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刘义杰
刘义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119,873
  • 关注人气:26,95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无罪证明”是互联网时代的最大讽刺

(2015-04-23 06:54:01)
标签:

杂谈

淮北女孩闫敏(化名)4月21日上午遇到一烦心事,因自己办理教师资格证需要居委会认定无犯罪证明,居委会要求必须派出所先开具无犯罪证明他们才能盖章,派出所要求必须需要无犯罪证明的单位先开需要无犯罪证明的证明,他们才能给开无犯罪明,而相山区教育局表示不需要他们开需要无罪证明的证明,这让闫敏很是无奈。最终闫敏得以拿到无犯罪证明。(4月22日《市场星报》)
对于一些行业,例如公务员、教师行业,对犯过罪的人进行一定的限制,也有着一定的意义。更何况,这些也是《公务员法》《教师法》等的规定。但“无罪证明”却不等于“证明无罪”,尤其是,这一职责更应该是相关单位自行核实的。
近段时间,陷入“无罪证明”的弯弯绕的人也很多。比如,曾经当庭为溺婴妈妈周模英求情轻判而引发公众关注的广州检察官杨斌,广州律协要求她出具“自14周岁以来的无犯罪记录”的证明,但派出所只肯出具杨斌35岁迁户至此后的证明,之前的要去原籍开。而杨斌之前迁徙过四次户籍,跨越三省市,实难开具。而前段时间,媒体更是报道有学生曾在网上发帖求助,称“在天津上大学,暑假实习要开无犯罪记录证明,一共9个人,每人100元手续费。”而笔者在百度中查阅了下“无罪证明”的图片,真是不同体例,不同颜色,不同内容,多彩多样,由此可见,“无罪证明”带给人们太多的困扰。
在一个互联网时代,有人要“证明我妈是我妈”,有人要证明自己无犯罪记录,这不能不说是一个悲哀,也是互联网时代的一个讽刺。如今政府提出“互联网 ”的思维,期待社会能够积极的发展新兴产业,推动技术创新。但作为推动者的政府部门,却固守在“传统年代”,在各个政府部门,其业务资料多已经纳入了电脑,然而,且不说政府部门相互分享信息,就是一个行当的不同层级和地区都做不到分享,这让互联网思维都过时,移动互联网思维大行其道的时代“汗颜”。
前段,我国宣布将建立以公民身份号码为唯一代码、统一共享的国家人口基础信息库,建立健全相关方面的实名登记制度。联系到诸多的“无罪证明”的笑话,可以说,政务互联的万事都已经具备,唯一欠缺的就是一阵东风了。这阵东风务必要尽快刮起,首先应该将“行政放权”贯彻到政府机构的角角落落,其次,就要打破各个利益群体的“寻租红利”。如若没有摧枯拉朽的魄力和毅力,“无罪证明”等弯弯绕将长期存在,并会借尸还魂。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