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白族家园——讲义寨

(2008-07-29 12:57:52)
标签:

穿青人

分类: 穿青人家

白族家园——讲义寨

http://www.gz.xinhuanet.com/zfpd/2005-03/08/content_3836372.htm

 
作者:黄万兴

    在安顺市与普定县交界的花牌坊附近,离安织公路不远的地方,有一个白族最多的村寨——讲义寨,这里峰林滴翠、稻田相连,环境异常的优美,其独特的民族风情、神奇的传说,已引起了省内有关专家、学者的极大兴趣。

    普定县白族人口不多,但是,作为县内主要世居民族之一,历史悠久,文化发达,影响是比较大的。据《普定县民族志》记载,讲义寨白族原称“龙家”,西汉武帝时郡迁徙入黔。因“龙家”与白族古属氐羌系统,有共同的龙图腾,在民族识别中,根据“名从主人”的原则,“龙家”认同白族,为此,1989年6月普定县人民政府在讲义寨召开了隆重的庆祝大会。

    另外,查访讲义寨赵、谢两姓家谱,追溯其先祖(龙家)是于明朝洪武年间从应天府(今江苏南京)随军调北征南来到此地,屯军定居,至今已历27代600余年。流传至今的“龙家的来源”、“龙家入黔的传说”,“供皂化的传说”、“庆天王的传说”、“双托的由来”等故事与传说,都讲述了普定白族入黔的经历,具有浓厚的传奇色彩,是普定白族的“荷马史诗”,有很高的历史研究价值。

    上述两论虽难统一,但归结到一点,普定白族生息在这块土地上已有相当长的历史。普定县白族散居于境内其他地方的人口不多,主要聚居于讲义寨,约150户,600多人,他们由于长期与苗族、汉族和睦相处,已受汉文化影响较深,民族语言除了在“古歌”,“祭祀词”,“开路词”中还保存下来外,现今基本上都已使用汉语,服饰装束等方面也已趋于汉族化。他们玩耍的花灯,地戏也多以汉民族的民间传说和汉民族古代军事题材为主,有浓厚民族特色的东西主要表现在刺绣和编织等手工艺品上,刺绣和编织手工艺品中,图案多为盘龙花纹,刺绣工艺和编织工艺相互穿插,大的盘龙花纹用于裙上,小的图案作为花边,绣、织于领、袖、脚、襟等处。

    讲义寨最为突出的是村寨的布局和房屋结构,寨子坐南朝北,靠山临水,房屋多为石木结构。一幢双间,朝门向右斜开第一间房屋左侧柱头无川,架有双托,托两端雕刻有龙头,称独架龙头,习惯上又叫半副銮架,据寨中老人说,这是由于赵、谢二姓祖先调北征南时素有军功,朝廷嘉奖恩准建造的。此种房屋结构,在县内是独一无二的,现约存10多间,寨外筑有一道寨墙,寨门为圆拱形,共4门,寨子中部寨的叫大拱洞门,附近寨墙虽已拆除,大拱洞门依然比较完好地保存。寨墙外原挖有一条护寨河,长约一里,现护寨河已和火石坡水库引洪渠沟通,灌溉附近一带水田。

    寨前地势比较开阔,几座孤独的残峰,散落于水花烂田之中,好一派南国田园风光。寨后两山相连。树木苍翠,密林深处,隐藏着两个山洞,有一洞从寨后半山通向山中,过去曾是寨人避乱藏身的地方,洞口仅容一人进出,洞内比较宽敞,进洞后顺山而行,像一条长廊,其中一处,两片巨石几乎斜贴在一起,必须缓缓向上爬行约20多公尺方能站立起来。出口在山中一整块岩壁上,有巨石垒砌的石门、石窗,易守难攻。山坡右侧坡脚,有一潭碧水,树木倒映,至此,令人惬意。潭水水面足有五六个篮球场大,水深四五十米,冰凉透骨。传说此处原是一个苗寨,寨中有一年轻后生阿保,为人义气,心地善良,一天,龙王三小姐路经寨中,受人欺负,得到阿保相救,龙王三小姐心中怨怒,又感激阿保相救之恩,后变成一只可爱的小花猫,将阿保引出寨子,遂将整个寨子陷入地下,此地就成了一个深潭,潭水终年流淌,滋润了这一方土地,后人就呼之为阿保塘。阿保塘水流顺山而下,交汇于寨前小河。

    沿着小河往西行,距寨不远的山上,还有两座比较完整的石屯。两屯分立于一山的两峰之上,沿三路曲折而上,行于两峰间的丫口上分手,左面较高的山峰叫大屯,右面稍矮的山峰上叫小屯,两屯所处地势非常险要,除了丫口上有路上屯外,其余几方都是陡峭的岩壁,难于攀援。大小两屯石屋石墙依山势层层向上,步步为营,形成一道道防守工事,控制着上山的道路,各自为阵,又互为犄角。登临凭吊,雄姿犹存。大屯最高一层建于山顶上,是一个大厅堂,方方正正,厅墙上留有枪眼,厅堂内有整块巨石凿成的水缸,厅堂大门外有凿于岩板上的石碓。寨人介绍,这两座屯建于清朝同治年间,当时附近村寨响应太平军起义,反抗清王朝统治,清廷任命讲义寨赵维舟为团练使,抗击起义的农民。最初是以寨后的山洞为据点,义军无法攻入洞中,后采用火烧烟熏,在山洞中坚守不住,赵维舟才带人退到山上,修屯抗击,据守3年,直到太平天国起义失败,才搬下屯去。

    讲义寨虽然不大,看去也较平淡,但它却蕴藏着浓厚的历史源泉,又集山、水、洞、寨、屯于一体,并时时散发着一种独有的民族气息,它就像一颗未曾琢磨的璞玉,像一盆自然而未雕饰的山水盆景,随着“夜郎湖”的形成、开发,它将为普定县的旅游增加一个景点,成为进入普定的第一景。(来源:普定县人民政府网)

  附:贵州白族的识别 “南京人”的历史及现状  从“南京人”的鉴定看中国特色的民族划分

   附:《关于贵州西部若干较小的民族集团初步调查资料汇综》系1954年贵州民族识别调查资料,整理于此有助于对“穿青人”的研究。

  (转载请注名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fa33d90100a6jf.html

    关于贵州西部若干较小的民族集团初步调查资料汇综
  在毕节、安顺两专区,我们接触到了南京一一龙家(亦称农或侬家,34683人,人口数根据普选登记,包括全省,下同。),蔡家(8805人),卢人(旧称六额子,3615人),仡佬(20359人,毕、安两区共14699人) ,白儿(30人,据调查了解水城、纳雍有几万人),七姓民(460人),羿人(登记中无此种名称)。“里民子”即穿青,系汉人,屯堡人亦系汉人,湖广人<亦称喇叭>31260人,主要在兴义专区,未调查,所以都没有列入。关于他们的民族成分问题曾在不同程度上做了初步了解,得到一些资料,在此汇综,以供参考。
  一、语言情况
  1、不论那一种人,除个别情况外,现在一般使用贵州官话的汉语,纯熟程度有不同。
  2、有些还使用自己民族语言,如仡佬、蔡,但都有一部分人已不会说。
  有些已不使用自己的民族语言,但还有人记得几百个词汇,并且知道怎样说,如龙家(据说只近一二十年来才不使用)。也有已不能说,只记得几十个词汇的,如卢人。
  有些只会说汉话,不会说其他语言,如白、羿。
  3、龙、蔡、卢所有民族语言同属一种独立语言,它们之间只有小的方言上的区别。
  仡佬语也是一种独立语言,内部已找到四种方言。
  4、南京--龙家中有人(大头、马蹬中一部分)会说不完整的彝语,也有不会说的(白南京)。
  蔡、七姓民中有会说彝语的。
  仡佬中有会说彝语的(水城的仡佬),也有不会说的(估佬)。
  这些会说彝语的也都会说汉语。
  二、社会经济情况
  1、居住上都是大散小聚,几家几十家聚居在一起,这种聚居的村寨还可以有别族的人家杂居在内。这些村寨分散在其他民族的聚居区内。
  也有几家几家地散居在其他民族聚居的村寨内。
  2、同一种人可以分散得很远,但还可以有社会联系,甚至很密切。过去一般多在自己人中通婚。对外发生事故时,内部团结强。和HAN人过去有隔阂,发生矛盾时,这许多种人是互相同情和支持的。
  3、大多内部有小单位,小单位之间还分出等级,等级不同的不通婚姻。(下面所列举小单位的名称中有些是异名同实。)
  南京--龙:黑、白、上路、下路。倮倮、大头、马蹬、狗耳等。
  蔡:黑、白、青上水、下水、捍毡、抓抓、大头、乾乔巴、老虎、倮倮、削角(写果)、剪刀等。
  卢:黑、白。
  仡佬:打铁、红、猪屎、被袍、打牙、花、剪发、锅圈、水、土等。
  4、都从事农业生产。
  技术好,占好土地,有大地主的,如南京--龙、卢、白;
  技术不好,土地差,靠副业的,如蔡(打毡子、放痘),仡佬(打铁),这些副业都是传统的特长。在这地区是有名的。
  5、都缺乏内部经济联系,由于居住分散,共同经济难发展。
  三、历史情况和问题
  1、除了白、羿历史线索还不了解外,其他都有少数民族的底子。有的和汉人联合在一起(南京--龙),有的吸收了汉人(卢),有的已有部分变成了其他民族(仡佬、白),有的变动情形较小而已日趋衰亡(蔡),有的是其他民族分出来的一部分,但已起了一定变化(七姓民)。情况是复杂的。
  2、按语言情况来看:龙、蔡、卢有同一语言,只是方言区别。可能原是一种人,后来分出来的三支,成了三个名称不同的集团。但什么时候和为什么分的都不清楚。他们中有赵、谢、宋等大姓,而这些姓在历史上都曾是这地区一带某种性质的集团的名称,提供了一定的研究线索。如果要了解他们的历史,至少必须把这地区,包括黔西南在内,从唐代以来的变迁情况搞清楚。限于时间和材料,我们对这个问题没有继续深入。
  仡佬语言经过这次调查可以肯定是一种独立语言,纠正了过去认为可能是侗台语系的推测。这对贵州,甚至西南,民族历史研究提出了新的问题。配合了这次调查中所发现的新石器,以及群众报告曾在位佬坟中常常掘出铜器等线索,使我们认为对于仡佬进行有系统的研究,可以解决贵州古代历史的重要问题。
  3、根据现有材料看,南京--龙家的历史基本上是这样的:龙家是当地的少数民族。明初成祖夺建文帝位,有一部分忠于建文的臣子不愿受成祖统治,逃入水西土司地区,“以夷变夏”,隐蔽起来。他们依附龙家,改变原来的风俗习惯,去原姓,对外自称龙家。但事实上却保持了自己的集团,力求不和少数民族(包括龙家在内)相混;不相通婚,保存暗姓和宝器(祖传的印笏等),加强内部的团结。集团还分上下层,有等级区别,也不通婚。“南京人”这个名称是近百年,有人说是近几十年,才出现的,因为政治上已不再需要隐蔽了。而且他们有逐步和原来的龙家分开的趋势。在实际应用上,到现在,南京人和龙家两个名称还是似一非一,似二非二,所以我们用“南京--龙”来表示这个联合性的集团。南京人原是汉人,但在过去五百多年中已接受少数民族很深的影响,而且曾主动的改风易俗,学习彝语,心理上和其他汉人有距离,经济上也曾一度和汉人割断。因此,从民族特征各方面来看,他们确曾一度发生过一定的变化,这是和穿青的情况不同的。
  4、七姓民自称是云南民家人中分出来的一支,包括七个姓的人,但现在已没有能说民家语的人。他们说汉语,也有会说彝语。白儿从名称上看似和云南民家有关。七姓民也自称“白儿”。但白儿已完全说汉话,而且绝大多数说是江西来的汉人,早年娶彝女生子,故名白儿子。“汉父彝母”之说,清初即有。对这个问题,我们没有深入研究。
  四、风俗习惯上的特点
  1、仡佬:婚姻限制很严,黑白不开亲,与外族不通婚。鸡卦卜婚,父母包办。家长权大,公媳不通言,婆媳不共针线。男不挑水,女不赶场。过去夫死妻殉,非女家夺去,很难避免。葬祭打嘎(宰牛)。孝子不吃辣,不用筷,三年不准惹祸。儿童死行天葬。
  2、龙:婚姻限制亦严,黑白不婚,同宗不婚,同姓可婚。先跳花(扯草) ,谈爱,后鸡卦卜媒婚。入门行“交代家务”礼。老丧须在念完经,女儿家报丧后才哭。每年鸡齐一次,三年后打嘎洗骨一次(现已少见)。
  南京人与龙家同俗,但七月祭祖,纪念祖先遇难。无洗骨俗。女婚后并由经师取一彝语暗名,死后方喊。每家藏有祖遗宝器,不示外人,专为婚配办宗之用,现在已少有。
  3、卢人:鸡卦卜婚,女嫁前与族女歌唱通宵。媳在家当权。翁媳不拘。对外交际,赶场,甚至打官司多由妇女出面。妇女下田并掌犁。女子有继承权,用土地陪嫁。招赘之风很盛行。丧葬打嘎。旧有洗骨俗,曾被称为“洗骨苗”,嘉庆间被禁止,志书有记,今已绝迹。
  五、民族成分问题的初步意见

  1、龙、蔡、仡佬,都有独立语言,虽则都在消失中,域区分散,缺乏经济联系。文化上均有特点。都自认为少数民族,与汉人有隔阂。我们认为要求可以承认为少数民族二但是人数少,居住分散,经济联系困难,发展为近代民族的独立单位是没有条件的。趋向是民族特征的萌芽逐渐消失,和其他民族相融合。
  2、南京人原系汉人,但已和龙家长期联合在一起,风俗习惯已有变化,心理上和汉人有隔阂。我们认为如果他们愿意做少数民族是可以承认的。但南京人脱离龙家单独成为一个民族单位是不合适的。现在南京人和龙家在名称上还没有取得一致。
  3、卢人一致不满意现在的名称,因卢与奴音同,但提不出大家接受的名称。
  4、七姓民人数少,不宜成为一个民族单位“可按其自愿” 归入民家、彝族或汉族。
  5、白儿和羿人情况尚待调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验证码: 请点击后输入验证码 收听验证码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