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是谁制造了极品“凤凰男”

2015-01-08 08:49:10评论

  极品“凤凰男”带来的不仅是愤怒

  日前,在一家论坛上,一位自称来自浙江金华的“凤凰男”,发了一则《我就是凤凰男,我不完美,但我立志创造完美,这样的我,你敢不敢要?》的相亲帖。帖子称,他身高185cm,月薪8000元以上,是国家垄断行业的职工,要求若女方有房,房产证上也要加男方爸妈的名字。(1月7日《海南特区报》)

  这无疑是一个令人“醉了”的帖子,此帖子将自私发挥到了极致。乃至一些名人也参与其中,甚至追根索源想找到此人的真实身份。凤凰男这个词汇越发将要成为一个贬义词被定死在历史的长河里。

  凤凰男终将难以翻身,但这不妨碍人们去探讨这一现象。因为这种极致凤凰男不多。但处于这种矛盾体中的群体不小。因为有千千万万的农村男性离开乡村走进城市,而一家人牺牲巨大的幸福,供他出来后,就眼巴巴地指望着他去反哺,是的,很多人需要反哺农村。

  我们厌恶这样的凤凰男,却不得不承认,他虽然难以成为好丈夫,但他却是一个好儿子,好弟弟。用传统观念来看,他不过是延袭古老的家族责任。大姐为他40多岁未婚,二姐为供他上学婚姻不幸。父母更不用说了,为他辛苦一辈子供他上了研究生。于是,他要报恩赡养父母,回报姐姐,要求父母、姐姐同住也就不难理解了。再加上那种今昔成就的对比,自我膨胀也就迷失,感觉太高良好,或许再加上长期以来的不安全感,房产证加名字也就成为了条件要求。

  由传统文化说起,此人真该评为孝子,入选二十四孝图了。但这些做法与现代文明法则却又格格不入。单说父母房产证加名字,不就是无视婚姻法对婚前财产的规定吗?

  孝子,却没有健全的人格。是谁制造了这一怪物,这一群体?很多原因。比如,如果教育投入给力,他就不需要因为自己拉全家后退了,等等。但这些都是外部因素无法左右。但对于个体,尤其是观念和习俗却可以扭转。这一点就是,权利的界限不分。父母和子女之间总是剪不断的无限责任关系,如果父母责任有限,姐姐责任有限,其就没必要这样做了。比如上不起学,那就在家务农,出去打工。一家人恐怕也不会牺牲这么大。这虽然不是太好的选择,但至少也是一个次优选择。

  客观地说来,这样的事情在欧美国家恐怕不会发生。当然,一定程度源自他们国家养老保障好一些,教育补助多一些。但也源自人们的理念和习俗。比如父母和子女更多的是情感交流,而不是停留在金钱附属上。子女18岁后,父母有能力就付学费,没能力子女只能自力更生。父母不负责给子女买房,子女也不负责为父母养老。在婚姻上呢?更是脱离了赤裸裸的金钱附属,结婚只和感情有关,与物质关系不大。婚前财产是各自的,没人有权利去索取。也没人有权利拿着婚姻关系去索要房子索要车子。如此之下,人们想做极品凤凰男,或者极品孔雀女都不可能。那样子岂不是很好。

  写到这里,突然想到连相关部门都还极力宣扬,确保子女来为父母养老,这不是很扭曲吗?扭曲的环境下,自然生出很多扭曲的“人种”。试想,城市中凤凰男少,很大程度不就在于父母有养老金吗?如果这些父母没了养老保障的话呢——啊,满城都是凤凰男。想想这些,就应该意识到单单抨击凤凰男是不行的,要反思的地方还很多呢。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作者文章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