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SKY李晓峰
SKY李晓峰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867,708
  • 关注人气:73,52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回忆43  挑战那一年的中国星际第一人

(2011-09-20 10:37:55)
标签:

杂谈

分类: Sky回忆录

第一轮的赛事还是进行的很快的。
我的首轮对手,来自沈阳的不知名选手。
在我的疯狂的RUSH战术下,此人比其他的选手更早的进入到了败者组里。
而我则需要在胜者组里去安静的等待迎接来自PJ的挑战。
喔,不,应该说是我去勇敢的狙击现阶段中国最强的星际争霸选手PJ大神。
现在必须来详细的介绍下我即将面对的这个对手了,好让大家知道他是有多么的强悍。

姓名:沙俊春(PJ)
外号沙铁头
最擅长的族:Protoss
身高:1.72米
体重:63KG回忆43 <wbr> <wbr>挑战那一年的中国星际第一人


来自地区 中国 重庆
 2003,CPGL星际个人锦标赛冠军
 2003,中国星际32人冠军赛冠军
 2002,中国星际明星区域对抗赛冠军
 2002,重庆搜狐杯星际冠军

时光回到1999年。
  一个适合醉酒的夜晚,我们的主角出现在自家楼下的网吧里,他正醉醺醺地询问拥有10台Celeron300配置的PC机的老板:你们天天玩的是什么游戏?老板告诉他那是星际。2分钟后PJ做在电脑前,生涩地控制着Drone(虫族农民)去搬一堆堆的水晶矿。老板在一旁指点着:大家只玩纯飞龙,不许造地堡……几个小时之后,一个喝醉的人推门而入,他是这里的常客。在他的怂恿下,三人开始了IPX,规则依然是纯飞龙不许造地堡。也许就在那一刻,PJ意识到自己的某个生活即将被终结,以往那些每日摇摆于迪厅,活跃在台球厅、健身房以及旱冰城的身影将不再出现,取而带之的是电子竞技——星际争霸。

  几个月之后,PJ就读于一所职业中学,星际已经成了他生活中牙刷一样的必须品。住读的日子有些放纵,逃课、翻墙、打星际成了他的家常便饭,潇洒来去中,常有几个同学伴随左右。待到秋叶正黄时他已小有成就,经常可以一个打几个,但网吧气氛虽好,却不能上网,对于当时国内星际战网上诸侯争霸的时期来说,PJ只是个没见过世面的毛头小子,他更不知道在东方邻国有一项新型的体育运动——电子竞技正悄然升起。后来他常光顾的网吧流行了单挑,流行了个人崇拜,在星际争霸的丛林法则之下,人人都想成为高手,PJ也不例外。流行单挑是因为zg。这个网吧里突然出现的陌生人,水平“高”到足以让PJ这边4个最猛的人组队(800人口的组队模式)都打他不赢,原因是他懂得升龙骑射程,羡慕之余PJ想成为高手的愿望变得更加迫切,他渐渐脱离了学校,隐匿在龙溪镇的网吧里,时间让他成为高手,他的眼里已经容不下任何比他“高”的人。

  在香烟缭绕中,昏黄的灯光下,PJ正打着星际,zg过来拍他的肩膀,告诉他在一个网吧里发现了个高手,邀PJ一起去会一会那家伙。于是PJ和zg来到那家网吧,这个人叫小米,也就是现在的Chino.Visual。说明来意之后,PJ和zg轮流上场,结果打成3:3平,二人不免有些失望,后来自我安慰说客场,不过因此和小米交上了朋友,聊天中才知道小米经常上一个叫“战网”的平台上与高手练习,和boat他们关系也不错,当时boat是PJ一群所知道的最厉害的人,所以小米自然也很厉害。也正是因为认识了小米,才使PJ知道战网的存在,还有韩国游戏职业化和无与伦比的Grrrr。

  路漫漫

  2000年2月,PJ受到小米邀请,加入了当地的半职业战队[mec],这件事让他兴奋不已,使得他脱离了网吧狭窄空间的束缚,融入到新的环境中,演绎新的人生。当时重庆一共有八支半职业队。最著名的战队就是CQ~2k所在今日闲人和高手云集的8da战队,三山其次。[mec]在重庆半职业队里实力平平,虽然没有华丽的操作和丰盈的大局观,但这些掩饰不住他们内心对荣誉的渴望,正是因为不舍的信念和无止境的追求,让PJ这颗新星在粗砺艰难的旅途当中绽放出熠熠的光芒。

  当时半职业队的选手并没有固定工资,所有战队只是靠两个比赛维持最原始的“商业化运作”。其中之一是IT动力杯,冠军奖金为15000元,从每队交的6000元参赛费中出,每个战队背后都有一家IT公司支持。比赛持续了几个月,PJ始终保持着良好的竞技状态,取得了一些不错的成绩,尤其在击败8da.free之后,他成了前辈眼中的可畏后生,也让同人不可小觑。众所周知,在107版本中,同等水平的PvZ(Protoss vs Zerg,下同)在LT上取胜并非易事,而free又是重庆当时最具人气的选手之一,位居2k之右。双方打得难分难解,谁也不敢放松分毫,直至在失落的神庙上演激烈的拉锯战,聪明的PJ利用仲裁者掩护对抗free的牛海,最后仅以微弱的优势取胜。这是PJ第一次在正规比赛上击败成名高手,久违的微笑在他脸上荡漾开来,仿佛看到了自己的将来,事后2k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PJ,问他怎么做到的。后来战报的评论被登上了暴雪官方网站,使他得到了能够经常在战网上和高手们练习的机会。PJ也重新审视了自己,认定了自己在今后的比赛中必然会取得更好的成绩,坚定了自己将走职业选手这条道路的信心。

  那时候比赛场地布置得有些像电影院,大厅设有投影仪和观众席,对观众收取5元的门票费,关灯看比赛,选手就在里面的小房间里。另一个比赛就是在这里打的,是一个战队性质的联赛,赛制为每队出五人,五场三局两胜,一个队可以只出四人,四人里面有一人可以打两场比赛,PJ自然就成了每次打两场的那个人。在这里他再次证明了自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比赛型选手,很多时候都是两场皆胜,像击败著名的=I.D=tz那场,就是临时想到的战术。后来PJ当了[mec]的队长,经常都是他打电话督促队员准时参加比赛,这段日子印象最深的就是对战闲人。闲人战队打两场的人是2k,刚好和PJ一样也是第一场和最后一场,结果PJ难敌2k,[mec]仅有一名队员取胜,比赛以1:4告终,对当时士气高涨的PJ来说无异于一头冷水,虽然PJ会因为临场兴奋而经常可以赢得意想不到的胜利,但是水平的差距是他无法回避的问题,往后应该怎样走,青春该涂上怎样的色彩,他选择用更多的投入去换取将来的胜利。

  到了2000年夏季,八达公司因为内部原因从战队撤资,半职业联赛告罄,[mec]宣布解散,PJ又恢复了往日的生活,重庆的星际气氛虽不如前,但网吧里的Scer仍然不少,PJ也成了网吧里的焦点所在。不久之后暴雪发布108补丁,很多Z、P user(虫族、神族选手)向Terran转型,在韩国职业选手SlayerS_’boxer’的引领下,Terran开创了很多新的打法和战术思想。有一次PJ在战网上遇见超人(Superman),超人已经从Protoss向Terran成功转型,与其交手的六局中,PJ使出浑身解数也没能赢一局,很不服气,甚至要求超人马上到他这里来打IPX。正是对星际有着比其它玩家更多的执着,才使他不断超越更多的人。这次之后超人自然成了他想要超越的对象,他会经常在战网上找超人练习,当时超人是三山战队的头号选手,在超人影响下PJ同三山的很多队员成为了朋友。后来PJ得到三山领队的赏识,加入了三山战队,开始参加三山的队内比赛。三山公司每个月都会拿出2000块来举办这个比赛。冠军会得到600元的奖金,PJ参加了三次,两次获得冠军,一次意外落马。那时候他的水平已是和超人相差无几。

  年底因为公司财务问题,三山解散。PJ,xuxu,nancy,cqsa.b几个人被另外一个公司邀请,牵约半职业战队,后来由于某些原因不欢而散。这样在不到一年时间里,PJ的半职业生涯遭到几次变故,不免对中国电子竞技职业化的进程有些失望,但这并不影响他对梦想的追求,PJ的水平已经有了很大的改观,于是他转去水平最高的战网gamei(韩国积分战网)练习,以“寄意寒星荃不察,我以我血荐轩辕”的壮志消弭在战场的风烟中。他坚信自己会成为中国最好的Progamer,一切只待时间去证明。

  gamei是PJ成长过程中的又一个至高点,他逐渐认识到种族间的优劣,为他以后使用Zerg和Terran比赛埋下了伏笔。在gamei他接触到真正的韩流打法,诸如韩国人ZvP,尤其gameiLT这张图,韩国人会专打对手高地,这很难防守,渐渐使PJ对自己的PvZ失去了信心,常常都是从T user的身上抢分,然后上了1800分又被Z user抢回去。每打完一盘,很少听到他说自己是处于满意的状态,他总是希望自己把握得更到位,尝试着超越自己。有一次因为赢了一名1900多分的P user,分数上到了1880,接着遇到了2k,那时候2k是1992分,在国内水平与=A.G=mty 、pop、Linyu)。toss同属国内顶尖水平,2k说他想上2000分,不管输赢都是PJ退,但大家都认真打……开局PJ侦察到2k是双重工场开局,但他派去侦察的农民被杀死后,2k马上取消了第二个重工场,使PJ误以为2k要rush,所以他开局打的很保守,双兵营不停出龙骑,2k则省下资源扩张,马上使自己有了经济上的优势,在PJ发现被2k戏弄之后,2k已经控制所有的兵力掩杀过来,由于前期PJ积攒了大量的龙骑,所以这时PJ在兵力上并不显弱,他指挥龙骑从9点钟方向绕过去包夹2k,于是2k在神庙处遭到大量龙骑的围攻,全军覆没。紧接着进入相持阶段,但PJ经济落后,很快被2k压制,这场战报仍然在笔者的机器里,PJ的APM(手速:每分钟发出指令的次数)只有135,但他说忙不过来,已经达到了极限。后期PJ取得优势,2k用ghost+坦克+巨人的组合对抗龙骑+大舰,PJ左上角的岛矿,被2k仍了3颗原子弹,但仍无回天之力,最后只要郁闷的退出游戏,连分也不记得要了。从那个时候开始,PJ就经常和2k练习,慢慢成为国内PvT最强的人之一。

  2001年PJ错过了WCG,他说当时还没有认识到WCG的性质,没有重视。到了2002年,重庆赛区只有一个名额,PJ和2k商量之后,决定2k出去抢名额,PJ留在重庆。临近比赛的时候,2k突然找到PJ,说自己去不了成都,成都有两个名额,离重庆又近,所以只能是PJ去。

  到了成都PJ住在[T.H]战队一个叫95的队员家里。虽然赛场的状况不尽人意,但他还是凭自己扎实的功底获得亚军,如愿取得了进军北京的名额。8月份WCG总决赛如期而至,PJ、2000还有五个重庆的星际爱好者,乘坐硬卧经过25个小时的行程在比赛前一天到达北京,住在奥体对面一个小胡同里的旅馆中。比赛头一天晚上出去玩,结果遇到下冰暴,赶回去的时候已是凌晨5点多,简单休息了一下,又去赶早上的比赛,可见他还是没有把WCG看得太重,自然第一个被淘汰也不是什么新鲜事了。

  再踏征途

  PJ说如果没有遇到星际,他的路可能是另外一个样子。不思量,自难忘。茫茫人海,他怀着对星际的那份执卓,四处奔波,舟车劳顿的辛苦奔赴各地比赛。尘满面,鬓如霜。他不会让生命徒然老去,星际已悄然掩去了他的一路风尘。

  2002的失利并没给PJ造成影响,春节过后,PJ应凌宇队长之邀去了江苏南通,在那里进行日常训练。年初的32人冠军联赛PJ轻松取得冠军。三月份Cpgl联赛正式启动,同样是线上比赛,与32人冠军联赛不同的是Cpgl比赛有2000元的奖金。Cpgl为积分赛制,积分最高的8人进入下一轮进行循环赛。在循环赛第一轮PJ遇到一个hacker(地图作弊),最后以3:2艰苦的拿下了比赛,接下来没有遇到阻力,再一次取得冠军。这期间他被南京电视台邀请做了一期访谈,在节目中他和Yezi打一了场表演赛。五月份苏宁杯开始,PJ去南京赛区打了预选赛,比赛十分顺利,诸如SCI)_W_Y_W这样的选手都很难与PJ抗衡,被PJ从胜者组打到败者组,最后被PJ淘汰。打总决赛的时候,SCI)_W_Y_W不愧是战术型选手,大概研究了PJ的打法,利用蝎子,使用了非常针对PJ的打法,先拿下两局。PJ感觉势头不对,马上调整状态,他说越是自己看重的比赛,越是发挥得好。虽然先输两局,但他对自己的实力相当有自信,第3局以一个漂亮的rush取得了胜利,后两局以实力取胜,问鼎冠军。

  由奥美电子有限公司及众多知名企业支持,奥美电子及中国游戏玩家俱乐部主办,上海技展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承办的中国电子竞技联赛2003(GOC)于年中开始,PJ参加了南京赛区的比赛,后来因为某些原因重赛,重赛的时间定在4号。6月20号到7月3号这段时间对PJ来说非常重要,那时他正在打WCG韩国预选赛,这是一次难得的练习机会。赛制为积分制——每个选手和其他选手每人打一局,成绩最好的32名选手将进线下比赛。PJ曾打进过前20名,一般成绩在30到40名之间。韩国WCG星际预选赛无疑是世界上水平最高的星际比赛和职业选手的盛会,他记得当时赢过无数Progamer,也输给过无数Progamer,诸如Chojja、gosuh、Side等等,可以说每个对手都比PJ强,只是程度不一样,每场比赛都很艰苦,无论输赢也都会很精彩,他的战报被=PNZ=gyplayer收集到YaoYuan录象站。他跟gorush的一场比赛尤为惊心,3点的T对12点的Z,由于近点,所以PJ的兵力一直压在外面,可他没料到gorush这样的职业选手也会单基地玩起空投,PJ被打个措手不及,被骚扰得很惨,经济受到打击。但他并没有控制兵力回去救援,他说“因为gorush的lurker 埋的地方都很专业,机枪兵回去等于送死。”他先是控制枪兵扫掉了gorush在9点的分矿,然后进攻12点,这时可能是gorush疏忽了,门口两只lurker没有攻击,让PJ顺利冲上了高地,结果两边成了互拆的局势,最后PJ靠着控制最后剩的2-3个枪兵击败了gorush。后来因为GOC比赛时间的限制,使他不得不暂时放弃这个比赛。PJ1号到了南京,失去了几天黄金练习时间。但PJ在小组淘汰赛的时候不幸落马,只好转去杭州赛区再次比赛,杭州赛区是单淘(1局定胜负)赛制,很顺利的拿到冠军。

  从杭州回到南通后,PJ便开始打WCG中国赛区的上海预选赛。星际项目预选赛采用线上单淘赛制,由于Cpgl线上比赛遇到map hacker的前车之鉴另PJ不敢大意,他说“前面遇到的(对手)都不怎么样,但是还是让我捏了把汗,毕竟这次WCG对我来说还是很重要的,而且又是单淘,肯定最怕的就是hacker。”当时在上海赛区报名的选手只有30几人,PJ从名单上看见了[S.Top]cou,在4强的时候遇到了他,这场比赛PJ非常认真,他知道赢了cou就等于拿冠军了,因为决赛的对手并不强,再加上是2/3,所以他把1/4决赛看成了准决赛,用Zerg对cou的Protoss,打的不是很顺利,前期被Protoss压在家里,后来凭借控制和意识逐渐扳回劣势,拿下了关键的一场比赛,依靠无限拼搏决定了自己的成功。然后直达北京,目标直指冠军。

  他相信条条大路通罗马,只要找到自己的方式就可以成功。他也清醒的承认:“当然我的运气是非常不错的。”站在高山之巅,看过眼云烟,PJ有着一如既往的平静。鲜花和掌声在他的周围形成了一道耀眼的光环,别人看起来是光彩夺目的,但他始终清楚自己的本色。PJ说:“灯火辉煌的时刻,盛装的心情也不是一次蓦然回首。”

 

 

 

他的这些传奇的经历和故事,我在网上已经不是第一次看到了。
而还有更多的私下里听其他选手交流而得知的故事,比这些文字所描述出来的则是更加的传奇。
PJ做为一个能从中国最厉害的星际争霸区域--重庆。
这个职业队伍和半职业队伍如云,再加上地下黑市赛无数的这个城市中走出来的最终强者,还有谁能够阻止他夺冠的步伐哪?
如果说一年前时我认为他还不是中国最好的星际争霸选手,那是因为有着CQ~2000的存在,同样身为重庆本土星际争霸选手的CQ~2000无论是在水平上,还有在对待我的态度上都让我觉得比他要好上太多。
但自从今年CQ~2000停止了玩星际争霸而转战魔兽争霸之后,我觉得单从水平上讲,没有人会比PJ更加厉害了,能压制他的人已经走了,去玩另外一款游戏了。
那么我能成为新一个可以阻止他的人吗?
答案或许是肯定的,那就是不可能。
但我还是会再次鼓起了所有的勇气,并准备好即将开始的战斗。
只是因为我的梦想也是星辰大海。

 


勇气是可嘉的,但现实却是残酷的。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流行起的这句话,也在印证着我的遭遇。
在和PJ的赛事开始之前,我觉得我给自己鼓满了勇气。
但在比赛开始的那一刻,我却不停的想到了他是PJ,他是那个在我眼里中国打的最好的选手PJ,却也为人最为嚣张的选手,我能够赢他吗?我可以赢他吗?


当看到了他在比赛开始前并没有选择他最擅长的神族时,而用了虫族时,我更是有点慌张了起来。
因为在上次的友谊赛中,我见识过他3个种族的实力,无论是神族,或者人族和虫族,都不是我所能抵抗的,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是让我觉得真正害怕的一名神级选手。
所有的斗志似乎都在比赛开始前的那一刻有点被瓦解了,虽然我还是在强行要求自己去做好自己应该做好的一切。


终于,裁判示意了下我,“比赛可以开始吗?”
我微微颤抖的点头表示可以。
比赛开始了。
开局之后我很友好的给他打出来了一行字。
“你好,PJ,还记得我吗?我们上次友谊赛中打过的。”
过了半响,也没见他回话。
正当我准备再问时。却发现了他已在屏幕上回应了我一行字。
我定晴一看,顿时有点愤怒了。
该怎么RUSH,就还怎么RUSH,狠狠的RUSH他。
就为了那行“喔,是你这个菜鸟啊。记得那,所以我才用了Z啊。”

 


双兵营开局,像往常训练过上千盘的战斗一样,早早的RUSH过去。
因为我看到了他在外面已经裸双开的基地,但我和平常不一样的是,这次我带了3个农民过去配合这些狂热者来RUSH对手。
我要狠狠的来RUSH上他至死。
虽然对于我来说3个农民会让我在经济上有点伤,但是我的对手是PJ,一个操作比我更为优秀的选手。
如果我不带上这么多的兵力,不这么打他个出其不意,我害怕自己在正面上无法和对手的抗衡。
我希望他的狗可以在前期数量少点,而被我这么一波给直接RUSH下来,我不喜欢更提心吊胆的中后期,因为那不是我的强项,我在家里的实达电脑上几乎从来没有练习过中后期。

 

 

他的狗的数量比我预想中的更为多了一些,不,或者应该说是更为厉害了一些?
几次交战之后,我并没有RUSH下来对手。
虽然也消耗光了他的大量小狗,让他也没有空来补充2个矿区的农民。
但我的后续兵力实在是有点补充不上了。
我放弃了前线的压制,但并不代表我就不再压制。

 

和很多用Z的选手的比赛中,我都会在第一波压制未果的情况下,装作回家攀升科技放弃压制的样子。
但其实那,我并没有放弃双兵营的狂热者制造,我会更加疯狂的放下第3个兵营,源源不断的用3个兵营不停的出上狂热者。
当对手以为防下我的第一波RUSH而庆幸时,当对手以为我在攀升科技时,当对手在疯狂补充农民时,我的3兵营狂热者将再次踏上敌人的菌毯,一波捅穿对手。

 


我的3兵营狂热者很快就再次进攻了过去,果然PJ的狗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多,看来他还是补充了一些农民啊。
最后一条狗也死在狂热者的利剑之下时,我有点诧异道“莫非我这样就真的获得了胜利?
这是PJ吗?是我认为最强的那个中国星际争霸选手吗?”
正当我准备开心的认为自己真的获得了胜利时。

 


我看到了几个不该在此时存在的生物出现在了我的视野内。
那是几个虫族的lucker.
Lucker,潜行者.
潜行者是虫族中新近进化的同时也更致命的一种生物。
它可以钻进地内,当它钻进地内时将变的无法被看见。
除非我在此时拥有小叮当这样的可以观察到隐身单位和埋地单位的兵种存在,但在这个时候我怎么可能有小叮当在哪,这是一个中后期的兵种了。
该死的,在这个时刻本就不该有lucker这样的单位存在。
怪不得PJ的小狗在我第二波进攻时会这么少,怪不得他的农民也没有我想想中的那么多。
原来他是在防守住了我的第一波RUSH后,全力的攀升了科技,并第一时间出上了LUCKER这样个兵种来对付我的回马枪战术。
四两拨千斤般,用最不费气力的战术来轻松的防守住。
PJ他就像知道一切事情一样,看起来虽然惊险,但其实防的一点也不惊险。
就算我能拆掉他的分矿,但是我又能拿什么东西来对付好LUCKER哪?

 

不甘心的杀了几个农民后,我只能草草的收兵,把所有的狂热者撤退回了基地,并第一时间补上了神族的锻造炉,在路口处造上了一个光子炮来防御好对手的LUCKER进入到我的基地。
同时我也开始抓紧时间来攀升小叮当的科技。
战局也不可避免的往中后期开始拖拉了。

 


PJ的SHOWTIME开始了。
一波LUCKER强攻,或者一波空投,或者再来上一波飞龙。
我记得自己在最后结束前还是冲出去过一次,但那次的冲锋让我更加的心寒。
所到之处,全部都是虫族的基地,漫天飞舞的全是虫族的房子(OVERLOAD)。
这波最后的进攻部队也在外面全部被PJ的虫海部队给淹没掉。
当这波虫海部队蜂涌般的冲进了我的矿区时,我心服口服的打出了GG.

 

PJ还是PJ,虽然他是那么的自傲,那么的不让我喜欢。
但是他在星际上的造诣还是很让我佩服的。
三个种族都能练到如此强悍的地步。
我想在这个时代除了他之外,怕是没有人可以像他这样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