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机动战士高达00P(1)

(2009-03-07 23:18:37)
标签:

娱乐

机动战士高达00P FILE NO.1

隶属天人旗下的高达尖兵。他们为了实现杜绝纷争的理念,灌注心血在高达的开发工作上。这是距离天上人现身15年前的故事……
近两百年前辞世的天才科学家伊欧利亚·修罕贝克。他就是作出利用轨道电梯构成的太阳光发电系统的基础理论的人物,也是现在被称为MS的人型机动概念的提倡者。
最后——他同时也是创设“天人”这个抱持用武力来杜绝纷争之理念的私设武装集团的人物。
但是,世界中的人们还不知道他的本质,也没有特别的去注意他。距离他的名字被强烈烙印在人们脑中,还有一段时间。
现在,是西元二千二百九十二年。
距离天人在人们面前现身,带着巨大变革风暴袭卷世界的日子,还需要十五年的岁月。
(这女孩就是雪儿·亚克斯迪卡啊……)
站立在鲁伊德眼前的少女,看起来似乎正陷入不安中。大眼睛正水汪汪的。
(这也难怪。)
她以年仅十六岁的稚龄成为秘密武装组织的一员。
照鲁伊德事先看的资料,她在学生时代在使用工程机械人的竞技科目留下优秀的成绩。统合组织的电脑“VEDA”,想必也是相中她这一点。
“欢迎加入天人。”
鲁伊德对着雪儿伸手。小心不去惊吓到她,慢慢地伸出。
“谢谢。”
毫不犹豫,雪儿握住鲁伊德的手。手部传来的劲道意外的大。
(这女孩看来不要紧。)
鲁伊德如此确信着。VEDA一定连技能以外的部分都有确实分析,才会选中她吧。
“我的名字是鲁伊德·雷曾纳斯。天人的高达尖兵。”
“高达……尖兵?”
“没错。你从今天开始也是高达尖兵。”
“是!”
雪儿脸上的表情,首次露出笑容。
漂浮在拉格朗日点3号位置的太空殖民地“天都”。拥有宗教性质命名的这座殖民地,是天人为了开发“高达”所建设的。以直径一公里、长五百公里的圆筒形居住区为中心前端部分有着伞状般的巨大镜子。虽然从让人居住的殖民地的观点来看,只具有最低限度的大小,但是在太空开发尚未正式化的这个时代,作为“和太空的桥梁”这种尺寸就已经绰绰有余了。当然,为了开发“高达”。上面拥有十分充足的设施这点也不用多提。
现在,太空殖民地只存在寥寥可数的数量,联合领先其他的国家群建设一座位于拉格朗日点1号的殖民地。拉格朗日点1号是在地球与月球之间,与其他四个拉格朗日点相比,便理性相当高。
另一方面,“天都”所在的拉格朗日点3号位置距离月球最远,也因此周围没有其他殖民地存在。简单说就是没有邻居。这正是“秘密组织的基地”必备的条件。未来当正在建设的轨道电梯完成、宇宙开发开始步上正轨后,情况应该会有所转变吧。
轨道电梯。
这建设不单只是为了让宇宙开发工作更为容易,同时还是让人类长年的梦想——具恒久性的能源供给系统“太阳光发电”得以实现的装置。但很讽刺的是,这个梦幻般的系统对人类来说,却成为新的火种。轨道电梯的推进派与反对派引起了“太阳光发电纷争”。梦幻般的系统,使得持有的人和未持有的人之间的差距变得更大。推进轨道电梯建设的是联合、人类革新联盟、AEU。这些巨大的国家联合想必会变得更加肥大化吧。另一方面,因为化石燃料的枯竭使得经济面陷入危机状况的中东诸国,却无法获得这种恩惠。
因此,纷争就发生了。人类现在依然彼此在交战。打从遥远的过去就从未停止。为了阻止这种情况,伊欧利亚想出来的解决方法就是天人以及高达。根绝恒久以来的纷争,为了达成此一目的,即使只是一刻也好,必须尽早完成高达的开发不可。
高达尖兵——鲁伊德·雷曾纳斯,他也是对伊欧利亚的理念有所共感的人。所以,他才会回应VEDA的选择,选择担任高达操控者的道路。一切都是为了杜绝纷争……
“这就是第二世代高达的1号机GNY-001正义女神高达。”
天都的工厂区。鲁伊德先把雪儿带来此处。总之希望能尽快让她看到高达。和自己第一次看到高达一样,她一定也能够因而获得勇气打起精神才对。
“这就是……高达……”
鲁伊德手指示的前方,耸立着以白色为基调的巨大MS。和粗犷的人革联机体、苗条纤细的联合或是AEU的机体都不相同。雪儿感受到更加接近人类的印象。机体中央部分有圆形的零件。深处有高达之所以为高达的原因——GN动力装置收纳于其中。
“正义女神高达……”雪儿口中喃喃念着这个名字。很不可思议的,很难让人联想到兵器的这个名字带有一股温暖的感觉。
“你喜欢吗?英文名字是ASTRAEA,神话中正义女神的名字。看过塔罗牌中代表‘正义’的牌上面画的女性吧?右手持剑、左手拿天秤的那位。”(DNAの技术插花:此处指的是塔罗中第11张大阿纳卡斯牌,“正义”。塔罗共有22张大阿纳卡斯牌,这些是常用的牌,还有54张,叫小阿纳卡斯牌。)
雪儿静静的点头。视线离不开正义女神高达。看着这样的雪儿,鲁伊德低声自语道“真不赖”后,继续解说。
“不知道是谁决定的,不过其他的第二世代高达,也都拥有用塔罗牌来命名的名字呢。”
雪儿头猛烈的转向鲁伊德方向,眼睛和嘴巴张的很大。
“难道,被做出来的高达数量有二十二架?”
“什么?”
鲁伊德一开始无法理解雪儿说的意思,
“因为塔罗牌有二十二张啊……”
“哈、哈哈哈!”
鲁伊德笑得无法自制。雪儿则似乎觉得自己很丢脸。
配合塔罗牌所以有二十二架高达。真是惊人的想象力。确实,如果有这么强大的武力,要实现理想一定会变得很容易,反过来说,必须要这种程度的武力也可以说是理所当然地吧。
但是……
“错了、错了。第二世代预定要生产的高达,总数不到十架。而且GN动力装置本身的数量,现在也只有五架而已。”
“……是这样啊。”
“抱歉啊,没达到你的期待。但是‘正义女神高达’是个好名字对吧?我们要用武力来杜绝纷争。这到底是一件多矛盾的事我们也很清楚。所以,才会希望至少高达的名字听起来很像是站在正义一边吧。”
“说的也是。”
对于鲁伊德说的话,雪儿微笑以待。但是,隐藏在这表情背后,她的失望并没有逃过鲁伊德的视线。
(这也没办法……。毕竟她加入了一个打算用区区数架高达和整个世界为敌的乱来组织。)
鲁伊德本身也再次想起这困难的状况。毕竟平常都不大放在心上,想太多让自己的心情完全被负面情绪笼罩住也不好……
“对了,我带你去另外一位高达尖兵的地方吧。”
身边有同伴。要吹散负面的感情应该没有比这更有力的援军吧。
鲁伊德补充说明道,那人物是位女性。
那位女性,很明显的并不普通。不对,这表现方式太过含蓄了。说直接一点根本就是“异常”。
外表,长得很漂亮。秀丽的脸庞上面浮现的表情,可以看出坚强的意志和高度的知性。但是,她身边的状况,却足以把这一切都破坏掉。
她身处在被粗重铁格子包围的房间里面。甚至还被大型的手铐铐住。
最夸张的是项圈。虽然没有上锁,但是组装有一闪一闪明灭发光的零件,可以看出这是装有对应凶恶犯人用、内含炸药的项圈。如果企图逃走,那脖子的颈动脉一定会被炸飞。
“这个人没有人权可言”这装置简直像是在如此宣言。
“她是玛蕾妮·布拉迪。玛蕾妮,这位小姐是今天刚加入的雪儿·亚克斯迪卡,我们的新同伴。”
鲁伊德用好象是在介绍高中同学般的方式帮两人介绍。
“……”
玛蕾妮没有回答。更甚者,连视线都没转过来。
“哎呀呀,今天心情不好吗?”
鲁伊德似乎像是完全没有看到所有拘束她的器具一般,很普通的对她搭话。无法忍受这种诡异感觉的雪儿口中溢出疑问。
“鲁伊德先生,那个……玛蕾妮小姐为什么会被绑成这样……”
瞪。
尖锐的视线从玛蕾妮飞往雪儿的方向。
“小丫头,想知道我怎么会这样吗?”
“咦?不……”
“不必顾虑那么多。以后可是要在一起很长一段时间。正如你所看到的,我的身体被拘束着。人会被拘束起来限制行动的理由,并不会太多种。你说对吧?”
像是在等待雪儿的回应,玛蕾妮顿了顿,但是被气势压倒的雪儿却没那份余力回答。
短暂的时间过后,玛蕾妮吐出继续的话语。
“我是重犯罪者,连人权都没有。你或许算是一位肩负伟大使命的高达尖兵,不过我可不同,我只是为了让高达动起来用的零件罢了。”
雪儿浑身僵硬。鲁伊德努力想找出缓和现场气氛的话,却什么也找不到。原因出在,玛蕾妮所说的全部都是事实。
三位高达操控者的相遇。那是犹如在预言他们之后的命运,又冷又沉重。

 

FILE NO.NO.2
刚成为尖兵的雪儿,在鲁伊德带路下,被介绍了伙伴之一的玛蕾妮。最后一位尖兵是被用代号“874”来称呼的存在。
太空殖民地“天都”建设在拉格朗日点3号的位置。光是知道有这座殖民地存在的人为数就少之又少。尚在建设中的轨道电梯,对出入太空并不容易的人类来说是一个重大事业。当未来有一天轨道电梯完成后,不单是能源问题能够解决,同时也能消除前往太空的障壁。但是,这一刻尚未到来。现在世界上的人们眼光并没有望向太空。所以,有严守机密需求的天人组织,才会在天空建造开发用的殖民地。
“天都”的内部设有大型的工厂,内包有建设机动兵器“高达”等各式各样的设施。
在“天都”之外,星光灿烂的太空中有一架MS正在飞行。背后的喷射器散发出比星星更加耀眼的光芒。
那是型式编号GNY-002“星水女神高达”。具有塔罗牌中代表“星”名字的这架机体,是全身配备复杂数感测器的特异机体。(DNAの技术插花:星,是塔罗牌大阿纳卡斯中继“太阳”和“月亮”之后的牌,代表了幸运)
星水女神高达一边重复着移动和停止的动作,一边检证是否无论采用任何姿势,都能对全方位收集资料。担任测试的驾驶员的名字是“高达尖兵874”。虽然所有的高达操控者使用的都是化名,但是用数字代号来称呼的,只有这位874了。
星水女神高达的驾驶舱相当宁静。简直像是根本没有活人待在里面一般。只有在主屏幕一角,表示任务开始后经过的时间一闪一闪的在点灭,主张其存在。
“121 hour”
这代表任务开始后已经经过五天以上的时间。已经算是超乎寻常的超长测试时间。不过测试尚未结束。874继续不眠不休地持续进行测试。
鲁伊德和雪儿两人正在格纳库整备正义女神高达。
“这是我最喜欢的工作呢~”
鲁伊德挂着满脸笑容处理着手边的作业。原先他就是出身自机械技师的驾驶员。为了要确认技师整备的机体完成度,他还学习了必要的操纵技术。但是他因此而习得的驾驶技术,却已经到达出类拔萃的水准。基于这一点被“VEDA”看上,而被招揽过来。
不过本人却是被“名为高达的神秘巨大机械人的开发计划” 魅力吸引,才因此加入组织,本身似乎并没有打算当一名驾驶员。光是将尖端科技兵器MS用“巨大机器人”的方式来表现这点,就可以清楚地表现出鲁伊德的人格特质。
“反正,就算操纵技术再好,要介入纷争进行战斗,我可办不到。”
鲁伊德和雪儿平常在闲聊的时候,曾这么说过。
就这点来说,雪儿也有一样的想法。她对于“让纷争从世界上消失”的理念能感到共鸣。但是,当她自问自己是否愿意实际“亲身驾驶MS为此而战?”,答案却是“NO”。雪儿也不是为了实战任务,而是因为有“开发能实现理念的MS”这点,才会答应组织的招揽。虽然可能有点欠缺责任感,但是为了将来驾驶高达战斗的人着想,必须做出更好的机体。这才是为了实现理念,自己所能做到最有效果的方法。想到实际参与战斗的人的事情,胸中就感到一丝苦闷,虽然这是有些自私的想法,但是现在她根本没有其他办法。
“话说回来,马蕾妮她,为什么会被选为高达尖兵呢?”
雪儿停下手边正在进行的整备工作,把一直很在意的问题向鲁伊德提出。
“因为她的驾驶技术很好啊~她的操纵特征就是格外果断明快。简直像是毫不在乎机体是否损伤。所以才能超越界限。以整备师的角度来看,是常常会把机体搞得遍体鳞伤的麻烦驾驶员,但是考虑到“高达预定的用途”,做到那种程度也是必须的呢。就这层意义来说,她或许算是比我们两个还要更适任高达尖兵的人也说不定。”
雪儿一边“原来如此”点头同意,但是还是无法挥去心中的困惑。
“可是……”
“可是怎么样?”
“她对我们的理念又有何看法呢?”
雪儿觉得无法释怀的,就是这一点。让没有共通理念的人加入天人,未免太过危险了。
“谁知道呢?马蕾妮那家伙,几乎从来不跟我说话呀~十之八九是我被人家讨厌了吧。雪儿,有你来真的是帮了大忙。马蕾妮和同样是女性的同僚应该也比较好说话。”
实际上,马蕾妮很讨厌鲁伊德老是毫无顾忌又乐观开朗的言谈举止,但是这一点他自己却没有注意到。
(只因为是同性,就以为所有女生都能彼此处得很好啊?这个人真是……)
雪儿在心中小小抱怨了一下。人际关系,特别是女性之间的关系并不是像他想的那么简单就能构筑的。
马蕾妮她,连现在鲁伊德和雪儿所作的整备业务也被免除不须负责。理由是因为那样太危险了。深锁在铁笼之中又铐着手铐、并带着装有炸药的项圈。就算有上述这些预防措施,依然不希望放她自由行动。冷静想想就可以知道。她根本不可能对天人的理念有所认同。
(我会问鲁伊德还真是白问了)
雪儿自己说服了自己,决定换个话题。
“对了,听说今天就能和另外一位高达尖兵见面了?”
雪儿事前所听到的说明中,提到高达尖兵包括自己在内总共有四个人。最后的一个人,已经过了快一个星期,却还没有被介绍。只知道她是为女性,以及不是用名字而是用代号数字来称呼她。
“你是指高达尖兵874吗?”
“是的。”
“可以说见得到面,也可以说见不到。”
真是莫名其妙的回答。
“不过我听说,她今天会结束任务回来。”
听鲁伊德的说明,874似乎是为了测试星水女神高达而外出进行接近一星期的长时间任务。重视感测器能力的这架机体,也预计要对应长时间的监视任务。这就是为了计测此能力的测试。普通的MS根本无法想象能接近一星期毫无补给的进行活动,但是高达搭载有能提供接近无限动力的GN动力装置。当然就算是先进的GN动力装置也变不出来维持尖兵生命所必要的水、食物、氧气等物资。同时必须一整个星期都待在狭窄的驾驶舱里面这点,对精神面上的负担应该也很大。
“对哦,说到这个,差不多该是星水女神高达回来的时间了嘛。”
简直像是在配合鲁伊德这句话,格纳库内传来了警报声。
这是星水女神高达正在通知太空殖民地打开闸门。
“874还是老样子,有够准时。”
“那么,待会就会进来这座格纳库对吧?”
“没错,所以我们赶快离开这里吧。”
雪儿无法理解鲁伊德的意思。一瞬间想到的是“担心空气外漏吗”,不过外部闸门与格纳库之间有气密区块,完全不需要担心空气外漏的问题才对。
“为什么?”
“因为874不想被人看到她从高达上面下来的样子。”
“……啊?”
对于还想继续追问的雪儿,鲁伊德只是一直推着她走。不得已,雪儿只好离开格纳库。
(说的夜市,一星期都待在驾驶舱中的话当然无法洗澡……而且也不会希望马上和人碰面……)
只能朝这方面想,说服自己接受。
一等就是一整个小时。
趁着这段空档,鲁伊德和雪儿都在自己房间附的浴室冲澡冲好,把因为整备机体弄得油腻腻的身体洗干净。
雪儿认为,对方应该也是是去洗澡好弄干净自己身体(这个理由还算是可以接受),所以自己也不能一身脏兮兮的前去见面。所以身体洗得比平常更加仔细,头发也解开来。虽然有点烦恼该穿什么衣服好,最后决定选择来到天都的时候,身上穿的学校制服。以“红色的蝴蝶结很可爱”受到好评的制服,自己也很中意。而且,这同时也能清楚地让对方知道“自己原本出身自哪里”。
“嗨,你来得还真慢呢。”
进入约定地点的会议室,鲁伊德早就已经先到了。
“对不起,换衣服稍微花了点时间,咦!”
看到鲁伊德穿的服装,雪儿不由得拉高了声音。这是因为,和他形象完全不搭的“好看”。
(真意外!他很会打扮嘛。)
一边装作不在意的样子,一边不断偷偷打量。鲁伊德身上穿着一件以黑色为基调,并带有红线装饰的机车骑士紧身装。颈边可以看到一条鲜红色的领巾。一般来说,穿这种衣服会给人自恋狂的感觉,但是鲁伊德穿起来却是相得益彰。和平常截然不同、令人意外的这副打扮,和他一点都没有不协调的感觉。
(话说回来,以往看到他穿作业服或是驾驶服的时候,还真是无法想像他这种穿着呢。而且,那条领巾……)
那条潇洒的领巾和自己喜欢的可爱蝴蝶结正好一样是红色的。就算明白这是偶然,依然有点在意。
“嗯?看你一直在瞄我,我身上沾到了什么脏东西吗?”
看来连迟钝的鲁伊德也发现雪儿的视线,她赶忙转换话题。
“马蕾妮没有来呢。”
“她是初期成员,所以早就认识874了。而且她现在又是那样子……”
雪儿能理解他最后没说完的话的意思。不禁反省自己考虑欠周的发言。
“差不多是和874约定的时间了。”
874很守时。雪儿想起鲁伊德说的话。
就在此时,会议室的正面荧幕映照出一位少女。脸看起来比雪儿还要年幼。感觉上最多才十岁出头。身上穿的衣服和雪儿虽然不同学校,却是样式接近的学生制服。而且,也正好一样有绑着红色的蝴蝶结。更衬托出她容貌的稚气可爱。雪儿心中稍微浮起不愉快的感觉,但因为是基于不想承认的理由,所以当作自己不知道。
“鲁伊德·雷曾纳斯,这位就是雪儿·亚克斯迪卡吧。”
“嗯。”
比外表给人的印象,还要更年幼的声音。但是,她的语气却比鲁伊德还要成熟。同时听起来没什么感情。听起来不像是自己说过的话,比较像是在朗读事先准备好的剧本……
“雪儿·亚克斯迪卡,我是高达尖兵874。欢迎来到天都。今后让我们为了实现天人的理念一起工作吧。”
“……好的。”
带着困惑的回答。
“那么我先失陪了。”
荧幕上的影像就这样消失了。
“咦!等一下……”
尽管雪儿对着屏幕叫唤,但是874的身影却没有再次映照出来。
“为什么……这是怎么回事?”
雪儿把口中的疑问直接转换成视线,投向鲁伊德。被牵连的鲁伊德毫不掩饰脸上的困扰。
“果然觉得很奇怪对吧?可是,从以前到现在,874她总是只透过屏幕才会和人见面。”
“这种行为未免也太奇怪了吧!”
“确实是啊。不过,这一定是有原因的。例如说身患传染性的不治之病,为了避免传染给我们……之类的?”
“这种理由也太扯了啦!”
雪儿的愤怒爆发了。
(这算什么啊,这个地方难道连一个正常人都没有吗!)
自己似乎是来到一个糟糕透顶的地方这个想法不断增强。
(救命啊~!)
虽然很想叫出声来,不过雪儿动员所有的理性硬是压下这股冲动,这是因为,只要叫出声音来,一定就会无法继续承受下去。她很清楚知道这点。
 
FILE NO.3
最早出厂的正义女神高达,开始进行追加武装的测试。鲁伊德与雪儿担任测试的工作,不过却发生了出乎意料之外的事件……
揭示用武力来根绝纷争这理念的天人,非拥有绝对性的武力不可。因此,今天的工厂殖民地“天都”,高达的开发还是持续在进行中。
最近决定运用型式编号GNY-001“正义女神高达”来进行新型武器的测试。其中一种是GN炮。另外一种则是原型GN剑。不管是哪一种都比现行标准式武装还要更为大型,并不是供像正义女神高达一样的通用机使用的装备。在此测试获得的资料,未来将运用来开发特殊规格机用的武装。
测试是由正义女神高达的高达尖兵鲁伊德负责,在拉格朗日点4号、殖民地“天都”的内部设施与外面的宙域实施。不但限于武装的测试,以具有高通用性、能在各种不同环境下活动为前提的MS,有着必须在比预想活动范围还要更多样化的环境下进行测试的必要。另一方面,目前关于高达的开发,太空环境之中的测试是摆在最优先的位置。这是因为在天人的存在还是秘密的现在,想让高达降落到地球上进行测试是很困难的一件事。因应这个问题,在天都的内部,备有再现地上环境的测试区域,该处也被积极的利用。
例如像是原型GN剑,已经在殖民地内部的模拟地面环境测试完毕,并发现了几个问题点。
“这玩意太重了。没有足够高超的驾驶技术,只会让机体被它拉着走而已。”
这是鲁伊德对原型GN剑的感想。同时具有机师一面的他,又补充道:
“想要妥善运用这武器,必须要格斗战用的特化机体才行吧。格斗战用机的话,剑的重量也能产生加分效果。反正,制作这种机体的计划当然早就有腹案了,应该不是什么大问题才对。”
关于原型GN剑,为了减少使用时全体的装备量,计划在剑内部增加枪炮的机能。这种机能目前尚未能内藏(DNA注:EXIA已经加进去了呢~~),当此机能成功组入的时候,武装名称应该就会拿掉“原型”两字了吧?
“再来,差不多该开始了……”
鲁伊德为了预定在太空进行的GN炮的测试,正要进行正义女神高达的搭乘准备。在设置在格纳库附近的准备室里面,开始换穿标准服(轻便型太空装)。
“唔?”
不知何时开始,雪儿站在一旁。
“怎么了?找我有事吗?”
总不可能是特地跑来偷看自己换衣服。应该有什么特别的事要找自己商量才对。因为,年轻的女孩子居然甘冒被人怀疑有不良嗜好的危险进来这边。
(还是说,她并没有把我当成一个“男人”看待啊?)
似乎想对鲁伊德说点什么的雪儿,只是在一边扭扭捏捏的却讲不出来任何一句话,不过最后还是下定决心开口:
“那个……请加油。”
“啊?嗯,我会的。”
根本不是需要特地跑进来说的话。假如说,这是待会就要前往参加实战,“能不能活着回来都不知道”的话那就另当别论。
(那么,应该是因为别的理由才对。)
对于自己平常不太会“看情况说话”这点也很清楚地鲁伊德来说,此时不知为何,却能够了解雪儿想说的话。
(如果换作是我处在她的立场……)
脑中如此想着,出来的答案就是——
“雪儿,你想开高达对吧?”
“咦?”
雪儿脸上露出惊讶的表情。
“我猜中了哦。但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毕竟目前完成的高达只有正义女神高达和星水女神高达而已。你的审判女神高达还没有到启动阶段。想要早点驾驶高达的难耐心情我能体会。”
“呃……不是这样的。我确实像你说的一样,很想驾驶高达,但是……我来到这里以后什么工作都没有做,完全没帮到大家的忙,这让我觉得好难过……”
雪儿的理由,乍听之下和鲁伊德推论的很像,但是源头却完全不同。
(她的个性比我纯真多了呢。我这副吊儿郎当的样子怎么想都不可能成为“捍卫世界和平的英雄”,但如果是这个女生的话……)
话说回来,刚刚居然以为自己能懂女孩子的心情,真是笑掉人家的大牙。还是不该用自己的标准去度量别人。特别是对象还是年纪有段差距的年轻女孩,根本就跟外星人没两样。
“好,我知道了。这次就由雪儿你来进行驾驶正义女神高达使用GN炮的测试。”
“咦?真的可以吗?”
虽然一样是惊讶的表情,但是却蕴含着喜上眉梢的笑意。
“虽然还是必须跟VEDA报告,不过大概没问题才对。而且原本正义女神高达的武装就必须作左右替换的测试。我是左撇子,你是右撇子对吧?来测试一下装备替换方向后的模式。首先,先从你来吧。”
“是!”
雪儿这次的回答,是到目前为止鲁伊德所听到,最有精神的声音。
正义女神高达漂浮在天都旁边的宙域。右肩有GN炮,左手则装备原型GN剑。对MS来说,比起格斗战更重视射击战斗。因此采取右手装备枪、左手装备剑的“右撇子规格”是一般比较常见的。不过对格斗专用机,以及个人专用的特装机并不适用。
“已经确认到GN动力装置与GN炮间的连接成功。”
坐在正义女神高达驾驶舱的雪儿,正手脚利落地进行着准备。
本回,进行的是GN炮的测试。破坏力强大的GN炮在殖民地内部时,只能压抑出力进行受限颇多的测试。待会要在宇宙进行的射击实验,是首次的全力射击。虽然也装备着原型GN剑,但这只是为了观察射击时的机体平衡,本次测试并没有要使用的预定。
“雪儿,不要紧吧?”
鲁伊德在殖民地内透过荧幕观看测试。
“没、没问题。”
想要掩饰自己的紧张,打算立刻果断回答,可是却不小心要到舌头了。
“正义女神高达已经配合你的个人资料对各部位都调整完毕了。也就是说,它现在是你的机体。尽情的动手吧。”
“是。”
鲁伊德的这句话给了雪儿很大的鼓舞。正义女神高达,其实应该是鲁伊德的机体。一定要在完全不损伤机体的情况下还给他才行……这种想法变得更加强烈。
“拜托你咯,正义的女神。”
对着机体说话。说完之后才注意到。这是鲁伊德常做的行为。
“机械是朋友,只要你真心相信它,它就会回应你。”
这是鲁伊德的口头禅。
呵呵呵呵。
想到思考模式活像个小孩的鲁伊德,自然就笑了出来。同时,全身用的多余力气也放松了。
“要开始了。”
雪儿把GN炮炮口转向目标。本回选择的标靶,是确保资源用而设置在殖民地旁边的小行星之一。而且特地从里面选择尚未采掘内部矿石,是最坚固的一颗。因为是不会动的标靶,所以不用担心会没射中。
“距离GN炮内部的粒子填充临界值……还剩7%。”
设计成从GN动力装置直接接受GN粒子供给的GN炮,拥有绝大的威力。相对来说,充填GN粒子必须花费一段时间,是种“无法立刻发射”的武器。虽然未来施加改良后应该有改善此缺点的可能性,不过填充时间终究不可能省略到零。(DNAの技术插花:看来这就是伪娘的原型武器,估计已经改良了一下,不过时间也不短阿~)
“……3、2、1,临界!要发射了!
雪儿的手指操作扳机动作。
砰!
瞬间,雪儿被光包围住。
“咦、咦~~~!”
“爆炸了吗!”
天都的荧幕上,正在观看正义女神高达的测试的鲁伊德大声叫道。一瞬间后,从炮身表面溢出巨大的光芒。
仔细一看,除了炮口以外,炮身各处均在喷出GN粒子。
“能量超载了!”
GN炮内部已经达到临界值的GN粒子,因为过度的能量而从炮身各处朝外喷出。
“可是……”
如果是一般的MS,状况会非常的凄惨,但是如果是高达,只要不是像是火炮整个爆炸的惨状,机体应该是不会受到损伤的才对。更不用说,在内部的高达尖兵的安全性设计的更是极为高度。实际上,映照在荧幕上的正义女神高达几乎看不到损伤。连喷出GN粒子的GN炮,外表看起来也没有破损。当然,火炮本身状态是能否再发射一次,就是相当令人质疑的事情了。
“哇啊~~~!”
突然,又听到雪儿的惨叫声。同时,还可以不断听到“砰砰”的撞击声。
理由马上就知道了。
被GN炮破坏的小行星变成无数的碎片,撞击正义女神高达的机体。当然,这点小意思对于使用E碳织材质装甲的高达来说,根本无法造成任何伤痕。
“只是一点小碎片而已,雪儿,不要慌!”
不管如何呼叫,从雪儿那传来的通讯,都只有无法辨别内容到底是什么的尖叫声。她正陷入混乱中。一定没有错。
“正义女神高达……GN动力装置没有异常,紧急度低。”
高达尖兵874的影像插进通讯用的屏幕。
“哎呀哎呀,那个小妹妹是怎么了啊?”
接着,马蕾妮也插了进来。
确认了一下通讯荧幕上的表示,看来似乎是陷入混乱中的雪儿发出紧急信号。然后被传达给尖兵全员。
操作规则上规定,遭遇紧急情况时首先必须确保GN动力装置的安全,接着则是救出高达尖兵。
“发生意外?真可怜啊。鲁伊德,是你让小妹妹坐上高达的对吧?甚至还故意撒自己是‘左撇子’这种谎。你这个人啊,虽然头脑简单四肢倒是很发达,根本就是双手都很灵活嘛。而且现在反而惹出问题来了。不过反正我没办法离开房间,所以你还是拜托那个笨蛋救你吧,小妹妹。”
马蕾妮说完想说的话之后,身影就从通讯荧幕上消失了。
(我非做不可啊!)
马蕾妮说的话,一点也没有错。确实责任是在自己身上,鲁伊德下了决心。
“874,星水女神高达借我,我要去救她!雪儿,你再等一下就好!”
“啊?好、好的,鲁伊德。”
雪儿那边总算回了句正常点的答复。
看来她似乎已经从混乱中恢复了。真是让人一时无话可说。
“你已经……不要紧了吗?”
“我……正义女神高达怎么了吗?我完全看不到外面,摄影机坏掉了?”
看来正义女神高达的感测器刚刚似乎因为被GN炮外泄的GN粒子影响,而发生了故障。
“总之,我会开星水女神高达过去接你,你在那边不要乱动。”
“不、不用了啦。我自己一个人就可以回去了。看起来并不是所有的感测器都坏掉。所以不要紧。”
“什么啊,你不需要客气啊。”
“不用麻烦了啦。”
接着雪儿那边的通讯就被切断了。鲁伊德完全无法理解雪儿到底在想什么。
“觉得自己该负责,希望亲自带正义女神高达回来。是这原因吗?”
这是他尽全力所能想出来的可能理由。
另一方面,雪儿坐在正义女神高达驾驶舱里面沮丧。一时陷入混乱当然是个原因,对于无法完成被托付工作的自己也感到很丢脸。然后,最无法原谅的,则是自己脸上流下来的泪水。
“来这边的时候明明下定决心的……发誓绝对不流泪。”
如果是悔恨的泪水还能撑得住。但是,和鲁伊德交谈后,他的温柔,让自己内心好高兴、好温暖……泪水根本就止不住。

 

FILE NO.4
15年前……西元2292年,跟随着轨道电梯的建设引起的“太阳光纷争”的风暴正在全世界肆虐的惨状中,年轻的天人成员们,为了将来的需要而持续进行着高达的开发工作。用武力来杜绝纷争,这个目标正是他们共同的梦想。
接续正义女神、星水女神高达之后的第三架高达,审判女神高达。被选为驾驶此机体的高达尖兵,原本应该是雪儿。但是,首次实战测试却交由玛蕾妮担任……
宇宙空间。两架高达保持一定的距离互相对峙着。
其中的一架的名称是正义女神高达。是天人第二世代高达试作1号机。然后,另外一边的机体,则是最近刚出厂不久的第二世代高达试作4号机,审判女神高达。机体名称(GUNDAM PLUTONE)是来自塔罗牌中代表“审判”意义的“冥王星”。(DNAの技术插花:这个地方有点问题,塔罗牌大阿纳卡斯的确有一张叫做“审判”的牌,也有“太阳”、“月亮”、“星”,但是可没有冥王星哦~意义嘛,在后面,省得我来说了~~~~)这张塔罗牌同时还有“复活”的象征意义在,而这架机体搭载有让驾驶舱与太阳炉安全脱离的系统。“就是因为有这机能,所以才取这个名字”,这是全体成员默认的共识。但是,其实这名称是因为另一项被隐藏起来的机能才会取这个名字,这点除了命名的VEDA之外没有任何其他人知道。
另外,虽然和名称无关,审判女神高达还搭载有一项重要机能。那就是使用GN粒子的防御系统“GN力场”。现在正准备要进行测试此机能的实验。
“GNY-004,审判女神高大,已经就定位准备就绪。GNY-001正义女神高达的准备情况如何?”
审判女神高达对正义女神高达发出通讯。发出通讯的人是玛蕾妮·布拉迪。原本驾驶审判女神高达的高达尖兵应该是雪儿·亚克斯迪卡,不过现在似乎是由玛蕾妮操纵。
“我这边也准备OK了。玛蕾妮。”
回应的鲁伊德,在正义女神高达的驾驶舱中显得很紧张。全身上下汗流个不停,可是穿着驾驶服的状况下是擦不到汗的。
“可恶,真是让人紧张。毕竟,虽然只是实验,但待会儿必须对同伴的机体开火。”
“不用太紧张。你虽然傻里傻气的,可是我知道你的技术同时也是一流的。而且,这边的机体里面并没有人呀。”
玛蕾妮说的话意思是这样,她是个罪犯,总是处于被幽禁起来、夺走行动自由的状态。唯一被允许做的事情只有操纵高达。因此她总是称呼自己是“高达的零件之一”。也就是不算是人类。
虽然就某方面来说可以算是事实,不过对于“不希望对人开火”的鲁伊德来说,完全没办法安慰到他。
不过,鲁伊德下了决心。
(如果负责开火的自己继续这样犹豫不决,担任被攻击一方的人也无法安心。既然希望避免意外发生,我就要先静下心来呀!)
“一切拜托了,正义的女神。”
只要真心相信它,机器就会回应你。鲁伊德慎重的瞄准,缓缓扣下了扳机。
雪儿正在殖民地“天都”内,透过荧幕观看审判女神高达的测试实验。
(其实,原本应该会是我搭乘那架机体的说……)
审判女神高达,这架属于自己的机体好不容易完工了。但负责进行其首次在宇宙空间测试的人却不是自己,而是玛蕾妮。作出此一决定的,是统辖组织的电脑“VEDA”。选出自己以尖兵身份成为天人组织一员也同样是VEDA。这决定并没有错。
即使了解这一点,依然感到难过。
(不能搭乘审判女神高达……)
(自己还是帮不上组织的忙……)
(还有,居然不能和鲁伊德一起去太空……)
连自己也感到吃惊,雪儿对于和鲁伊德一起前往太空测试高达这件事非常期待。
(我只是想对那个机械狂炫耀一下自己的高达罢了。对,只是这样!)
慌忙对自己的想法找出解释。不这么做,感觉想法会转向想歪的方向。学生时代,同学之间常常戏称自己为恋爱螺旋,也就是不管什么事情都会想歪到和恋爱感情牵扯在一起的意思。
“可是,这次绝不是这样!当然,我也没有嫉妒代替我驾驶审判女神高达的玛蕾妮。她也只是奉命行事而已。”
这些事情甚至脱口而出了。
“……我在干嘛啊?一个人自言自语,感觉上我简直……像个笨蛋……”
真的开始感觉到难过。是什么理由并不重要。其实雪儿只是,单纯的想坐上审判女神高达而已。
正义女神高达的GN炮参考几天前雪儿操纵时的测试结果,而有所改良。发射时会从炮身各处喷出的GN粒子被抑制到最小限度。虽然还未能完全防止GN粒子外溢,GN炮就有必须整个重新设计的需求。结果大概会变成更加大型的武器吧。最后成为名称完全不同的武器的可能性很高。
本次审判女神高达进行的测试内容,是由正义女神高达使用出力降低至50%的GN炮对其射击。即使如此,和现用兵器的攻击力比较起来依然具有遥遥领先的高威力。毕竟目前除了高达以外,能装备光束兵器的MS并不存在,即使如此,对于隶属揭示“用武力杜绝纷争”的天人旗下高达来说,必须拥有能够对应将来总有一天会出现,装备光束兵器的敌人的能力才行。
另外一方面,审判女神高达在实验设施进行预备测试之后,决定暂时冻结把GN力场在机体外部展开的系统开发作业。这是因为力场始终无法安定。紧急采用备用计划:在装甲内部制造GN力场的“GN复合装甲”。在两片装甲之间做出GN力场的这系统,能够安定的产生GN力场,保持高水准的防御力。唯一的缺点是,复合装甲无法顾及机体全体。例如感测器等外露部分,这系统就无法保护。
审判女神高达胸部装备有大型的复合感测器。本回的测试中,是瞄准靠近感测器旁边,以人类来说相当于胸部的部分发射光束。
正义女神高达的GN炮的光束,准确地射向目标位置。正如玛蕾妮相信的一样,鲁伊德的驾驶技术果然一流。毫无偏差的命中目标。同时,审判女神高达承受了强烈的冲击。玛蕾妮的身体从驾驶舱的座椅上弹了出去。高达的驾驶舱并没有设置安全带。专用的驾驶服会让身体和驾驶舱座位自然的吸附在一起。被设计成如果以缓慢的动作,可以简单的摆脱吸力,对于强烈的震动则会紧紧吸住的系统。但是这次的实验却造成超越预想值以上的冲击。玛蕾妮在从驾驶座上被弹出去的震撼影响下,差一点点就要失去意识。不过却硬生生的把意识拉回来。她有她自己的尊严。怎能在这种地方难看的昏过去呢。
(驾驶座和驾驶服之间,看来必须改用固定拴之类的形式来连接才行……)
心中牢牢记下借由测试而知道必须改良的部分。无法做到这点,就没有资格当测试驾驶员。
接着,检查对机体造成的损伤。
被光束命中的装甲,产生巨大的破洞。复合装甲最外侧的部分整个消失掉。但是内部却毫发无伤。GN力场完全抵消掉原本会对内部造成的损伤。
驾驶正义女神高达的鲁伊德,也在确认复合装甲的状态。被光束命中的部分,闪闪发亮。这是因为GN力场外露到可以用肉眼辨识的缘故。
“真是了不起。”
这句话,同时包括了对于有高达之名的机体、以及对天人所拥有的高超科技、再加上对承受攻击的玛蕾妮的赞颂之意在内。
结束测试的两架高达返回殖民地。
从审判女神高达的装甲外露的部分可以看到的GN力场亮光消失了。这并不代表太阳炉停止运转。单纯只是转换成减少供应机体能量的节约模式而已。审判女神高达腰部备有大型的GN电容器,是设计成在活动以外的时间,太阳炉产生的GN粒子会储存在此处的构造。借此设计,在活动时可以立刻获得强大的能量。
两名尖兵从机体上降了下来。
同时审判女神高达的腿部关节往下一沉,整体高度降低。因为机体进入休眠模式,提供关节动作用的能量中断了。这是审判女神高达采用的特殊关节的特征,其他的高达并不会有这种现象。
“欢迎回来,辛苦了。”
最先迎接回到天都的鲁伊德与玛蕾妮的人,是雪儿。
“多谢啦。”
鲁伊德脸上带着笑容答道。
“真是抱歉啊,小妹妹。”
一瞬间,雪儿以为玛蕾妮是在对和鲁伊德一起上太空这件事对自己道歉。
(我真傻,怎么可能会是这种事呢。哎呀~恋爱螺旋又发作了。)
有点无法原谅对自己脑中充满的少女情怀思考。
“为什么要对我道歉呢?”
还是直接询问本人吧。
“因为让你的机体被弄伤了。”
雪儿有点吃惊。确实,要说看到应该会成为自己爱机的审判女神高达受创,自己完全没受到打击是骗人的,可是,原本就知道进行这次测试会产生这样的结果,也早已做好觉悟了。就算是改成自己参加测试,也是“一定会产生的创伤”。
“请别这样……你不需要道歉呀。”
“我知道。不过还是有点过意不去……”
雪儿在这一刹那,变得非常喜欢玛蕾妮。虽然不清楚她过去到底做了什么。不过,她认为这么温柔的人根本不可能是坏人。
(这种温柔才是她的本质……?)
“没差,我马上就修理,很快就会把它恢复到像亮晶晶的全新机体一样。毕竟比起战斗,这方面的工作我更有自信。”
鲁伊德也跟着插进对话。
“嗯,拜托了。这次的测试对安全性有了某种程度的确认。雪儿,下一次大概就换你搭乘审判女神高达了。”
玛蕾妮还是第一次用“雪儿”称呼自己。雪儿本人马上发现这一点。同时,也点出玛蕾妮是代替自己担任危险测试这件事实。
(相较起来,我竟然为了一点无聊小事就在那边心情低落。不行,不能再这样下去!)
雪儿调整自身心情。同时也是为了替自己通过危险测试的玛蕾妮,再来该轮到自己好好振作了。
“鲁伊德,下次的测试我会好好加油,不会给你添麻烦的。”
“嗯。”
鲁伊德大大的点了一下头,回答的非常爽朗。
但是,之后说的话却非常的糟糕。
“不过话说回来,不知道我是不是能对雪儿开火呢~就算是玛蕾妮我都犹豫了。如果出现手下留情的状况,说不定测试就没意义了。”
这瞬间,雪儿感觉到自己体内的血液好像整个都沸腾起来。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我好歹也使高达尖兵耶。”
“不……你知道嘛,雪儿,你还是个小女生嘛。”
“你想说因为我年纪小,所以技术也差劲吗?很容易发生意外就对了?”
“不是啦。雪儿毕竟也是被VEDA选出来的人。所以关于技术这方面我倒是很放心。”
“这么说,你果然还是只把我当成普通笨女生看啊!”
说出这句话的同时,已经出手了。
啪!很大的一声响彻格纳库。
场面整个僵住了。打破这僵局的,是突如其来的警报。接着传出高达尖兵874的声音。
“各位,有船舰正在接近天都。这是紧急情况。”
这同时也是之后发生事件的序曲。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验证码: 请点击后输入验证码 收听验证码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