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神州遐旅
神州遐旅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25,068
  • 关注人气:16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谷秀荣传》连载1.3(网友版)

(2014-02-04 16:19:07)
标签:

谷秀荣传

文化

分类: 名人传记

一、谷雨欲来早春耕

 

3.天资聪慧 传奇生诞 

    1945年是一个平年,是农历乙酉年(鸡年)、中华民国三十四年,十月十二日亥时,在张楼村东头,一个破落院子的东厢房里,在这间墙垣都班驳脱落的土房里,在这间大雨大漏、小雨小漏的草房里,传来哇哇的婴儿啼哭声,谷广城的妻子产下了一个女婴。

    但是从父亲的脸上看不到喜悦之情,母亲也愁眉苦脸的眉头紧锁着。他们只是下意识的把孩子称为“二妮儿”,因为在她之前早就有个嗷嗷待哺的“大妮”来到这个世界,“大妮”之前还有个刚脱手脚的“大娃”。也许他们压根就没有想过提前为她起个名字,孩子的到来让他们手足无措。

    连年征战的国家让广大乡村山河破碎、缺吃少穿,物质匮乏的年代生儿难、养儿更难,养活孩子成了父母最大的精神负担,而此时这种负担让他们在人性泯灭还是血缘深沉的关系上陷入无尽的迷茫和无奈。

    这时候已经是秋天,天气有点凉,二妮冻得浑身发抖,不停的哭喊,双脚在席上乱蹬一气。天越来越亮,她无助地啼哭,表达自己的饥饿和害怕。母亲却执意没有理她,能够给她生的希望非常渺茫,大人都没啥吃,地里也没粮食,两个孩子都已经让她捉襟见肘,养活不起啊!她不愿意看到孩子长大受罪,还不如趁小冻死饿死算了。

    谷广城想留下孩子,但怎么都说不动妻子。

    孩子撕天裂肺的喊,声嘶力竭的叫,这声音划破黑夜,划破天空,似乎要挣脱那间房屋。谁也不知道日后的谷秀荣天生的高音调和大嗓门,被人誉为“歌声裂石穿云”, 是不是这三天把肺活量哭大了,是不是冥冥之中上帝给她栽种了唱戏的种子。到底有没有玄妙的联系?我不知道。只知道她后来的演出中以音质坚实、音色纯正、音域宽广、嗓音甜美响誉戏曲界。

    第三天,她依旧不停的哭,也许是在唱。她渴望有双温暖的手能够抱起她,让她不再饥饿,让她不再寒冷。每个人都惊扰的睡不着觉,妈妈咬着牙强忍着难过不理睬她,谷广城走过去看了看,他不忍心把她扔在荒天野地去,他无奈地看着孩子,心如刀割。可怜天下父母心,这可是他的“千金小姐”,父母的“掌上明珠”啊!

    他把孩子换个地方,好让房子漏雨的地方偏离孩子远一点,他看见孩子的脚跟全是血水,那是孩子一边叫,一边用小脚丫踢蹬着身下的席,那席是高粱杆匾成的,脚后跟跐剐的鲜血淋漓。谷广城用烟烧成灰抹在孩子的脚后跟上,又本能地把自己的破布杉扔到孩子身上,他想让孩子饿死前少受点冻。二妮一下子抓住布衫抱的紧紧的,这件又脏又破的布衫让她温暖了很多,她似乎看到一点希望,哭声也低缓了许多。

    到了第四天,一个邻居老人实在不忍听孩子天天在这哭,恻隐之心涌上心头,就过来看一下怎么回事,知道了他们无奈的选择后,本能的走过去拉开布衫想看看孩子。竟然发现孩子的眼睛还在忽灵地眨动着,很是惊喜,便给赵妈妈讲了一个故事。

    上古时候帝喾的夫人姜塬生下一个白白胖胖的孩子,因为迷信孩子会带来不吉利,就把孩子扔在门外的小巷里,谁知牛羊都来给他喂奶;又把他扔在寒冷的冰雪上,谁知飞来一只鹰用鸟翼来温暖他;他的哭声又高又大,远近的人听了都震惊;姜塬感到孩子非同寻常,以为是上帝的恩赐,就把他抱回家中哺育起来,因为把孩子抛弃过,就起名“弃”。过了十几年,孩子果然才智超群,他就是历史上著名的农业神,史称后稷。

    邻居又补充一句,您看这孩子耳朵根大,象个有福人,刚出生三天饿不死,必有后福,留下吧!谷广城也附和着劝说,赵妈妈也觉惊奇,终于不再坚持,就赶快想给她弄点吃的。

    说也奇怪,生下孩子三天了,都没有一点奶水,这时候却感到乳房涨的发慌,乳汁急促的往外渗。妈妈心疼地把小二妮搂在怀里喂奶,她吃的那香甜劲,让父亲和邻居老人都咯咯的笑,母亲也欣慰的露出了笑脸。

    后来,妈妈的奶水量不但能哺育谷二妮一个人,而且足够两个婴儿吃奶。

    适逢邻村有一家人生了孩子后母亲没有奶,就经人撺掇让那家送点粮食,来换正好多余的乳汁,从此赵妈妈用自己的乳汁同时哺育着两个孩子。这谷二妮也天生好胃口,虽然是和别的孩子分奶吃,但身体很壮实,吃的胖胖的,大家就叫她“二胖”。

    时光如梭,转眼间,谷二妮已经咿呀学语、蹒跚走路了。她似乎忘记了怎么来到这世上,和敲开凡尘大门后发生了什么,或许她压根就没考虑过这些事情。她只看到屋子里从来没有什么吃的东西;她只看到寒冬腊月的晚上几乎是没有做过饭;但她总是欣喜的看到父亲冷不丁带回来点粮食让妈妈做成饭,让他吃的香香的。她也总是弄不明白说不饿的妈妈却喜欢吃她们剩下的锅巴。

    她知道妈妈是爱她的,爸爸是疼她的。所以,当邻居逗她说:“二胖呀,杨庄、康庄两个地主,他们家有好多好吃的东西,您妈要把你送给他们,你愿意去哪家呀?”,她总是坚定的说:“我哪家都不去!”。

    慢慢的谷二妮也长大了,在下雨的时候,她会帮着爸爸用盆子、罐子放在漏雨的地方去接水了;她也会帮妈妈拿很多东西在门外的雨水中洗洗涮涮。也许这个时候她才喜欢下雨,因为她知道雨水能够洗衣服,雨水可以让庄稼茁壮成长,这样才能让爸爸给他带回来更多的粮食做成好吃点。

    也许吃上好吃的就是幼年的她最欣喜和高兴的事情了。

    那时候整天吃的就是红薯面馍、红薯干、红薯面,有时候磨点粉,喝点浆汤吃点渣馍,连粉条也不经常吃到。大多时候要用粉条换钱,再去称(买)点盐,灌(买)点油,换点零花钱。过春节和客人来才能够吃上点粉条。当地群众有个俗语 “想喝浆汤儿陌陂沿圈儿”,正是当时真实生活的写照。

    清苦的幼年生活,让谷二妮从小就多愁善感、时常增添对未来的思索。

    什么时候才能不吃这烦人的红薯面呢?

    每当下雨屋漏的时候,她就会探过幼小的心灵去思考家里这么穷,为什么?这么深邃的思索一直伴随着她幼小的心灵很久很久,直到成年时还不怎么喜欢下雨天。因为下雨带给她的愁绪深深的烙在她的心灵深处,穿越到幼年的情景,让人害怕,让人不安。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