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无言
无言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6,832
  • 关注人气:3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天定富贵(22)一个未婚夫

(2008-06-10 23:19:11)
标签:

校园

分类: 胡乱之作

 

 

一只是不能拿下的戒子。

一只是拿不下来的玉镯子。

我带着它们!

而我的两个未婚夫呢,早已离我而去了,都在和别的女孩在培养感情呢!

已记不清有多少天是自己搭公车上学放学了,我忘了掩饰,我以为薛贞民和王有财知道了全校师生也就都知道了,我以为他俩不在乎我的身世,大家也就不在乎。

我是太在乎他俩了,忘了还有很多人,还有太多人在说不出是恶意但也不是善意的在关注我。

终于被他们发现了我身世的秘密,学校的网页上,论坛上,都是我的身世大揭秘,说我是被富家抱养的,现在又被富家抛弃。说我亲身父母有三个孩子,家中困难贫穷,我是从天堂掉进了地狱,而之前狂追我的两个富家少爷,也都因我身份的改变,一个选择了五百万基金的管理人“铁面公主”,一个选择了来中国投资的韩国烧烤店老板的漂亮女儿,我是落时凤凰不如鸡,每天可怜的挤工车上学。上面更配有我挤工车,被人踩到脚的痛苦表情。

我才是温棚里长大的,没经历过什么风雨,也可想而知,我的心理承受能力没有多好,又何况我的两个未婚夫又刚刚同时弃我而去,我不是无敌铁金刚,我是个需要人疼爱的二十岁小女生。

家明明只在三楼,却觉得好高,好累,力不从心,当我终于登上三楼,我看到了薛贞民,“八百年”没见到的人。

我没有理他,径直开家门。

“多多。”

我还是不理他,我还是开门。

“多多。”

我就是不理他,开开的门被转了一圈又锁上了。

“多多。”

我依旧不理会,我再开被锁上的门。

“多多,我错了,我错了,好吗?”薛贞民一把抢过我的钥匙。

“你错什么了,你没有错。”终于知道自己错了,我受那么多委屈,想着眼泪就下来了。

薛贞民一把抓过我,迅速打开门,把我推进了他的家,这个动作太快了,我都没有设防。

“放我走,放我走。”我对着薛贞民又吼又叫,拳打脚踢。

“我错了,多多,我真的错了。”薛贞民把我紧紧的抱在了怀里。

我就咬他,咬他的胳膊,可他还是死死的抱着我。

我认输了,是我松开了嘴,看着那么深的牙印,我理亏起来,没有了火。

“多多,是我错了,其实我好难过,我好想你。”薛贞民更深的把我拥在了怀里。

“呜,呜,呜``````”终于可以发泄一下了,我在薛贞民的怀里哭的一塌糊涂。

薛贞民说他和王有财说好是公平竞争的,他不想趁王有财母亲住院的时机,来抢占先机,他说这样对有财不公平,又何况这个机会是在王有财母亲昏迷不醒的时间,可他看到我,就想接近我,控制不了自己,所以就不到学校,不在家,处处回避我了。只到他听到学校网页的事,他想我一定很“跌谷”,有财又不在,他再不出现,还有谁来安慰我呢!

“说的这么好听,那烧烤店老板的女儿呢?”我撅起了嘴。

“哦,她呀,就是烧烤店老板的女儿了。”

“不行,这个解释不清楚,我要你说清楚点。”

“就是他们家都是韩国人,在中国这边开烧烤店。”

“不行,还不够清楚。”

“还不够清楚呀,那我告诉你哦,因为当初在她家打工,大家又是韩国人,就聊的多一点了。”

“还有呢?”我作出一副凶状,把两只手伸到了他的腮边,作出要掐他腮帮子的样子。

“还有什么呀?”

“那天晚上呢?”我的两只手已经掐到他的腮帮子了,只是还没用劲。

“哦,哦,那天晚上呀``````”薛贞民得意起来,:“其实你一进门我就瞧见了,只是存心没理你。”

这个坏家伙!我的两只手狠狠的掐了下去,是薛贞民的腮帮子,“啊!”“啊!”“啊!”这个晚上就在薛贞民的一片惨叫声中度过了。

 

我的未婚夫又回来了,我的白色跑车,我的专职司机都回来了,只不过都是“一”,不是“二”。秋日的阳光明媚,风清气爽,我和薛贞民穿着情侣装,背着情侣包,穿着情侣鞋,手牵手的走在校园里。

我自己都觉得够做作,够夸张,不过这正是需要的效果,是薛贞民的注意了,他说这样可以让网页上的谣言不攻自破了。

果然很是招摇很是惹眼唉!

惹眼的连几天没来学校的王有财第一眼就看到了。

薛贞民一见王有财,不自觉的就要松我的手,可我却把他拽的更紧,就不让他松开。

没有必要躲闪,我拉着薛贞民就向王有财走去,:“王有财,阿姨怎么样了?”

“还老样子。”王有财的目光在我和薛贞民攥紧的手上只停留一秒,随后就仿佛什么也没看见似的回答。

“那你好好照顾阿姨,自己也多保重。”我拉着薛贞民就走。

“你干吗这样对有财呀,他妈妈到现在还昏迷不醒呢。”薛贞民一边随我走,一边小声对我嘀咕。

“不要那么多废话,否则小心你的腮帮子。”

“哦,哦,我知道了。”薛贞民一边乖巧回答,一边捂住自己的腮帮子,仿佛我就要掐了似的。

“知道就乖点。”

“哦。”

我和薛贞民这样在校园里招摇,结果谣言是不攻自破了,却又多了各种“担心”。说什么我被富家公子王有财甩了,只能选这个韩国留学生。说什么韩国留学生在我们中国冒视风光,在韩国未必就是什么好家世,一个过惯了大小姐生活,后又破落的人,去韩国那种重视礼仪传统,有那么多规矩的国家,我能习惯和过的好吗?最终会不会因为文化,民俗的差异而难以继续呢?又何况韩国那么多的人造美女,钱多多长的实在不怎么样,之前的漂亮和高贵也不过是有家世背景的衬托,没有了家世她要怎样牢牢抓住那个韩国男人的心呢?再说那韩国男人,看上去就向个花花公子,会不会就是想找个中国妞玩玩的呢!总结一句就是“钱多多的命运与前途实在令人担心和不容乐观呀!”

还有更多男生呼吁我擦亮眼睛,都主动留下手机号,和QQ号,说他们不嫌弃我,让我干脆选择他们好了。怎么着也不能让外国男人占了便宜呀!

哈哈,不管是好,是坏,善意,恶意,攻击,议论,我都和薛贞民一起浏览网页,在薛贞民家尽然全是大笑不已。

“人家给你留QQ号,留电话号码你就这么开心呀!”陪着我一起看网页的薛贞民不爽了。

“是呀,我就这么开心,因为有个傻瓜在生气,我就开心了哦。”

“我才没生气呢!”

“是吗,同学们说你向花花公子呀!”

“是呀,我就是花花公子,我明天就去烧烤店。”

“你敢!当心你的``````”

我话还没有说完,薛贞民就捂起他的腮帮子:“我不敢,我不敢了!”

“不敢也要掐。”

薛贞民就吓的满屋子跑,我就在他家满屋子的追。

在心里,我不知道有多感激薛贞民,如果这样的时候,这样的遭遇下,没有薛贞民陪着,我钱多多的心境又将多悲多惨多无助呢!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