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SKY李晓峰
SKY李晓峰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869,051
  • 关注人气:73,52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war3与我的这些年年,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2015-05-15 16:40:36)
标签:

杂谈

hi sky:

2006年夏:我刚刚上高一,那时还在玩红警2和星际争霸1,偶尔去玩war3,第一次玩war3是因为感叹“英雄的技能太难放了!”而导致几乎没怎么玩过。当时的学校是把年级排名最靠前的学生们分到一个班级的,因为没有分到实验班遂努力学习希望在全校排名的天梯中争个最强王者。所以高一的我是几乎没有玩war3的(笑),也没有遇见他。
     2007年春:顺利的考进了学校里学霸云集的班级,遇见了木。他坐在我前面,不爱说话,整天一副高冷的样子,经常逃课。我常怀疑这种人为何学习这么好。当时的我因为性格原因跟班级里的男孩子混的比较熟,他们经常一起逃课去网吧打游戏。我由于一直有学霸光环和“好学生光环”所以没有逃过课,但是在晚上放学回家之后会在家里跟他们一起联机2v2.我的主族是精灵族,那时经常跟木一个队,他的水平要高于我认识的所有人,就算是现在来看也是个半职业的水平,年轻的时候赢在操作上,现在跟他聊起来时,他会表示现在对游戏的理解要比当时深刻,可惜现在操作已经跟不上了。因为他靠谱的保驾护航,我常常是单井跳二本出熊鹿,或者单井跳三本出100人口的奇美拉。我的操作很菜,所以一直都是共享单位的,基本上每一局我只负责操作英雄就能虐杀别人了。
      哦对了,那时的班级是有多媒体系统的,就是一个电脑加投影,不知道是谁在里面装了war3. 于是中午时候会经常看见有人在玩。虽然只能打打电脑,但是也是很欢乐的一件趣事。
       当时完全找到了游戏带给我的胜利的乐趣,vs等级也是一路攀升,当然一直都是2v2 。可是我与他在游戏外的每一天,却几乎没有言语的交流。他被女生们视作“不良少年”,因为他上课睡觉,迟到,顶撞老师,经常请假,and so on。而我,作为一个从普通班级考到实验班的平凡少女,本来就被视作不稳定发挥的选手,为了不被老师垢恣,一直也保持着清高的一面从来不与他在学校攀谈。
        2007年夏:不好的事情发生了,我的成绩滑到了班级的倒数,原因是每天熬夜打war3,白天上课没有精神,加之游戏胜利带来的依赖感,即使在上课时也在盘算着各种打法。而更让我不开心的是,他有女朋友了。一个高年级的女孩主动追求了他,这倒无所谓了,可是每天没有人带我打游戏了,跟同班的其他人也会一起打,但是因为我的各种奇葩操作每每崩盘。
        游戏学习双双下滑着实是让人很不爽。更让我不爽的是,班级里一个一起打war3的男生被班主任劝退了,因为那个男生的成绩实在是不堪入目,老师找来家长让他回家种田了,他的名字我也想不起来了,不知道现在有没有成为游戏高手呢。
          2008年上学期:他分手了,我们在一起了(没有细节)。他邀请我一起逃课看直播,我说我没看过直播,他说怪不得打得这么难看。我开始逃课,去网吧,没想到成绩反而从班级的倒数排到了靠前的位置(别问我为什么我也不知道),除了直播他给我找了很多以前的视频看。当时的小苍还意气风发不知为何现在说话这么soft,当时的moon神还能一只小精灵秀掉dk所有蓝,飞艇换兵看得我目瞪口呆,grubby一如既往的靠一张脸就能获胜,如同他的女朋友ppg一样,还有苏总,sweet,小胖。。从那时起才感觉真正的融入了这个环境,感受到了这个游戏,war3很伟大很神奇,它把一群人聚在一起,共同讨论它,仿佛具有源源不断的生命力。
               
          2009年:临近高考,他坐到了我的后桌,他开始辅导我的化学和数学。没有war3,没有熬夜,我的成绩一路飙升,09年的夏天考入了哈尔滨的一所大学一本,他因为发挥失误,考到了哈尔滨某大学的软件工程专业。那个暑假一整个夏天我们泡在网吧里,跟同学一起玩各种war3上的rpg地图,包括dota,也打了很多局。我最喜欢的兵种是月骑,因为总有---------“月棱镜威力变身!”“代表月亮消灭你们!”这些奇怪的想法。在dotA里她叫露娜,也是我英文名字的来源。
         
       大学四年是美妙的,我们晚上一起语音开黑打war3,一起看yy上面的直播,一起看每一次的wcg,看着主流操作的转变(以前憎恶居然都不升腐烂不能忍),看着旧人的退役,新人的登场,一起看vs里的war3从每天房间爆满到一个人也找不到(。。。),我们一起打每一个新出的主流游戏(当然打过几次lol).就在我觉得war3 快消失的时候,看到了很多人自己出钱或者融资来办比赛,常常被感动。
 
          毕业之后呢,他来到北京找了一份本职的工作,我又花了半年时间在学校准备考研(结果政治少了一分没有过国家线告终),异校恋变成了异地恋,虽然很辛苦,但是我们有共同牵绊的东西,每天他下班后我们会一起打war3,下载rpg地图打到深夜,第二天早晨我仍然能5点钟起床去泡一天图书馆,当时的日子是快乐的,只是有少少的孤单。
          2014年,我来到北京,我的第一份工作是在一家刚起步的英语学校里身兼数职,人事,行政,教师,市场,都是我来跑,当时大家问我的英文名(luna)来源是什么,我笑着回答是神话里的月亮女神的意思(总不能说是dota角色吧),后来因为校长不想做了,便把我们几个人都遣散了,虽然只有短短的半年工作,却让我感觉前所未有的艰辛,工作不是打游戏,走位再好,躲不过麻烦重重,手速再快,快不过事态变化,意识到位了,可是你没有装备诶有刚正面的能力 ,这一切都让我感觉整个人脱了胎换了骨,畏葸前行。我也渐渐懂得了木在年轻时候的表现(迟到,顶撞老师),其实是更成熟的,他是更懂得如何想这个社会表达自我,而我只是想一味苟同换得平安,这也是游戏打不过他的原因吧(笑)。
         去年的秋天我找了一份hr工作,同样的创业公司,但是这个公司更大一些,我去的时候只有80人,现在已经2000人了。招聘,后勤,拓展,经历了很多工作内容,也失望过,也开心过,但是梦想这东西却渐渐浮现上来了。以前觉得岁月会磨平你的种种梦想最后你发现梦想都是臆想,可是,我希望找一份我爱的工作,我爱游戏啊!如果是同样的工作我更希望是在一个游戏公司,而我最想要做的工作是。。。dota2的选手或者解说!
        目前我辞掉了工作,专心的在家打游戏。我希望六月份之前天梯到5000就去试试运气,如果没到,我就去找一份与游戏有关的工作,做一个游戏公司的hr。木也是支持我的,每当我觉得我的想法荒谬的时候,他都会出来力挺我。我知道一个游戏的生命是有限的,但是我们要把电竞看做一个整体,而不是把某个游戏看成整体,游戏是会传承的!电竞是一个无限的体育竞技!
       我还会打war3,我仍然跟木在一起,最喜欢的人和最喜欢的事物都围绕在我身边(就在我写这篇文章之前刚刚dotA2天梯10连跪)。这是我与war3的经历,念念不忘,必有回响。文章很长,叨扰见谅。
  此致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