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SKY李晓峰
SKY李晓峰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867,708
  • 关注人气:73,52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回忆37  2003年西安WCG决赛

(2011-09-06 22:44:56)
标签:

杂谈

分类: Sky回忆录

离开了MU之后,我再次回到了星际争霸和魔兽争霸交替的怀抱。

2003年的WCG分赛区似乎比2002年的WCG要来临的早上很多。
才感觉回到正规的游戏生活后没多久,我就在网上看到了关于2003年WCG各个地方分赛区预选赛开始的消息。
但这一年的WCG预选赛消息出来后实在是太劲爆了,有在这一年打星际争霸的朋友们应该知道,这一年星际争霸居然是在浩方平台上进行网络选拔赛并直至选拔出冠军为止。
线下的比赛并非不是不举办,只是线下的比赛只有魔兽争霸和反恐精英和其他项目而已。
星际争霸作为一个1998年出来的游戏,在魔兽争霸的冲击下,受到了很大的影响,星际争霸的游戏人数急剧下降。
所以我想WCG中国区组委会可能正是考虑到这些原因吧,所以就把这一年的星际争霸放到了线上来打,并且没有丝毫的奖金。
其他的项目的奖金依旧存在,并为5000,3000,1000.
所以这一年的星际争霸预选赛是饱受争议啊。

 

 

只有星际争霸没有奖金,我也真的为星际争霸而鸣不平。
虽然我也有玩魔兽争霸,但是我也还没有傻到以为自己的魔兽争霸的实力可以拿到某个地方分赛区的冠军。
不过还是纠结的考虑了一下后,我还是最终选择了报名西安赛区的星际争霸项目。
WCG西安分赛区临开赛的一个多月,我也停止了交替玩的魔兽争霸,疯狂的练习了一个月,为了弥补自己已退散的水平。
在这一个月里我也无数次的听到其他一些赛区的熟人,从星际争霸转到了魔兽争霸后,以其还并不娴熟的魔兽水平,迅速的拿到了一些偏远地方WCG分赛区魔兽争霸项目的冠军。
真的是有点让我心动啊,那可是5000人民币的分赛区冠军奖金啊。
但再三考虑之后,我还是断绝了自己去参加魔兽争霸比赛的愿望,只是两个简单的原因。
一,我真的觉得自己的水平还不够。二,偏远赛区的巨额参赛路费更是要无比麻烦的东凑西凑。

 

 

虽然有大半年都没碰过星际争霸,但是毕竟曾经是高手过,所以这一个月的练习还是帮助我很轻易的就恢复到了那时的巅峰状态。
这次2003年星际争霸西安分赛区的线上赛事打的比以往其他赛事都要轻松。
或许是去年WCG参赛的经验给自己带来的帮助吧,也或许是因为自己的水平真的到达了省级高手以上的级别了。
但直到线上西安分赛区的决赛来临时,我看到对手的ID时,我知道真正的困难要来临了。

 

这个对手我熟悉但又陌生。
HT战队的HOPETERRAN.
我熟悉是因为就是他在去年的WCG西安分赛区第一轮把我淘汰了出局。
我陌生是因为就算他把我淘汰出局后,我还是依然没有在中国的星际届内过多的听到关于他的消息,或者看到他的战报。
所以他对于我来说是个熟悉的旧人,但却陌生的选手,因为我对他的打法依然不甚了解。

 

 

还依稀记得决赛来临前的那个晚上,雷雨交加,闪电在不停的刺向大地。
窗外又传来了一阵阵“轰隆隆”的巨大雷声,而我坐在电脑面前在整理着自己的思绪。
BO3的决赛已经打到了第3局了。
前两盘1:1的比分,让我现在整个人都绷成了一根弦,无论是谁来拨动上下,我都会立刻爆发。

 

 

在这个雷雨季节的气候,房间内的温度也并不热,但我却能感觉到我额头上在不停的渗出着一滴滴的汗水。
在这个看不到对手的决赛现场,就在我自己的房间内,浩方的线上平台内,也用着这一台被我在这一年MU游戏生涯内加装过无数次硬件设备的实达电脑,在最后的决赛里。
我和对手一起在等待着最后一盘开始前的倒数。
看着眼前的熟悉电脑,这是我离WCG分赛区冠军最近的一次了吧?只需要一盘,只需要再赢下TMD的一盘,我就可以拿到WCG西安分赛区星际争霸项目的冠军了吧?
忽然一阵心悸涌上心头,因为我想到了如果我输了哪……?
我用力的攥紧了手心,我能感觉到指甲已深深陷入到掌心的感觉,我独自在这个小房间内低声喃喃道“不,我不会输掉的,我一定要赢得这场比赛,我一定要……”。
“嘀,5,嘀,4,嘀,3……”到计时的游戏声音响起了。
我竭力的把自己的所有思绪尽快的再次拉回到游戏内。

 

 

从刚开始分农民,到分矿的建立。
一些小规模的侦察型战斗,都没有太大的意外。
出生在LT地图上9点钟位置的我,在第一时间就出了上隐身的小叮当去了对手3点钟的位置侦查好对手的思路。
对手的战术并没有走出我的思路之外,是时下最流行的正常的不能再正常的常规战术,先速科技,再慢慢的内双基开局后,把指挥中心再飘到分矿的常规打法。
“好吧,常规打法的比拼?那我就早点把分矿放下。”我暗自默默的在心里思考着。

 


放下了分矿后,我又持续的造了大量的部队,并提防好对手很有可能随时出击的坦克雷车等混合部队。
我无数次的把屏幕切换到对手的基地上空,观察着对手的部队,但对手的部队却一直呆在那里毫无任何进攻的动向。
“他怎么还不进攻?这么多部队,为何还在这里?”我飞快的擦了下一滴就要掉进眼眶里的汗水,我在内心里已经反问了自己无数次了,很早前就已经觉得他的部队已经多到了错过了最佳进攻我分矿的时机了。
我再次持续的补充上了大量的龙骑,运输机,金甲,以及狂热者的组合部队,但此时对手的部队数量的补充速度似乎已经在以一种并不比逊色我的速度在疯狂的生产着。
“噢~,我明白了,原来他的这个打法就是为了先尽一切能力把经济补充好,然后再来用最快的速度生产出大量,甚至满200人口负荷的部队再来进攻出来。”我恍然大悟过来。
可惜我前面已经浪费了太多的资源投入到了部队的生产以及建设中去了,那么我现在拿这些部队去来进攻对手会如何哪?
 

 


我再次切换到了对手所在的3点钟的路口,在那个路口处,那是个狭隘的U字形地形,U字形的内部为一处洼地,可以在这里建造分矿,U字形的两边则是两处高地,我的部队如果想进攻对手,就必须经过对手高地上的部队的疯狂攻击后才能通过U字形内的一处斜坡而爬上高地后再来攻击到对手。
这是一个神族和人族的对战中,最让我讨厌的一个进攻地形,往往人族都可以用一些少量的兵力就可以防守住N倍于自身的兵力的进攻。
对手的分基地在U字形的最深处,而那些射程无比远的坦克也已经完全以最佳的分散保护状态支起在U字形路口最外围的地方,看着那些坦克威武的炮筒,就让我完全的打消了进攻对手的欲望。

 


我短暂的思考了下后,我就决定放下第3片分矿,并快速的发展下经济来保证自己在后期的运营上并不会吃亏。
神族打人族总是需要比人族多上那么1-2片矿来保证好全场压制的节奏的。
当我正在为第3片分矿疯狂的补农民时,而对手的部队却有了动向。
我看到了那些在高地上支起的坦克全部都收起了支架,并开始往路口处集合,一辆接着一辆,并在中间也夹杂着一些埋雷车。
我暗自冷笑的看着这些部队。“你的一举一动全部都在我的监视之下,虽然就在刚刚我把所有的资源都用来发展经济了,但如果不能保证好我自己的之前所生产的部队能够一举击溃你的进攻的话,那我拿什么来抵挡你的进攻?”

 

 

正当我在犹豫是否利用对手收支坦克的间隙来乘机进攻对手时,我却感觉到了那里有点不太对。
我再用心一看。
“这怎么可能?”我吃惊的看着失落神庙这个地图3点位置的路口处已集合起 1队(星际1里1队为12个单位编制)以上的坦克部队了,可从斜坡上还是不停的在源源不断的走下来更多的坦克。
我有点抓狂了,刚刚明明我只侦查到了1队不到的坦克,所以我才来安心发展经济的,但现在这个坦克数量却明显已经在2队以上了。
2队以上的坦克,那么我最起码不得要3队以上的龙骑和狂热者的混合部队才能够抵挡住对手的进攻?
我一边在不停的切换到家里去用我最快的手速来一个个的点击那些兵营并分别造上龙骑和狂热者,同时也在生产着运输机,以在正面交战时来空降狂热者来吸引对手的坦克互相攻击。
同时我也在不停的思考着为什么对手会有这么多的部队。
莫非……莫非对手也是看到了我的叮当侦查他,所以他故意把他后面生产出来的部队放在了基地主矿区的内部?
是了,肯定是这样。
我恍然大悟道,我中间两次用小叮当去侦查对手的基地内部建筑,但每次都因为对手的防空塔实在是太多,而未能进入到主矿区内部侦查到情报,所以我一直都侦查到的情报只是对手路口处得那些兵力情报,但我却潜意识的以为矿区内部无非就是一些农民和科技建筑而已,就没有再坚持侦查内部了。
是的,我被骗了。
我被对手骗了!

 


我瞬间明白了过来。
但此时已有点迟了,刚刚的第3片矿的放下,以及大量采矿农民的补充,导致我现在有将近一半的人口都是农民,而作战部队也就刚好不到3队的编制。
如果对手能够再稍微晚上3分钟出来,我肯定可以在良好的经济运营状态下生产出2倍以上对手的部队来一举击溃对手的坦克雷车混合部队。

 


我在以最快速度生产部队的同时,而对手也在不停的从3点钟的位置往我矿区9点钟位置推进。
前线作战的龙骑士在我的操控之下再一次次的以优美的龙骑步伐集中攻击到每一个胆敢大胆走向前方的坦克。
HOPETERRAN他在损失掉几辆坦克后,并没有冒然的一次性的以全部兵力大胆的直接冲锋过来,而是选择了谨慎的用雷车埋雷,再架起坦克,同时再用SCV来在架起的坦克身边造上一个防空塔,以防止好我的运输机来空投狂热者到坦克群内。

 

我又操作了几次龙骑士去齐射对手的前线单位,但这次却被对手架起的坦克后打到了自己的龙骑士。
就这样,我再死掉了好几个龙骑士后,我就停止了操作它们对坦克的攻击。
只是尽我最大的能力来保证对手的雷车,坦克,SCV,防空塔的阵地推进不会那么快。
但无奈之下,我的屏幕上的区域还是在一块块得在黑掉,每当对手造好了一个防空塔后,我的叮当就必须后撤到对手防空塔的攻击距离之外,那么此时这块被阴影所笼罩的区域则代表了失陷。

 


看着一块块区域的沦陷,我的思绪又紧张了起来。
我飞快的擦了下鼻尖上的汗水。
不,那好像不是汗水,有点像是泪水。
不知不觉我感觉到自己的眼眶有点湿润了起来。
是因为对手已经占领了全部地图中间区域的原因吗?

 


对手已经马上就要进攻到了我的第3片矿区了。
虽然此时我的兵力多于对手一些,但是在雷车加坦克阵的面前,纯粹的龙骑士和狂热者的组合,如果没有2倍以上对手的兵力,那么自己的进攻是肯定没戏的。
还有时间留给我来喘息吗?
没有,我的对手的坦克还在不停的往前推进着,离我第3片矿区的距离越来越近了。
看着即将发生的一场大战,我咬紧了牙关,握紧了鼠标,我能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在不停的加快中,甚至似乎还能听到我自己浓重的呼吸声……

 

当对手的坦克第一炮打到了我的第3片矿区时,我同时也用我最快的战争操作来给我4个以上作战编制的部队下达了进攻的指令。
(小贴士:战争操作是你在即时战略游戏里交战时的操作,这个操作的APM峰值是不同于初期运营的峰值的,可能你初期运营的峰值会在200左右,但是战争时我相信你可以轻易的达到400甚至600以上,因为此时的每个操作都是最为关键的,你会想办法的控制好每个作战单位,并保护好他们,所以此时的操作也就是最快的,有些韩国的变态职业选手,甚至可以达到1000以上)

 

海量的龙骑士发射着白色的光子子弹,并配合着狂热者双手挥舞着光之剑冲向了对手的雷区和坦克身上。
只见那些雷车埋下的地雷也在一个个的从地底爬起,并自动的跟踪起那些冲在最前线的狂热者们,并再狠狠的撞上去后四散式的爆炸开!
一片片没能及时分散开的狂热者被这种地雷造成了大量的伤害,甚至有些狂热者在这种伤害中化为了一丝丝白烟,消失于这片游戏中的太空世界。
还是有上一些狂热者冲到了对手的坦克附近,并利用那些跟踪而来的地雷也对对手自己的坦克造成了大量的群体爆炸伤害,也还有少量的狂热者在经受了伤害后并没有死掉。
但对手在后面架起的坦克并没有因为这些狂热者和自己的坦克混在一起而心慈手软,他们用自己那最大的炮管,对着前面那些和狂热者混在一起的坦克,无差别攻击的轰了上去。

 

我同时还在不停的操作着运输机去空降下一个个敢死队一般的狂热者战士,去在对手雷区埋的最集中的区域,去引爆这些地雷,引爆到他们的自己单位附近……
坦克,龙骑士,雷车,运输机,狂热者,SCV等等……大量的作战单位交织在这个战场上。
这片史诗般的失落神庙战场上发生着一次次雷同的故事。
只是这次的故事对于我来说是如此的不一般,他决定着我是否能够进入到2003年WCG中国区总决赛。
WCG中国区总决赛,我曾做了无数次梦并梦到的地方,那宽大的舞台,那雄伟的场馆,那高高飘起的会旗。
还记得当初刚在电脑攻略书上看到WCG比赛消息时的场景吗?
一个人呆呆的看着这片文章,不敢相信的质疑着有如此大的比赛吗?再重复的看了好几遍后!
然后像傻子一样疯狂的拿着这本书,传阅给身边的每一个打星际的朋友,给他们看。
并告诉他们,我的梦想就是进入到WCG中国区总决赛,并杀进决赛,像书上写的这些人那样能够代表中国出国去打上一次比赛!
再看着他们捧怀大笑的模样……

 


不知何时,一滴泪水也在此时静静的从我的脸庞滑过。
屏幕里的那些狂热者和龙骑士在一个个的魂飞烟散,我的人口也在急剧的下降。
我的APM也下降到了200不到了吧,战争操作已经过去了,能让我操控的部队已经不多了。
虽然我抵挡住了对手的这波进攻,并把对手的进攻前线压制回到了失落神庙的地图中间。
对,就是那个神庙的位置,但我的部队却损失殆尽。

 


看着对手迅速补充到前线的兵力,我用尽全身的力气想来稳定住自己的双手,因为我感觉到它们正在微微的发抖。
虽然连我自己也都不相信自己是否还能够取得胜利,但我需要一双稳定的双手,用它最快的APM来继续的运营,操控,拉兵,来争取那最后一丝希望。
一个又一个神族的兵营被我点过,再次的从那游戏中遥远的太空空间传送来作战的狂热者和龙骑士……

 

回忆37 <wbr> <wbr>2003年西安WCG决赛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