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神州遐旅
神州遐旅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25,068
  • 关注人气:16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谷秀荣传》连载1.4(网友版)

(2014-02-04 16:21:57)
标签:

谷秀荣传

文化

分类: 名人传记

一、谷雨欲来早春耕

 

4. 苦乐童年  喜忧参半

 

    人在饥饿状态下是不是更能激发出奇的智慧?

    没有人敢给出完全否定的答案!

    谷二妮到了童年时代,也许是长期的贫困少吃,让她对饥饿产生无尽的思索,她没有安全感。也许她还来不及思考安全、名誉和尊重、人生的自我实现。她也不需要思考那么远,至少在这个年龄,她更关心的事情和生存有关。她满脑子单纯的快乐就是基本的生存质量,什么时候不再吃红薯面?

    每当和妈妈一路去赶集,她们带的干粮总是红薯面或掺点玉米面炕成的饼,会上人多,她总是找没人的地方吃,她怕人家看见。又有一次,在集会上,她看见一个人的干粮挤掉了,一看,还是高粱面掺小麦面蒸的馍,别提多高兴了,眼疾手快的跑过去拣了两个,把土打掉,在身上擦了擦,就吃了,她觉得好香。直到现在,谷秀荣还对那两个馍记忆犹新,她不知道为什么?

    我也苦苦探求过它的深层意义,不得而知,直到后来我看到她不怕赤裸的四肢被小麦扎疼而给别人踩车。

    每到麦收或秋收时,谷二妮喜欢在别人收庄稼时帮忙上去踩车,这样庄稼装的实、装的多,还便于运输。帮人家踩完车,人家会送一些小麦、高粱等庄稼,她便高高兴兴地抱回家去,让妈妈给她做馍吃。

    她考虑更多的是吃什么?而不是怎么吃!同样的集会上,因为不同粮食的馍产生不同吃的状态,这让我恍然大悟。

    夏天杂粮多,蔬菜多,果子多,能吃的东西很多,不用吃那红薯面。秋天,她的妈妈还能掐些红薯秧头,晒干后和玉米混在一起,在碾子上磨成粉做成炒面。但一到入冬季节,晚上就很少做饭。新麦没收,旧麦早就吃完,就叫“接不上”,  谷二妮家总是“接不上”。 为了让孩子们吃饱,她的妈妈也想尽办法。

    但谷二妮姊妹太多,有几个还不懂事,吵架闹气。日子把妈妈难的,白天干一天活 ,晚上累的直哼哼,一遇不顺利的事就放声大哭。生活的压力让她对孩子们要求严格近似苛刻,训斥喝令姊妹几个,从来没人敢分辩。

    但谷二妮小小年纪就觉得这个家太可怜,她理解妈妈的苦和难。她也想尽办法为妈妈分担。

    在同龄人中她认识的野菜最多,什么野菜什么时节挖,什么野菜味道好,她记得很牢。荠荠菜、面条菜、扫帚苗、野苋菜、紫花菜、马齿菜、野韭菜、野苜蓿,这些都是常见好吃的野菜,有的还有药用价值。

    新鲜的野菜经过简单烹饪,带着泥土的芬芳,清香中夹着一丝苦涩或酸涩,让人联想到旷野的阳光雨露,体味到大自然的美丽与恩惠。

    直到今天谷秀荣还依然对野菜情有独钟,她喜欢家常菜,她喜欢天然的食物,她的房前更多种植的不是花草而是绿色菜苗,不是她不喜欢花而是泥土中窜出来的绿色食物更给予她心灵深处的生机和希望。

    她干活快,无论割草、拾柴、挖野菜;她点子多,无论是投机取巧或是和姐姐的比赛;她心灵手巧,动作麻利,经常爬树上摘杨槐花、榆钱、香椿叶。枸树棒棒以及桃、杏、石榴等果子。

    她懂得父亲带回来的,母亲做出来的,远远没有自己争取到的多滋多味,她的心灵在追逐食物中快乐的飞驰。邻居一个老爷爷看她体胖却动作敏捷,每天爬高爬低,总是嗔怪地叫她“土匪妮子”。

    她成了人们眼中的“疯丫头”。

    她本来就喜欢表现,穿上妈妈做的绣花鞋会赶快到集会上走两趟,她怕别人看不见,她极力表现着她的存在。

    她很倔强,依然在田地里跑来跑去,她不在乎别人怎么看她,依然喜欢爬高爬低。她爱干净,不管怎么疯,却没有人看到她灰头土脸的样子。夏天别人在院子铺个席就睡,她嫌鸡鸭猪牛把地上弄的很脏,用绳子搭上树叉,做成吊床睡上上面。

    小时候,家乡经常闹狼,各家各户的墙上都用白石灰画上白圈子。据说,狼看见白石灰就害怕逃跑而去,不再伤人伤畜。夏日,不少夜里睡在院子里自制的吊床上的小二妮,经常被打狼的吵闹声惊醒,她一点都不害怕,甚至掂上铁锨加入到打狼的队伍里。

    有一次,母亲病了,医生开了药方,谷二妮独自去四里地远的陌陂街抓药。为了抄近路要穿过一段埋头深的高粱、玉米地。为了给自己壮胆,她手里拿着树枝,一路上摔打着、吆喝着,她认为这样可以把狼吓跑。

    随着胆子越来越大,也意味着小二妮随着年龄慢慢长大。谷二妮已经不再是只顾自己吃吃玩玩,疯疯癫癫的到处跑的疯丫头了。

    她开始帮家里放牛,她从此有了一个不说话的小伙伴,刚开始,连狼都不知道怕的谷二妮,牛仰头吼一声,她吓得直哭,牛尾巴弹一下身上的苍蝇,她也哭。她还弄不懂这个和自己小伙伴不一样的家伙,她到底脱离不了童真。也许她压根就没见过狼,狼在她大脑只是个很虚的概念,所以,她才不知到怕,如今面对一个活生生的家伙,未知的自然心理让她幼小的心灵对动物的无知而害怕,她害怕牛会伤害她。

    慢慢的熟悉后,牛也很听她的话。她就总是把牛牵到草多水肥的地方,牛吃得津津有味,再给它弄些庄稼叶子,很快就吃饱了。她听妈妈说“夏天的草,冬天的宝”,从此,趁牛吃草的时候,她拾柴禾、割野草、剜野菜或者掐点红薯秧,用青高粱竿捆扎起来。等牛吃饱回家的时候,放牛身上,绳子往牛头上一盘,牛驮着就回家了。时间长了,她学会用野麻拧成鞭子赶牛,鞭子一甩声音很响亮,牛慢慢的也能从鞭子的声音和她达成一种默契。

    她和那些放牛的小伙伴也同样达成一种特殊的交流语言,宽阔的高粱地谁也看不见谁,只有甩鞭子的声音,传达着每个人的位置。这边甩一下,那边应一声。前者呼,后者应,其乐无穷!而有时候完全没有确定位置的意思了,你一声,我一声,暗暗较劲看谁的鞭子质量好,谁的鞭子声音亮。整个高粱地里到处响着清脆的鞭子声,似乎是约定的竞赛,童年的乐趣都在这鞭子声中传递着。夕阳西下的时候,每家的牛都会默契的沿着小主人的鞭子声循声而来,往牛股上甩一下鞭子,便径直的跑回家去。

    三年放牛,和牛很有感情,她感觉牛很善良,牛通人性。至今,她看见牛都觉得特别亲切。

    童年,也许在她眼里是不幸的,她没有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日子,她似乎幼小的年龄就为了吃饱而摘果子、挖野菜。但谁又能说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日子就是幸福呢?

    苦乐年华,在苦中认识乐才懂得真正的快乐!

    幸福是一种性格所持的心态,快乐是对生态环境的默契。

    拾柴、割草、挖野菜、摘果子,放牛永远成为潜藏在她心灵深处宝贵的财富和美好的回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