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SKY李晓峰
SKY李晓峰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869,051
  • 关注人气:73,52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少年,和魔兽争霸 III 的故事

(2015-05-08 14:54:45)
标签:

杂谈

2012 年 12 月 2 日,中国江苏昆山,WCG 世界总决赛现场,WARCRAFT3 季军赛,持续
十日爆满的比赛大厅里,来到了最后的狂欢。舞台上的左右,是 Sky 和 Moon,屏幕前的
我,仿佛回到了那个令人痴迷的 2005 年。开赛前,主办方特意准备了一段音乐,Paul
Anka 的《My Way》,歌里是一个经历岁月者在回味自己一生。他们说这可能是最后一
次木盖大战了。我只记得,看到比赛结束我没有那么多想法,脑子里一直回荡着那首歌。
但是岁月无声,我还来不及反应过来,我还记得脑子里是 MYM 时代的 Moon 和 WE 时代
的 Sky,我们还在 2005 年的 WCG,2006 年的 WEG。
 
这些年来,我没有一直关注着魔兽争霸 3,但只要我听到,一定会停下来看一眼。
 
好像故事总是说给“老人们”听的。所幸,还有“老人们”在守候着。
 
我接触的第一个魔兽 3 版本,该是 1.05。那一年 2003 年,魔兽争霸 3 首次成为 WCG 世
界总决赛的项目,因为刚出现不久,比赛很少,BN 战网刚刚开始膨胀,种族不平衡问题
严重,人族万金油横扫世界。那一年中国魔兽教父级的人物 MagicYang 在 WCG 世界总
决赛中披荆斩棘,连克数名韩国实力派,本来就慢手流的他体力不支,在 8 进 4 时明显失
误,败给了同是中国选手的 ChinaHuman。而中国人族没能另一位顶级人族的
SK_Insomnia。一定程度上,中国魔兽的风靡比较晚与这个迟来的冠军有一点关系。
 
世界上发生什么对我们有多大影响,恐怕说不清。初一那时候,电视上可以看到电子竞技
频道了,这令每个贪玩儿的少年都激动万分。
 
自己身边发生的一切,哪怕很微小的事情都会在心里刻下痕迹。
 
在初中,在 0406,考个小组最后一名是很正常的事,考个全班 59 名(这已经是倒数第三
了),对基础薄弱的我也不足为奇。每天忙碌着写作业,每周都被叫去老师办公室,每周
都有几天留下来罚写小测验的错误。会在上课提心吊胆怕被提问,会在测验之后万念俱灰
不愿意跟任何人说话,会在作业不会写的深夜一个人趴在桌子上哭。这可能就是我的初一
和初二,那个“无忧无虑”的少年时代,不是每个人都经历着这样的灰暗。 
也就是那个时候,父亲的身体出了一点问题。现在,说出来如此平静,但脑海里仍然是那
时候我瑟瑟发抖的样子。有一天我像往常一样回到家,父亲坐在沙发上不说话,不到半小
时便被许多亲戚送去了医院。之后的几个月,我能听到的只有一个个从病房传来的消息。
我知道那是一种怪病,可以同时诱发高血压和糖尿病,并导致脑出血的怪病。并且这一切
都在父亲身上发生了,那天沙发上的他不是不开心,而是因为脑出血,说不出话。得知这
一切,我和母亲都不确定,父亲是否还能回来。
 
这几个月家里经常没人,或者是陌生的人,我忘了自己是如何渡过那一段日子的。有天在
操场上,做广播操前,班主任走到我面前说:“最近是不是状态不好?你爸得了这么严重
的病,你妈妈每天都在医院每天都很累,你更不能让他们操心。”我没回答。后面的同学
好像是听到了,上来问了一句“你爸怎么了”。我还是什么都没说,但终于没法止住眼
泪。
 
我本来就不喜欢说话,那时的我更加孤僻。我开始疯狂玩魔兽,以一种逃避的姿态,躲开
现实世界里的一切。又或者,以一种受难者的姿态,奔向我的拯救者。
 
大概太年轻的生命承受不起如此重量,我只好尝试忘掉一切。我很庆幸我能在魔兽里面找
到乐趣,更找到自信,庆幸有很多人跟我一起对它有兴趣。我们可以很投入的聊天,随时
随地。我们利用仅有的机会一起玩儿,每次都回味无穷,每一场都足够聊上整整一周。
 
我抱紧它,它像是另一个可以让我飞翔的世界,我歇斯底里,我从没有像追逐魔兽一样追
逐过什么东西。
 
不能玩的时候,我就拿起笔写下自己对战术的思考,然后发给同学们讨论。我办过两届比
赛,第一届八个人参赛(相当于 2012WCG 世界总决赛的规模,哈哈),第二届 16 个
人。
 
我有一个师父,大我三岁,跟我住在一栋楼,我们的父辈是很好的朋友。他初中那年因为
同父母争执,从五层楼的家中跳下,所幸先落在了一层的小房顶上,没有丧命,一条腿留
下了固疾。我的操作是他手把手教出来的。2013 年 9 月,他刚刚在家乡完婚,我的父母
都出席了婚宴。婚礼之前,我给他打了一个攒了很多年的电话,开口我依然叫他师父。 
我收了一个徒弟,小我一岁。我在自己状态最好的时候把知道的东西都告诉了他,还送了
一个 ID 叫 Oldeer。初中计算机课,我们总坐在教室的后排聊起魔兽的历史,这个 ID 那
让我想起玛尔法里奥和泰兰德风语者的故事。我们两个常常交手,但 HF 对战平台很不给
面子,网络供应商的差异是无法逾越的鸿沟。后来,后来打的人越来越少,后来我们打的
也越来越少,后来他远赴法国读书,但我们还会联系。
 
那时候有个叫王宇翔的,是这辈子跟我交过手最多的人。我现在还很佩服他的自恋。可惜
初中毕业之后,再没有机会打过一盘。
 
一个人玩,其他人坐在后面看是很开心的,但最好还是一起玩。痴迷的我疯狂练习,与同
学水平差距越拉越大,跟我玩的也便越来越少了。有点感慨,有点遗憾。
 
不记得什么时候起,电视上的游戏风云频道需要付费了。我最后的记忆就是 WCG2007,
当 Sky 在冲击他的三连冠的时候,最后一场比赛 sky 流 rush 到那个韩国蘑菇家里,我以
为就要这么赢了。没想到突然到六级的恶魔猎手,一瞬间收割了后排所有的法师。Sky 的
三冠梦想至今都没能实现,2013 年更是在中国区总决赛前,就被淘汰了。不过这一切都
不影响他成为 WCG 历史上,最成功的魔兽争霸玩家。
 
高中某一次,在 VS 对战平台上看到了 dota6.43 的地图,并没有想到没几年它就拥有了如
此庞大的受众群。而我,至今都没爬过天梯,也没打过 lol。不玩他们的原因很多,可能最
重要的一点,因为一个人的热情是有限的。我不可能在再像爱魔兽一样,爱上其他游戏
了。
 
2013 年 WCG 世界总决赛落幕,从此之后 WCG 不再有魔兽争霸。总决赛那天下午,本来
正在伤脑筋申请留学的我,从打开网页开始就盯着屏幕停不下来,看 Moon 和 th000 最
顶尖状态的对决,一直看到最后的落幕,胸口压抑到窒息。我想起了家里那台笨重的电
脑,我想起那些日子里昏暗的台灯,我想起那阵子苦练操作的晚上,我想起那些保存下
来,又无意中丢失的 replay 们,更多的事情我想不起来了,可我怎么能想不起来呢?
 
为了说再见,偶像们出演了 WCG2013 的微电影,在 b 站看的时候,有两个画面把我击
中。 “大叔,魔兽已经过时了,跟我一起撸吧!”
STONE:“你懂个屁啊!”
 
片尾时候,空空的 WCG 会场,Sky 说要下山了,虽然不舍,但这将是新的开始。
GG 不止属于魔兽,它属于电子竞技。但对于我,我不懂其他的电子竞技,我只懂我和我
的魔兽争霸,还有陪我走过来的朋友们。
 
前两天,偶然在网上玩儿一下,遇到一个对手,中间暂停了两次游戏,说电话,我等了他
五分钟。我以为现在只有魔兽的玩家,能做这样的事,肯在比赛中暂停,淡定的等待。打
完电话他说,是导师,又催干活了。原来我们是同一时代的人。现在还坚持的,也只能是
这个时代的人了吧。
 
许多后来人不理解我热爱的原因,我总说这是电子竞技的魅力。我无法向谁描述它的美,
但我以为执着热血可以证明。
 
Moon 在 WCG2013 之后接受采访,表示自己会坚持打魔兽,参加其他比赛。在一周之后
就拿了一个冠军。
 
“在我的生命里,魔兽争霸三像珍宝一样存在着。”Moon 在采访时的话。
 
这也是我想说的。我永远不会放弃它。
 
 
 
 
CrazyNight 敬上
2013 年 12 月 8 日
于 北京
2015 年 5 月 5 日 微调
于 香港 清水湾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