误会大了!

“来,薛贞民,你来躺着。”我受不了薛贞民那样疼爱的目光,连忙打岔,自己就要从病床上爬起。

“不要了,你也是病人,还是你躺着了!”

“你更严重呢,还是你来躺着了。”

“不呢,你刚苏醒,别累着。”

“不了,你躺吧!”

“你来躺。”

“好吧,我们两人一块躺。”说着薛贞民那家伙当着一大家子的面,就要往我身边躺。

大家都羞怯了,都开始往病房外退。

“你个坏蛋!”说着我伸手就掐他的两个腮帮子。

这一次他都没有逃,而是把脸迎上来,我真的掐到了,出手还很重呢!

“你个傻瓜!”倒叫我不好意思了。

“你也是傻瓜呀!”

“我怎么傻了?”

“傻的为我去磕头,还磕破头,傻的十五天寸步没离开我,傻的为我做一切下人的工作,帮我擦身子,换衣服,为了救我傻的当坏人的面亲我,还求坏人给我们房间那个``````”

他说一句,我头脑里就是一幕,一幕一幕那样的场景,向放电影似的,真的呀,他身体的每个部位我都看到了,可我没想那么多嘛!这家伙居然当我的面说起,真的脸红,红到家了!

“呵呵,害羞了呀!”薛贞民一下子把我压在身底下。

“你要干什么呀?”

“我要和你那个呀,你不是要一个房间吗,现在这不就有。”

“你敢?你个大坏蛋!我那是为救你,我那是骗坏人的。”我使劲扭动着身子大叫。

“呵呵,傻瓜!看你吓的,逗你呢!”薛贞民松开了我做起了身子,然后又把嘴巴凑到我的耳边:“就算你想,我也不行,我身体还虚弱呢!”

“啊!”真是丢死人了!

大坏蛋,彻底惹恼我了,我才不管你身体虚不虚弱呢,我追着薛贞民,要掐他的腮帮子。

薛贞民吓的连忙往自己的病房逃。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