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SKY李晓峰
SKY李晓峰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867,708
  • 关注人气:73,52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回忆5 逃课的“坏”孩子

(2008-03-18 01:51:32)
标签:

杂谈

分类: Sky回忆录
307宿舍,老大刘忠鑫22岁,来自河南商丘.
老二李和平20岁,来自河南确山.
老三丁修君20岁,来自河南濮阳.
老四高罡19岁,来自河南洛阳.
老五李晓峰16岁,来自河南汝州.
 
简单的自我介绍后,都知道了大家的年龄与名字.
从背包里拿出早上家里带出的熟鸡蛋,用着汝州的方言说着"俺清早(早上)从家里头拿类热鸡蛋,吃点儿吧".
幸好寝室内的兄弟们都是来自一个省份的,将就着还是听明白了我的方言.
不过都是哈哈大笑的用着普通话回着我说"不用了,不用了."
这句方言一直到毕业都成为了他们取笑我的笑料.
 
一切的一切对于那时的我都是无比的新鲜.
新的朋友,新的地方,所有东西对于我来说都是新的.
回想着父亲与母亲回去时的背影,感觉到信心都是崭新的.
跟着寝室的热心大哥,领取书籍,办理饭卡,学生证,晚上躺在上下铺一起聊天,从未经历过这种充实的生活,都让我忘记了自己那么喜爱的星际争霸.
开课前的几天就在这样的充实中过去了,呆呆的我在开课的那一天跟着寝室的大哥们一起早早的起床刷牙,从男宿舍楼穿越女宿舍楼,食堂,门卫,再经过马路,到达对面的教学楼2楼第2个教室.
 
3班与4班的学生们都到齐了,看着这些大着我3-6岁的大哥哥大姐姐们.觉得很怕被他们认出来我不属于这里似的.
拉着二哥李和平一起坐到了比较靠后的几排.
2个班的学生几乎都快坐满了这个梯级教室,同学们都在互相的介绍认识.
辅导员进来了,常规的自我介绍,要求等等,似乎同学们对他的印象很不错.
惟有我看着这个所谓的爸爸的同事的表亲,怎么看都怎么不爽.  梯级教室坐在最后几排也太失败了,怎么看都感觉他的目光都是在看着我.
所有的介绍完后,这个辅导员在离开之前还没忘把我叫到教室门外,装做语重心长的对着我说"你知道你自己的情况,要怎么样怎么样…………,如果有什么什么情况…………,我就会让你从这里…………,好自为知吧"
看着他下楼,再想起前几天父亲请他吃饭时,给他送礼时的那种表情,一种难以形容的坏情绪涌上了心头.
 
开课了,所有的老师都一一的在第一节课上的自我介绍.从临床,解剖,生理,生化,英语等等...
在第一个星期内我就从教室内感觉到这里的气氛与我中学时的气氛太不一样了,所有的一切都太放松了,老师从来不会对你进行过多的提问,老师也从来不会对你进行责骂,甚至你可以在老师讲课到一半时离开教室,没有人来管你.
这一切都让我这个在初中时被老师无数次打骂的学生太不适应了,就像在天堂内一样.
 
 
无数次的下课后走回寝室的路上,总是看到各种各样的新开网吧.
2000年,洛阳20-50台机子网吧迅速发展的一年.
在看着这些网吧的同时,我也总想起父亲的期待.咬一咬牙坚强的克制着自己试图放松自己的冲动.
游戏已经离我越来越远了.
 
 
光阴似箭,第一个学期的大半年时间已经过去了.
每天的班级晨跑,上课,晚自习,从未缺席过的我却一直在越来越讨厌着现在的生活与学业.
在这个大专院校内.
学习上,太多的东西都是我所不能理解的.高中的三年肯定有着很多我所必须学会的东西,但是我错过了.
朋友上,太多的同学但都大我4岁以上,在他们面前我总找不到共同的语言.高中的三年肯定也有着很多的精彩生活与回忆,但是我再次错过了.
学习努力但从未有过进步,太多的不懂.朋友努力但再未多有一个,我与他们有着太多太多的代沟.
每个晚上熄灯后的寝室聊天,他们总是在谈着一些我所不懂的话题,我也总是在问着一些傻傻的问题.他们理解我,但在他们眼里我也只是一个小孩子而已,只是他们从不嘲笑我.
至今,在班上,除了他们外,我再也不多识一人.
 
慢慢的学习上差距,让我在一些听不懂的英语与生化课上去刻意的逃避这些课程了.
朋友上的孤单,会让我在学不懂的烦躁时进入那些已经很久不去的网吧,进入网络聊天室内,寻找着拥用共同话题的朋友.
久而久之,终于在一次英语课的点名中让辅导员发现我没有在教室里.
晚上父亲就打电话到了寝室,在电话里狠狠的教训了我一顿,在电话的结尾父亲给我无比重要的强调了这个学校毕业证的重要性. 太多太多的委屈,我自己都不知道该说给谁去听,这一切我再次像以前一样憋在了心里.
回到了教室内,在英语课上该不懂的我还是不懂.
这段时间内,经常能够接到父亲的电话,偶尔的几次我也在委屈中爆发出一些憋在心里的告白,父亲也会简单的安慰几句,但是最后父亲总是在给我讲毕业证的作用.
 
终于,在一次英语课上,老师点名点到了我,让我起身回答一个问题.
如果当时换做任何一个班上的其他大学生,我想他们如果不会回答只需要说上一个简单的sorry就可以了.
但我却对于课堂的理解还深深的陷于初中时的课堂,回答不上来就是受骂,罚站,挨打等等...在这种感觉中我发愣了.
站在阶梯教室中间座位,低着头,撮着衣角,看着旁边坐着的寝室二哥,感觉到老师与所有哥哥姐姐级同学的眼光似乎都集中在了我的身上.
连我自己都不知道多久后一句不发的我又坐回了座位.
下课后我听到了很多人在议论着,"看,那个就是从成人教育学院那边插过来的"
我害怕了,这次已经不是学习难的问题了,而是一种害怕上课的感觉.
 
我开始真正的逃避着大多数课程.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