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刘义杰
刘义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119,873
  • 关注人气:26,95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谁给了“剧毒农药”生存空间

(2015-04-21 06:58:55)
标签:

杂谈

“剧毒农药”是真的禁止不了吗
20日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的食品安全法修订草案三审稿提出:国家鼓励和支持使用高效低毒低残留农药,推动剧毒、高毒农药替代产品的研发和应用,加快淘汰剧毒、高毒农药。剧毒、高毒农药不得用于蔬菜、瓜果、茶叶和中草药材。(4月20日新华网)
常听说,剧毒、高度农药的危害,甲醛白菜、蓝矾韭菜、“神农丹”生姜、肉菜瘦肉精、海鲜类孔雀石绿……每次剧毒农药事件爆出,对剧毒农药使用者的抨击就不绝于耳,恐怕很多人并不知道,原来在我国食品安全法对剧毒农药的管理是那么欠缺,此处是否有错怪菜农公德心缺失的概叹呢?
剧毒农药危害之大,已经无需多言。淘汰剧毒农药不能只靠公众的行为自觉,从国家制度层面,鼓励和支持使用高效低毒低残留农药,加快淘汰剧毒、高毒农药,是理所当然的。淘汰剧毒农药也是一个复杂工程,需要相关部门,抓好生产关,加大对农药生产厂的干预,从源头避免剧毒农药流入市场,加强对销售市场的监督检查,积极向农民宣传剧毒农药的危害性,等等。
毫无疑问,消除剧毒农药的步骤和国际经验并非没有,在短时间内实现效果也不难,最怕的是,对政策的实施上打起折扣,很大程度来说,“剧毒农药”之所以有生存空间,还在于相关部门的不想作为。首先是标准的缺失。中国内地限行的农药兽药残留限量标准仅为667个,分别只占日本和香港的百分之一和十分之一。其次是设备落后。恐怕很多人还记得供港蔬菜,对于供港蔬菜,都是由“高端仪器测农药残留”,而国内市场的大多蔬菜基本没有对残留农药的检测,一些酒店“自建食材化验室”检测农药残留就是一个例证。
总的说来,消除剧毒农药关键在于相关部门是否能够真正行动起来。梳理剧毒农药的新闻,不难看出,我国的剧毒农药事件多是媒体通过实例爆出,亦或是进入其他国家市场时,被相关国家检测出,而我国食品监管部门鲜有主动作为,检测出农药残留的行动。
不妨在来一番对比。2013年,法国国家食品、环境及劳动卫生署(ANSES)公布对自来水中农药残留调查结果,该结果将作为法国第二次人口总膳食调查结果的补充及年度农药残留膳食暴露监测项目的一部分。国家鼓励使用高效低毒农药,加快淘汰剧毒高毒农药。对此农业部提出,当前全面淘汰剧毒高毒农药尚不可行,全面禁止并不利于农业生产和粮食安全,而且有些高毒农药降解快、残留低。当其他国家将农药检测作为年度检测项目,归入人口膳食健康时,我国的相关部门却担心禁止剧毒农药不利于粮食安全。粮食安全在此却比人们的健康还重要,这“粮食安全”的定义,真是让人捉摸不透了。
谁给了“剧毒农药”的生存空间,是道德沦丧的菜农吗?看来是冤枉人家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